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一二

Ej | 2021-05-09 20:08:03 | 巴幣 10 | 人氣 96


《映照彼此的火》


  我在哪裡...?

  我在做什麼...?

  啊,好像在戰鬥的樣子...

  當初在跟什麼人戰鬥...

  是誰呢?

  是說"當初"是多久以前?十年?百年?

  手中的刀刃究竟握著多久了...?

  戰鬥?對手是誰?

  嗯...啊,看到了,她就在眼前...

  銀色的外殼、尖銳的利爪、彷彿要把整個人吃下去的飢渴眼神...

  欸?我朝她砍下去了...沒用,刀子碎掉了...又拿起別的劍...我究竟重複這動作多少次了?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星視角~

  「雖然我贏不了你,但你也贏不了我...」把劍插在地上,像鑰匙一樣轉動「阿乙,把娘娘帶走。」

  「星星?妳想做什麼?」

  機關與機關間的接縫放出光芒,紋路佈滿整個地下室後匯集到我的劍上「快!我要封住這裡!」

  「...別死了。」她將娘娘拖進電梯,朝上方遠去。

  「好了,我也該認真了。」

  「那把劍...唔啊啊——!軒轅——!」

  「就看看我能撐多久吧。」



—————————»旭視角~

  「吶~我們已經找好久了,還是沒看到比較奇怪的啊...」

  「一定找得到!為了妳妹妹請再加油!」

  「欸?新...發生什麼事了嗎!?」

  「很嚴重的事,但我無法解釋,總之只要找到那團火就能幫助她!」

  「好——!看我的——!」燃燒起來了!為了新沒有我做不到的事!

  半小時後...

  「好累...」在這空間中飄來飄去比想像中類。

  「不會累的吧?這裡是意識空間哦,不存在肉體的疲勞。」

  「嗯...好像真的不會累耶...」

  「如果這樣就心累,那看來妳對妳妹妹的感情不過就這...」

  「啊,找到了,是那個吧?」

  「唉...難道妳真的只有這點...什麼?找到了?」她一臉迷茫的看著我手指的方向,金色火球不自然的橫衝直撞,周圍收到波及的火球一個個散開。

  它就像脫韁的野馬,又像是無頭蒼蠅一般,混亂的到處亂飛「啊——!抓住它!」

  「欸?」還沒反應過來她就跑出去了「等等!」

  「要怎麼做才能幫到新?」她已經抓到那火球了,我也把手中的紫色火球舉起。

  「...這個嗎...」

  「...」

  「...」

  「...別跟我說妳不知道...」

  「呃...呵呵...哈哈~」

  看她吐著舌頭裝傻讓我青筋都爆出來了「虧我有點相信妳是后土娘娘了!看來是我太笨了!」

  「欸——?這是兩碼事吧!?」

  「一開始說要找的人是妳,結果找到後還不知道怎麼做!」

  「唔嗯...對不起...」好像罵的有點過頭了,她跪坐在地上啜泣「...對不起...我真是...只是想幫忙...唔唔唔...」

  該怎麼說呢...這傢伙意外的脆弱,怎麼說呢...很像狗「好好好...我也太激動了,對不起...不要哭了,我們一起想辦法吧。」

  「嗯...」她擦擦眼淚振作「我再試著連結一次好了!」

  「加油!」把手中的火球交換,她開始把意識集中在紫色火球中。

  我也試著感受這有點躁動的金色火球,除了熟悉的溫暖也沒感受到什麼「新不要緊嗎...」

  過了一陣子,自稱后土娘娘的她眼睛一亮,自信的說「另一邊也有一個紫色火球,要想辦法讓妳妹妹同時拿到兩個。」

  「好,怎麼做?」

  「據我所知她已經拿到金色的了!但紫色的...」

  「怎麼突然安靜了?」

  她把紫色火球交給我「妳試試看能不能連結過去。」

  我緊張的冒冷汗「好...」凝聚魔力,感受它散發出的一切。

  「好像能看到東西...這是...劍塚?」

  「看來妳能比我順利的連結上呢...還有看到什麼?」

  「只有無止盡的劍塚...」

  「想著妳妹妹,盡全力找到她。」

  再次集中精神...

