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九七

Ej | 2021-03-14 19:42:37 | 巴幣 8 | 人氣 190


《兩個麻煩》


  「追——!」

  「等等!敵人撤退後就別追了!」制止部下一個個的衝過去。

  「羽月副長,"繭"那邊有狀況!」

  「嗯,傳令下去,所有人撤離這裡,離繭越遠越好。」

  「是!」

  確認部下確實把指令傳了下去「赤符,將軍那如何?」跟赤符連上念話。

  「正跑著過去,不過身體似乎不太穩,速度也很慢...」

  「把她攔下來,這樣子她過去也無濟於事。我會馬上過去。」

  「知道了。」



—————————»海原視角~

  商隊這裡~

  「你們真的沒事嗎?有沒有不舒服?會不會有什麼地方痛?」雙胞胎醒來之後一如既往的說了聲早安,然後就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的玩耍了起來,而舛花則一直擔心的跟前跟後。

  「沒有啊~」「活力滿滿!」「「哦~!」」

  「海原...」

  「嗯?」注意到每走來我身邊「怎麼了?臉色不太好。」

  「...從剛才開始...眼睛一直看到奇怪的東西...」她坐下來,不斷的搓揉雙眼,看來是真的很不舒服。

  「沒事吧?要不要請人來看看?」

  本來雙胞胎醒來後就已經放鬆了下來,看到每這樣又不禁讓我有些神經兮兮的。

  「不...不用...眼睛不是什麼問題...只是隨著我看到奇怪的光點之後,我一直有一種...像是有什麼可怕的東西隨時會從後面冒出來...」

  我提起戒心的先觀察了我們身後,確認沒有人「那...我能幫妳做什麼?」

  她坐的更靠近,環抱雙腿「陪我一下...」

  難得看到每那麼沒精神,我也收斂了捉弄她的玩心,靜靜的坐在她身旁。

  「...呵呵呵...」她突然緊緊抓住我的手,呼吸急促,她抖的有點厲害,緊閉的眼告訴我她是如此的惶恐不安。

  「每!妳真的不要緊嗎?」

  「不要...不要離開我...」

  「呃...嗯...」

  突然一雙小手伸出來放到每的頭上,那一瞬間她就顯得更加平靜「乖~沒事沒事~不用怕~」

  「奈...奈竹小姐?」

  「噓~」她手指抵在我嘴上「她睡著了...」

  這我才發現每已經靠在我肩上,雖然抓著我的手的力道沒減輕半點,但她已經不抖了「每她怎麼了...?」

  「因為某些原因,她剛才看見了"另一邊"...」

  「什麼...?」有聽沒有懂。

  「每啊...她是曾經歷過死亡邊緣的人,以前偶爾做惡夢就會有這樣的症狀,不過在醒著的時候發作倒是第一次...」

   「每她...」

  「她小時候發生了些什麼你應該也知道吧...」奈竹小姐輕撫每的頭說著。

  「那另一邊是指...」

  「死亡國度——常世之國。

  驚訝的吞了口水「那...為什麼她會突然...就這樣...」

  「還記得我說的常世神吧?」

  「嗯...」輕輕的點頭。

  「其實啊...有點難以啟齒...就是啊...我...呃...」奈竹小姐支支吾吾的,苦惱了一會兒後開口「總之就是...我阻止那東西復活失敗了~呵呵~」

  大腦一時無法處理情報「失敗...也就是...」要不是每靠在我身上睡覺,我早就站起來打聲吐槽了...

