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夢宙時空》第一宙 第七夢 突發事件

星秤 | 2024-04-21 10:17:13 | 巴幣 0 | 人氣 450


回到家裡的祁翔,雖然對於剛剛的新聞還是有點介意,但現在更在乎的是楓葉情況,他迫不及待想知道楓葉那隻二尾貓,不,二尾狐,祁翔在心中默默改口。
祂是不是也能來到現實世界,於是他拿起宙之曆項鍊,嘴裡唸唸有詞說著。

「夢啊!何謂虛幻啊、何謂真實啊!請翱翔在想像中,帶領我在浩瀚的夢宙時空獲得真正真實的一切吧!」

正當祁翔唸完後,果然跟他想的一樣,宙之曆發出光芒並恢復原本大小,他迫不及待想召喚出楓葉,他手摸著宙之曆說著。

「開啟藏物宙空間。」

「收到夢宙者的命令,即將為你開啟藏物宙空間。開啟後是否召喚宙獸,二尾狐,楓葉。」

「是。」祁翔立刻回應著。

「馬上為你開啟藏物宙空間,召喚宙獸,楓葉。」宙之曆回應。

只見祁翔眼前的宙之曆發出白色光芒,光芒中一道身影驟然而出,祁翔看著眼前,真的是楓葉沒錯,快步衝向前蹲下抱起楓葉就狂吸了起來,祁翔真的是吸貓狂熱者,不過他忘記了,在他眼前的宙獸真實身份其實是隻狐狸。

楓葉一臉無奈,就在此時,原本還被祁翔一直蹭著的楓葉,看著窗外的陽光,突然間跳離祁翔的胸口,祁翔看著楓葉,心中想著祂想幹嘛呢?

「楓葉,你很喜歡陽光嗎?還是很好奇窗外場景。」祁翔疑惑的表情問。

楓葉點點頭,跳上祁翔的書桌上不發一語看著窗外,這時祂才緩緩開了口。

「這就是現實世界啊!好溫暖,刺眼的那個發光體就是太陽?這就是陽光嗎?好明亮,感覺真的很舒服。」楓葉像似很享受著陽光。

「你很喜歡嗎?應該是第一次來到現實世界吧?」祁翔非常好奇楓葉的過去。

楓葉又點點頭,不過此時的他彷彿不打算說些什麼,閉上眼睛曬起陽光一臉陶醉的樣子。

祁翔看著祂享受的樣子,打算先不吵祂,他走到了冰箱拿起了一瓶牛奶,放進了微波爐加熱後,打算裝在一個容器中,他找了許久終於看見一個適合的了。

「啊,好燙。」祁翔想拿取微波好的牛奶,他卻差點燙到手說著。

祁翔將熱好的牛奶倒在平常祁翔拿來吃滷味的鐵盤,他小心翼翼的拿到楓葉面前,想著祂不知道會不會喜歡喝現實世界的東西。

祁翔走進房間,他將牛奶慢慢的放在地上,楓葉微微睜開眼睛,從書桌上跳了下來,祂聞了聞又看了祁翔一下,這才問了一句。

「這是什麼?」楓葉對於人類現實世界的東西,一無所知。

「牛奶,我們人類養的一些寵物都很喜歡喝。」祁翔微笑回應。

楓葉聞了聞,祂小心慢慢伸出舌頭,舔了舔,從慢慢的再到快速的,不一會鐵盤就看見光滑可以反光的底部,楓葉一臉滿足的說。

「好喝吧!這可是巧克力口味的!」夢獸應該沒有不能吃巧克力的問題吧?祁翔在心中自顧自地想著。

「真的很好喝,原來你們的世界,東西那麼好吃,這是我第一次吃到人類的食物。」楓葉跳回書桌上看著祁翔說。

祁翔雖然有點驚愕,但心中想了想,祂說的也是,夢宙的夢獸應該不用怎麼進食吧?

