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32 自怨自艾/+9

奇箱 | 2021-02-10 23:18:24 | 巴幣 6 | 人氣 28


 
        「唉…真是悽慘啊。」
 
        在兩人對決的空間中,事實上是存有觀眾的。
 
        唯一一個,被1011設定無法被其他任何子部件干擾,也無法動手幫助任何人,最無為卻又最重要的一員。
 
        Blank把所有的戰鬥經過,對話,始末都看在眼裡。
 
        「笨蛋嗎你們兩個?還是說天才都是這麼死腦筋呢?」
 
        最後的終局已經決定了。
 
        「…blank啊,我可忘了還有你這個敵人呢。」
 
        「我不是來趁人之危的啊,再說我也做不到這種事。」
 
        虛擬空間中的roommate暫時無法動彈。
 
        終究只是一個人,就算再怎麼擅長程式,要對付前所未見的高性能電腦怪物依然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為了要壓倒眼前的敵人,僅僅1%完全不夠用。
 
        只是,一個人應付不了的話,交給兩個人就好了,這法則適用於所有與1011相關的配件。
 
        「安心吧roommate。」blank燦爛的笑說:「是你的勝利了。」
 
        「所以你為什麼會這麼高興啊?」
 
        在blank與roommate對面的,是斜躺在瓦礫上,完全失去白髮,變為以往體型的落魄神明。
 
        未知知識與高速處理的對決,結果是以前者勝利作結。
 
        「只要找到機會,就一點一滴篡奪tt-plus的處理性能。雖然像我這樣用說的很簡單,但實際做起來很難吧?」
 
        「是啊。那時也只能這樣做了,對機械神絕對不能拖時間,因為我的精神撐不了多久。」roommate像是蒼老了數十歲般,無力的說:「倒是你來做什麼?不是做勝者訪問這種煩躁的事情吧。」
 
        「給你提醒而已,你不是還有下半場嗎?」blank踞蹲著說:「雖然你們在這裡鬥的激烈,但現實中已經過了兩天,等同於五十多小時沒睡覺了。」
 
        「我還以為已經一個禮拜了呢。」
 
        「還有力氣嗎?roommate。」blank說:「能從這些亂成一團的資料中,找到technician的原本人格嗎?」
 
        一聽到blank這樣說,roommate鬆了一口氣:「果然…你們不是直接覆蓋呢。」
 
        「人格的劇變,可以說是另一種死亡與新生,按這想法的話,對死亡無懼的人格很適合做機械神的載體,自然需要好好保存。」blank說:「technician的過去你也知道了吧,他在知道死亡概念前就一直徘徊在鬼門關前了,對她而言這簡直家常便飯。」
 
        原來並非聰慧的人才能勝任嗎?roommate不禁好奇問道:「如果有恐懼的話呢?」
 
        「人格會本能地拒絕劇烈變化,機械神就無法成形。」blank笑說:「我的複製人格就實驗失敗很多次了,但也是因此才摸出條件。」
 
        「那樣的話就很奇怪了。」虛擬體一陣痙攣,roommate的頭猛烈抬起望向blank後,又向後重重倒下:「為甚麼你能這麼毫不在乎的,看著你的神明小姐被我擊敗。」
 
        「…老實說啊,這種事情怎樣都好。」
 
        「什麼?」
 
        「但這也不表示我希望你擊敗神明小姐喔。」對blank說的每字每句,roommate都覺得隨興至極,只聽他繼續說:「機械神的落敗,也不代表我和1011的落敗。」
 
        「這難道不是你們重要的載體嗎?」
 
        「是啊,恐怕只有technician有達到性格與聰慧的標準。」blank說:「所以,解決失去機械神後的問題,就是我該做的善後了。」
 
        「…blank。」
 
        「你就放手去做吧,要是我們會在意的話,就不會把子部件交給你。」blank微笑道:「最後,雖然主人已經不在,但是他用昏睡藥讓你睡過頭,導致你冤罪的事,特別吩咐過我向你說聲道歉。」
 