  「因為常世神降臨了,所以生與死的分界變模糊了。每也才會被激起這段痛楚...」

  我輕輕的把手放到每的頭上,擔心的看著她。

  「不過放心吧~目前本自治區已經全力嘗試宰掉那噁心的蟲子了~所以你們就放心的做生意呸~」一瞬間變回悠哉語氣的奈竹小姐繞到我面前。

  「這誰能放心啊...對了,為什麼您會在這裡?」

  「哦...不小心忘了...其實是雙胞胎的事。」看她憑空變出一疊長條型的紙給我。

  「這是...符咒?」

  「以防萬一,如果雙胞胎出現異樣的話,不用懷疑,馬上把這貼在他們身上...一人一張就好~」

  「他們...會怎麼樣嗎?」

  「原因我不清楚,但他們現在是常世神的式神,如果他們被常世神控制就麻煩了~對吧~?」

  「咿!那...那那那...」這話被舛花聽到了,她好不容易緩解了些的擔憂之色又回來了。

  「冷靜點小姑娘~我們百鬼錢湯旅會處置妥當的~」她又憑空變出另一份符咒交給舛花「總之等我們把常世神解決後會再過來一趟,到時我們在好好談談吧~我知道妳對我有些成見。」

  舛花心裡的想法被說中了,退了一小步。

  奈竹小姐湊到每的臉旁「祝好夢,我的女兒...」給予一個吻,然後化為黑煙,消失了...

  「居然...消失了?」舛花驚嘆。

  「哈哈~好神祕的感覺。」

  「喵~」

  「「欸?」」我們同時往一旁看。

  「我記得...」

  「你是...」

  「喵~!」



—————————赤符視角~

  「赤符...」

  「將軍,妳身體已經不行了,還是回去休息吧。」

  「...讓開...」將軍低著頭。

  「我知道您在擔心令姐的安危,但您還是先回去,剩下的交給我跟羽月就好。」

  「...快...走...」

  「嗯?將軍...妳怎麼...」一滴滴的水銀開始冒出來。

  「...快...」

  這時我才反應過來「羽月!將軍有狀況!」

  「什麼?」

  我投出細針到將軍身旁的地上,設立了個結界...

  將軍抬起頭「赤符...快走...求你...」從她眼中流出了參雜著血絲的銀色淚珠,這般痛苦的將軍我第一次見到...不是因為孱弱的身體...而是因為她在也無法維持自己的意識...

  「可惡!」投擲出數枚符紙,四色的魔力形成結界關住了將軍。

  「...沒用的...快走...」將軍已經完全潰堤了,看到那樣子悲傷、痛苦至極的她...

  「我一番隊副長赤符!絕對會阻止你的!」施展術式,魔力形成的鎖充斥結界之中,將軍被捆了起來。

  然而不用一秒,結界便應聲碎裂...

  將軍佇立在那,當胎抬起頭看向我,被水銀覆蓋半身的她眼神毫無生氣,水銀漸漸覆蓋她的臉形成一個骷髏面具...

  骷髏的雙眼直直瞪著我,閃爍著紅光。



—————————»旭視角~

  一片死寂的不毛之地,遍佈在上面的黑色物質就像蜘蛛精的老巢一般。

  「呦~我回來了~」

   「太慢了。」由紀姐馬上責備,大概是因為她一直很擔心乙姬吧。

  「好嘍~大家都到齊了,那就作戰開始~!」

  「喂!連作戰計劃都沒有就開始啦?」酒大哥吐槽還悠悠哉哉開玩笑的齋叔叔。

  「多呢?」祇問。

  「他說等會兒會來會合,我們可以先開始。」酒大哥似乎有些坐不住了,拿著童子切揮來揮去...好危險...

  「呃...那個...我在這裡是不是不太好...?」藻兒弱弱的問。

  「嗯,確實不好。」齋叔叔直截了當的回。

  「的確,藻兒在這會有危險。」魑魅對妹妹的過度保護模式開啟了...