楓葉在書桌上繼續享受陽光,突然間,祁翔的宙之曆發出紅色光芒,下一秒AI再次說話了起來。

『緊急狀況,緊急狀況,請夢宙者儘速到夢宙時空集合。』

「夢宙時空集合?」
祁翔聽見這突然的話語,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想著也只能先躺上床上試著入睡看看。
祁翔再次開啟藏物宙空間,楓葉慢慢的走回宙之曆中,將宙之曆變回項鍊姿態戴好後,走到床邊,不一會躺在床上的祁翔就睡著了,此時在祁翔胸前的宙之曆發出光芒。

夢宙時空內。

祁翔進入夢宙時空後,他就將楓葉從藏物宙空間召喚了出來,祁翔環顧四周,他發現眼前是個陌生街道。

「該往哪裡走啊?」正當祁翔不知道該往哪裡走,不自覺喃喃自語的時候。

宙之曆突然說出話來。

『馬上為你引導路線。』說完後。宙之曆發出光芒,剎那間出現綠色箭頭,停留在空中就在祁翔不遠的眼前,看起來真的像似在幫祁翔引導方向。

祁翔循著箭頭慢慢前進,一邊看著四周的街道,他感覺跟現實世界真的很像,走了一陣子終於到了一個廣場,看起來有許多人聚集著,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麼,祁翔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這麼多人,難道這些人都是夢宙者嗎?」祁翔小聲嘀咕著。

祁翔慢慢靠近廣場中的人群,突然他在人群中看見兩個熟悉的身影,一位是雁羽,另外一位則是戴著面具的狼子,祁翔跑向他們,祁翔點頭微笑示意說了句。

「嗨,又見面了。」

雁羽看了祁翔一眼沒有說話,她繼續看著前方發呆。

這讓祁翔回憶起,他在學校裡高中同學們也是跟雁羽一樣,他有點小受傷但沒有放在心上,反正他也早就習慣了。

狼子微微笑了一下,但下一秒又變回酷酷的回應了句。「嗯。」

祁翔看著眼前相當冷漠的兩個人,他突然有點懷念莊洛,如果是莊洛他一定會跟我打著招呼並鬧起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突然說要辦的急事辦得如何?
祁翔發現自己不自覺想念起了莊洛,他想著這是在幹嘛,偷偷笑了一下。

過了許久突然一道白光在眾人眼前出現,待光芒漸漸消失後,映入大家眼簾的是一位漂浮在空中,他穿著白色顯得頗有質感上衣,下身則是有著帥氣黑色皮帶,褲子有著黑色交叉吊帶,褲筒是純白的,披著一件隨風飄揚黑色披風,看起來相當帥氣的一位男子。

他才剛出現。
「管理局的人來了。」
「安靜,噓。」
「別吵了,你看。」
「哇,他在飛,他穿著好帥。」
眾人紛紛閉起了嘴巴。

「在場的夢宙者們,相信各位有些人已經知道此次來的目的了,有些人還不知道。」男子說起話來威風凜凜,令人感到震懾。

「你知道嗎?」
「不知道。」
「是不是最近的都市昏迷事件?」
「我也看到新聞了。」
眾人竊竊私語說了幾句,看著眼前的男子銳利的眼神,頓時又安靜了起來,於是他接著說了下去。

「最近現實世界中,發生多起不明昏迷,沉睡事件,亦或者是就算被人叫醒了不一會又睡著的離奇事件。
召集各位來此,夢宙時空管理局就是希望各位夢宙者,大家能夠協助事件的釐清後,協力排除及順利解決此次事件。」男子語氣顯得十分嚴肅。

「有聽說嗎?」
「沒有。」
「我有聽說,最近報導還蠻大的。」
眾人七嘴八舌討論了起來,祁翔想著,難道是在說那件與莊洛吃飯時,不經意在餐廳看到的新聞事件。

男子咳嗽了一下,眾人又瞬間安靜了下來。

「與此同時。」

男子環視四周,接著說了下去,「最近增加了許多新的夢宙者,相信你們都認證了自己的宙之曆,應該也都轉換成方便攜帶的形態了。」

底下的人紛紛有的看著自己的戒指,有人露出自己的腳環,有人是耳環,祁翔摸著自己胸前的項鍊。
他好奇東張西望著,於是他看到雁羽摸摸自己的耳朵後慢慢放下,但因為她有著頭髮的遮掩,因此並看不清楚她在摸些什麼。
狼子則是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環。
祁翔不經意看見雁羽旁邊有個戴著粉藍色口罩的人,他站在雁羽旁邊。

