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一三

Ej | 2021-05-12 20:37:51 | 巴幣 8 | 人氣 92


《今日的夢》


  自回到伊吹已經幾天了...

  這幾天我每天總是在思考著星的那句話

  「后土娘娘已經不在了,不會回來、見不了面...永遠。」那天她說完這句話就再也沒有提起任何有關后土娘娘的事。

  晚上弦月高掛於天,我躺在房間裡的布團中。

  「到底是什麼意思...」任月光打在自己臉上,我緊閉雙眼,想忘卻這怎樣都想不透的問題。

  每天都被這問題搞得睡不著覺...

  「...」

  「...」

  「別以為我沒發現,又把我抓進來做什麼?」從地上坐起來,又跑到了那個夢中的巨石堆上,這是我從墨山離開後第一次跑到這。

  「...」

  以為又是那噁心的傢伙把我抓進來的,沒想到他這次一句話都沒說。

  我感到奇怪,有些不安地回頭...

  我這才發現這跟我上次看到的巨石堆有些不同,都一樣是飄在空中凹凹凸凸的立方體、上面都一樣有個祭拜地藏的廟...

  但原本廟前的地藏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團不斷扭動、遲遲無法定型的液態金屬。

  那坨金屬身邊有四個金屬球規律的圍繞著他旋轉,上面分別寫著鉛、鈦、鋼、鋁。

  而正下方的地板則是一個五角形,中間寫著另一個字...汞。

  雖然我不懂這些字各自的意義,但大概猜得出來是什麼封印吧。

  突然視野一黑「猜猜我是誰~」

  「...果然是你把我弄進來的嗎...讓我出去。」

  「呀~別這麼說嘛~」她放開遮住我雙眼的手。

  我回頭看她「...妳變矮了?」之前這傢伙出現都至少兩米高,沒想到這次變得跟我一樣高...

  「這樣比較好說話嘛~還有順便說一下哦~這次是主子您自己跑來找人家的哦~」她雙手緊緊抱胸、雙腿也夾緊著不斷摩擦,嘴角還時不時滴口水下來「嘿嘿嘿...要砍我嗎?還想要我砍您?嘿嘿嘿嘿嘿...」

  想無視她,但她說是我自己跑進來的...也就是我希望她能解答我的問題嗎?

  「...」看著她上面的嘴跟下面的嘴都一直滴水出來的癡態,我頭痛的按著太陽穴「...如果我問妳問題妳會回答嗎?」

  「想問什麼想問什麼?」她靠近我,我能感覺到她的呼吸...

  到一旁坐在凸起的石磚上「說清楚,"妳"到底是什麼...」

  見她舔了下嘴邊的口水,對我笑了下「我...是流於宗家血脈之中的...五行的魔力。」

  這部分跟我聽說的一樣,五行為了管制千本大太而將力量分給六個家族,我的父母則是其中兩個「但妳不應該擁有意識不是嗎?」

  「沒錯,我是在妳接觸到魍魎的那一刻起才擁有這個外型,並與負責封印魍魎的"我"融合,跟魍魎沒日沒夜的戰鬥...」

  沒日沒夜?先前我在這夢境十五年只是真實的兩小時的話...也不是不能理解它變成這種瘋子的原因...

  「而在妳拿起名為天羽羽斬的容器時...我才與神器之中的"我"的魔力接觸,誘發出現在的意識...」

  「嘖...好複雜...」扶著額頭思考她所說的話「也就是說...」

  「這樣快一點。」她走到我面前,用額頭貼著我的額頭。

  瞬間,"她"的記憶竄入我的腦中,從古時封印魍魎的"她"、進入宗家血脈的"她"、更甚是作為魍魎的"她"。

  記憶帶來的衝擊逐漸緩和後...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也仍呆滯地將額頭靠著我,遲遲沒有聲音跟動作...

