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四

Ej | 2021-04-07 20:43:33 | 巴幣 8 | 人氣 200


《極樂海龍的紋章》


—————————»魑魅視角~

  「為什麼妳什麼都沒察覺到啊!老闆娘!」

  「這是我要說的吧!狐狸!」

  「你們都給我閉嘴——!」千本對著我跟老闆娘大吼,她的雙眼非常憤怒「有那些時間吵架不如去安慰那個哭個沒完的!」

  「「呃...是...」」

  「祇的認真模式好可怕...」老闆娘無意的嘀咕換來千本恐怖的瞪視。

  「唉...」我嘆了氣,走到蹲在角落的新身邊,而老闆娘則是去安慰坐在牆邊抱著膝蓋的皓白。

  「小月...」

  「...」

  「新...」

  「...」

  「一彎新...」

  「...」

  「唉...」不管怎麼叫都沒反應,只有已經沙啞的啜泣聲傳來。

  打從我們過來到現在已經半個小時過去了,千本的表情從一開始就沒變過,可見旭的狀況很危險。

  「小月,旭不會有事的。」

  「...」

  我把手放到她肩上,但卻被拍開。她為了避免與我接觸想離開,不過她全身抖的使不上力無法起身,只能用爬的爬到另一個角落。

  「該怎麼辦啊...」沒問誰,只是自言自語。我自己有自知之明很不會安慰人,所以不會亂說什麼。

  我順著牆走到小月身旁坐下,一手抓住想逃開的她「放手...放手...」沙啞的聲音不斷重複兩個字,無力的雙手使勁的想將我推開。

  「安分點坐著。」她的雙腿乏力的彎曲,整個人像是忍了很久的坐下,消瘦的雙腿不斷的顫抖。

  即使她知道沒用,卻還是盡全力的想拉開我們的距離,而我看不下去,不客氣的說了「小月,難道妳以為只要逃跑就能解決事情嗎?」

  「...」

  「就算旭醒來了,卻發現妳不在只會讓她更痛苦。」

  「...我...」

  「嗯?」

  「...恨...我...」已經完全聽不懂她的話了「...我...再一...」

  我輕輕的將手放到她頭上,卻也說不出什麼。

  接著老闆娘走到我們面前,她伸出雙手「啪!」的一聲朝小月兩邊的臉頰招呼「別哭了,旭不會有事的,我們這可是有全東方最厲害的醫生啊!」是老闆娘,她嘴裡叼著一根...香煙?糖?抓著小月的臉逼近「妳如果也期望跟姐姐在一起,就振作點吧!」

  「...不是...那...是我...」

  「吼啦!」老闆娘瞬間抓住她的衣領,猛烈的用額頭撞她的額頭,老闆娘流下一滴血「呃...痛痛痛...妳的身體什麼做的啊?」

  「...」小月沉著頭不發一語,額頭上滲出不少的水銀,可能是老闆娘的問題讓她更加的憎恨、責備,恨自己傷害最愛的姐姐、責備自己連家人都無法保護,她緊咬著牙顫抖...

  「聽好了,妳已經不是人類了。」小月抖了一下。

  「喂!老闆娘!」

  「你閉嘴。」

  「呃...」被她異常嚴肅的氣勢壓制...

  「妳認為離開旭就能解決問題?蠢貨...」看著小月握緊雙拳,我內心十分的不甘心,但我卻沒有插嘴的餘地。老闆娘繼續訓話「妳實力也才這樣是怎麼當上將軍的啊?妳該不會沒了魍魎就什麼都沒了吧?」

  我生氣了,我不忍心看到小月被這麼說,但她卻始終不發一語,而我注意到她被指甲扎破的手掌流出不帶血的水銀時...我才理解...她沒資格還嘴,別人也沒資格為她辯護...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給我聽好!」她抓住小月的頭髮,硬是讓她抬起頭,她們四目相交「從今以後給我待在旭的身邊!用妳這死不了的身體替她挨下每一刀!」

  小月眼珠移開,只是看著角落的灰塵...

  「嘖...唉...麻煩的孩子...」老闆娘從口袋拿出一根棒棒糖打開包裝,然後用手將小月的嘴巴撬開然後將糖塞進去「什麼味道?」

  「...」

  「回~話~!」她身後散發出連我都感到窒息的魔力,小月想從老闆娘的魔掌中掙脫卻失敗了,只能畏懼的看著她的瞳孔,那烏黑深邃的圓滾滾眼珠。

  「...」但她始終一語不發...

