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FInal.

蟬紫 | 2020-12-14 18:01:21

連載中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資料夾簡介
抱著困惑的我來到人人有機會掌握前世記憶的天才時代,而我卻決定隱藏記憶深埋理性,直到明白空虛感的原因,但現實卻不停逼迫我展現實力…

  Final.

  「不會再讓妳離開」的含意是什麼?

  這是剛恢復意識,眼睛尚未睜開前,腦海中最先跑出的疑問。

  第二個問題是自己正在哪?

  透過背部傳來柔軟觸感,飄入鼻內淡淡飯香可以知道,我在自己床上。

  我甚至透過手腳僵硬程度可以推測,自己昏迷二天以上。

  對於這種非情感的推理遊戲,第二個疑問對大賢者的我來說實在太簡單了。

  那麼回到第一個問題吧。

  那句話仔細想,無論從小說及電視劇都是結婚的意思。我可不是隨便說說。

  同班男同學將它列為追老婆第一名言,常以男男成對姿態含情脈脈對望,故意在情侶面前演出,徹底破壞氣氛。

  總而言之,自己好像說出很不得了的話。

  不知道愛麗絲怎麼想?

  房間外傳來咚咚咚的快步聲。

  小雨走路很輕且優雅,因此這絕對是愛麗絲的步伐。

  在開門那短短幾秒,我促迅速躺回床上閉上雙眼。

  「小晴你醒來吶?」

  「……

  等等,我為什麼要裝睡?

  想逃避好歹從窗戶逃到屋外,這才是正確答案吧。

  現在只能繼續裝睡到底。

  愛麗絲站在我的床邊數秒,沒多久整張臉貼上來,她臉頰上洗面乳香氣和鼻息都可感覺的一清二楚。

  如果班上男同學在場進行分析,肯定認為這是要親吻的動作。

  問題是現在這位是稍微粗暴的愛麗絲,她肯定沒有這種想法。

  沒多久,愛麗絲將散發熱氣的臉頰移開,同時間有一道細長黑影遮住窗戶射入的光線。那道黑影從外型看起來像是:

  「木刀!妳想殺了我啊!」

  我張開眼睛,連忙從床邊滾到地板上,陽光下金髮流瀉的愛麗絲,手持木刀揮空砍到棉被:

  「還不是某人裝睡,想誘騙我做出奇怪動作吶。」

  「誘騙?妳在說什麼。為什麼臉那麼紅?木刀別又揮過來呀!」

  「反正你是大賢者,用魔法三兩下應該可以擋住。」

  「魔力稀薄的現代,要引流魔力也要時間好嘛!」

  咻!木刀落在耳朵外側,空氣切開聲聽起來飛機掠過。

  愛麗絲空出一手放在自己胸口上,像是要摘下自己已成熟結果的大份量胸部。她深深呼一口氣:

  「小晴真的是大賢者?前世一起冒險的那位恩人?」

  「從很多情報綜合來看,我確實應該就是你口中那位大賢者。」

  「呼,我果然是一心一意的人吶。」

  「一心一意?等等,別又用木刀亂揮啊!」

  愛麗絲不知道為什麼臉非常通紅。

  唯一線索是她喃喃的話,可惜被木刀揮舞聲蓋過。

  「哥哥醒了嗎?一起吃早餐……

  房間外嬌小的小雨像透過隙縫探頭的小貓咪。

  可是她原本腳步雀躍,在看到愛麗絲立刻冷卻下來,散發仿佛比自己黑色長髮更加深色的情緒。

  她貼上來拉著我:

  「哥哥我們去吃飯,待在這很危險唄。」

  「但是愛麗絲還在亂揮舞……

  「她肚子餓就會來吃,哥哥可是好幾天都沒正常吃唄。」

  

  ◇

  

  家中餐桌非常樸實,是由木頭漆成白色的桌椅構成。

  同班女同學說,絕對不會和家中男性混用碗或筷子,可是我們完全沒有這問題。

  有時候我暫時離開,擺在桌上的筷子還會被小雨或愛麗絲直接拿來使用呢。

  小雨理由是減少洗碗精使用,愛麗絲則是很多次根本沒注意到,還要我自己再去拿一雙來使用。

  真不知道她們這樣算不算正常女高中生?

