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九九

Ej | 2021-03-21 19:11:27 | 巴幣 4 | 人氣 188


《鯤之吐息》


  北冥有魚名曰鯤,化而為鳥翔於天。振翅如雲上浪濤,吐息如蒼天塌陷。



  剛才光芒聚集而成的鯨魚衝破厚重烏雲,刺眼的激光瞬間覆蓋整個視野,連閉上眼皮都毫無作用,我們只能背過身子以減緩雙眼的刺激,但儘管如此還是無法避免光柱帶來的高度熱能。

  「發生...什麼事!」被我抱住的小狐狸還狀況外的掙扎。

  「緊閉雙眼安分點!」我眼睛好痛啊...

  不知過了多久,光線的刺激沒那麼強烈我才小心翼翼地睜開右眼「嘖...炫光...頭好暈...」

  跌坐在地上,小狐狸也不穩的撲在我身上「呦...沒事吧...?」

  「好強的光...」她不斷搓揉雙眼。

  「姐~!還好吧?」向離我兩步遠的姐招呼一聲。

  「沒大礙。」

  「小狐狸也沒事吧?」

  「我叫藻兒!」

  「好好好~別激動...姐!發生啥事了那道光?」

  「不清楚。」

  沙塵揚起,突然出現的某人跌在地上「啊...眼睛痛死了...老闆娘動手前也不給個訊號...」

  「狐狸隊長!」

  「哥哥!」

  「藻兒...還有伊吹...」他輕輕的放下手中的東西,是一個大袋子,觸地的瞬間有隻手掉了出來。

  「咿!狐狸隊長怎拐了具屍體回來?!」

  「原來哥哥有戀屍癖...」

  「說什麼啊...是她們。」布袋被打開,兩個屍體般的女孩子的臉露了出來。

  「大小姐、二小姐!」趕緊跑過去「她們臉色怎麼都那麼差啊...」

  「旭應該只是精神疲勞,新我真的不清楚...」

  「...唉呀...我完全沒概念啊...祇小姐在就好了...姐,妳有頭緒嗎?」

  「我又不是醫生。」

  「也是啊...」

  「旭...身體承受原本承受不了的術式...」小狐狸突然說話「她過度使用那種術式導致魔力迴路混亂。」

  「那...」

  「這個人...」她盯著二小姐蒼白的臉,手指扶在她脖子的動脈上「...沒...沒脈搏...」

  「「什麼!」」我跟狐狸隊長同時驚呼。

  「...魔力還在流動...但快不行了!要急救!」

  「狐狸隊長!」

  「知道!」他從旭的耳朵上把通訊裝置拿下來,迅速的操作後...

  「有...有回應嗎...?」

  「等等...快...快...」

  就這樣過了十秒,卻像是過了數個時辰...

  「...接通了!老闆娘!」狐狸隊長朝通訊器大喊。

  「...嘖...狐狸!不管怎樣先撤退!」

  「什麼?」通訊器的聲音大到我們都聽得見。

  「怎麼了?」

  「老闆娘!老闆娘!呿,該死!」他重新把兩人用布袋包住背在背後「撤退!」

  「什麼?怎麼突然...」

  「發生什麼了...」

  「不知道,但老闆娘那麼著急的話...絕不是好事...」

  小狐狸身體抖了起來「哥哥...好像有什麼聲音...」

  「我知道,但沒有魔力氣息...」

  「各位,我想還是先跑路的好,看那邊。」姐指向方才光柱落下的方向。

  「那是...」小狐狸腿軟的跌在地。

  「傳說...是真的...」

  我不清楚是什麼傳說,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可怕的畫面。

  「那就是...常世之國。」

  以常世神原先所在的點為中心,數十萬規模的骷髏、行屍從地上的坑洞爬出,向四周擴散開來。



—————————»海原視角~

  「喂~!十七小隊集合了~!」

  「來了~真倪桑~」聽到監護人的呼喚後跟每一起過去。

  「枝...枝桐小姐...」舛花的視線始終落在真倪桑的右腿上。

  「不是妳的錯,我是大人,既然跟你們在一起就有義務保護你們...」她努力擠出騙不了人的悲傷笑容。

  「可是...可是...如果我不...」

  「噓...不說了,大家差不多集合了。」真倪桑坐在馬車邊,右手邊放著兩支湊合著用的拐杖。

  舛花低著頭。

  不久大家都到齊了。

  「枝桐小姐,有什麼事嗎?」照柿剛才在其他地方幫忙,趕回來時滿頭汗。

  裏柳因為笛子壞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很閒的坐在樹下看天空。

  玉子跟葡萄難得安安靜靜的待在車廂內不知道在做什麼。

  而雙胞胎還活蹦亂跳的繞著馬車來回跑。

  「都到了吧?那我有些事要說。」她本想要站起來,但一想到她不復存在的右腿後,就消沉的坐著「...好,首先是你們的馬跟車,馬已經全找回了不用擔心,至於車的話可能暫時要用備用的空車,沒有很大,而且很簡陋,得請你們認一下了...抱歉。」