祁翔想著這畫面真的很逗趣,雁羽討厭吵,旁邊剛好站著戴口罩的人,話說裝飾品有口罩的選項嗎?自己怎麼都沒發現,祁翔邊思考邊回憶起當時看到的內頁。

「在你們之中有位特殊的存在。」男子神情嚴肅環顧眾人。

「誰啊?」
「是你嗎?」
「不是我。」一名男子搖搖頭。
「廢話,當然不是你。」
眾人中還有人閉著眼睛無視旁人的議論紛紛。

「請你們唸出自己的宙語,將宙之曆恢復成宙武型態。」

眾人紛紛唸起宙語,祁翔聽不見他們唸些什麼,每個人都低語輕聲的說,彷彿像是怕被人聽到一樣。

眼前眾人的宙之曆,變幻成五花八門的宙武,有拳套,有長矛、鞭子、還有盾、迴旋鏢、刀、斧、甚至還有槍……等等種類,琳琅滿目讓祁翔看到眼花撩亂。

「夢啊!何謂虛幻啊、何謂真實啊!請翱翔在想像中,帶領我在浩瀚的夢宙時空獲得真正真實的一切吧!」

突然意識到的祁翔也不例外唸著宙語,此時祁翔的紫靈之杖在眾人中格外顯眼,他發現全場只有自己拿著紫色的杖,倒也不是因為紫色顯眼,而是唯獨他有一瞬間的紫色銀河綻放感及杖上有顆水晶球。

眾人看著祁翔,祁翔不自在害羞了起來,狼子與雁羽還有他身邊的口罩男也看了祁翔一下。

「是他?」
「看起來沒有很特別啊!」
「感覺傻傻,呆呆的。」
「不可能是他啦,但他的宙武真的有點特殊。」
「紫色,水晶球是挺美的。」
眾人又談論了起來,只是此刻的談論,讓祁翔回憶起,就彷彿像在學校遭受排擠的感受,他感覺不太舒服甚至有些發抖,於是楓葉看見這個情況默默跳到他的懷裡,試圖安撫他的情緒,好在有著楓葉在祁翔懷裡,這才使得他逐漸平穩了一些。

漂浮在空中的男子注意到了祁翔。

「有著紫色光芒的杖,那是如同真品的贗品宙之曆。」男子看著祁翔說著。

「什麼?」
「如同真品又贗品?」
「搞迷糊了,從來沒聽說過。」

男子打斷了各位的七嘴八舌繼續說著。
「上古傳說的夢宙者,祂也就是創立夢宙時空管理局的創辦者,夢宙史上最偉大的上古傳說夢宙者。」

突然眾人眼前出現一道投影,投影中是一個璀璨無比的雕像,彷彿就像是銀河做的般,祂手上拿著的杖光輝四起,一點都不像是雕像。

「好有威嚴。」
「哇,居然能看見傳說的上古傳說夢宙者。」
「看起來頗有英姿,好帥。」
「我也能跟他一樣嗎?」

說出這句話的人被人行注目禮了幾秒。

「怎麼可能。」
「別傻了,不可能。」
他被大家調侃到默默低下頭。

每個人都注意著雕像的服裝,長相,甚至是手上拿的宙武,雕像底座刻著大大的「赤子之心」四個字。

「祂當時拿的就是紫靈之杖,但祂還有真名,此真名只有更高階的時空管理局管理者才知道,當然他拿的只是贗品。」投影漸漸消失,男子看著祁翔說。

「怎麼回事,怎麼會是我。」祁翔一臉不可置信看著自己手上的杖,他想著這一定也只是巧合。

「憑什麼?」
「為什麼是他!」
「我不信。」
「反正也只是贗品而已。」
「傳說贗品按照能力匹配,所以他可能擁有最接近真品線索的宙之曆。」
眾人比起剛剛的議論,更大聲,更吵雜了起來。

祁翔終於受不了了,他快速從人群中逃離離開來,在他走後,狼子出來說了句。

「是與不是很重要嗎?再唧唧歪歪小心吃我一劍。」狼子的刀發出湛藍的光芒,眼神充滿銳利的殺氣。

「你們自己手上不也是拿著贗品,憑什麼笑他,議論他。」

眾人聽聞後互相對看了一下,有部分人表情相當不好意思紛紛閉嘴,有些人還是感覺的出來相當不滿。

狼子挺身而出,獨自一人面對眾人講完後,似乎很擔心祁翔,趕忙追了出去。
雁羽及口罩男全程什麼話都沒說,只是靜靜看著一切的發生,她也慢慢的跟上狼子的腳步離去。

等不及欲看更多,cxc創利市集如下。
https://cxc.today/zh/store/Xingcheng/work/22853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