  跟這裡一樣純白的天空,不著邊際的劍塚無限綿延,總覺得好幾天,甚至好幾年過去了卻都不見任何變化,心漸漸的累了...但為了新我必須繼續找。

  這時畫面有了變化,兩個人影出現,拿著刀對打著「找到了!新...在和誰...在跟什麼戰鬥!欸...?」把意識拉回來,發現光景都變了。

  自稱后土娘娘的她不在,無邊際的白轉化為黑,腳下出現了跟八尺鏡一樣的金色圓盤,數以萬計的金色火球規律環繞在圓盤四周「這是...怎麼...」

  「呼喚她的名字...」

  「欸?」只聽到聲音卻不見人影「妳在哪?」

  「不重要,快呼喚她的名字...」

  「可是...」

  「快...就算她聽不到,就算喊到聲嘶力竭,也要喊...直到她聽到妳的聲音為止...」

  「我...唔...嗯...好!」以紫色火球為媒介再次連結到另一邊「新——!新——!加油——!不管對手是誰——!戰勝它——!」

  全力的叫喊卻得不到回應,我不甘心的再喊一次「新——!聽得見嗎——!不管妳在哪——!身陷什麼危機——!我都會在——!妳身邊——!」

  全力的嘶吼,就算是夢中世界,但還是感受的到喉嚨的痛,但我下定決心,在新察覺到以前絕不停「絕不——!」



—————————»一彎新視角~

  「哈哈哈——!這是第幾把了?已經破萬了吧?十萬?百萬?虧妳能撐到現在啊——!」

  是啊...好問題...我從頭到尾揮了幾把刀呢?答案是四千九百零一萬一千五百四十二把,連續戰鬥了多久?答案是五千五百七十八天又十六個小時三十一分鐘...相當於十五年又三個月又十三天...

  不會累、不會受傷、身體機能不會停止...因為這一切都是夢,都是夢中世界發生的事...但...但...我還是不能輸,絕對不能「絕不——!」太刀落下,砍下了她一隻臂膀「呵...呵...呵...」

  「太棒了太棒了太棒啦——!順便說一下,妳替換武器的速度從平均每秒一把進步到半年一把不到~可喜可賀——!」

  她的手又長回來了...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贏的了她,她扭曲的心靈簡直媲美魍魎,但她卻多了一份魍魎沒有的、純粹的享受,魍魎是為殺而殺,而她卻是為快感而戰、為感受而戰。

  雖然同樣都不留情的噬血,但魍魎是哭著、憤怒著的殺,但我感說,她會是...笑著揮下屠刀...

  「怎麼了怎麼了?不繼續我就上嘍~」利爪直逼而來,我輕巧的側過身,轉動刀刃將她的雙手砍下,出腳絆倒她再朝她後腦將刀刺進去。

  「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當然沒有~就快活嘛~」她的傷口滲出水銀,再次長出了不該復原的雙手。

  「...是嗎...什麼時候才肯放我出去?」其實到現在我已經能完全看穿她的動作,毫髮無傷的迎擊並還擊...再繼續這麼做實在毫無意義...

  「等妳殺了我再說吧!」

  抵擋她的攻勢,小心的彈開那銳利的爪子「...妳的爪子...妳的劍...曾不也是為保護什麼而磨利的嗎?」

  「少說廢話!繼續砍我就對了——!」

  「嗯...」抓準空隙,直接砍斷了她的脖子並用一旁的戟將其插在地上「嗯?那是...火?紫色的...?」可能是大腦分離的關係,身體有點崩潰,胸口露出了一團紫色火焰。

  「妳看到啦...不好不好,得藏起來才行~」被固定住的首級化為水銀接回脖子上,漸漸崩潰的身體也恢復了「玩太嗨了,差點忘了死守這東西的命令...」

  「看來那是出去的關鍵吧...」是說一開始我好像有帶著一個金色火球來著,丟哪去了?

  「"得到"那東西妳就能醒來,怎樣?想繼續打了嗎?」

  「二天一流——虛晃白月。」這刀切下了其四肢「八重剃。」這刀消去了其皮膚表面的水銀盔甲「三月搖籃。」這刀,將其心臟挖出,也就是那團紫色火焰。

  「啊...啊呃...呃...厲害...太厲害啦——!」

  「什麼!?」在我手中的火球被水銀包覆,連同我的手一同捆住,無數棘刺刺如皮膚「呃...」

  「輪到我了~」不知何時她的身體全拼湊起來了,那尖銳的爪子逼近我,挖穿了我的肚子。

  「啊——!」

  「哈哈哈~再叫悅耳點——!」

  「唔啊——!呃...啊啊啊——!」內臟在被攪動,骨頭被硬生生拔下,雖然會再生但痛楚還是會原封不動的感受到的...