  唯一肯定是我應該很正常。

  我從沒有出現班上男同學常說:「當然要舔妹妹和女生筷子!」的衝動。

  今天早餐是和式料理,分量十分足夠,再多一個人吃也不成問題。

  小雨將過量的飯添到碗內,形成一座小山丘。她連同筷子輕輕遞來:

  「哥哥,對不起唄。」

  「沒關係,應該能吃完。」

  「不是這件事……是那個……都怪我才會讓哥哥受傷唄。」

  「以後不會再做相同的事情吧?不會?那就不要緊了。」

  小雨雙手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襬:

  「為什麼要原諒唄?我可是白龍……

  「不管以前是什麼,現在妳是我妹妹,這樣的理由就足夠了。」

  「我可沒有原諒吶!」

  愛麗絲來餐桌。她像是奔跑百米,剛才還平直的頭髮已變得毛躁:

  「小晴可是差點死在港口吶。」

  「對不起唄。」小雨說。

  「這件事我不在意。」

  「小晴別插嘴吶。」

  愛麗絲用筷子挖飯塞入我嘴巴。

  接著視線一轉,直直望著低下頭的小雨:

  「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先找我商量吶。」

  「?」

  「這樣我就原諒妳吶。」

  「……

  小雨抬起頭,眼中帶點濕氣。

  一陣子後,小雨從椅子上起身,將愛麗絲的飯重新放在鍋內熱炒。小雨要做甜味蛋包飯?

  那是愛麗絲最喜歡吃的料理之一,口味有點像是布丁甜點。可是那種口味不能當早餐吧。

  小雨端上甜味蛋包飯,上面還撒上紅色沾料:

  「只有今天特別為妳做唄。」

  「喔喔!這不管什麼時候吃都覺得很美味吶!」

  愛麗絲用湯匙挖蛋包飯,一口塞入嘴中。嗯?平常她肯定馬不停蹄一口氣吃完,為什麼今天特別停下來。

  她臉變得非常紅,嘴唇水腫,說話口齒不清:

  「好辣吶!上面竟然不是甜椒醬而是辣椒醬吶!」

  「正確說應該是特級辣椒醬唄。」

  「特級!照剛才的氣氛不是應該上演溫馨大和解吶!」

  「所以替妳做甜味蛋包飯。可是拿木刀欺負哥哥也要回敬才行唄。」

  「嗚……水吶!」

  衝到廚房的愛麗絲,回來時手上提著一瓶牛奶,嘴角還沾著乳白色。啊,那瓶牛奶上用黑色簽字筆寫著「雨和哥哥專用。」。

  愛麗絲絕對是故意拿那瓶牛奶喝。

  看來她們短時間內不會停止爭吵。

  在爭吵中,電視被她們無意間打開。喔,昨天水族館事件上了頭條。

  新聞畫面是招牌打上馬賽克的我們學校校門口:

  『有位田姓受困遊客指出,受困期間自己被任職某所學校的嚴姓教師打傷,不排除提告。該名嚴姓老師目前正接受相關單位調查。』

  主播說完,畫面轉到嚴鐵挺直身軀,走入調查委員會的畫面。

  嚴鐵臉部沒有打上馬賽克,田姓遊客面貌則一覽無遺。依照受害人影像清晰無比,加害人影像模糊不清源則,輿論對嚴鐵有利。

  照現狀發展,記者遲早會找上班上同學挖掘出真相。

  忽然門鈴響起。

  雖然門鈴不是很大聲但也足夠突兀,可是對於爭吵中的愛麗絲和小雨沒有阻止作用。

  她們目前已經在對方碗中添加,光看就會流汗的辣椒醬分量。那種飯已經不能吃了吧?

  我放下碗筷來到玄關應門,門外是蕾莎,她今天也穿著白色袍子。哦,等一下,我應該沒有告訴她我們家的住址才對。

  她推著自己霧茫茫看不見雙眼的眼鏡,沒有偵探氣息,更像是搞笑藝人:

  「學妹傳訊息告知你醒來的說。還有不舒服嗎?有熬夜嗎?」

  「睡得很飽。」

  「應該沒有吃奇怪東西的說?」

  「沒有呢。」

  「有煩惱學姊我的未來的說?」

  「……這要我怎麼回答!」

  千萬不要忘記幾何男的忠告,蕾莎很喜歡惡作劇。

  我深吸一口氣,將話題轉守為攻:

