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編修版)019-雷公修鞋店

九方思想貓 | 2021-10-19 09:06:49 | 巴幣 44 | 人氣 116


本書為編修版
70%左右的文本因重新撰寫而與初稿版有所不同
若您為首次閱讀,推薦閱讀此版
若您已讀過初稿版,也希望您能從中享受到樂趣





  ※

  熊英真身上穿著唯一一套並不特別喜歡的西裝,在老藤市著名的老街信步走著。

  也不明白為什麼,這裡最多的就是單車修理店,次多的是修鞋店,熊英真在一間間看起來十分相似的老店之間逡巡,來這裡是有目的的。

  是因為他的師父孫樂虯講的一句話——去老街找雷公。

  「想不到師父會就這麼一口答應呢,和藤節幫合作的事。」熊英真喃喃說道:「簡直就像早知道我會提這件事一樣,師父他的反應,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啊。」

  「那只是因為你還不夠瞭解他吧,說不定啊,老頭子認識的大人物,比你吃過的飯都還多。」杜曹仁的聲音從熊英真耳垂上的一個金屬耳飾傳來,「你想啊,除了武術和他過去的頭銜之外,孫老頭子那人對你而言,也算是一無所知吧?」

  「說什麼呢,我還知道他有個老婆啊,我那位已經過世的師母名叫舒郁,拜師的時候也有拜過的。」

  「靠北喔,那也算是武術的一部分好不好!我就問你,老頭子有兄弟姐妹嗎?他有兒女嗎?如果有的話,兒女現在在哪裡?他老婆啥時候因為什麼而過世的?」

  杜曹仁連珠炮似的發問,每一句都壓得熊英真抬不起頭來。

  「是,我知道了啦。」熊英真淡淡地吁了口氣,「也許是因為我打從心底希望,師父真的就像父親一樣,是個會庇護我、引領我的存在,所以有很多事情都沒有深究吧。」

  「師父或許是很罩你啦,但『父親』我可不見得這麼想。」杜曹仁哼地一聲,似乎又咬了一口什麼東西放在嘴裡嚼,口齒含糊地說道:「是誰說父親就會保護孩子的?要我說的話,誰發明『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句屁話的,我第一個打死他。」

  正當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鬥嘴鬥個不停時,他們的目的地已經到了。

  抬頭一看,那是一間看來破破爛爛的修鞋店,即便是在俗稱「單車修鞋一條街」的老街裡,都算是過分古老的一家店,其建築與門面,就像是一度被忘在時間長河裡一般。

  古老、質樸、陳舊。

  手繪的廣告板上,美女的模樣孩停留在五、六十年前的審美觀,半屏山髮型,烏溜溜的頭髮與豐腴的臉頰,油漆感特別濃郁的用色大膽且樸實。雖然在歲月的浸染之下已然褪色,但看上去仍舊躍然,穿著皮製鞋款的美女們,依然顯得栩栩如生。

  這間修鞋店所使用的招牌,是以墨筆書寫,其後以實木雕刻製成的手工招牌。木板成色溫潤,恰好與老舊的店面相合,與已經掛上不少LED發光招牌的其他店面相比,可謂大異其趣。

  在那樣一個有時代感的店裡,斑駁的油漆牆面延伸之處,有一位看來身形健朗的老人正坐在藤椅上吸著煙斗。他的左手上,有兩顆老人家常用的鋼製健手球,靈活地在手掌心翻轉著。

  他所品嚐的菸草似乎並不一般,裊裊的煙霧在斗室之中繚繞,卻一點都不熏人,相反地有股清香氣息,聞來心曠神怡。

  「這位小朋友,修鞋嗎?」

  老人雖然鬢髮灰白,卻是劍眉星目,聲如洪鐘,那股嗓音渾厚殷實且中氣充盈,一再令熊英真想起他的師父孫老。

  「我有雙鞋,想想也該修了,來找雷公看看。」

  「那雙鞋,你穿多久了。」

  「穿得黃葉又綠,老樹逢春了。」

  這是師父孫老要他依樣說出口的,熊英真雖然穿著西裝與皮鞋,卻都是他擔任房仲並不甚久的幾個月裡置辦的全新行頭。要說的話,那鞋雖說頗有使用痕跡,卻不是應該要修的程度。

  從字面上看來,熊英真說的也全是些反話,他在心底嘀咕著,覺得這說不定是他們老人家那個年代的行話也不一定。

  果然眼前的老人聽完之後,便瞇起眼睛端詳了熊英真好一陣子。

  「這麼古早的黑話,我們老早就已經沒在說了。」出乎意料地,那老人展開了堆砌在雙眉之間深邃的眉頭,爽快地笑了,「會講出這麼食古不化的老黑話,就表示你這小朋友,是孫樂虯那個還沒蹺辮子的老頑固叫來的吧,你是他什麼人?」

