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30 第三選擇/+6

奇箱 | 2021-02-05 22:22:24 | 巴幣 106 | 人氣 92


 
        「其實妳不需要這樣盯著我,可以跟著上去看沒關係的啊。」
 
        雙手掌心向上,被槍枝指著的blank坐在自己的機車上做出投降的姿勢,然而他卻笑臉盈盈地看著眼前的女子。
 
        「光是屏蔽訊號,擁有子部件的你一定不會受到影響,我和0000都這樣認為。」
 
        0110不敢離開視線一秒,她守著大樓的出入口,不讓任何人去妨礙0000。
 
        機械神所待的房間只有一個用電梯構成的出入口,那樣的設計無法一次讓大量人物進出,就算大樓中藏有其他人,0000也能馬上處理。
 
        而0110也握有事前準備,用0000知識所製成的電波屏蔽煙霧,只要有這東西的話,一般tt-plus的使用者便無法對0110有所威脅。
 
        與機械神的對決,自己絕對幫不上忙,0110有這樣的自覺,因此自己只能盡力的製造讓0000發揮的空間。
 
        堵住出入口,不讓任何人進入。
 
        原本應該要這樣才對,但是剛剛出現了『例外』。
 
        「你難道不是站在1011那裡的人嗎?」
 
        「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打算要違背主人的意思喔。」
 
        「我不懂你這話啊,照一般忠誠部下的標準而言,剛剛你不該帶『他』來才對。」0110比起警戒,更多是對blank的困惑佔據她的腦袋:「我似乎有點能理解0000說的話了,blank做的任何事情不按一切常理。」
 
        「好歹我也曾是照顧妳的獄卒,即使被利用也算幫妳逃過獄,妳這樣說我我很心痛呢。」先是插科打諢一番後,blank望向玻璃電梯說:「其實我會這樣作的答案,已經在妳心中了才對吧?」
 
        「甚麼。」
 
        「0000應該是要妳不讓任何人進出才對吧。無論是誰,只要進去大樓中,都有可能擊毀他的計畫。」
 
        Blank將目光轉回到0110身上,緩緩地繼續說:
 
        「然而妳卻在這時候,把身為敵人的『我』所帶來的『那傢伙』放進去,這不是違背了0000的想法嗎?」
 
        「roommate…那個人可以信任。」0110說:「他甚至有比0000還要堅定的理由去挽回這一切。」
 
        「沒有電極,也沒帶上tt-plus,純粹只是一般人,你卻指望他去挽回神明小姐?腦袋是不是壞掉了啊。」blank笑得越發燦爛:「用溫情喊話來喚回意識什麼的,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在機械神身上,1011的電極妳也曾使用過,妳是最清楚不過了,為什麼會對他生出莫名的信任?」
 
        0110腦袋一片混亂。
 
        就在剛才,blank騎著機車一路衝破下坡出入口的閘道,在自己眼前停車後,就讓roommate進去了。
 
        但只要一面對面,觀察動作就很清楚,0110知道現在的roommate還只是平常人,他的行動完全不受到頂樓電波屏蔽的影響。
 
        換句話說,blank讓這個沒有戴上tt-plus的人單獨去找機械神,其中應該有什麼蹊蹺才對,要是0110不認識roommate的話,或許就會把roommate視為與1011合謀的份子而不讓他進入了。
 
        「也許回答這問題對妳來說太難了吧,但我知道喔,我是知道的喔,這種想法與做法相互相反的矛盾。」
 
        「你到底在說甚麼?」0110皺眉,心中暗想這傢伙真的會讓人感覺噁心:「我只是覺得,roommate這樣上去對0000會有所幫助而已,那傢伙就算再怎麼厭惡0000,但他可是為了technician一路調查過來的人,像這樣的人沒理由不讓他進去吧。」
 
        「即使是我帶過來的也如此嗎?」
 
        「這…」
 
        「也有可能我們達成某種協商,他正要去解救機械神,而不是technician呢。這樣的話妳就是頭號戰犯了。」
 
        0110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她一見到兩人時確實是警戒著,但在知道roommate沒有戴上tt-plus,還是正常人之後,她反而對roommate抱有希望。
 