  「味覺退化了嗎...這是檸檬蘇打,妳姐姐喜歡的口味,記住啊。」

  「乙姬。」千本走過來,身上的衣服還沾著滿滿的血「血是止住了,雖然不一定要輸血但有些細菌感染,要送回"神社"進行消毒手術。」

  「我明白了,馬上讓妳們回去。」

  「還有就是妳也要過來。」她指著小月「乙姬、魑魅,烏天狗的兩位還有伊吹姐妹傷勢都不重,最重只有腹部被刺穿跟腦震盪而已,麻煩你們。」

  「沒問題。」雖然很想吐槽腹部被貫穿究竟是不是重傷的部分,但現在千本的表情有夠恐怖的,我還是乖乖閉嘴的好。

  「OK~」

  「好了,跟我過來。」千本拉住小月的手,但她急忙揮開並倒退好幾步。

  「...我...」

  「唉...」千本揉揉雙眼,變回以往溫和的面龐「我太緊繃了...放心,妳姐姐不會有事的。」

  「不是...我...在的話...會...」

  千本輕輕的把小月頭上流出來的水銀擦掉「妳有注意到妳脖子上的東西嗎?」

  「...」這時我跟她才注意到她脖子上掛著冰晶般的項鍊,這魔力我很熟悉,是皓白的。

  「這是旭為了不讓妳燒傷才留下來的,請問能讓我還給本人嗎?」

  她愣了一下才點頭,將項鍊取下。

  「謝謝~那妳跟我過來一下。」她再次牽起小月的手,不過又被甩掉了「...不用怕...妳傷害不了任何人的。」千本溫柔的撫摸她的頭,輕輕的抱她一下「跟我來。」

  千本將吊飾丟給老闆娘,她順手接下。

  我注意到千本接觸到小月後,皮膚上出現了些腐蝕性傷痕,本想提醒她卻被老闆娘阻止「現在說出來會讓那孩子更厭惡自己,儘管交給祇吧。」

  她倆走到千本臨時用樹枝編織成的小隔間,我默默跟在後頭。

  「魑魅,你迴避一下。」

  「嗯?」

  千本湊到我耳邊「因為要清理傷口,旭現在沒穿衣服...」

  「呃...嗯...」

  「哦呦~狐狸想趁機做什麼~?」

  「什麼也沒有。」轉過頭坐到斷垣殘壁上「...對,還有那幾個...」看到被千幡平抬回來的四人,才突然想起千本交代的事。



—————————»旭視角~

  「呃...胸口好痛...熱熱的...」

  「是說我怎麼了?」

  「啊...對了~我被捅了一刀啊~哈哈哈~好像是在心臟的位子...真令人笑不出來...」

  「我的手好像被什麼人握著...冰冰涼涼的...由紀姐嗎?手掌粗糙的繭大概是她吧...啊~讓她擔心真過意不去...不對...這隻手更粗糙...比起繭更像是傷痕...是誰?」

  「...嗯...聽不到什麼聲音...」

  「我真的死了嗎?但手還有感覺...」

  「快了,但還沒~」

  「欸!?」因為某人的聲音令我撐開本怎樣都張不開的雙眼,潔白的世界印入眼簾「...這是哪裡...哇——!我憑空站著...?」

  「冷靜冷靜~這裡是妳的"夢"~」

  「橘?你怎麼在這?」赤髮的少年站在我面前,他頭上翹著兩隻蜷曲的黑色觸角...而且他似乎長高了?

  「偷偷潛進來的~」

  「妳說這是我的夢...咿!?你...你你你...」我突然理解了什麼似的抱緊身子「你不要亂看我的夢——!」

  雙手不斷敲打他的頭「好好好好好...別打了...住手...住手!」

  「呃...抱歉...」

  「唉...反應怎麼跟藻兒一樣啊...」他梳理了下被我打彎的觸角。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哦~因為啊~妳快死掉啦~所以我以"常世神"的身份來收割妳的靈魂~看,鐮刀帶來了哦~」他笑咪咪地舉起一把黑色的鐮刀。

  「咿!?你...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我還不想死啊!」

  「嘻嘻~開玩笑的啦~我是來幫妳固定靈魂的~」

  「固定...靈魂?」

  「嗯,因為啊妳差一點就升天了~就算千本姐姐醫術再好也控制不了靈魂,所以我就出個手幫忙嘍~」

  「哦~謝謝...等等!常世神?」

  「嗯~把蠢父解決掉之後就接任啦~」

  「解決...?」這段時間乙姬那邊也把常世神處理掉了嗎...

