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編修版)018-敵人的敵人

九方思想貓 | 2021-10-17 13:55:32 | 巴幣 34 | 人氣 104


本書為編修版
70%左右的文本因重新撰寫而與初稿版有所不同
若您為首次閱讀,推薦閱讀此版
若您已讀過初稿版,也希望您能從中享受到樂趣





  ※

  這天晚上,氣動俠回到基地,脫下頭盔、換下戰服。

  去浴室洗了把臉,把冷水拍在自己臉上,對著鏡子爽朗地笑了笑,給自己一點鼓勵。

  然後走到實驗室裡,乖巧地跪在杜曹仁的旁邊。

  在他眼前的是看來笑臉迎人,但壓迫感重得可以殺人的蘋花妃,而旁邊戴著鐵面具的杜曹仁則以非常低沉的聲音不斷碎唸著

  「不是啊……明明是英真自己笨,為什麼連本大爺這個稀世的超級天才,也得要跟著罰跪啊……」

  「你身為英真的領航員,碰到那麼異常的情形還沒有點醒他,是你的失職。」蘋花妃笑顏如畫,語調卻十分冰冷,「英真,你說你在那時看到了什麼人?」

  「我看到花妃妳向我走來,樣子漂亮到不行,還帶幾分可愛性感……」

  「我、我什麼時候——」聽見熊英真的回答,蘋花妃氣得都快說不出話來,「我可告訴你,可愛的一面,我絕對不會在外面表現,只在你一個人面前才有可能,知道了嗎!」

  「知道了……嗯?咦?」熊英真連忙點頭稱是,但又覺得這話聽上去有點像是在打情罵俏似的。

  轉頭一看,杜曹仁已經攤平在地上了,「拜託你們兩個,要放閃去別的地方好不好,本大爺我的大腦很珍貴,不適合塞這些垃圾資訊。」

  「放、放閃?」聽到他的評語,蘋花妃回頭想了一遍,旋即漲紅了臉。

  「難道不是嗎?花妃妳自己想想,在鏡頭裡,妳看到來跟英真拿隨身碟的人,是不是看起來長得和他一模一樣的男人,甚至臉色看來還特別迷人又有魅力?」

  盡力回想了當時的情形,蘋花妃也流露出疑惑。

  「說起來,花妃妳在對講機裡,確實是問我『那個男人是誰』呢。」

  「是吧,也就是說,英真你看見的是花妃,而花妃看到的來者則是英真……」杜曹仁丟著陷入混亂的蘋花妃不管,逕自走到終端機前,把幾個特定的資料夾放了出來。

  畫面上所顯示的,是一張被整理得像履歷表一樣的表格。

  「代號:幻燕,民新黨政府悄悄養的超能力者,出現年代大概和現任總統越中原於政界崛起同時。其真實身份不明,原因是她的能力被推測可能是『被看作是自己最重視的人』或『被看作是自己最愛的人』。所以說,光是你把她看成花妃,花妃把她看成你這件事情,就夠讓本大爺吃一嘴狗糧了。」

  「超能力者……」熊英真看著畫面上寫的詞彙,感到頭暈目眩,「原來我並不那麼稀有嗎?」

  蘋花妃望著那份表格,表情忽然一片慘白,她轉頭望了熊英真一眼,小聲說道:「英真,其實……」

  「你怎麼會有自己是特別的這種想法?你覺得自己很特別嗎?不會吧」杜曹仁哼地一聲,硬生生打斷了蘋花妃的話,「超能力覺醒這種事,滿世界都有零星個案,國立合帶大學有位教授更是傾一生之力,以科學方法在研究超能力現象,本大爺的信條是——凡是能算得出來的事情都是存在的。你自己想想,你超能力覺醒的時候,我有一分一秒把它當成超自然現象看待嗎?實際上會發生的事,把它當成自然現象的一部份,才比較合理吧。」

  「嗯,說得也是,是我想得太狹隘了。」熊英真點了點頭,像是一掃腦中陰霾,「暗地裡也有少數超能力覺醒的人,但無法浮上台面,這麼想才合理吧。像我一樣遇到恰恰好的機緣,最後順利控制住能力的,更是少數中的少數。他們肯定也像放屁會爆炸的我一樣,一度失去了正常生活的機會……我現在越來越覺得,有你們這樣能夠幫助我、接受我的摯友,是我的幸運。」

  蘋花妃張嘴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杜曹仁隔著面具瞄了她一眼,她欲言又止,虛懸的念頭終究沒有化為行動,默默抿起了嘴。

  「總之,這些是我在暗網找到的資訊,效力於民新黨政府的超能力者,在行動當中做出了干預,讓我們痛失能和游龍野談判的籌碼,這一點倒是令人扼腕。」

  「聽起來就像是你們也想對付游龍野。」熊英真歪了歪頭,「他是令我覺得不舒服,但你們鬥他有什麼理由嗎?」

  「嗯——我只能說,他和我們的父母被殺害的案件有關。」蘋花妃平復了心情,眼光銳利地望著大螢幕上有關幻燕的資料,「在我搜查的過程中,許多零碎的資訊一直指向民新黨、國原黨之間糾結的一件舊案,而這個舊案,別說地檢署,就算是調查局也只能找到一些殘存的碎片,說明案子本身的層級之高,早已不是我這樣小小的檢察官能直接碰觸的。」

  「讓我猜猜,體制外的力量成為必要,我又剛好變成氣動俠,時機雖然還不夠成熟,但起碼也有些進展了。而這些進展開始慢慢指向游龍野,是這樣嗎?」

  「哇靠,就憑你這個類人猿也想學人舉一反三?不要作夢了好不好。」杜曹仁聽到熊英真的總結,狠狠地吐槽道:「雖然本大爺也不想稱讚你,但你這次確實說對了一滴滴,好吧,允許你得意一分鐘,稍息以後開始動作。」

  「啊不就謝謝你喔。」熊英真苦笑著說:「現在重點來了,敵暗我明,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道理很簡單啊。」杜曹仁像是對熊英真的智商很受不了似的打了個呵欠,「有句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覺得就上次的情況看起來,游龍野現階段的敵人是誰?」

  熊英真並沒有花太多時間,也能想到答案。

  但是他真的打從心底不想要去相信,也不想去思考這個答案,更不知道該如何起頭。

  「本大爺也知道你跟他們不對盤啦,不過轉念想想,那些人手上有的是情報和人脈,而你現在如此超級,他們根本拿你沒皮條。只要說服跟他們有仇的那個關鍵人物,你應該就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和藤節幫打交道了吧。」

  「幹……阿仁你這……真的叫站著說話不腰疼啊。」熊英真連肩膀都垮了下來,「哪怕我再怎麼超級,那個要說服的人可是我師父欸。」

  「我是啊,本大爺說話不只腰不會疼,腰圍還他媽很大呢,呵呵呵呵。」杜曹仁也不理會面如死灰的熊英真,逕自拿出漢堡咬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說:「雖然那些混蛋才找過孫老頭子的麻煩啦,但反正,你就想辦法說服你師父吧,你加油,英真。」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孫老表示氣氣氣(x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貓先生的罐罐還是貓先生的(x
2021-10-17 14:55:45
九方思想貓
孫老要來吃罐罐了 (#
2021-10-17 16:07: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