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2 0000毫無防備

奇箱 | 2021-03-12 22:48:05 | 巴幣 6 | 人氣 81


 
        「我到底在幹嘛啊…」
 
        0110被迫跟在0000的身旁,在這個小鎮的路上走著。
 
        整個城鎮由一條主要道路為主幹,商店之類的都在這條街上經營,也是唯一能夠讓外人進來的道路,現在則是在路的頭尾都佈滿的拒馬,當地維持治安的員警控管著能夠進出的人們。
 
        在主道路之外還有數條分支的小巷,雖然路面並沒有很平穩,但供人們生活用就已經綽綽有餘了,住宅則是零散的分佈在這些巷子上。0000家的餐廳是在其中一條巷子的最裡面,雖然是相對低的地方,要走出來還必須要爬坡個三分鐘,對體力已經被工作折磨半天的0110而言簡直是個酷刑。
 
        「忍吧,總不能開著你那台大車出來。」0000說:「來這裡四天才好不容易有兩人獨處的機會,自然是能拖越久越好。」
 
        「不是在說這個。」
 
        這種像是情侶間才會說的話,兩人都知道不會有其他意思,只是單純有些事情是只有兩人時才能說的話。
 
        0110似乎想要抱怨什麼,但又將這抱怨吞回肚裡說:「…算了,現在住在你們這裡,做這些工作也是理所當然。」
 
        「又不是不幫妳…而且才這點工作量就壓倒妳,說真的有點沒用。」
 
        「還不能適應每天這麼早起來啦…而且還是一下子做到下午。」0110不想將精氣耗在這麼無意義的吵架上,直接切換話題問:「所以大費周章弄出這樣的時間是要說什麼事?」
 
        「1111給的手機,這陣子有發出消息吧。」
 
        0110一怔,雖然知道自己只是個掛名參戰的候補,但0000過於直接的要求還是讓0110略感不悅說:「我自己的事會自己處理,不用你插手。」
 
        「我還什麼都沒說,你就自己先說出來了。」0000輕輕搖頭:「口風太輕可不行啊,要是在家裡突然說出候補和電極的事情就麻煩了,我不想讓老爸知道這些事情。」
 
        「光是工作就來不及了,哪有閒工夫說這些話。」0110頓一頓後說:「反倒是你要怎麼解釋我的來歷?雖然用同為受難者的名義混淆過去,但想要敷衍你爸爸也沒那麼簡單吧,最近老是被當作是未來媳婦的眼光看待。」
 
        「有甚麼難的?承認就行了啊。」
 
        「啊?」0110沒想到會這麼俐落的回答。
 
        「不過電極的事情就需要想一想該怎麼隱瞞…雖說如此,只要打死不說就沒人知道。」
 
        「我也認為知道電極詳情的人少一個是一個…不過這策略沒問題嗎?」
 
        什麼爛到骨子裡的方針?0110愕然看著0000的背影,但他卻又不像是在開玩笑。她不禁懷疑該不會是樓頂的那記肘擊打笨了0000的腦袋吧。
 
        「我爸事實上挺好敷衍的。況且我只是回家養傷而已,不會待太久呢。」0000握住拳頭說:「等再過個十天半月,那些到外頭去除tt-plus的人回來後,我們就從這地方溜走吧。」
 