  「老先生你好,孫樂虯是我師父,我叫熊英真,在他門下學習養心氣功。」

  「嗯……」老修鞋師父瞇起雙眼往熊英真觀察了一番,「小朋友習武?你知道在我雷申遠的面前提起武術,就該怎麼辦嗎?」

  「咦?」

  說時遲那時快,雷老提手一蕩,兩顆鋼製實心健手球便已飛射到熊英真的面前。

  熊英真也不疾不徐,他一個矮身,反手向上一撈,在狹小的店面裡便是兩個後空翻。

  「哼。」雷申遠像是十分滿意似的點了點頭,「小朋友倒是真料子啊。」

  待他落定了身形,便微笑著走向雷老,將兩顆穩穩接在手裡的健手球交在老人家的手裡。

  「你這小子確實不錯,有根基,懂禮節,難怪老孫喜歡你。」雷老接過健手球之後,逕自又轉了起來,「對武術認真的身手,倒有幾分老孫那不孝子當年的樣子。」

  「咦?師父有兒子的嗎?」

  「哎唷,不好不好,怎麼就替他講出口了呢?」雷老吐了吐舌頭,別過頭去又吸了口煙斗,「做師父的都沒跟你說起,想來大概是不準備提吧,真是的,這下可欠他個人情了。」

  熊英真也聽不太懂他說的意思,這個當口,也只能陪笑以對。

  「這樣吧,小朋友你跟我也算投緣的,老頭子我呢,在藤節幫葉堂,做堂主也有些年頭了,往後有什麼能幫你的,一句話給我,能力所及,挺你絕對不是問題。」

  「有雷老先生這句話,我想師父也會很高興的。」

  「呵呵,有機會,還活著的話,就叫你那臭屁的師父來吃飯喝茶啊!」

  見雷老笑得開懷,熊英真也知道,老先生的話已經說完了,他現在該做的事情,只是恭敬地拜別這位大隱於市的江湖老前輩,回去向孫老覆命而已。

  待他腳步走遠之後,修鞋店裡很快便恢復了寧靜。

  雷老所抽的煙斗,清香不息,在店裡勾勒著各種活靈活現的圖形。

  而在煙霧瀰漫的暗處,一道女人的聲音幽幽傳了出來。

  「雷老師,覺得怎麼樣呢?」

  「是幻燕啊。」雷老也不抬頭,看著熊英真離去的方向,又是不住地點了點頭,「是個不錯的孩子,他就是氣動俠啊……」

  「是的。」幻燕的聲音當中有著稀薄的存在感,「老師,你覺得計畫會成功嗎?」

  「游龍野那小子,我都這麼老了,不太想管事了,還給我惹一個這麼大的麻煩。」雷申遠從懷裡掏出一支隨身碟,那正是當時在游龍野市議員服務處前被帶走的關鍵資料,「就算他要我把它銷毀掉,但其實枝堂那些渾小子肯定也不止這一手吧。」

  「老師要幫他嗎?」幻燕的聲音越來越輕,似乎人也越來越渺遠。

  「我老雷啊,向來欠了人情,便一定要還。」雷申遠眉頭深鎖,幽幽地吁了一口煙,「先來後到,也算江湖規矩,既然小龍已經先找上我,就算老孫的徒弟倒楣吧,來得不是時候。」

  「知道了。」

  幻燕的氣息從暗處消失之後,雷老一個人在老修鞋舖裡,定定地望著手中的隨身碟。

  往事如煙,與他手中的煙斗裊裊升起的煙霧纏繞在一起,在店舖裡勾出了名為回憶的酸楚。老先生甩出手中的健手球,任它落在水泥地上,發出清脆的鏗鏘。

  「都是造化啊。」他嘆息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