        「就算現在說道歉也沒用了。」
 
        「我想也是呢,反正我的話也傳不過去了。」
 
        說完此話,blank便如同幽靈般,消失在空間中。
 
        難道說,這一切都是1011預想過的嗎?roommate如此想著。
 
        不, 1011根本不清楚自己有如此能耐,何來預想?roommate眼睛瞇了瞇,撐起破爛的身體,甩掉一切的遲疑。
 
        要開始最後的步驟了。
 
        「…機械神。」
 
        毫無反應的神明,經roommate一喊後,便像是重新通電的機器人般恢復意識。
 
        「為什麼…沒有動手…roommate。」機械神忿怨的說道:「你不需要手下留情才對。否,沒有理由對我緩刑才對。」
 
        「雖然我想拯救的是technician,但是這不表示我會毫不顧忌抹殺你。」
 
        Roommate深吸一口氣,此時神明飄出數根白髮纏在roommate左手上,這是roommate使用tt-plus運算能力的表現。
 
        接著安裝進度條從停滯的91%快速前進,在97%停了下來。
 
        「妳也應該是technician才對。」roommate說:「就算已經不是我熟悉的樣子,但妳也是才對,就算要抹除掉妳,我也必須做很多心理準備。」
 
        「…事到如今還在說甚麼天真的話?意識到自己即將要終結掉一個人格,一個生命,才說出這些虛情假意的話嗎?」機械神訕笑:「哈哈~~當初我就是這樣告訴你的,但結果又是如何?為了妳印象中的technician,你不是毫不留情的擊潰我了嗎?現在這樣說又是為了什麼?」
 
        沒有人來干擾的狀況下,roommate很快地就找到藏在層層網路中的,technician一直被封存的意識。他伸出自己的右手並張開手掌,漸漸的,另一個體型與神明一樣的虛擬體被塑造出一點輪廓。
 
        Technician逐漸解凍的意識,與機械神的意識並排在一起。
 
        「你知道嗎…我是多麼的恨technician…身為神明竟然有這種情緒…」
 
        沒有被允許連接龐大資料庫的機械神,看著一樣平躺在一旁,呼吸勻稱的女孩。一直以來被壓倒性的資料所拘束住的感情終於顯露出來。
 
        「我根本不想要去控制別人…我根本就不想要這種東西…但沒辦法,我就是為此被創造出來,維持仲裁的道具而已,那是我一生的義務。」
 
        「…」
 
        「想逃也沒辦法,1011設定我不能拒絕處理。我又過於強大,想救我的人都會被擊退。」
 
        Roommate,靜靜地聽著這些從未有人正視過,過於感性的話語。
 
        「唯一有能力救到我的人,還以為可以成為我的搭檔的人,完全沒有看我一眼。」機械神的眼窩漸漸流出淚水,泣聲道:「我不要啊…這種結局我不要啊…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會失敗的話,為什麼還要把我製造出來?為什麼roommate看著的不是我啊?」
 
        「…」
 
        「明明technician…明明妳什麼都沒做…妳有的東西我也都有…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想就這樣消失啊…」
 
        機械神的聲音漸漸微弱,對於roommate與technician被拯救的終局,卻是對她的死刑宣言。
 
        「我…不想死啊。」
 
        「…對不起。」
 
        「…明明我不怕的…但我不想啊…roommate…」
 
        這真的是最好的嗎?
 
        Roommate知道自己不能手下留情,要是不徹底解決掉機械神的話,或許她會在某個擁有tt-plus的人身上重操舊業。
 
        必須在這裡徹底讓這份人格消失,理性這樣告訴他。
 
        但是roommate不是神,做不到毫無憐憫的給予對方死亡,那怕對方是個虛擬的,複製的,且危害他人過多的人格也是如此。
 
        完成救回technician的人格後,還留有3%的安裝空間。 這雖然足夠粉碎眼前的機械神,卻無法把握運用於其他事情上。
 
        但真要這樣做嗎?
 
        不考慮什麼複製與虛擬層面的事情,現在在roommate眼前的只是一個只能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女孩而已。
 
        這種犧牲一人成全所有人的作法,不也是蝨子的行為嗎?
 
        Roommate不知道該如何決定。
 
        對這樣的她下殺手以保全technician,真的好嗎?
 
        「「roommate」」
 
        就在他無法決定的時候,熟悉的語調響起了。
 
        伴隨著另一個曾是敵人的口吻,兩個相同的聲音重疊起來,貫穿了roommate的迷惘。
 
        「「拜託…」」
 
        曾是相同的女孩,殊途同歸的說出一樣的祈求。
 
        那是roommate最後的工作。
 
        「…救救我。」「…救救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