  「妳是怎麼找到這?小雨還有愛麗絲應該不會隨便給住址。」

  「是沒有給。因此我沿路詢問,附近是否住著一位男性,他正和二位女姓同居的說。」

  「愛麗絲嚴格說來是鄰居,小雨則是我妹妹!糟了,隔壁老婆婆好像相信妳的話,笑呵呵走過去啦!」

  「放心,其實地址是從學校通訊錄得知。一路上只有問過那位老婆婆的說。」

  「唉,結果還是有亂說啊……對了,水族館那時,謝謝妳通知人來救援。」

  「那沒什麼的說。」

  蕾莎停下嘴,胸口大幅起伏好幾下,豐滿的胸跟著上下抖動:

  「還記得我說過想交男友的事嗎?希望你能夠跟我交——

  「記得。需要特別幫妳注意什麼類型嗎?」

  「——……交給你了!今天是開學日,我先走一步的說!」

  白袍下襬像花瓣輕輕飄舞,讓人難以捉摸的蕾莎就這麼轉身離開。

  「話說她為什麼會臉紅?」

  不知道何時出現的愛麗絲和小雨對我露出關愛眼神:

  「哥哥保持現在這個樣子就可以唄。」

  「小晴轉世後感覺跟前世一樣吶。」

  

  ◇

  

  今天是開學日。正確說來是學校通知我們可以恢復上課的日子。

  上學沿路的路樹,已經停止落葉,再過不久應該就會進入蟬鳴夏季。

  「大賢者!」

  身後傳來一道逐漸拉近的聲音。是誰將我的身分洩漏?

  聲音的主人是美美。

  她原本參差不齊的瀏海又進行修剪,現在已經非常平整——除了左側瀏海有一個明顯凹洞外。整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勺子形狀:

  「愛麗絲、小雨還有大賢者,早!」

  「為什麼說我是大賢者?」

  「能夠從水族館內消失,在陸地上出現,除了魔法其他是做不到的吧?」

  「雖然很難相信,但我是坐潛水艇。」

  不,她顯然已經聽不進去。

  美美胸甲板撞上來,眼睛閃閃發亮:

  「大賢者請給我一點指引吧!」

  「哦,不會要給予聖劍的線索吧?」

  「不!是有關於人生。」

  「……

  「最近妹妹變得好獨立,感覺生活失去重心。」

  這完全找錯人吧?

  我視線飄向愛麗絲求助,只見她看似再梳理變得毛躁的金髮,但很明顯是故意要擠出胸部線條,讓它由丘陵變成高山。

  小雨則瞪著愛麗絲的胸,默默靠向美美的胸部平原。

  這兩位還在戰爭嗎?完全不能依賴啊。

  「嘖,還真是無能者的煩惱。」

  身材高大將影子遮住陽光的幾何男從身邊經過,就好像要將光亮話題吞噬的日蝕。如果不看他的臉,正常人肯定都以為他在找碴。

  實際上他表情沒有任何不悅,甚至稍微陽光擠出笑容:

  「妳……美美同學對吧?可以考慮將數學當人生興趣,不會的問題由我親自傳授。」

  「這就不用了,數學不太好呢。常常沒計算好,到最後才發現自己道具還剩下很多。」

  「是、是這樣嗎?」

  幾何男垂頭喪氣離開。他是來做什麼的?

  很快他的位置被數位同班女生取代。

  其中一位戴手花環的同班女生,將智慧手機畫面著愛麗絲,露出貓嘴般的得意笑容:

  「妳和晴同學交往都沒說呢。」

  「交往吶?」

  「別裝傻喔,有照片為證。當天同班女生好多人都聽到,晴同學抱著妳說『不會再讓妳離開。』」

  「那張照片小晴混身是血,那才是重點,對吶?!」

  「妳這麼說也對……莫非你們是喜歡玩那種play的情侶?」

  「不是吶!」

  啊,愛麗絲的頭髮又變得毛躁。

  那位女同學展示的照片時間點,應該是我和老師戰鬥後。

  在那之後我意識有些模糊,背景已經從港口移到水族館附近。

  不會走到水族館路上,自己都抱著愛麗絲吧?