  「嘻——!嘻嘻~雖然被砍更棒~但偶爾凌虐一下可愛的主子也別有一番風味啊~」

  「呃...咳...妳說...主子...?」

  「是啊是啊~我等天羽羽斬認同彌生一彎新為使用者了呦~」

  「呿...既然這樣啊啊啊——!」

  「哈~好可愛的叫聲~嗯~雖然妳拿到了鑰匙,但還不想讓妳走呢~繼續陪我玩嘛~」

  「給我...差不多點...啊——!」

  「啊...摸到肺了,也就是說心臟在這邊~如果捏爆應該能聽到很棒的慘叫...啊~不行,想到這就濕了~」她面紅耳赤的湊在我面前激動的喘息,水銀纏著我全身。

  在這麼下去也是痛不欲生,倒不如我自己...

  「唔...剛才那是...」一瞬間體內有種波動傳出,她似乎也感覺到了,緩緩的把手從我胸腔內伸出來。

  「咿呃...嘖...竟然打擾我跟主子親熱...」

  身上看起來絕對活不了的傷勢正在復原,同時感到的是胸口一個暖暖的感覺,金色火球從心臟的部位冒出來「竟然在這裡!?」

  「呿...我認輸嘛...」

  「欸?」無止盡的劍塚正變回水銀收束回她體內。

  「煩死了...又是那盤子...」她似乎不太高興,然後她注意到我在看她,她竊笑了一下「那我的主子...」她走過來,我下意識的後退,卻被突然冒出的水銀壁纏住,就像落入陷阱的老鼠一樣。