        「…唉。」看到0000這副德行,0110忍不住嘆氣:「我倒是覺得,你現在就好好養傷,別再想有的沒的,無聊的事了。」
 
        「這些人命關天的事情,一弄不好可能又會發生類似1011的事情。可不算是無聊事喔。」
 
        「你完全不懂呢。」
 
        0110輕輕搖頭。
 
        她知道,眼前的年輕人,0000,先後經歷兩件必須出生入死的事件,會把心思放在這上面也是人之常情。
 
        她也知道,自己,妙齡的高三生0110,也與0000遭遇到同樣的事情,雖然大部分仰賴著0000度過難關,但是這並不表示自己沒有說話的權利。
 
        「我的意思就是,這些人命關天事情是無聊事啊。」0110抱胸,半說教的對0000說:「甚麼電極,i,或是競賽,甚至候補選拔,這些事情在養傷期間就先拋到腦後吧。」
 
        「…你是真不懂戒備的重要嗎?不可能吧…」0000皺眉:「也就是說,你在這段休養期要替我戒備嗎?」
 
        「不是這意思!不…雖然我也知道警戒很重要,但問題不是這個。」
 
        多可憐的0110,明明是個年華少女,她卻覺得自己已經是經歷風霜的半百女人。
 
        「你現在是在你老家耶,雖然回來的原因是腳傷與1011,但畢竟還是難得回來一次,應該要好好地把握機會和你爸相處才對。」
 
        「我們很平常的互動啊。」0000還以為0110想說什麼,估計對方並不知道自己和爸爸的閒話家常是怎麼一回事吧:「不過妳或許不適應…」
 
        「家啊!不是甚麼說離開就離開的地方啊。」
 
        0110,打斷0000的輕浮話語。
 
        她很少去頂撞0000,然而換句話說,像現在頂撞之際就代表他有絕對不能讓步或是忍受的事情。
 
        「也許你會覺得我發瘋的莫名其妙,但等到像我這樣,連一個家人都找不到的時候…你再去反悔也來不及了。」
 
        「0110…」
 
        0000此時竟然不自覺的升起對0110的憐憫之心,最開始便失去家人的她本身對此就很敏感,自己對爸爸的態度似乎刺激到她了。
 
        「我知道了,真是的。」0000騷騷自己的額頭說:「離開時會和爸爸好好的道別…仔細想想,這次之後也不知道有沒有能再度回來的機會。」
 
        「…有再仔細想真是太好了。」0110還在生些悶氣:「要是繼續執迷不悟的話,就代表你連最基本的良知都沒有。」
 
        「啊,但這只對我爸適用而已,關鍵時刻我還是會丟下你不管喔。」
 
        「…你也只有最基本的良知而已呢。」
 
        0110很清楚此事,她再清楚不過了。
 
        但即使如此,她還是很在意。
 
        「直到現在為止,我似乎不像roommate與technicain一樣,穩穩處在你的救援名單內呢。」
 
        「哦,你這是在向我抱怨嗎?」0000不隱瞞這件事實:「妳甚麼時候變的需要人保護了?」
 
        「呃…我倒是覺得你為什麼會這麼放心我啊,就算有互為敵人的過去,你也太過抓住這點了吧,1011那時我失蹤後,你的應對也必須要檢討一下吧。」
 
        「也是啊,但怎麼說呢。」0000背向0110,沒有平時的一絲深思熟慮,直白的說:「不管事態會怎麼發展,我總覺得妳都有辦法自己解決呢。」
 
        「…這在說哪門子的歪理啊。」
 
        「大概就是妳生命的韌性很強,或該說你會在危難中自己找到出路吧…不過終歸還是無法解決問題呢。」
 
        這也算是另外一種信任的表現嗎?0110不禁如此想到。雖然也沒有什麼依據,這話也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但0110卻覺得,自己似乎在0000的心中被排到某個特殊的位置。
 
        總體來說自己是留給0000好印象,但卻是奇怪的印象。
 
        「也不知道你說認真的還是敷衍我…無論是哪都令我火大。」
 
        0110如此說著,從口袋中把某項東西,遞給0000。
 
        「這東西可別隨便給別人啊。」
 
        「又不是被摧毀就沒命…再說你也不是會亂丟這手機的人吧。」
 
        記載著與being家主選拔有關的手機,輕易的從0110的手中滑到0000的掌上。
 
        「反正我是沒辦法從裡面找出蛛絲馬跡,但我只知道裡面存在著線索,無論是拆解電極的方法還是家人的下落,都是我們共同的目標不是嗎?」
 
        「0110…」
 
        不知不覺,0000兩人走到這條道路的盡頭,雖然接下來便是蜿蜒山路,鮮少有人戶,但因為1011的事情現在被堆滿路障,僅留一個小道路方便進出。
 
        0000恰好回頭,看向0110。
 
        「…原來妳矮我一個頭啊。」
 
        「喂!突然說些什麼。」0110還以為是什麼正經的回答,她不禁對0000的這句話感到詫異:「我們好歹也共同奮戰過了吧,不覺得在現在才正視你的戰友也太失禮了嗎?」
 
        「呃…不是,總覺得回來老家後,各種該上緊的發條都鬆掉了,現在才發覺到以前沒察覺到的東西…」畢竟傷勢回復還是需要消耗些許體力,雖然已經能慢慢走路,但0000確實沒有以前繃緊神經的氛圍了,他輕拍自己的額頭,帶著不可置信的語氣自言自語:「說起來帶著妙齡少女回老家似乎就是件糟糕的事了,在這之上還當看板娘…我的天,這決定到底是誰下的。」
 
        「…沒想到你事後還會覺得不好意思啊。」0110多久沒聽到有人用褒意形容詞去描述自己,他的臉泛起微微紅暈,強作鎮定的說:「我這當事人都…都不在意了,你瞎緊張什麼啊。」
 
        兩人做個迴轉,開始沿著原路走回0000老家。
 
        「不,但仔細想想,如果把『女孩子』換作是『0110』感覺就沒問題。」0000認真的點點頭:「看樣子我是不能把你歸類為普通的女孩子了,不然我的觀感會亂掉,說的也是,一般女孩子的標準來看,0110還需要更加天真爛漫才行呢。」
 
