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34 第三終局(二)/+16

奇箱 | 2021-02-22 22:15:17 | 巴幣 16 | 人氣 73


 
        「已經過了一天,這下子暫時不會有人會找到他們了。」
 
        0110終於能放心下來。
 
        同樣的夜晚,現在0110與0000在車子之中,雖然靠海,但即使現在望向遠方的海面,自然是沒辦法看到一天前離去船隻的身影。
 
        「放心吧,roommate會照顧她。」0000說:「短時間不自由是一定的,但只要不常出門的話,technician還是會回到以前只埋頭在家發明的日子吧,只要三餐有人服務、材料有人跑腿的話,外出對她而言其實並不怎麼重要。」
 
        「但根本只算是用不同方法囚禁technician而已吧。」0110趴在方向盤上,嘟著嘴哀傷的說:「也不會有人知道1011對technician的作為,她會一生擺脫不掉這汙名。」
 
        「這我倒是沒想到啊,直接指定人名進行人肉搜索甚麼的。」躺在後座休息著的0000說:「又有多少人知道會知道1011利用technician的事情?誰做的一目了然啊。」
 
        「意思是,某個屬於being的人想要回收子部件,所以故意放出這種消息,鎖定了technician。」0110頓了頓,她心中對此也有個底:「這也理所當然呢,畢竟1111也清楚這事的話,就表示已經有不少人知道technicain的事情了。」
 
        「雖然我也在另一方面利用他們…倒是他們比我想像的還要勤勞…嗚…」
 
        距離1011事件解決也才過四五天,那時受的傷依舊在折磨著0000。
 
        「嗯,輕微腦症盪,腿部槍傷。然後是些許擦傷與挫傷。」0110看完用0000電極功能做出的簡單驗傷報告後,臉色複雜的從後視鏡看著躺在後座的0000:「為什麼和明顯武力比較高的1101和1011打沒半點傷,對機械神卻是這麼狼狽?」
 
        「…果然那時我沒有勝算呢。」0000閉眼,深刻的反省:「本來以為會和1101那時一樣,但還是不行呢。」
 
        「果然?」會用這詞,就表示0000是在明知道會失敗的情況下挑戰對方:「當時我也知道再拖下去就不妙了,但樓下幾乎沒多少人,果然兩個人一起上去比較好吧。」
 
        「你不行的,會被電焦。」0110絕對躲不掉那個不發一語的突襲,就算是0000,要他再次於完全相同的環境下再躲一次,他可沒有十足把握。
 
        「啊?什麼意思?」
 
        「這說起來有點麻煩,所以我不想多說。」0000問:「還是說當時妳有更加良好的對策嗎?」
 
        「好好好,我想不出來就是了。」0110知道現在的0000因為受傷,並沒多少耐心放在說話上,但她想不出來也是事實:「竟然利用being的候補競爭去拆除tt-plus,真不知道當時下決定的你是大膽還是走投無路呢。」
 
        要徹底摧毀機械神,除了奪走她能發號司令的technician,最重要的是必須想辦法完全毀掉tt-plus的網路。
 
        而0000瞅準的,正是being未來當家之位角逐者急於表現的慾望。
 
        即便tt-plus是technician設計的量產型,核心技術的來源依舊是being,那自然讓相關人員來處理這件事情是最佳且最有可能根除的方法。只要讓being的相關人員認為technician無法繼續使用子部件,那他們極有可能會運用各種方式嘗試拆除tt-plus。
 
        「與電極有關的事情,他們就算是擦屁股,也只能解決一件算一件。」0000閉上眼睛說:「不過展開救援動作的速度也快到不可思議呢,想要急於表現自己的心情都寫在臉上了。」
 
        「那也要不怕麻煩又有錢的人才敢做啊,要是每個角逐者都像我一樣窮著不就沒辦法了?」
 
        「真是那樣的話,being也不會放著不管,都有roommate那樣程式專門的異類了,一旦開始查起技術源頭,總會在某天查到和being有關,那這樣的話不如對外宣稱已事先研究解法,這樣被查到的話還有藉口維護公司名譽。」0000不懷好意的輕笑說:「昨天不就有成功脫離tt-plus的案例出現了嗎?相比於和1011鬥法燒腦細胞,去猜想這些事情實在容易太多了…嗚…又開始暈了。」
 
        0000在後座雙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看樣子即使配戴0000,身體也不會變的比較強壯。
 
