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一五

Ej | 2021-06-21 10:47:22 | 巴幣 6 | 人氣 91


《清閒的日子》


  「Help meeeeeeeeeee! 」

  「欸!?那些是什麼?」被阿蘇"帶來"的是一群沒見過的生物。

  「那生物叫做鯊鹿兒,雜食性但主要吃肉、夜行性、擁有腮,身體上的毛髮即使碰到水也不會被浸濕,能自由的在海與陸地間活動但不太會離開海岸,主要生活在南方某座華夏境內的島嶼外海,屬於當地特有種,聽說近年來已經被列為需要保育之對象,沒想到竟然能在這看到,雖然牠們向北遷徙很不正常,但我們能看到真幸運~」藤田君撥了下微捲的黑,喬了喬無框眼鏡,擺出很帥氣的姿勢詳細的講解著。

  「藤田君!能別再科普了嗎!來幫忙啊!阿蘇快被吃掉了啊!」

  「啊...抱歉,老毛病又犯了...」

  我掏出八尺鏡對著獸群發射閃光,但效果不彰「阿霞!用鎖鏈把阿蘇拉回來。」

  「好。」她從腰間拿起鎖鏈拋出,把阿蘇拉了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蘇的慘叫。

  「黑醬,試試威嚇牠們。」

  「喵。」黑火竄起,巨大的猛獸現身「吼——!」站在旁邊被震得耳膜快破了...但好像沒用。

  「阿蘇,妳做了什麼啊!?」

  「I...I don't know. I just...just...passed there...there nest. 」

  我用小威力的火球打在沙地上嚇阻不斷衝過來的鯊鹿兒「牠們...牠們被什麼吸引了...」

  這時藤田君跑到我前面,朝海面扔出了個東西。

  「那是...?」像是收到訊號一樣,鯊鹿兒全數轉向衝進大海,在海面留下無數漣漪。

  「鯊鹿兒喜歡味道重的東西,無論是不是食物牠們都會想靠近聞個仔細,所以丟個味道重的醃肉出去就解決了。」這一瞬間,他的眼睛彷彿閃了下光。

  我們看向阿蘇「I have take bath everyday! 」

  「那是怎麼回事...」

  「吶,大小姐,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阿霞鼻子一抖一抖的。

  「喵...」黑醬則摀住鼻孔。

  「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什麼味道,我們在此看向阿蘇。

  這次她沒有反駁,只是紅著臉撇開頭「...De...Dessert after dinner...」

  「晚餐沒吃飽?是說到底是什麼點心?」

  「唔...」她抖著手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紙袋,裡面散發著濃濃氣味。

  我鼓起勇氣打開來看「...大蒜麵包夾納豆?還配乳酪?」

  「唔嗯...」糟糕,她現在羞恥的快哭出來了,這麼奇怪的口味絕對不會想讓人知道的...

  「哦~還蠻好好吃的欸!」

  「阿霞!?」不知不覺間手中的特製三明治就被拿走,還被吃掉了。

  「唔...人家的點心...」

  「阿霞...」

  「抱歉~真的很好吃嘛~」其實我知道阿霞在想什麼,這是她安慰人的方式,不然阿蘇會覺得自己這樣不正常,可能會讓她心裡受創。

  「等等我在給妳準備些吃的,但午餐還是要吃哦~」摸摸阿蘇的頭,幫她整理一下亂糟糟的粉色長髮。

  「嗯...好吧...」

  突然海面傳來騷動,鯊鹿兒再次登場,剛才阿霞在大啖三明治的時候我就有這種預感了...

  「啊,剛才忘了說,鯊鹿兒之所以瀕臨絕種是因為過去人們的獵捕,牠們的骨頭與牙齒是稀有中藥材、肉是很棒的食材,還聽說過去有人會當寵物飼養。」

  「好了!別科普了!快往林裡跑!」抓起黑醬、阿霞抱起阿蘇跑進樹叢間。

  所幸總算是擺脫牠們了。

  「只要離海岸一段距離就不會再遇上牠們了。」

  「藤田君還真清楚啊...能趕緊帶我們到營區嗎...?」被追的有點累,好想趕緊休息...