  「...辛苦了。」

  「?」

  「然後...謝謝...后土娘娘。」輕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抓住我的手「...雖然您是主子...但...妳沒資格跟我說這句話...我也沒資格聽這句話。」

  「我知道,但我想不到我能說什麼。」

  「就像妳擅長的什麼話都不說不是很好嗎...?」她放開我的手。

  「嗯,也許吧。」

  她沒再說話,而我則是起身走到再一旁扭動許久的液態金屬團旁邊「您要做什麼?」

  沒理會她,我抓住圍繞著金屬團最外圍的那顆寫著"鋁"的球,並將其拿出「魍魎,清醒後歡迎找我聊聊。」

  將那顆球交給一直站在後頭看的后土娘娘「哈哈...哈哈哈~主子真會給人找麻煩啊~」

  「"后土娘娘"已經不在了吧?」

  「...沒啊,妳怎麼這麼想?」

  「別隱瞞了,妳的記憶都流到我腦中了,包括名為"后土"的本體已經消散了的事。」

  「...」

  再次看向那坨液態金屬,看它漸漸地固定外型,但始終一語不發...

  「今天先這樣啦,下次見。」閉上眼,離開這個夢境。

  ...

  ...

  ...

  「多管閒事。」

—————————

  「喂~!起床了~!要我叫幾次啊~!」

  「...這次在夢裡體感半小時,實際上已經一整個晚上了嗎...」

  「沒睡醒啊?快~點~都已經十點了!和尚都帶那些小鬼頭出去了。」一刀花硬是把我的身體撐起來,為了讓我自己起來還不斷用角戳我的背。

  「痛...痛...痛~...」

  「會痛就給我起來!」

  「好嘛好嘛~」花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伸個懶腰,撿起昨晚脫下來亂丟的衣服穿上。

  「嗯...」花一直盯著穿衣服中的我。

  「盯著我做什麼?」

  「...妳是不是變胖了?」

  「我覺得是以前太瘦了。」看向一邊的全身鏡,裏頭照著的是只套著一件內褲的我,稍微紐個腰,把自己全身上下看個遍「嗯...嗯!」對自己恢復血色的皮膚滿意的點頭,把剩下的衣服都穿上。

  「妳之前有這麼自戀的嗎...」

  「沒啊~今天早餐吃什麼~?」

  花幫我把布團給整理起來摺好放進一旁的櫃子裡「鬆餅,不過都放到軟了。」

  「欸...」

  「自己賴床到現在哀怨屁啊。」

  「好嘛好嘛...對不起嘛...」

  「啊,還有,羽月總帥說有別天津來的訊息。」

  「什麼?」

  「說是要妳快點把出雲內戰跟什麼跟什麼的報告快點交上去!二翻將軍井宗郭勝野鎮留。」花一邊把我趕去客廳吃早餐邊說。

  「唉...差點忘了那麻煩的東西...」

  「好了,快給我把早餐吃了去工作!爺爺剛好送了套辦公文具來給妳,心懷感激地用吧~」

  「唉...知道啦...」也罷...至少不是在戰場上殺來殺去...



—————————»旭視角~

  黑色的箏形浮空紋路、散發著令人神清氣爽氣味的美麗沼澤、四處自在飄盪的金色火球。

  我坐在橫躺在沼澤中央的生鏽銅柱上,點點綠斑看起來蠻美的。

  「...」

  「...」

  「...」

  「那個...我為什麼又跑進來了?」

  「我...我怎麼知道啊!」眼前的女性盡力將話縮到最短,不多嘴以免又透漏什麼不讓我知道的事。

  眼前這美麗端莊的女性是自稱后土娘娘的八尺鏡小姐,特徵是黑色頭髮、覆蓋雙手的橙黃色青銅皮膚跟灰綠色的虹膜,以及雙手手掌及手背都寫著的華語字"銅"。

  起初它真的是個端莊的大姐姐,但自從被我有意無意間弄了幾下後就本性拜露,意外是個有點天然呆、口風很鬆、內心意外脆弱的女性...

  這導致現在她看著我都股著臉頰、緊閉著嘴,乾巴巴的瞪著我。

  「啊...對不起嘛...因為妳的反應真的太有趣...不對,是我管不好自己的嘴啦~不要生氣了嘛~」

  「哼!」好,她撇開視線連看我都不看了。

  「那...妳知道關於八尺鏡變成長弓甚至是十字弓的事嗎?」

  「哪知啊!去問那個亂塞東西到人家裡面的傢伙啊!」

  嗯?亂塞東西?啊~...去年還前年去墨山的時候,星似乎有給八尺鏡塞一根東西進去,原來是那個原因嗎...