  「總之妳脫離危險啦~所以我要先走了~」

  「等等!新...新她怎麼樣了...?」

  「妳妹妹啊...嗯...等妳醒來就知道嘍~那再見~祝好運~後面還有人在排隊~」他的身體瞬間收縮,變成一隻小蝴蝶,拍著翅膀消失在無邊無際的純白中。

  「嗯...但你沒告訴我怎麼離開這裡啊!」對著毫無邊際的潔白空間大喊,自然的毫無回應「啊有人排隊是指...」

  「終於只剩妳跟我了~」

  「又是誰!?」我警戒的四處張望。

  「我啦我啦~」突然視野轉黑,天上變為一片星空,腳下變成倒映著星空的水面,漣漪從我腳下擴散而出。

  我注意到水下有個閃著青、黃、紫光點的生物,她在我面前衝出水面,約六公尺的水蛇纏住我的身子。原本我想掙扎,但才發現牠只是輕輕攀附在我身上,並沒有用力...

  我注視著牠宛如海面上月圓倒影的清澈雙眼「所以...你是...」

  「這妳也看到不出來!?唉...還以為妳很聰明的欸...」蛇詭異的動著嘴說話。

  「呃...這是什麼意思...」

  「既然如此...那這樣呢!」突然水蛇長大血盆大口,兩隻手從中伸出,抵住蛇嘴的下顎將身體撐出來「呵!如何~?」水蛇像是脫下來的皮一樣變得乾癟,沉入水裡。

  一名一絲不掛的女性,有著"海"的顏色的頭髮、身材均勻協調堪稱黃金比例,端正的臉孔可謂世界之最,清澈的雙眼注視著我...

  「潘朵拉!?」

  「Bingo ! 」她高舉雙手歡呼,身上殘留著的黏液噴的我滿臉...

  「呃...」

  「怎麼?」

  「不...那個...不穿衣服至少把身體擦乾淨...」我把臉上的不明黏液擦掉。

  「可這裡是妳的夢啊~一定是妳想像我裸體我才沒穿衣服的。」

  「什麼...」

  「所以說妳不讓我穿衣服的~妳這變態~」她遮著自己的身體,用猥瑣的表情看我。

  「所以只要我想妳就會消失嗎...?」

  「好好好好好,抱歉,不鬧。」四周的水浮起,衝去她身上的液體。她甩了下頭髮,全身的水盡數散去...光這畫面就讓我看得入迷...但為什麼還是沒穿衣服!

  「衣服啊!」

  「欸~一定要嗎?」

  「快穿!就算都是女生,但我看到妳這種身體我會自卑啊!」

  「嘻嘻~旭也不差啊~」

  「不要奉承我!」

  「好嘛好嘛~」流水開始攀附在她身上,變為簡簡單單的袍子「那就把要緊事趕緊辦辦吧~」

  「原來有要緊事嗎...」

  突然一根根大理石柱從水中升起,潘朵拉坐了上去「妳這不是做到了嗎?」

  我也做在石柱上,雙手食指交扣看著自己水面的倒影「...是啊...跟妳說的一樣...真的成功了...」苦笑了下「雖然我有差點沒命了...」

  「擔心什麼啊~這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潘多拉擺動泡在水裡的雙腳,突然間用力一踢將水潑到我臉上。

  「嘿!幹什麼啊!」

  「嘻嘻嘻哈哈哈哈~!」她抬起雙腿,用力的砸向水面,我們倆都變得一身濕。

  「妳到底有什麼...」

  我才剛將臉上的水抹去睜開眼,她便已經站在水面上,用她如囊括整片海的雙眼盯著我。

  「幹...幹什麼?」

  她笑瞇瞇的說「妳知道這是什麼水嗎?」

  「呃...不是海...」突然才發覺,這水沒有海的苦鹹味,反而有種莫名的香氣與甜味,這味道甚至讓我想整個人浸進去。

  潘朵拉用雙手捧起這片海的水,並喝了下去「妳要喝也可以哦~」

  我本覺得她這麼說肯定又要搞我,所以很抗拒...但...這...這實在是...太香了...

  我也捧了些水喝下去「...有種香味...跟淡淡的鹹味...」

  「妳知道這是什麼水了嗎?」

  我思索了許久還是得不出答案「是什麼?」

  「"美神的露滴",僅存在"我"之中的這片海裡...要說什麼明白一點的名字的話...妳當成我的體液就好了~」

  「噗——!!!妳說啥?!?!」

  她輕輕的原地轉了個圈,優美的揚起點點水花「我,是海、情緒、靈魂...」

  「欸?突然間說什麼...」她用手指抵著我的唇...