        「嗯,也是有這種人,比起建立精確的過程,更擅長直接獲取問題的答案呢。」blank說些風涼話後,不再舉著投降的姿勢,他無視著0110指著他的槍管,放下自己安全帽的護罩後說:「雖然某方面來說這也是才能,不過妳就好好的想一下為什麼吧。」
 
        「等等…搞甚麼啊。」
 
        說完後,blank就自行駕著摩托車,溶入夜晚的細小燈光中。
 
        0110泛起淡淡不安,自己這樣做應該是對的吧。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血。
 
        血。
 
        血。
 
        雙目所及,均是血。
 
        然而更詭異的是,全身浴血的人反而精神奕奕,而毫髮無傷的人則是蜷曲在地板上。
 
        「…妳到底,在幹什麼啊。」
 
        明明半身是血的是機械神,roommate卻很奇妙地知道,她此時正要殺掉0000。
 
        「妳在…滿身血的在做什麼?」
 
        「…roommate。」
 
        說來奇怪,應該是戰慄的場面,自己應該是要給予roommate壓力與恐懼才對,但是現在這場面機械神卻不知道要怎麼面對roommate。
 
        她在感到手足無措,雖說沒表現在肢體上,但她竟然在手足無措。
 
        現在對於0000這極大威脅的殺意仍存在於自己心中,然而見到roommate的瞬間就像被長輩抓到犯錯的小孩般愣住了。
 
        這顯然是奇怪的事情。
 
        「…來的正好呢…我正愁想不到方法讓你自己帶上tt-plus。」
 
        因為沒辦法連上tt-plus的緣故嗎?無論roommate是死心投降還是奮力一搏,機械神自己都覺得不應該有這麼不知所措的反應才對。
 
        「0000不像是會對妳動殺意的傢伙,1101做出那樣過分的是情尚且如此,對妳也應是如此才對。」roommate帶有微微怒氣的問說:「但是,妳現在到底在幹甚麼啊啊啊?」
 
        roommate正在向自己發問。
 
        那自己必須要回答才行。
 
        機械神微微一笑,這幾天不就是在等待這時刻嗎?
 
        然而好不容易想通理由,她又卻因為結論而愣住。
 
        等待?
 
        自己怎麼會對與roommate再度相遇感到期待?
 
        機械神按著自己的太陽穴,她開始搞不懂自己了,明明按照設想,他最終就只有兩種結局,沒有任何可能性。
 
        「現在是擔心0000的時候嗎?」
 
        只要像對待1011一樣對待他就好了,機械神說。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要是晚一兩分鐘,妳還會放過他嗎?」
 
        對機械神毫無防備的roommate直接來到0000面前蹲下,而機械神則是慢慢走近距離,慢慢裝填槍枝的子彈。
 
        「…roommate?」
 
        0000幾乎只能算是一息尚存,光是確認眼前的人就很耗精神了,眉目間似乎在問roommate為何會來到這裡。
 
        「嘴上說怕死的傢伙,做起事來卻是衝第一。」roommate看著大腿槍傷,咋舌的說:「你也是我沒辦法理解的人呢,但是,至少本性不是會害人的傢伙吧。」
 
        「0000可沒有你這麼純粹的想拯救我,」technician插嘴說:「他想要挽回原來的我,只是因為他懼怕這一切都會被 i 加以利用而已。」
 
        「切入的想法就算不一樣,也是為此做了所有能做的。」roommate起身面對著technician說:「如果沒記錯的話,妳曾說0000是妳的救命恩人不是嗎?為甚麼沒辦法放過他。」
 