  「好的,請跟我來~」

  夜間插曲,就此閉幕。



—————————

  感受不到重力...身體飄忽飄忽的,眼睛也睜不開,嘴巴發不出聲音,四肢也無法動彈...明明感覺不到任何東西,卻有種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你能看清嗎?」難以言喻的聲音傳來。

  「...是...什麼人...?」再次嘗試發出聲音,沒想到成功了。

  「你能看見嗎?」似乎是個女性的聲音...

  「我...」

  「睜開雙眼。」

  「辦...不到...」

  「是做不到還是不敢做?」突然眼皮被某股力量扒開,一片污濁的前方有兩個人站在明亮的開口前,背光過於刺激使我不禁撇開視線。

  「啊...啊啊啊...」

  「不要逃避。」臉像是被一雙手抓住一般,尖銳的抓刺入我的臉龐令我無法轉頭。

  此時畫面變了,被烈火吞噬的屋子裡有無數的人看著我,他們全身著火、眼神渙散,嘴裡念念有詞不知道在說什麼。

  「唔...不要...」我本能的反抗,但眼皮被死死撐著。

  「為什麼?」

  「很可怕...」

  「為什麼?」

  「很悲傷...」

  「為什麼?」

  「...很...」

  「看清楚,"你"究竟看到了什麼?」我的身體開始被烈火吸引,剛才背光的兩個人也在前方,他們所有人頭上都出現把刀。

  而那把刀緩緩落下「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啊——!」從驚嚇中醒來,漆黑的車廂內,一旁是被我嚇醒的每。