  「我是潘朵拉.伊莉亞,龍的一部份、世界的碎片。」她拉起我的右手,攤開我的手掌「我是水、以太、溫蒂尼。極東之國的彌生旭啊,妳成功取悅了我,著實愉悅...現在讓我給妳回禮吧。」

  「咿?」腳邊的水無預警的噴湧,我被水柱包裹,漸漸窒息

  「那就這樣啦~我們下次再見~」

  「等...等等...呃啊...」最終我無法順利呼吸,缺氧昏了過去...

  她的身影也啵的一聲消失在漣漪之中「還要再讓我看到更精采的"戲"哦~」

  接著四周的漆黑也散去,我緩慢的睜開雙眼「果然是夢嗎...」這麼想著,畢竟剛才那些夢的內容令我頭腦錯亂,尤其是後半部分...

  眼珠向一旁移,朦朧之中我見到了她...

  「...」

  當我是稍微看清楚時,我確定眼前的是"她"「ㄒㄧ...」

   「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姐姐——!」我的身體突然被抱住,雖然我很想趕緊安慰痛哭流涕的妹妹,但...

  「呃...新...求妳...放手...傷口...很痛...」

  「咿呃!抱歉...」她轉過身直接離開,不過我抓到了她的手。

  「我不會在讓妳走的...」

  「姐姐...姐姐...對不起!我又...又傷害了姐姐...我不能待在妳身邊...」

  「不行~為了不讓妳傷害別人,妳要永遠待在我身邊~」

  「但是我...」

  「好了~我想睡一下,妳要陪著我哦!」

  「...我...」

  「為了不讓妳跑走...就牽著手吧!」我使勁的握著新的右手「新的手...變得很粗糙呢...」

  「因為...練...練劍...」

  「這樣啊...」我閉上雙眼,現在身體還很虛弱,所以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不過還是感覺得到新想掙脫我的手「...就...那麼...想離開我嗎...」

  「不...只是...姐姐醒了...我要去通知醫生...」

  「這...樣啊...」我鬆開手,這次真的睡著了...



—————————

  「嗯...哈~」從床上坐起來,打了個哈欠,抬起手伸個懶腰,卻因心臟的傷導致左手不能做大動作,而且還吊著點滴,而右手被某人緊緊抓著「...新...」輕輕的撫摸趴在一旁睡著的妹妹的秀髮。