  「不~不不不不不!藻兒是很重要的角色,別往了我們還有個人要救~」乙姬看著悶悶不樂的藻兒。

  「橘...」她努力忍著眼淚,默默的躲到魑魅身後。

  「對了!奈竹小姐,黑醬他...」阿霞想確認她的搭檔是否安好。

  「啊,已經送去避難了~」

  「哈哈~多謝,他實在無法對付那東西啊...」

  「不死系妖魔嗎...確實無法成為戰力。」酒大哥嘀咕了一句。

  「各位各位,我插個話...隔樹...有耳~」隨著齋叔叔的提醒,大家都看向同一個方向。

  眾人目光集中的一棵樹後,一個不認識的女子走出來「好好...我投降...」

  「哦!妳是!」阿霞先開口。

  「賀鳴...」

  「稜姐姐?」然後仙狐兄妹也驚訝的看著她。

  「「「誰?」」」其餘所有人都不解。

  「少爺、小姐,近來可好?還有...」女子有些不耐煩地看著阿霞...

  「呦!好久不見啦!姐姐!」阿霞一把抱上去,不斷用頭上的角蹭她額頭。

  所有人都無言的看著...

  「為什麼妳會在這?」魑魅有些警戒,又有些疑惑。

  藻兒湊到他耳邊細語了幾句「什麼?!」魑魅瞬間改變架勢,爪子都伸出來了...

  「夠了...一目霞!放開我!」她奮力撤下身上的阿霞「咳咳...少爺冷靜點。」

  「是妳綁架藻兒!」

  「關於那事容我道歉,但天皇在前我做不了什麼。」

  「那一開始就不要這麼做啊!」魑魅似乎有些情緒複雜,要是平常早就二話不說解決對方了。

  「...那是我的任務。」

  「什麼!?」魑魅尾巴的毛開始豎起。

  「在五十年前的"那起事件"後,我的任務就變成作為間諜潛入分裂派中心,並做個服從的士兵。」

  「間諜?難道是...不對...打從妳到我們家做女傭時就已經是...!」

  原來是魑魅家的女傭啊~我解惑了。

  「看各位還不了解我,我再報個名號吧...我的名字是伊吹一心稜,隸屬叢雲一番隊第二部隊。姑且算是一目霞的姐姐吧。」說道是阿霞姐姐後,她便很複雜的扶著自己的額頭。

  「呦~姐姐~!」阿霞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藻兒保持沉默躲在警戒中的魑魅身後。

  總覺得有些安靜,我回頭一看...為什麼一人一桶爆米花啊!

  「剛才我接到指示,要我過來支援處理那東西。」阿霞的姐姐一心稜

  「哦~人手啊!歡迎歡迎~」乙姬倒空爆米花桶,臉頰像倉鼠的頰囊一樣鼓起。

  「老闆娘,不能確定這傢伙能不能信。」魑魅無法接受乙姬的決定。

  「擔心什麼啊~不都說是支援嗎~到時出問題再解決掉就好啦~」標準乙姬式思想。

  「呃...您跟阿霞是...姐妹?」我疑惑的問。

  「沒錯!」阿霞勾住她的脖子高聲歡呼。

  「這種問題自己去問這傢伙...唉!不要黏著我...很熱!」

  總覺得這不像是姐妹啊...

  「OK!閒聊結束,來擬個對策吧!」齋叔叔似乎是第一個想起我們在這裡的原因的人。

  「阿霞別鬧了。」由紀姐把阿霞從人家身上剝下來安置好。

  乙姬站到齋叔叔肩上「好~你們眼前那在蠕動的東西就是常世神,我建議有遭遇過死亡或是親友過世的人別參與行動...」她環顧了下我們「...呃...我想想啊...狐狸應該沒問題,鬼族小妞沒問題吧?然後...」乙姬皺起眉頭。

  我大概知道她在想什麼,酒大哥殺了自己的愛人、由紀姐的父母在其面前被殺、祇曾經瀕死、藻兒還是放不太下父母、而我則是...

  「算了!總之要注意,一旦開打後,如果見到逝世親友的身影的話,請毫不猶豫的毀了它,被常世神蠱惑的後果不堪設想,請不要親身嘗試。」乙姬的表情就像是在說她曾經有過經驗一樣「然後就是既然它已經現身了就是這世界的東西,所以一般的攻擊也能奏效。再來要注意的...」乙姬突然停下,她看著一旁的樹林間...