  「海原,怎麼了?」

  按著隱隱作痛的頭,另一手緊抓著每的手「做了個惡夢...」

  「又是那個嗎?」我曾經跟每聊過,但這次的畫面感非常清晰,恐懼感更是深入骨髓。

  「...沒關係,睡吧...抱歉吵醒妳了。」月色還高掛著。

  「需要的話可以抱著你睡哦~」每露出只會對我露出的惡作劇笑容。

  這時候只要反守為功就能讓她驚慌失措「好啊,就抱著睡吧~」

  「欸!等等...海原...唔...變態、色小鬼...」

  「妳自己說可以抱啊~」我靠在她身上抱著她的手臂,沉浸於她頭髮的香氣。

  「不是你抱啦!」

  「好嘛...再大聲就吵到別人了,趕緊睡吧...」

  「唔...欺負人...」每乖乖的躺下了。

  我當然沒就這麼放手。

  之後就安穩的睡到早上了。

  我醒來時每還在睡,緩緩的挪開身子下車「海原,早安~」第一眼見到照柿,他有早起健身的習慣,應該醒一段時間了。

  「早~」「安~」雙胞胎神采奕奕的拿著鍋鏟跟湯杓從他們的新車後跑出來。

  「早,新車還習慣吧?」

  「超!」「棒!」「「的!」」兩人似乎很喜歡新車「蜈蚣叔叔很厲害哦~」「好多手這樣那樣就把貨車變出來了~」

  「哇~這樣子啊~」

  「卯之花、墨,快回來,不是要我教你們做菜嗎?」聲音來源是我們的大廚裏柳,每天早起為我們準備早餐真是辛苦他了。

  「其他人都還沒起來嗎?」裏柳撥了下翹起的瀏海,問。

  「葡萄一大早就說要去練習,舛花擔心所以跟去了,玉子則是自己跑去總隊那找旭大姐了。」照柿做完第四組伏地挺身起來。

  「只剩每跟真倪桑還在睡啊...去叫她們好了。」我這麼打算,準備回車上叫人。

  「枝桐小姐似乎忙到凌晨才休息,還是先別了吧。」裏柳說。

  「這樣啊...」決定先去盥洗好讓精神清晰些,來到河邊刷牙。

  低頭看了下自己的倒影,但水面上映出的確是沒見過的臉孔,我搓揉雙眼仔細看「...應該是看錯了...?算了。」

  把沾滿薄荷味牙膏的牙刷塞入口中,邊感受著出海口帶點鹹味的風,邊欣賞著隨風舞動的草木。

  「...你看清了嗎?」

  「噗咳!咳咳咳...咳咳...誰...?」整個身體轉了一圈發現沒任何人,這個在夢中聽見的聲音莫名被風帶進耳朵。

  再次看了倒影中的自己「...不會出現幻聽了吧...?」把口中到泡沫吐掉,用溪水漱口趕緊回營區,不然繼續一個人在這感覺毛毛的。

  「海原,早餐快好了,能幫忙去叫玉子回來嗎?葡萄那邊照柿已經去了。」

  「好。」看了下車廂,決定讓每再多睡會兒,自己往總隊的方向過去。

  現在的商隊分散在這海岸各處,考慮到便利性,總隊就在正中間,所以其實不遠,走個五到十分鐘就到了。

  至於為什麼熊哥要這麼做,似乎是擔心之前的狀況發生,讓大家離遠點,到時哪邊有狀況由附近的小隊支援。

  順帶一提,十七小隊西方兩百公尺是藤田先生帶領的十六小隊,在商隊中是負責目的地的確認或是行經路線的調查之類的。

  再順帶一提,每個小隊基本上都有幾十餘人,最多的是第二小隊,也就是護衛總隊,共一百多人,而十七小隊是人數最少的,加上我、每、真倪桑剛好十個人而已。

  腦袋裡想些無聊的事,不知不覺就能看到總隊營區了。

  「聶小姐、束原小姐早安。」

  「十七小隊的小鬼頭啊,找同伴的話在左邊最大的臨時木屋。」高挑的短髮大姐拍了拍我亂糟糟的頭頂。

  「謝謝。」束原惠里子小姐是第二隊的大姐頭,工作不用說就是保鏢,聽說照柿有受過她的訓練,大家都叫他束原的原因是她不喜歡自己的名字...

  別過時聶小姐輕輕的點了頭就跟束原小姐走了。聶鯖小姐是華夏人,長髮蓋臉又沉默寡言...不,應該說是擁有能把話縮到最短來傳達又不失重點的特殊能力,是冠熊的秘書。

  走到左方最大的臨時木屋前,確認門牌上寫著"百鬼錢湯旅臨時事務所"字樣才敲門進入「請問...」

  小小的玄關有個櫃檯,不過沒有人把守「打擾了~玉子~在這裡嗎~?」

  「喵~...」

  「唔...」往櫃檯裡看,一隻黑貓坐在皮製軟凳上「不好意思,請問玉子在嗎?」

  牠舔著手掌梳理臉龐,用腳搔癢。

  「...呃...那個...」

  「喵。」牠用尾巴指著左邊的門,然後繼續舔身體。

  「這裡嗎...」敲了兩下門,確認有人回應後將門打開「你好~請問玉子在這嗎啊啊啊啊啊啊——!」雖然做了一定程度的心理準備,但完全沒料到會是個半身沒有皮、半身只有骨頭的人來應門,而且內臟清晰可見。

  「嚇到了嚇到了~!」它發出玉子的聲音,仔細看原來只是人體模型啊...

  「玉子...吃早餐了,快快回去。」讓她放下模型,捏捏她的臉。

  「我剛剛吃過了,旭做給我吃的。」

  「怎麼可以這樣麻煩人家,是說她在哪?」

  「她上樓去了。」

  「那就別在這打擾了,趕緊走吧。」

  「唔...不行,我要把這本看完...」玉子把桌上的書給我看,標題寫著"魔力迴路的慢性治療"。

  「但...在這裡也不太好...」

  「妳可以帶走沒關係,看完還給我就好。」旭小姐從後面發出聲音,我再次被嚇到「海原早安啊~」

  「呃...嗯,早...」她身上有股悶悶的濕氣,還散發著些許清香,頭髮上的水珠滴在衣服上透出膚色。

  「呦~小少爺很認真的觀察剛出浴的大姐呢~」

  「唔...伊吹小姐...」她就在後方莫名出現。

  「唉...抱歉,雖然還想跟海原聊聊...哈~也想再教玉子些東西,但有些累了...容我去睡一覺...」她不斷的打哈欠才讓我察覺到那有些明顯的黑眼圈。

  難不成熬夜了...?