  這裡是神社底下的醫療空間...齋叔叔送我們回來的吧?身在百鬼錢湯旅的,名為神社的診所,是祇平時經營的「是說...我睡了幾天啊...?」

  「五天。」

  「那麼久...祇?」

  「把衣服脫了,我要檢查妳的傷口。」

  「好。」因為右手動不了,所用左手慢慢的把衣服拉開,這下我才注意到胸前奇妙的感覺「咿?這是...樹皮?」

  「那是應急的止血措施,不那麼做的話就會失血過多。」祇穿著白色的試驗袍,把工具盒放到我左邊「那我要把木質的部分收回來,會很痛,要麻醉嗎?」

  「呃...麻煩了...」

  「那躺下去吧。」

  「對了,新一直都在這裡嗎?」

  「不,直到今天傍晚之前她都被乙姬托出去不知道上哪。」

  「哦...」

  「那我動手嘍~」

  「來吧!」陣痛刺入皮膚,我又再次睡去。



—————————

  「嗯...我又睡了多久...?」

  「兩個小時,這是止痛藥,如果傷口開始痛了的話就吃一包。」祇坐在我一旁的凳子上,看了看四周我發現我已經被運到自己房間了「妳太亂來了,要是沒有這個妳就變成焦屍了。」

  看了下祇放到我手中的吊墜「由紀姐送我的生日禮物?融掉一半了...」

  「也許還能修吧,過後再去找她吧。」

  「嗯...對了...新呢?」

  祇默默的指向床的另一頭,那能看到新用很幸福的表情窩在我身旁被褥裡「我擅自把她抱上去了,抱歉。」

  「沒關係,我們也好久沒一起睡了。」

  「那就不打擾妳們。」她起身走向門,當門一打開,數個人影跌了進來「不是說讓旭靜養的嗎?」

  「嘻嘻~所以我們很安靜啊~」乙姬笑著道。

  「為什麼不讓我們探望啊!」酒大哥抗議。

  「讓姐妹倆安靜相處一下嘛...真是的...」

  「...旭...我能進去嗎?」由紀姐被壓在兩人底下仍努力撐起身體。

  「嗯,請~啊,不過要小聲哦~」

  由紀姐坐到床邊「...」然後不發一語。

  我把手放到她手背上「抱歉讓妳擔心了...」

  「...嗯...妳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她握著我的手,額頭靠在上面。

  「...啊!祇,我能吃東西嗎?」

  「嗯,清淡點,不要吃太刺激的,然後多喝水,要下床的話要有人陪。」

  「好~酒大哥~我餓了~」

  「喂喂喂...我就只有這功能嗎?」

  「嘻嘻~」

  「好好好~馬上來~」他有些不甘願的離開房間。

  「多~大~哥~」

  「唉呀~被發現了~」多大哥從天花板爬下來。

  「能不要一聲不吭的趴在我天花板上嗎...?像個變態似的...」

  「來探望妳而已。」

  「那別從窗戶爬進來啊!」

  「好好好~既然旭沒事了,我們就別再打擾她,讓她們好好休息吧。」乙姬連拖帶拉的把由紀姐拖出去。

  「等等!」我把大家叫住「...這次...讓大家擔心對不起。然後大家能原諒新嗎?雖然她確實傷了我,但不是故意的,請不要太責怪她。」

  我原以為由紀姐應該是最不能接受的,不過似乎是我誤會了「她也很痛苦,我們懂的。」她面帶微笑「既然是旭的妹妹,那我也沒理由責難她。」

  「是啊是啊~我們不會怎樣啦~」

  「放心吧,沒人責怪她的。」

  「那就好,謝謝大家。」輕輕的鞠躬。

  「那拜啦~」

  「保重。」

  「不要太勉強,有事能找我哦。」由紀姐還是很擔心,但也沒辦法嘛...

  「嗯。」目送大家離開,我搖搖新的肩膀「聽到了吧~不用太自責了,打起精神吧!」其實從一開始她都醒著,不過她似乎認為我沒發現。

  「唔嗯...」她也坐起來,看著我身上的繃帶「姐姐...對不起...我...」

  「好啦!不要再說了,讓姐姐抱抱~」張開雙手把妹妹抱入懷中。

  她還是會掙扎,但整個人卻沒了力似的「等等...姐...」

  「終於...」

  「欸?」

  「我們終於又一起睡了...好多年...我真的...真的...好想妳...」我把頭靠在她肩上。

  新沒有說話,而是止住輕微抖動的手,環抱我「我也是...我好想...好想回到跟姐姐...還有海原一起生活的時光...」

  「那留下來!那就留下來...不要再離我而去...不要...」

  「姐姐...我...對不起...」

  「為什麼!?」

  「我說過...再給我三年,讓我做好準備...這樣我才有資格留在妳身旁...我才有資格保護妳...」

  「那這樣誰來保護妳?不要再拿我當藉口了!」

  「唔...」

  「總是二話不說的做著什麼,有困難也不跟別人說...這樣誰能保護妳!?」我越來越激動。

  「...姐姐...謝謝妳那麼為我著想,但還不是時候...」她從床上爬起,坐在窗框邊。

  「新...不要走...不要...不要!」

  「姐姐!」我含著淚抬頭,陽光從窗子射入,處於背光的新使我看不到她的表情「等我回到妳身邊...我...我還能跟妳撒嬌嗎?」

  「...唔...嗯...嗯!當然!」

  「謝謝...那...再見了。」她向後仰,整個身子掉出了窗外,我急忙下床,忍住傷口的痛將頭探出窗外。

  在日落的斜陽下,在空中飛翔的人帶著新,向天邊飛去...

  「也許...也有人能替我保護她了...」把窗子關上,慢慢爬回床上「呃...好痛...先吃包藥好了...」帶著些擔心、又有些放心的心,睡去了。



—————————第七部.完
              敬請期待第八部
                    雖然禮拜日就會更新ww

創作回應

百合香越來越濃郁...=v=
新怎麼變的這麼嬌...>v<(明明之前都一副誰擋殺誰的樣子...=w=a
"要不是沒有這個妳就變成焦屍了"...應該是"要是沒有這個"吧...0.0?
2021-04-07 23:07:45
Ej
百合百香噴噴~
嬌不嬌完全是看對象啊~
已改,謝
2021-04-08 07:48: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