        「你的身體還很虛弱吧,大可以繼續在院長姐那裏靜養沒關係啊。」
 
        「不行!」0000反對:「我們和1011與1101相遇的時間間隔並沒有很長,要考慮到 i 引發下個事件的可能,這樣一想的話,那間育幼院絕對不能長久帶著。」
 
        「…我只是想幫你一點忙啊。」
 
        0110細聲說道。
 
        面對technician時也是一樣,雖然0000自認做出合理的安排,但0110覺得自己沒辦法被信任,認為必定會拖他後腿,才叫自己做著把風的工作。
 
        雖然最後是靠著roommate的幫助,但不得不承認自己無法在不拖累0000的前提下與機械神周旋,或許自己在身旁更會讓他分心。
 
        「別那想東想西的好不好。」
 
        「咦?」0110像是被抓到做壞事般嚇了一跳,強笑說:「又…又沒在想什麼。」
 
        「我剛剛也說過,我本來就不認為自己能輕易制伏technician。」
 
        這還是0110頭一次聽0000說自己面對這件事的心情。
 
        對0000這略為親近的表現,0110不禁放鬆了硬抬高的唇角。
 
        「當我真的被technician殺掉的話,就只剩下妳真心想救出technician了,自然不能在明知沒用的狀況下讓你過去送死。」0000無奈的說:「再說把我們三人運回育幼院的不是你嗎?這也算是足夠的幫助了。」
 
        這樣一解釋,反而成了0000是為0110著想才隻身一人面對technician,甚至也能說0000是相信0110在自己死後也能救出technician才這樣決定的。
 
        「我們難道不是互相利用的關係嗎?」
 
        難道0000對自己的期待意外的高嗎?
 
        「…笨蛋,妳以為我會這麼好心?」
 
        「咦?」
 
        「我真死的話,你不也會順我的意思繼續找出方法嗎?」0000毫不保留的摧毀0110剛建立不久的好感,嗤笑說:「我的真意是利用妳當作我死後還能救出technician的一道保險,妳還沒自覺嗎?」
 
        「咦咦咦?」
 
        這句話還能這樣解釋嗎?0110在前面還稍稍被感動了一下下,但0000總會在這時說出煞風景的話。
 
        那聲蔑笑真想直接用手邊用來製作藥物的玻璃罐砸下去。
 
        「好!喔!既然是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反正technician救出來的現在已經沒必要一起行動了吧。」0110刻意用禮貌口吻說:「這台車好歹也是我家的,請現在給我下去吧,0000先生,不然我就上高速公路飆車飆個一小時。」
 
        「成為候補,卻沒有能商量這件事情的人,又持有0110,真當其他人都是好人嗎?單獨行動的妳被其他候補或i盯上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受到0110惱羞所說的氣話的影響,0000勉強起身,並將一手按在門把上。
 
        「要是妳想這樣拆夥的話…嗯,我也不阻止妳,只要別受什麼奇怪挑撥而有殺我的意圖就好了。」
 
        「咦等等你認真?」0110沒有從0000的語氣中感受到一絲假意,本來只是半開玩笑的話,沒想到0000竟會當真:「你知道你剛剛說的,對你自己也一樣吧,1101突然出現的話,還在休養的你擊退的了嗎?」
 
        「那…你想怎樣?」0000又躺回座墊上,有氣無力的說:「不要做那麼明顯的挑釁好不好,我很累的。」
 
        「…是是是,你說的是。」
 
        因為責罵語氣模糊不少真義,女孩並沒有聽漏其中的意思,也漸漸能接受0000這樣的說話方式。
 
        至少0000沒有要拆夥的意思。
 
        雖然說是被強迫共同合作才習慣,但習慣譏笑與責罵好像不是甚麼值得高興的事情。諷刺的是,在自己失去所有家人的現在,了解電極又暫時不會加害自己的只剩眼前的0000。
 
        「那麼敢問0000,不能回去育幼院的話,有什麼中意的地方能解決居住問題嗎?」
 
        兩人需要一個能休養生息的地方,不被打擾的地方。雖說主要是為了能讓0000能養好傷,但接連的災難,兩人也需要充電一段時間了。
 
        「沒什麼人的地方,要能住又有生活品質的地點…也不知道那裏有沒有遭殃呢…」
 
        0110看著0000,他正摀著自己眼睛深思。
 
        她很清楚0000與自己不同。
 
        從這件事情就能發現,0000就算隻身一人也還有自保能力,相較之下自己處處受到1011的限制。
 
        要是有天這層互助關係破裂的話,不用0000對自己刀刃相向,光是被候補的身分及0110纏住,自己就會在某天不明不白的死掉吧,更別說是找出家人下落了。
 
        0110可不想這樣。
 
        但又覺得想在0000不注意之下慰留0000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
 
        「…唉。」
 
        0110沒辦法像0000一樣在結束事件後有休憩的心情,對於新的勢力介入,她開始擔心起自己的立場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