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87-白色祈願-001

九方思想貓 | 2021-06-11 09:37:45 | 巴幣 58 | 人氣 102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你就是莫英口中常講的『真神』嗎?」

  奶油色長髮的女人瞇起了眼睛,隔著眼鏡片仔細打量著我。

  「是、是的。」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氣場讓我覺得有一種不容抵抗的感覺。

  「這樣啊……」她望著我,臉上的表情不住變化,像是在思考些什麼。在短暫的沉默之後,她和身邊同樣穿著白色護甲的小隊成員交頭接耳一陣之後,回到了我和莫英的面前。

  「我讓巡邏小隊繼續任務了,兩位就到我家來聊聊吧。」

  我們從高處慢慢向市區移動,回頭看向來時路,那不自然的黑色巨塔劃破一派悠閒的青天白雲,想必就是我們搭乘升降機下來的地方。

  走在黑色的馬路旁,由乳白色塑膠感材料做成的人行道,在兩側整齊地延伸出去。道路上各處都看得出來明顯的拼接痕跡,使得市容雖然看起來整齊乾淨,卻又非常像是巨大的玩具。

  就是因為構成建築物和整個城市景象的素材,全是那種質感,使得這城市像極了樂高積木。

  在等身大的積木之間穿梭,一間又一間樣式十分整齊的建築物掠過腦後,我們來到其中一個與其說是素白色,更適合形容為「慘白」的三層四方體樓房前,只見女子揮動了她的右手,一個手環和門上的燈號對上了頻率,無機質的門扉便迅速地開了。

  「請進,歡迎光臨寒舍,哎呀,也住了上百年有了,這要有多寒,就能有多寒呢。」

  外表是嚴重缺乏色彩多樣性的建築物,內部卻相較之下繽紛許多。有紅色的櫃子、黑色的床板,鐵灰色的壁面和乳白色的桌子。雖說是色彩比較多,但每一件家具,都由單一色彩組成。

  桌子是一個顏色,牆壁是一個顏色。家具間儘管顏色不盡相同,單一家具的色調卻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外頭的藍天白雲是那麼像原本的世界,但建築物與各項素材卻是像素風格的感覺,我都有點懷疑是不是又再度落入了喪失了影子的虛界深境。

  在充滿好奇的打量中坐定,我和莫英兩人等待著房間主人回到位置上。只見她脫去了勤務上使用的白色護甲,如今正穿著黑色的背心,與貼身但不緊繃的灰色長褲,端著餐盤走到了客廳的座位上。

  「請用,雖然也不是特別好喝,但這恐怕是最能代表我們所在世界的飲料了。」

  「謝謝……」我端起了由淺綠色塑膠感馬克杯,所盛裝的墨黑色液體,那可是非常值得我回憶的氣味。

  「這是咖啡?」

  「看吧,我就說只要是光界人就一定會有反應的。」

  女子笑吟吟地望著津津有味地品嚐著咖啡的我,又望著一臉苦澀的莫英。

  「妳又欺負人,明明知道我不愛喝苦的……」

  「哈哈,小莫英,妳這樣不行喔,只有身體長得像大人是不可以的,要學會喝點大人的飲料啊?比如說黑咖啡啊,還是說妳要來點高梁酒?」

  「酒我也不喝的喔!真是的,白祈小姐……就知道要欺負我!」

  聽到莫英喊出了眼前女子的名字,我手上的咖啡差點灑了一桌。

  她寶石綠色的瞳孔在細框眼鏡後安靜而有力地注視著我,清靈而秀麗的臉龐,知性而端正的容顏,在奶油黃色的瀏海之下閃爍著豔麗的光芒。

  在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只有她的眼鏡框閃爍著金屬的質感,不同於「永夜之國」的各項無機物質。

  「妳……我總覺得好像曾見過妳。」

  名叫白祈的女子微笑著,她的表情好似慈愛中又有些嚴厲,理性中又帶著不容置喙的頑固。

  「你不應該記得自己見過我,只除非……」

  她從位置上站起,傾斜上身,用她一雙缺乏日照,白如清玉的手掌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頰。

  「除非,我們在某一個夢境當中,曾經相遇過。」

  「白祈……是妳的名字嗎?白色的白,祈禱的祈?」我顫抖著接過她的雙手,換來眼前女子溫柔的凝視。

  「是。」她笑著,那容顏差不多有莫英笑容八千倍的燦爛與溫暖。

  「八百多年沒見了,我的孩子,我的小小豫。」

  有那麼一瞬間,我感受到胸中鼓動的心跳快了一拍,隨之而來的澎湃心潮,說不清是疼痛還是痠軟,從我的脊椎處蔓延到整個胸膛。

  等我注意到的時候,眼淚已經滴在她的手心。她那原本滿是慈愛和溫柔的眼神裡,此時更多了些憐惜。

  是我的母親,在我被送入戰爭孤兒收養機構「翠綠莊」時,被告知已經在七日島鏈戰爭的最後一日,因陸之國納契的報復性轟炸,死在前線醫療所的戰場醫師白祈。

  強忍胸口的痠疼感,震顫不休的我,最終被白祈與莫英兩個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輕柔地擁在懷裡。

  「不需要忍耐,小豫。」白祈輕軟的語調如絹,卻筆直地、銳利地透入我的心房。

  嚎哭的聲音是如何從我的喉嚨裡,用那樣的氣勢噴湧而出呢?我已不得而知。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