        「他沒辦法被tt-plus控制,又一再的妨礙,所以我才下殺手…再說雖然是救命恩人,對半夜血淋淋躺在路邊的人施出援手,只要是一般人都會這樣做,0000只是恰好成為那個人而已。」
 
        roommate眼見對方是真的想要殺掉0000,身姿正站在0000的面前護住他。
 
        「這是什麼意思roommate?」機械神聲音放軟,柔和的問:「現在想要阻止我的舉動,我能擅自解讀成你沒有意願要戴上tt-plus嗎?」
 
        「…你果然不是technician。」
 
        「要說多少次你才會明白,我們認識也不過幾個禮拜…」
 
        「那麼那幾個禮拜與我說話的人,就不能說是真正的technician嗎?」
 
        0000雖然躺著無法動彈,但是並沒有完全失去意識,在場的聲音仍然聽的一清二楚,roommate竟然罕見的打斷對方說話,語氣平和中卻又蘊藏著隨時會爆發的怒氣,一點也不像自己熟知的roommate。
 
        「0000也是一樣,知道眼前的人已經不是過去認識的technician才會來到這裡。」roommate繼續說:「用放棄來解決問題是很簡單的方法,0000能夠臨陣脫逃,我可以直接裝上tt-plus來了事,但是我們都沒有這樣做。」
 
        「冒上生命危險,脫離安逸,只為了不知道會不會實現的未來。你也好,0000也罷,都不是些正常的傢伙呢。」
 
        看這話題的走向,自己似乎沒辦法讓roommate戴上tt-plus了呢。

        機械神心中出現某種不平衡感,她覺得自己的東西被偷走了。
 
        也只能這樣做了,雖然很可惜,但既然用說的無法說服,那就只能訴諸武力,不管如何,roommate絕對要為己所用。
 
        「是blank載我過來的。」roommate說:「除了不讓我聯絡其他人外,blank都沒有干涉我的行動,在這期間妳也沒有來騷擾我…我知道你們要我自己找到自己的答案,所以並不覺得妳們沒有遵守諾言。」
 
        「但是現在的你既沒戴上1100,也沒有戴上tt-plus。」機械神說:「換句話說你沒有在這兩條路中做選擇,事到如今妳還想要挽回technician嗎?就算是擁有電極的0000也無法辦到的事情,你想要自己一個人解決嗎?」
 
        「不是一個人。」
 
        Roommate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黑色的薄片面具。
 
        那是電極1100,給予roommate的最後手段。
 
        「…我不是一個人啊,technician。」
 
        本來機械神以為他要在這時間點戴上去,但是roommate卻把電極放在桌子上。
 
        「這又是甚麼意思?」機械神疑惑的說:「放棄戴上1100這條路,當我的面戴上tt-plus投降嗎?」
 
        然後roommate又從自己的口袋,拿出tt-plus。
 
        「我從來都沒說過要投降。」
 
        他也把投降的象徵放在桌上。
 
        這下更讓機械神疑惑了。
 
        「你現在這個樣子是1011的電極造成的,但是我很清楚,我手上的1100與tt-plus都不會有解決這次事件效果。」
 
        「有些令人失望啊,你晃了這麼一大圈,在最後的最後如果戴上1100的話或許還有機會,然而你還是不願意用命來做賭注。」機械神蔑笑一聲,她覺得roommate沒有做出與約定相符的決定:「在餐廳時說的這麼好聽,你竟然只是個會耍嘴皮子的膽小鬼嗎?」
 
        「…要是能成為那樣的人似乎也不錯呢,但是很抱歉,我們家的人除了兩名例外,都是很守信的人。」
 
        Roommate反過來調侃針對自己的嘲諷,並在同時,拿出第二個tt-plus。
 
        「雖然我一直覺得是0110讓我形跡敗露,但是現在我覺得當時能救下她實在是太好了。」
 
        「…甚麼意思?」
 
        「因為我藉此知道妳的狀況,妳在獄中的生活,妳和0110做了甚麼互動。沒錯…妳一直受到1011控制,研究著子部件,藉此開發量產產品tt-plus,我能在那時知道這件事實在太好了。」
 