  「旭...小姐...勤奮工作固然是好事,但熬夜什麼的不太好...」把搭在我肩上的伊吹小姐推開。

  「沒事沒事~整個百鬼錢湯旅都白天睡覺的~那我就去躺...」

  突然!蹦蹦蹦的腳步聲從樓梯傳來,穿著西式裝束的粉髮女孩衝了下來「旭姐!奈竹桑又傳了一堆文件過來了!說是一個小時內要傳真回去!」

  只見旭小姐臉色變得灰暗,眼皮不斷抽搐「W...What did you say? 」

  「唔...我這個時間是不是真的不太好...?」玉子抱著書擔心的問。

  「啊...不,理論上我是已經下班了...只是又突然要加班...不知道今天十二點前能不能睡...呵...呵呵...」她發出冷冷的苦笑,走上樓了...

  「我...我們還是回去吧...」

  「嗯...」在內心為她們加油後,跟玉子回營地了...當然有把人體模型留下。

  玉子心情很好,跑跑跳跳的,為了跟上她我也加快腳步,不到五分鐘就回到營地了。

  「我回來了~」

  「玉子看來心情不錯,拿到什麼東西了?」裏柳立刻就察覺到她手中的書本。

  「是什麼是什麼~?」「我要看我要看~」雙胞胎從兩邊把她夾住。

  「不是你們有興趣的東西啦~唔~」玉子對他們吐舌頭,把他們從身上弄下來。

  「玉子,也快來吃吧。」舛花給她拉開椅子。

  玉子坐了上去,也許是看到大家一起有說有笑的吃早餐,不想被孤立所以隱瞞自己吃過了的事,再吃了一次早餐。

  「海原。」

  回頭見到每坐在林邊的灌木上跟我揮手「早安。」

  「嗯...」把我的早餐遞給我後,她就低著頭欲言又止的。

  我坐在每身邊,有意無意的靠著她「怎麼了?難不成也做惡夢了?」

  「唔...」她撇過頭,看來我說對了。

  「想了也不會成真,開心點吃早餐吧!」咬了口手中的飯糰,還有放在一旁跟每一起吃的配菜。

  「嗯...好吧。」像是想盡全力忘掉似的,每大口大口的一下子就把飯糰吞掉了,真擔心她噎到啊...

  「每~海原~」葡萄把飯吃完後跑到我們面前「可...可以請教...術式的訣竅嗎...?」

  「可以啊,每沒問題吧?」

  「啊...嗯,當然。」

  「謝謝!舛花姐姐~他們說可以哦~!」這才發現舛花在她旁邊,為什麼剛才沒發現...?難道她是忍者?

  「...我...也想...努力看看...拜託了!」舛花似乎也想要改變自己呢...畢竟之前經歷過那些事。

  「不是都說好了嗎~等等我們能把知道的教給妳。」

  「嗯...我也想...幫上忙。」不知不覺每已經把我們兩個的早餐吃掉了,而我只剩手中的飯糰...下次我吃快一點好了...

