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088-白色祈願-002

九方思想貓 | 2021-06-17 17:08:53 | 巴幣 48 | 人氣 81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在兩個女人的懷裡回過神來。

  兩人都是這一生最愛我的女人,一是我的摯愛,另一位是我久未謀面的摯愛。

  有人說,男人的生命裡總有兩位女人使他完滿,那分別是戀人與母親。在光界裡經歷的七日島鏈戰爭,使我有了戰爭孤兒的身份,卻從未想過在異界的錯位時空裡,我能重新擁有完滿的靈魂。

  「真是……丟臉丟大了。」

  看著我哭鼻子的樣子,莫英憐惜地摸了摸我的額頭,而保持年輕模樣的母親——白祈則始終笑而不語。

  我坐直了身子,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眼前兩位重要的女人,心裡覺得暖暖的。

  「永夜之國裡靈力運作的方式和夜界不同,沒有靈力太陽,靈力不會獲得補充,所以就任你激動了一下,沒給你用上『安神』。」莫英微笑著牽起我的手,靜靜地說。

  「唉,一千多年沒見了,想不到我的兒子還是四歲的愛哭鬼。」

  「在夜界醒來之後過了快一年,我應該算是生理二十四歲。」我用抗議的語調說:「媽又為什麼會在這個世界呢?我在光界的時候,可是被告知妳已經死了呢。」

  「當時在戰爭尾聲的報復性轟炸中,我很幸運地並沒有受致命傷,但也不算沒事。」

  白祈掀起了她的背心,在她的肚子上有著又深又大、廣佈於整個腹部的傷痕,看得出來當時所受的傷事實上也不容小覷。

  「沒有人想到陸之國納契竟然會搞這種小孩子一樣的報復,當年就算是國際輿論,也認為企圖在世界上展現強權地位的納契肯定會遵守國際公約,但結果就是這樣了。萬塔伊被他們鬧脾氣般炸了個遍,沒人有辦法阻止他們。」

  我的手上突然一緊,莫英的手將我握得嚴嚴實實,緊張情緒悠悠地傳了過來。

  「莫英?」

  我有點擔心地望著她,但她只是搖了搖頭。

  「當時轟炸剛結束,附近有批救難隊即時將我從廢墟裡撈了出來。雖然內臟被炸彈的碎片弄得一團糟,但有賴於特別團隊的救治,我總算挺了過來,但身體也因此變得十分虛弱。」

  白祈拉下了她的背心,像是說著別人的故事般,講著自己千年以前的過往。

  「那是個實驗性的醫療團隊,他們救了我,卻也沒安什麼好心。我成為實驗體,很長一段時間,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任由機構持續重建我的身體組織。」

  「竟然有這樣的組織?我和莫英在光界生活時,都沒有聽說過呢。」我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白祈。

  「你們後來肯定聽過,那個組織的名稱,就叫做『南柯』。」

  又是南柯?從光界到夜界,無處不是他們的蹤影。

  「這個公司,在我和莫英的年代裡,是以人體冷凍睡眠服務聞名的公司。」我解釋道。

  「表面上是的。」白祈點了點頭,「但他們真正在進行的實驗,是和『夜界』相聯繫的跨次元能源計畫,廣募冬眠人員,只是實驗的其中一環。」

  我想起在幽世旅團聽白毅說起,有關將夜人投入光界,轉換成純能量的事,不禁渾身打了個寒顫。

  「小豫,我聽小莫英說過你的事,你在光界的時候,也是電子物理相關學科的人吧。應用物理的莫英不難理解,你的話我就需要問一下了。」

  白祈微笑著望著我,那表情既像是母親,也像是嚴師,讓我不禁緊張起來。

  「你知道『反物質』嗎?」

  「那是存在於自然界,或可以人為產生的,極少量的反粒子。和物理世界的正粒子或者正物質相結合時,就會相互消滅,賺換為純能量……」

  我反覆思索著自己說出的這段話,再重新對照白毅所說的事情,心中泛起了前所未見的波濤。

  「我們……正處於反物質的世界?」

  「精準地說,是『其中一個』反物質的世界,而這個次元裡最主要的構成是靈力與意念,也就是泛指的『死後世界』。」莫英補充說道。

  「『南柯』的天才研究員們,全都是在『七日島鏈戰爭』當中失去了家人的戰爭受害者。他們集結在一起,研究能夠反抗強國納契的替代能源時,意外發現了連結『靈力世界』的方法。」白祈點了點頭,帶著稱許的表情繼續說:「最初他們想到的方式,是利用大家的靈魂之力去汲取超級能量,那就是『人體冷凍睡眠服務』的原型了。」

  也就是說,那些供我們睡眠,去跨越戰爭亂局的冬眠艙,其實就是「神眠艙」的雛形吧……

  「原本這一切應該會很順利,萬塔伊將取得前所未見的超級綠能,並以全新的能源科技,重新站穩發展的腳步,最後希望能與強國納契分庭抗禮,甚至是向他們復仇,但狀況急轉直下,在冬眠艙開始運作之後不久,『南柯』在萬塔伊各處的研究設施就遭到了納契特勤部隊的攻擊。」

  「後面我來說吧。」莫英忽然插嘴,從我的身邊站了起來。

  她的雙手不安地在身前搓動著,扭捏的樣子和她平常直爽而開朗的模樣相差甚遠。

  「怎麼了?」

  「豫……我很自私,所以希望你會一直愛我。」莫英的臉上有著不確定的神情,但那對我而言,我會說出口的,肯定是不容質疑的答案。

  「我當然會一直愛著妳,就如同妳一路支持著我一樣。」

  莫英苦笑著,那也是我不曾見過的憋屈,她帶著這樣的表情悠悠地說道:「在學術研究的系統當中,南柯一直以來只起用『七日島鏈戰爭受害者』作為合作對象,是為了避免納契的滲透。他們成立了『翠綠莊』,專門收容戰爭孤兒,實際上所有老師和行政人員,全都是南柯的『生體綠能專案』研究員。」

  聽她說到這裡,我的心底也泛起了一陣不安。

  「南柯之所以在隱密的替代能源研究當中失風,被納契搶到主動權,就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有人無意識地在通風報信,而那個人,就是實際上被納契人撫養到六歲,在大腦裡植入控制晶片,偽裝成戰爭孤兒送入翠綠莊,不斷在無意識之中進行著情報竊取工作的『小間諜』……」

  莫英苦楚的表情與眼神,幾乎將我的胸口撕碎。

  「那個孩子被人形容是絕頂聰明,老把莊裡的老師、年長的孩子耍得團團轉。從進入翠綠莊以後,就經常不明究理地跑得不見蹤影,因為腦內晶片的操縱,而成為莊裡的問題人物。」

  她將一支手指著自己的頭,露出無奈的苦笑。

  「那個人就是我……我是納契人,大腦裡面有張晶片,害得萬塔伊再度被侵略的納契人。」

  我看著莫英,看著她靜靜地垂放下雙手。
  她的肩頭輕微地抖顫著,低垂的額頭下,被髮絲蓋住的面容看不清現在的神情。

  但我只是靜靜地站了起來,走到了她的身邊,並緊緊地給她一個擁抱。

  感受著懷裡的她,肩頭上傳來不尋常的震動,我撫摸著她的金棕色長髮,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唉……不可抗的國家機器……」白祈嘆了一口氣,憐惜地望著我和莫英,「我們誰也是身不由己,不是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