  而且聽眼前這位賭氣小姐的語氣,那似乎讓她很不高興。

  「嗯...妳不想跟我說話的話我可以離開...但至少告訴我怎麼做...」

  她瞄了下我,眼珠又飄到另一邊「閉上眼想著離開就好...這次先原諒妳,下次別再拿我煎蛋...」

  啊...原來在氣這事啊...

  「啊...啊哈哈...對不起...」

  尷尬地逃離這夢境...



—————————

  「欸——!藻兒跟橘都離開了——!」

  「嗯,他們似乎有自己的決定。」酒大哥端上為我特製的清淡午餐(午夜的午)。

  「魑魅,你知道怎麼了嗎?」

  「不清楚,藻兒沒說什麼就說要自己離開,似乎連不知火都不知道她去哪。」

  「這事蓐收寺的老師已經告知給我們跟其餘學生了,大概只有妳不知道而已。」

  「唔嗯...睡太多天了...醒來也都是在復健,完全不知道這事...」

  「傷口好多了吧?還會痛嗎?」魑魅注意到了我動作有點不自然。

  「好多了,但拉到肌肉還是會痛,謝謝關心~」

  「工作還行吧?」酒大哥把麥茶端上。

  「沒問題,明天就能回出雲出公差了。」

  「是嗎...沒大礙就好。」魑魅似乎在警惕著什麼。

  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我拿筷子的手上「嗯?啊~你在在意這個嗎?」放下筷子給他看掌心的那個箏形紋章「放心吧~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但能確定的是不會有奇怪的作用就是了。」

  「即使如此還是不能大意啊。」

  「我知道啦~」繼續品嚐清淡的素面「對了魑魅,你也沒事吧?聽說你用了什麼術式反彈到自己身上,還好吧?」

  「我的事妳不用擔心。」

  「我可是主人欸!怎能不擔心你的身體啊!」

  「唉...我沒事~」

  「哦~是嗎~」緩緩放下筷子,面向魑魅。

  他疑惑的看著我,我則是迅速的抓住他的左肩用力掐「啊——呃...」他的毛全炸起來了...

  「肯定沒照祇的話好好休息齁...」我加大力道。

  「呃...對不起...放手...拜託...」

  「要不要休息?」

  「...唔呃...」

  「要不要?」再加大力道。

  「好好好好好...我回去休息...求妳先放手...」

  「記得要吃藥哦~」看他快哭出來了才的鬆手,讓他現在直接回房休息。

  「唉~妻管嚴啊~」

  「什麼意思?」

  「沒什麼~要吃點心嗎?」

  「要~!」之後我被酒大哥推銷而吃太多點心,所以我們兩個都被祇罵了...



—————————

  「嗯...狐狸要靜養...這樣的話一樣指派伊吹一目霞跟江上黑做保鏢,至於顧問的部分就交給她啦~」乙姬拍了下一旁穿著女僕裝的小女孩。

  「欸?Really? 我可以嗎?」阿蘇緊張的回頭,粉色直髮隨之飄起,似乎對於自己被賦予顧問的職務感到驚訝。

  「嗯,妳無時無刻在我身邊也學了不少,一些要注意的點都在這文件夾裡,如果還是有問題就問旭,沒問題吧?」

  「No problem! I will try my best! 」

  「旭也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多多指教~」有種跟阿蘇好久不見的感覺,不知道其他在這工作的學生們過得還好嗎。

  「現在是早上九點...那傍晚六點到門那跟伊吹她們會合,先回去整理東西趕緊睡了吧。」

  「「收到!」」

  我送阿蘇回宿舍後回到房間,路上順便復健。

  晚上就能回到工作崗位了,總算能自由活動了。




——————————————————————我是好久不見的分隔線~

來自作者的公告:

日出之國第八部在此告一段落
同時這禮拜開始停止更新...也許幾個禮拜吧
總之至少要等我把新的封面畫完

另外從第九部開始改為每周一更
更新時間再說
大概就醬

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汞...就是水銀啊...=w=a
話說下面的嘴在滴水是怎麼回事...=w=?
2021-05-12 23:13:31
Ej
設定是一彎新看不懂漢字
然後滴水的部分小朋友不要問,乖@@
2021-05-12 23:15:3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