  「不是真倪桑的錯,妳不用道歉的。」我趕緊把她的頭扶起來。

  「還有就是損失的部分...奈竹小姐說會全額賠償,詳細部分她之後會再找你們談。」

  「是嗎...」

  「「「...」」」

  大家都沉默不語,唯有雙胞胎不怎麼明白狀況,但還是都很看臉色的沉默。

  每緊繃的靠在我身旁「海原...」

  「不用擔心...」奈竹小姐是每唯一的家人,而現在朋友們卻都對奈竹小姐抱持戒心,她肯定很害怕...

  真倪桑看了看大家,嘆了長長的一口氣「我覺得啊...你們大可以相信奈竹小姐,雖然我也不太了解她,但是啊...奈竹小姐是個非常豪邁、表面上不拘小節其實很深思熟慮的,也許這次的事是真的出乎其意料吧。」

  「為什麼...」舛花細聲吐露「明明...枝桐小姐妳都變成這個樣子了...為什麼還能替她說話...?」

  每靠得更緊了。

  「...我不知道。」

  「欸?」

  「我是因為每才認識她,也是因為她才認識你們。我每次看著你們有說有笑的就會想到...我已經很多年為了活著而工作賺錢,職場上為了生存必須深思熟慮,不能貿然做出決定。」

  「怎麼突然說這個...?」

  「我在遇襲那時一開始很害怕,但你們卻站在前面,一開始我想就這樣躲著直到結束...可之後我發現害怕的不只我,當下我就在想...為什麼奈竹小姐要安排我在這裡,也許只是要我負責照顧每...也許是幫助我找回自我,之後我找到答案了,就是在舛花遇到危機的時候,我不由自主的上前保護她...」

  「我...對不起...」

  「就說了沒事~那時真的是痛不欲生,但我卻只覺得...妳沒受傷真的太好了。」

  「唔...唔呃...對不起...」她突然語塞。

  「舛花?」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她跪在真倪桑腿邊哭泣「我一直...一直只把妳當成商隊的同事...甚至不認為跟妳是熟人...結果妳卻...卻為了我...」

  「所以我很感謝奈竹小姐。」

  「欸?」

  「如果沒遇見她...我現在不就救不了妳了?」

  「...」

  「其實我對於自己少了一條腿,心裡沒什麼波動。頂多拽著枴杖罷了,反正我都這個年紀了也沒人要...」

  真倪桑還能這樣開自己玩笑,這就是大人嗎...

  「總之,不只每跟海原,我希望跟大家拉近些關係...所以!」

  「「「所以?」」」

  「冠熊把我調進十七隊了~」

  「...欸...」

  「這樣也好,畢竟真倪桑的東西也都放我們車上。」我開口讓有些驚訝的隊員們跟上。

  「哇~」「新成員~」雙胞胎一直在玩,沒想到還有在聽話。

  「枝桐小姐...這樣沒關係嗎?原本總隊會計的工作怎麼辦?」

  「那裡人手夠了,況且我們商隊的規定不是死的,所以以後我就是你們經紀人啦~」

  「那~」「真倪桑~」「也要~」「有個顏色哦~」

  「嗯?什麼意思?」她納悶的看著一答一唱的雙胞胎。

  「這樣~」「才是~」「「彩虹小隊啊!」」

  看真倪桑傻了一下才理解是什麼意思「呃...欸!也就是說每根海原也...」

  「是青~」「跟赤哦~」

  老實說我不太記得有這回事...