  不知為何四周遍的寧靜許多,乙姬將目光放到後方不遠處的森林。

  「乙姬?怎麼了嗎?」酒大哥似乎也沒搞清楚狀況,但仍保持著警戒。

  「齋...」乙姬叫了下。

  祇轉頭過去看「乙姬?那裡有...」

  「轟——!」瞬時,視野被塵土覆蓋,一個人從林間飛了出來,在地面上翻滾了好幾圈才用手中的剃刀穩住腳步。

  「呿...大麻煩一次來兩個...」乙姬顯得不悅,她掏出兩把火槍戒備。

  魑魅馬上擋到我身前、阿霞抽出鐵鍊、酒大哥舉著童子切...

  「欸!怎麼了?」雖然很疑惑,但也拿出了八呎鏡。

  塵土散去,那個人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唔啊...咳...」他沒有看我們,只是惡狠狠的瞪視前方...

  「我記得...他是...」破損嚴重的鎧甲、佈滿裂痕的雙面剃刀、被血染紅的灰綠色羽毛還有臉上裂開的面具...

  「羽月!」酒大哥認清是誰後立馬衝過去。

  這下他才發現我們「燄王...陛下...」天狗撐起身子,但他還沒站穩便馬上握緊沾滿鮮血的刀擋下突刺而來的銀色利刃。

  「發生什麼事了?」我驚慌的問。

  直到那銀色的身影穿過沙塵、從林間出現,它手中抓著一個人,一樣是鬼族的天狗...

   那一段記憶湧現出來,那恐懼、那無助、那悔恨「魍魎...」

  「螻蟻...別來...礙事...」它手中瞬間伸長的水銀太刀砍了過來,其範圍能在一瞬間將在場所有人斬首。

  魑魅跟齋叔叔立即張開結界擋下低估我們的這一擊。

  「將軍她...呃...」羽月努力的擠出話語,即使不斷的咳血。

  「祇!」

  「知道!」聽從乙姬的指示,祇悠先救助傷患,她操控樹木突襲魍魎成功救下其手中的天狗。

  「齋!直接進入A級事態。」

  「明白。」齋叔叔化為水氣消失。

  「九鬼童、狐狸,前鋒。旭、由紀,後方支援。伊吹保護她們。」

  「「「收到!」」」

  「我...」身體動不了,我肯定在害怕吧...全身都在顫抖...萬一現在新看見我的表情會怎麼想...

  「藻兒,能幫忙就陪著旭!旭,給我做決定,辦不到我現在送妳回湯屋。」乙姬對著我吼。

  在我思緒雜亂的這段時間,酒大哥他們已經跟魍魎過好幾招了。

  刀光劍影之中,我能看到新的半邊臉,她在哭...明明妹妹如此的痛苦,為什麼我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突然念話傳來魑魅的聲音「旭,別忘了妳的覺悟!」

  「我...我不行...」雙手越顯顫抖。說什麼保護家人...說什麼克服恐懼...都只是紙上談兵嗎...我捂著耳朵蹲在地上,思維被宛如深淵的黑暗侵蝕...

  「夠了!旭,我送妳回去!」乙姬從前線退到我這。

  「老闆娘等等!」魑魅制止「旭!新的身體正被操縱著做她不想做的事,痛苦的不是妳!給我振作點!」

  「...妳自己平靜一下...」乙姬溫柔的跟我說,然後又上前線了。

  刀劍相互撞擊的聲音、子彈射出產生的爆炸聲、魍魎癲狂的嘶吼...

  四周的一切都令我想逃避眼前的事實...

  我到底在怕什麼?

  為什麼我不敢抬頭?

  為什麼我不敢睜開眼?

  這種寒冷的感覺是什麼?

  我到底能做什麼?

  我到底能有什麼是做得到的?

  我到底想做什麼?

  ...

  ...

  ...

  「我...」

  「想...救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