  早餐過後,我跟每負責收拾清洗碗筷,照柿在不遠處的空地用樹枝練習不知道正不正確的劍術。

  裏柳因為笛子在之前捲入內亂時壞掉了,所以坐在樹上發呆,玉子則在底下仔細閱讀著借來的書,不時抬頭問上方的裏柳這個字怎麼唸那個詞是什麼意思。

  葡萄就在空地中央練習操作魔力,因為有危險性所以四周沒什麼人。

  至於舛花就在裏柳發呆的那棵樹左邊一棵,一樣坐在樹上發呆。

  「還是清閒的日子最安心了。」

  「嗯。」跟每提著洗好的碗盤從河岸回來。

  真倪桑起床的時間應該是中午,所以就沒給她留早飯。

  「葡萄、舛花,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啊——!」碰~一個小爆炸從葡萄手中引發。

  「沒...沒事吧?」每擔心的問。

  「唔嗯...沒事...」紫色的長髮因燒焦而卷了起來,末端青綠色的髮尾都變得焦黑。

  「還是不能穩定的操作呢...每,有什麼辦法?」

  「嗯...只...只能多加...練習。」

  「我會加油的!」

  舛花緩慢的從樹上爬下來「麻煩你們了...」

  「舛花以前有做過葡萄這種類似的魔力操作嗎?」

  「有是有...沒成功過...」

  「那再...試一次...但我沒有...測定道具。」每本想直接教,但不知道魔力適性也不好辦...

  「啊!我有!」葡萄想起了什麼,跑到玉子那邊,從放在那的包包裡拿出幾張紙然後跑回來。

  「這是符紙?」我疑惑的看著。

  「嗯,只要這樣擺在地上...」葡萄把符紙攤開在地,排成五張圍繞兩張的陣式「舛花姐姐,把注意力集中在手指尖,然後在中間兩張上畫圈圈!」

  沒想到葡萄會那麼清楚,舛花有些驚訝。她試著照做,然而那七張符紙完全沒變化。

  「我果然還是不行嗎...」她沮喪的停下。

  「不要停!舛花姐姐加油!」

  葡萄的打氣讓舛花有了動力,繼續嘗試,緊繃的臉彷彿在盡全力祈禱,哪怕只有一點變化也好,祈禱它出現在眼前。

  時間過了越來越久,舛花已經禁閉雙眼不敢看,眼角滲出點點淚滴。

  「有了!」葡萄大叫。

  「這是...」舛花睜開雙眼,將結果映入眼簾。

  「葡萄,這樣子是什麼意思?」看著有所變化的符紙,我好奇的問。

  葡萄想了想「等我一下。」她又跑到玉子那。

  「嗯?什麼?」

  「就是那個啊~可以跟別人說話的那個。」

  「哦~!我找找...拿去~」

  「謝謝~」葡萄邊跑回來邊操弄通訊器「喂喂~祇姐姐~我能問問題嗎?」

  「在跟誰說話?」

  「不知道...」

  「嗯,結果是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可是沒有很明顯...嗯...哦~這樣啊~謝謝!」掛掉了。

  「剛才打給誰呢?」舛花問。

  「師傅!」

  「...葡萄應該...不會被陌生人騙吧...?」每擔心的在我耳邊細語。

  「應該是不至於...」

  「我剛剛問到了,沒錯的話舛花是金行陽掛。」

  「為什麼?要怎麼看?」舛花盯著只有些許變化的符紙。

  「中間的那張黑色的燒掉了,而且外圍五張有點金屬光澤,所以說金行陽掛。」

  「哦~中間是陰陽,外邊是五行對吧?」我終於看懂了。

  「嗯!」

  「這樣啊...葡萄好厲害哦~」舛花摸摸她的頭,順便整理她的頭髮。

  「謝...謝謝...只是先學現賣而已啦~不過有些不明顯,聽師傅說是反應很微弱,需要更加勤勉的練習。」

  「還...還要...測得更仔細點...嗎?」每提議。

  「測準確點能對之後的練習有幫助哦。」跟還在思考的舛花說明好處。

  「嗯...那就這麼辦吧。」

創作回應

這種類似神話的時代...居然有保育動物的概念...?
2021-06-21 17:59:11
Ej
原則上叢雲屬於保育觀念比較薄弱的,其他國家還是有的
2021-06-21 18:03: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