  「雖然藍跟紅的部分跟我還有舛花有些衝到,不過沒關係。」照柿把手搭到舛花肩上。

  「嗯...枝桐小姐...既然是桐花,那就桐花的白色如何?」裏柳提議。

  「嗯~不錯呢...」

  在她眼裡這也許是我們小孩子的遊戲吧...不過這樣才是彩虹小隊啊。

  「玉子、葡萄~快出來,別再看書啦!」裏柳掀開馬車的布簾趕兩人出來。

  「啊...抱歉...」她倆各自闔上自己手中的書跳出來。

  「妳們在看什麼啊?」真倪桑好奇的探頭看。

  「沒什麼。」

  「等有結果後...再讓你們知道~」葡萄難得笑笑的,還賣了關子。

  「既然大家都在那我就做個形式吧!」真倪桑撐起枴杖,不穩的站起來「我叫枝桐真倪,從今天起就是十七小隊的一員了!」

  大家紛紛鼓掌,但此時此刻我注意到個不對勁的地方「...舛花...」

  「海原?怎麼了?」

  「雙胞胎他們...」卯之花跟墨呆呆的站著,看向一旁。

  「嗯?墨~卯之花~」舛花呼叫他們的名字,可沒有回應。

  「他...」「在...」「「呼喚...」」

  「發生什麼事了?」照柿也察覺到不對。

  突然想起奈竹小姐說的話,從口袋拿出符咒「舛花!」我先快速的出手。

  「欸?」她花了點時間意會後才慌忙的拿出符咒。

  我們將符咒貼到雙胞胎頭上,可卻被一股力抑制「海原...」「舛花...」「「對不起...」」他們抓住我們的手。

  「欸?」

  「什麼...?」

  雙胞胎推開我們,轉身拔腿就跑。

  「照柿!裏柳!」舛花大喊。

  「知道!」

  「嘖...我跑不過他們啊...」兩人追上去。

  「欸!怎麼回事?」真倪桑有些被嚇到,坐回了木條凳上。

  我扎穩腳步後也跟上,丟下還在恍神的每、玉子還有葡萄。

  我們三人加後面跟上的舛花,追著雙胞胎兩人「哈呵...哈呵...哈呵...」見到裏柳跟照柿站在前方,我跟著停下「怎麼了?他們呢?」

  「消失了...」

  「出現個黑色的洞...」

  「就消失了...」

  兩人啞口無言,我也聽得難以置信。

  舛花跟上來「他們在...」

  她的話來不及說完,我們的回答來不及傳出...就被突如其來的激烈光芒蓋過,我們背對光源、握住雙眼蹲低,但即使如此那光芒卻還是燒灼著皮膚...

  隨後傳來的轟然巨響與大地的猛烈震動讓我撲倒在地。

  「那...是什麼...?」緩緩睜開雙眼。

  「光柱...」

  「從天而降...」

  在我們驚訝的無語時,後方傳來舛花的哭喊「卯之花——!墨——!」



—————————»乙姬視角~

  地上的坑洞、天上的彩虹色閃電、手中在那光柱下顯得毫無用處的墨鏡...