  「妳又想唔...唔唔唔!唔嗯——!」嘴巴突然被堵住,有個柔軟的東西伸進我嘴裡硬把我的舌頭拖出來。

  她的嘴唇跟我的嘴唇緊密的交疊在一起,在我快喘不過氣時她才鬆開「好棒的味道~」

  「咿呃...變態...」這是我來得及說的最後一句話,接下來我的意識就切斷了,眼前一片黑,感受不到任何事物。



—————————»乙姬視角~

  光芒凝聚於劍的尖端,射出一道道光束。我透過強化玻璃看著星星與魍魎的戰鬥。

  「乙姬——!」

  收到指示,按下操作台的按鈕,某種合金製成的鐘落下蓋住魍魎「這招被化解好幾次了,拖延不了多少時間!」

  「總比沒有好!」魔力聚集到星星的劍上,五色的射線經過四周稜鏡無數次的折射、反射後巧妙的從鐘外圍的透鏡射入。

  「唔...呃...」後頭的某人醒來了「我還能繼續...」

  咚——!的一下,大力的用槍托砸向她腦門,她再次昏迷「給我好好睡去...」把后土的身子喬好,繼續支援星星「如何?」

  「...很意外的...沒動靜...」

  確實,從魍魎被關住之後就沒什麼聲音了,明明先前幾次都還能聽到魍魎的嘶吼,這奇妙的沉默讓我們更加緊張。

  「乙姬,準備把它打開。」

  「欸?這可能是陷阱啊!就算是魍魎...」

  「打開就是了!」

  「嘖...」不情願的按下開關,鐘邊冒出蒸氣邊像花苞一樣綻開。

  咚哐——四瓣的合金倒在地上,裡頭卻不見魍魎...不,水銀像失去魔力般變為普通的液態金屬,圍繞在中間那孩子的腳邊。

  星星再三確認後放下手中的劍,坐在地上「啊~終於搞定了嗎...」

  我急忙衝進電梯下樓,在裡面跺腳直到門再次打開「新!」

  她低頭看著地上的水銀不發一語,有些不穩的蹲下,用手輕輕的撈起水銀然後傻傻的笑著「呵呵呵...哈哈...」

  「欸...沒事吧...?」

  「乙姬,後退點...」不知不覺星星又開始警戒了。

  「怎麼回事?」

  「不知道...」

  「...呵...喂!」

  「「嗯?」」

  「砍我。」

  「「...」」我跟星星互看一眼,她點點頭,我確定意思後按下手中遙控器上的紅色按鈕,然後金屬臉盆從天而降砸在新頭上,她硬聲倒地。

  「唉...是娘娘給的考試太過瘋掉了嗎...」

  「要怎麼辦?」

  「總之先綁起來吧~」從地板昇上來了一具只有四肢跟頭的傀儡,它把四周固定在新的手腳上,浮在空中。

  「唔...呵...動不了...」

  「哦~醒的挺快的。」

  「乙姬...」她看了看被綁住的手腳,再看了看四周變得千瘡百孔的地下道場「...我已經出來了...對吧?」

  「嗯,恭喜~」

  她低著頭又開始冷笑「嘿嘿嘿...終於...」

  「「...?」」

  「哈...十五年真漫長啊...」

  「是嗎...花了十五年啊...」星星似乎對這時間有所感慨。

  「是說能放開我了嗎?」

  星星彈指,傀儡鬆開了新的身體,我幫忙把她攙扶起來「有什麼感想?」我問。

  「想睡覺...」

  「嗯~也是,雖然對我們來說才兩個小時而已,但妳在那過了十五年吧...」我們進了電梯。

  「呦~今天吃烤肉~妳們先上去,我去搬娘娘。」走掉了。

  「那十五年有什麼收穫?」

  「...嗯...」

  「哎呀...睡著了?明明還站著...先讓妳回房間吧!」召喚了個達摩,把它打開讓新躺進去「辛苦了。」



—————————»一彎新視角~

  「嗯...怎麼又回來了...」睜開眼又是這一片白的世界,不過我站在之前沒見過的一個巨石堆上,前方有間供奉地藏的小廟「...如果妳說妳是為了要我砍妳才讓我過來的妳就完了...」

  「嗯~雖然很想被砍也很好奇是怎麼個完蛋法,但這次是別的事呦~」真是個瘋狂被虐傾向的變態...

  「什麼事?」

  她走過來,我跟著後退好幾步「別跑嘛~這樣不能給妳東西啊~」

  「先說是什麼東西...」

  「啊~被主子提防的感覺好棒~」

  「...」

  「啊~雖然還想繼續被狠狠的瞪,但主子看起來很不耐煩呢~雖然之後的事很值得期待,但還有要事要做~」她又跟我拉近距離,我又跟她拉開距離...「主~子~這樣會沒完沒了!」

  「...呿...」

  「乖~讓我好好的抱緊然後舔遍妳全身...不對不對,是把東西給妳~」

  「...快點...小心我把妳鎖進廁所置物櫃。」

  「啊~禁閉play~不行不行...我要克制...」她甩了甩頭嚴肅的看過來,走近我...越來越近...不對,太近了!

  我被抓住衣領「妳...唔咿!唔唔...唔!唔!」冷不勝防的又被她舌頭伸進來了...身體感覺被什麼麻痺,不太能動彈。

  好一段時間她才肯鬆開「呵...呵...呵...妳做什麼!?」

  「不要生氣~該給的東西確實交給主子了~...啊~雖然私心用久了點,但還是不滿足啊~」看著她扭扭捏捏的背影,無言的擦了擦嘴邊的口水。

  「好了,雖然很不捨,但得讓主子回去了,下次在一起互砍廝殺吧~」

  「誰要啊...」她微微的一笑,我就醒過來了。

  油煙味撲鼻而來,視野前方有隻小手不斷的揮「喂~肉都焦了哦~」乙姬確定我回神後塞了片肉進我嘴裡。

  「嗯...唔...什麼?」

  「妳怎麼啦?沒睡夠?烤肉烤一半發呆。」星拿著架子跟烤肉刷。

  「呃...不,沒事。」

  「新,妳舌頭上那是什麼?」乙姬問。

  「嗯?我舌頭上有什麼嗎?」

  星從口袋拿了個手鏡給我,吐出舌頭看「這四...舍麼?」黑色邊框的五角形內寫了個看不懂的漢字。

  「...這是...后土做的?」乙姬有些訝異。

  「好啦!給我專注在烤肉上!肉要生氣了哦!」

  「...哼!算了,吃飯要緊。」

  我著眼前的烤肉架,又看了下旁邊的乙姬跟星...

  「那個...請問我能...見后土娘娘嗎?」經過這次試鍊,我有不少事想問。

  然而乙姬卻裝作沒聽到,吃著自己的烤肉...

  星則沒有遮掩、沒有保留、沒有遲疑回「做不到。」

  「欸?為什麼...?」

  「因為你口中的后土娘娘已經不在了,不會回來、見不了面...永遠。」

  「...欸?」

創作回應

所以那個抖S+抖M的水銀是誰啊...=w=?
2021-05-09 23:19:37
Ej
過後會解釋~
2021-05-10 06:15:0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