        「原來你好這味嗎?」0110雙眼成了死魚眼,無奈的說:「百依百順的女孩在你身邊的話,只會成為家暴受害者吧。」
 
        「你是這樣看我的啊。」
 
        「不…這是1011的感想。」
 
        「我去,你們是很閒還是怎樣,為啥還聊這?」
 
        「但這時候1011的話還挺準的…那可是並聯無數人腦袋得出的結論喔,有百萬人份的肯定呢。」
 
        事實上1011也只是做出0000會拋家棄子的發言,並沒有說過0000有家暴傾向。0110顯然是稍稍曲折了意思。
 
        不過管他的。不在這地方偷偷的損一下0000的話,往後怕不是沒多少機會了,最重要的是,0000也不反感這些兩人間的垃圾話。似乎因為接連的動腦保命,這一丁點的嘲諷不需要從中抽絲剝繭找情報,自然不在意這些笑罵,對他來說品行方面倒是以奇怪的方向成長。
 
        「嗯?」
 
        當兩人漫天胡說的笑鬧著,0110突然發出疑惑的聲音,卻是一輛車子從正後面駛去。正當從那台車的配色判斷出是部警車時,車子已經轉進了前往0000家裡餐館的巷子中。
 
        「有點糟糕,0000。」0110苦笑說:「雖然說來的光明正大,你好像有麻煩要上身。」
 
        僅僅一個突發事件,就把兩人拉回了現實。
 
        「啊啊…憑著蛛絲馬跡找來這裏的人,比想像中來的還快呢。」0000見到這景象,也沒有特別的情緒表現,緩緩說:「而且是個狠腳色呢。」
 
        「這話怎麼說?」
 
        「因為tt-plus喔,現在這小鎮姑且不論的話,只有少數人完成療程,能自由走動而已。」0000說:「換句話說來的人不單單是警察,還是能逃脫那次劫難,不被tt-plus襲擊得手的人呢。」
 
        「喔,然後還能這麼迅速地找到這裡嗎?」0110也試著思考:「我先是一次,roommate醒來後又一次,看樣子即使消除掉大樓裡我們曾進出過的紀錄,還是有人追到這裡來了。」
 
        「嗯,不過也有可能是其他擁有電極的人。」0000一派輕鬆的說:「事實上我們的事情意外的被很多人知曉,也不知道來的人是不是真的警察呢。」
 
        「咦…那樣的話你怎麼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因為他大搖大擺地進來,要害人也不是這樣做的。」
 
        「總覺得你這種判斷法很危險呢。不是所有打壞主意的人都是用暗殺手段摘對手頭顱的啊。」
 
        「是喔…那妳覺得呢?」
 
        居然會向自己諮詢意見?0110稍微吃驚,看樣子來到鬆懈環境也不是沒有好處嘛。
 
        「只是覺得沒那麼多閒人知道我們在哪而已,就算知道,除了1101那種專門去殺人的例外,事實上我們比自己想的還要安全吧。」
 
        「大概就是這樣。」0000說:「1011的事情需要善後,與家主候補有關的人都會把精神放在那裏。而與電極有關的人,應該要在更早之前就開始行動呢。」
 
        「…啊,是這種意思啊,畢竟我們當時還有昏迷的technician與roommate,要襲擊的話那才是最好的時機呢。」0110被點醒後恍然大悟:「反之的話則應該早在你的老家做埋伏才合理呢。」
 
        「最重要的是,真知道這裡是我的老家的話,那應該也要了解我們過去的經歷,不會低估我們的警戒才對,這樣的話開警車進來就是個極大的錯誤,因為太顯眼了。」0000微笑:「不過這終究是指一般狀況,畢竟我們也有可能毫無理由就受到襲擊。」
 
        「…如果真如此的話呢。」
 
        「那也就沒辦法,只能認命死掉了。至少我現在沒什麼掙扎能力。」
 
        腳傷雖然已經沒甚麼大礙,但還是不能做出過於劇烈了活動,不過在0110眼中,總覺得真遇到這種事情的話,就算全身骨折還是肌肉萎縮,0000都有辦法全身而退。
 
        和0000對自己的看法是一樣的。
 
        「…不過雖然這樣說,畢竟家裡還留有我爸,多少要顧慮一下。」0000苦笑說:「至於現在的話…慢慢走回去就好了,反正都能大老遠來到這裡,客人想必也願意再多等幾十分鐘。」
 
        「要是他有那個意,老爸早就死了吧。」
 
        果然還是要解決電極的事情啊,0110輕嘆一聲,這已經不是能輕易與日常生活作切割的等級了。像現在應該只是單純有人來找0000,卻不得不往其他意圖去想,要是每個人每件事情都必須這樣一一放大檢視的話,兩人根本就沒辦法過正常生活。
 
        雖然現在每天都要早起工作,總比每天賭命來的好,至少對0110而言,還真希望這種服務生生活能再繼續一陣子。
 
        至少這是相對平靜,沒有爭鬧的一段閑靜日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