  我看著這些嘆了氣。

  「乙姬,感覺不對...」齋傳來話語。

  這句話讓瞬時鬆懈的我警戒,聚集黑色水氣形成兩個飛盤丟出去,剛好抵消兩把飛來的鐮刀「好死不死竟然是你們...」

  外貌一樣的兩人不發一語的舉著右手,鐮刀便飛回他們手中。

  「各位聽著...」啟動通訊器「...支開這對雙胞胎。」

   「「「收到!」」」

   眼前閃現一道雷光,雙胞胎就手足無措的被九鬼童帶到遠處。

  「乙姬!」通訊器傳來由紀的吼聲。

  「唉...小聲點,我還沒聾。」

  「腳下!」

  「什麼?」我低頭俯瞰地面「...糟了...」

  由骷髏與行屍編制而成的千萬大軍從我腳下冒出,我站在半空中的結界上看著一切。

  霎時一道纖細的光線從我右側閃過,擊碎突然出現黑色爪子「乙姬,妳恍神了。」

  我用力甩頭「謝謝...但這...就像當年的百鬼夜行啊...雖然這更噁。」

  「哈哈哈!多虧那兩個小子我完全復甦啦!真感謝吾兒準備的這禮物啊...哈哈哈...」

  「別笑了,吵死了。」

  「沒想到竟然是巨獸的力量,嘻嘻嘻...當初放過妳真是對的選擇。好了,交出妳的力量吧!」它張開漆黑的絲線形成一張網。

  我解除腳下的結界讓自己自由落體的往地上的殭屍群掉落。

  「玩遊戲嗎?有趣!」常世神追了下來。

  我伸出右手對著地面聚集而來的喪屍,在一道七彩光芒閃過後,空著的手上多了把有些沉的火箭筒「給我讓開——!」

  「碰轟——!」

  我赤腳奔跑在碎散的屍塊中,而黑色的觸手從後方急起直追。剛才打散的骷髏跟殭屍正慢慢聚集過來。

  「有點不妙啊...」

  「乙姬...要送妳回來嗎?」

  「不,保持A級警戒,我要找出剛才那一砲沒法給它傷害的原因。」

  「明白。」

  「好了...得玩你追我跑一段時間了...」召喚把片鎌槍跟附有刺刀的手槍...拼了命的逃。

  突然間耳邊的通訊器響起「乙姬!我們擋不住那兩個!」九鬼童粗魯的喘氣。

  「什麼?」一邊通話一邊把擋路的行屍切成塊。

  「攻擊都碰不到他們,跟幽靈一樣。」

  我想了想「啊!原來如此!」

  「想到什麼快說!他們正往常世神那跑!」

  「你們先撤退。」

  因為我下的指示出乎意料,通訊器另一邊的九鬼童驚訝的無語。

  「喂!說話啊!」

  「啊...好吧,妳都那麼說了...」他切斷通信。

  「呼~」右手的長槍貫穿三隻骷髏的頭,左手的手槍不知道爆了幾隻殭屍的頭。

  除了那些多到煩人的雜魚外,我還得注意不被那噁心的觸手抓到。

  「唉...」沒想到會有手突然從地底伸出來抓住我的腳,我快速刺穿它後騰空躍起,抓到平衡後落地。

  通訊器再次響起,而這同時我身邊圍了高密度的喪屍軍團「煩死了...」接通它。

  「接通了!老闆娘!」是狐狸。

  「...嘖...狐狸!不管怎樣先撤退!」

  「什麼...」他還沒回應我就切斷了通話。

  揮舞手中的片鎌槍,橫掃四周的殭屍「唉呀!太多了!」開始被抓到了,雖然還反應的過來,但這不是好現象。

  「妳也快撐不住了啊~看來遊戲要提前結束了~」常世神慢慢的飛過來,露出自大的嘴臉。

  「齋,清場。」

  「收到。」

  我迅速的戴上墨鏡,常世神察覺不對也擺出防守架勢。

  然後再一次的,七色光柱從烏雲中傾瀉而下,激光焚燒視野中的一切。

  最終光芒消散,眼睛也漸漸找回色彩。

  大範圍的死之軍隊被清空,但也都慢慢的從地底爬出來,而我在乎的只有眼前的傢伙「你們果然...」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太棒啦!竟然能讓繭的力量保留下來!吾兒啊!你做的太好啦!」站在常世神兩邊的是舉著鐮刀的雙胞胎,而他們如我所想的一樣...得到了"闇之繭"的能力,也就是躲到異空間的能力「有這股力量在我就是無敵的啦!」

  我伸手打開通訊器。

  「別想跑。」

  「什麼!」四周毫無預警的就被漆黑的物質包圍,感受不到魔力,念話也傳不通。

  「那是光吧?利用光來進行傳送,就跟妳手中的武器一樣。」

  「...」我保持沉默。

  「就算妳不承認,但妳的秘密已經被我知道了,妳沒有勝算了!好了,把竹取跟巨獸的力量叫出來吧。」

  我默默的按下通訊器的按鈕「多...」

  「妳在跟誰說話?魔力完全傳不出這黑盒子的哦~嘿嘿嘿~」

  「我就給你這傢伙上一課吧!」

  「什麼!?」

  「我是誰?睡了三千年的你是不知道的吧?」

  「妳想說什麼?」

  「萬魔之王、百鬼夜行之主、鬼王、妖魔神官...」

  「妳到底想說什...」

  「難道你以為統領全東方妖魔的我奈竹乙姬只有這點程度嗎!」

  「妳說什麼...啊——!這是...」從天而降的一根銀樁貫穿它的腹部後也刺穿關住我的牢籠。

  「太慢了!」

  「抱歉,這東西本來就預計需要更多時間才能修好的。」

  「大生部多!你竟敢...」

  「抱歉,常世神大人,那不是我的名字。」多收起翅膀落在我身旁。

  「原來你有翅膀啊。」

  「不怎麼用就是了。」

  「好了好了好了...接下來又輪到我的回合啦!常世神!」

  「妳這渾蛋——!」

創作回應

火箭筒...?喪屍...?感情乙姬是在玩惡靈古堡...=w=????
2021-03-22 00:06:34
Ej
呃.....被你這麼一說.......
2021-03-22 06:23: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