        roommate眼神銳利起來,機械神為之一怵,她從未見過如此認真的少年。
 
        這裡便是改變結局的轉捩點。
 
        「妳研究著…換句話說,除了當時已經戴上子部件的blank與technician外,必須要存在著『第三個子部件』供妳研究才行。」
 
        「…唉,我還以為是什麼。」機械神在一瞬間萌生的期望就這樣無疾而終:「就算你知道不只兩個,那又如何?」
 
        「當然有關係!如果我必須成為調整妳---機械神的人,要完成這樣的工作,要和妳並肩而行的話,妳就絕對不會只給我正常的tt-plus。」
 
        也就是說,在那時,機械神想要硬塞在roommate身上的那個黑色的貼片,絕對不是一般的量產品,就算要精神折磨自己,只要她想最大利用自己就得這樣做。
 
        「所以今天我調查妳給的這東西,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和妳一樣,但它一體成形,只要知道不是tt-plus這就足夠了。」
 
        販售中的tt-plus,實際上是由數個tt-plus組成一份商品的,這樣設計是為了更方便戴上的人散播tt-plus。
 
        換句話說,沒辦法拆解成小型的tt-plus必定有蹊蹺。另一方面,要平等或凌駕於子部件功能之上的東西,就只有電極1011與子部件了。
 
        「如果妳,機械神是真心想要將我最大限度利用的話,現在我手中的東西,只能是technician拿來研究用的第三個子部件,絕對不會有其他可能。」
 
        並不是不顧自身的攻擊,或是寵溺他人的投降。
 
        這就是戴上1100或tt-plus以外的第三種方法。
 
        就像是被雜草掩蓋的古棧道,即使一直存在,卻必須要自己花一番功夫才能翻找出來。
 
        「那東西確實不是一般tt-plus。」
 
        「剛剛我就說過了。」
 
        「但是你發現的太晚了,roommate。」機械神輕輕搖頭,憐憫的看向努力的少年:「或許你早點發現那是特殊的話,早點發現你的才能足夠被特殊對待的話,就會有多一點時間反抗,就能表演一齣精采的落敗戲碼了。但現在在這裡侃侃而談的你甚至連表演的機會都沒有。」
 
        即使手上握有第三選項,但要如何利用卻是大問題。
 
        就算能利用,那也不一定能改變現況。
 
        退一步來說,這東西也不一定是第三個子部件,也有可能是其他特殊的tt-plus,也可能是機械神故弄玄虛。
 
        『有可能』並不表示『絕對』,roommate不斷用非百分百確定的推論,才得出手上的tt-plus為子部件的結論,機率連乘之下,這推論為事實的狀況自然是極為渺茫。
 
        然而能確定的是,這是第三選項。
 
        不是投降與誓死反抗這兩個極端選項。
 
        「對我來說這就夠了。」
 
        「什麼?」
 
        「真正的放棄是選擇你們準備的路,確實我能做的有限,但是我要在這上面賭一把。就算再怎麼變換人格,我相信無論是機械神還是technician,妳親手交給我的東西,絕對會有什麼意義。」
 
        真是愚蠢。少女不禁這樣想。眼前的roommate,作為結論的最後依據,居然是和邏輯毫無相關的私人偏見。
 
        「如果有的話,也就只有要你歸順的意思而已。」機械神笑說:「即使那是特殊製品,只要你一連進tt-plus的網路中,我還是能用僅次於1011的子部件來控制你,我並不是對你沒任何應付手段喔。」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作為失敗的懲罰,我願意和妳一起下地獄。」
 
        「但你看樣子不怎麼有覺悟呢,不用勉強喔。」
 
        roommate拿著疑似是子部件的東西,手輕輕發抖著,就算已經下定決心但仍然忐忑不安。
 
        行嗎?
 
        真的行嗎?
 
        他知道自己在特定條件下,是有能力拯救眼前的天才。然而一旦自己的猜想是錯的,不只是自己會完蛋,身後的0000也會被當場殺掉,樓下的0110也逃不了吧。
 
        但是,roommate有驅散一切不安的理由。
 
        絕對絕對,無法被破壞的理由。
 
        「我想不留遺憾的去救妳啊,technicia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