  嗚,自己當時到底是多執著。

  「百合也不討厭喔。」

  路上胖胖的棒球專家翊綱出現,如果他不說話就會有路上多一顆巨石的錯覺。他微微仰起頭看著只有太陽沒有星光的天空:

  「妳和愛麗絲同學一起來當棒球經理吧。」

  「我真的不是女生……」我說。

  「沒關係,妳這樣否認也是賣點。另外一個賣點是,其他隊員入隊將有機會和經理們進行百合三人行。嗚~~

  「別一早就發表色情宣言吶!」

  肚子被愛麗絲打上一拳的棒球專家,手腳著地呈現跪姿:

  「班長……我想要組球隊……

  「感覺在看什麼電影大片。」美美說。

  啊,棒球專家你可以不用演了,現場除美美外,其他人注意力都在智慧手機上的照片。

  班上其他女生似乎也想鑑定照片,紛紛要求將檔案傳給她們。

  忽然女同學的智慧手機冒出白色電弧,螢幕中央出現一個彈孔。

  「完美,最後的證據回收完畢。」

  身後剎那低聲喃喃不知道是在和誰通話。

  「別一大清早就做出明顯犯罪的舉動吶!」

  愛麗絲伸出手指,用力捏著剎那的臉龐,將她深邃五官揉成一團沒有起伏的圓球表面:

  「我很感謝那時妳將我們送到水族館,所以別馬上打破人家的感激吶!」

  「目前新任務是保護妳,所以必須消滅一切會曝光相關事證的證據。」

  「為什麼我是班長吶!……總之,被妳破壞的手機怎麼辦吶?」

  「長官不用擔心,聽說會派支援來處理。」

  這時轉角處出現一位載著帽子和墨鏡,身穿寬鬆花格子襯衫,就像來這旅行的男子出現。

  那個人不會是……剎那似乎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張大眼瞪著那名男子。

  只見那名男子微微拉下墨鏡,目光掃向我:

  「我們果然有緣。」

  「支援者?你不是已經……

  「有美女還在世上,才不會那麼容易去送死啦。我是看準友軍就在附近,一定會來救我……嗯?帽子。抱歉,我當時只是想耍帥一下。」

  後面那句話請對著開槍射向帽子的剎那說,我可不想捲入糾紛。

  支援者吞口水沒有再多話,直接走向戴手花環的同班女生:

  「我剛才說的美女就是妳喔。」

  「咦?我?!」

  「沒錯。看到美女有難,不出手幫忙可是違反紳士風度。這裡剛好有手機折價卷,無論什麼機型或品牌都可以免費拿取一隻。」

  「真的?可是……。」

  「就請當作是妳維持美女面貌和纖細身材的鼓勵吧。」

  支援者將折價券塞入戴花環的女同學手中,這動作引起同班女生的騷動:

  「我也算美女?沒有折價卷嗎?」

  「妳不是才說最近有點胖,所以不算身材纖細吧?我可是每天準時睡覺,養顏美容,所以應該拿到折價券。」

  「別騙人,妳的黑眼圈明明就很重,又追劇了吧?我才是正統早睡早起。所以折價券我應該也有一份才對。」

  這些女生開始互扯後腿,最後連班上男生都加入:

  「那個我——

  「妳是男生吧?!」

  「——我有位妹妹,每天我都祀奉得很好。能給予獎勵嗎?」

  「醒醒吧!妳沒有妹妹。我家附近有位美麗的大姊姊,我常常提錢去幫助她生活。」

  「你家附近是便利商店,幫助生活也只是去店裡買消夜給大姐姐結帳吧。」

  一片鬧哄哄中,愛麗絲微微甩動金髮,像是運動前的暖身動作。班上同學將會是誰遭殃呢?

  恩?她走來到我身旁:

  「小晴不公布自己身分嗎?大賢者被當成笨蛋這種事情很難過吶。」

  唯一解可不一定是最佳解。

  不要被當成笨蛋的唯一解是證明自己很厲害,但這種唯一解肯定不是最佳解。

  我的最佳解是享受現在的日常。

  日常中有著班上同學。

  有著我不懂的情緒。

  更重要的是,身邊有著……

  我發現自己嘴角上揚:

  

  「只要妳們在我身邊,這些都只是小事。」

-------------------------------------(以下後記)
這篇小說大概是1年前所寫,並於貼文時添加一些劇情結構修改。整體劇情結構看起來沒問題,但主角

的想法、行動描述太過平舖直述,應該要多使用反襯或對比,才能讓人因句子結構的鮮明印象而有代

入感。很可惜這樣工程會很浩大,因此最終只修改劇情結構。

以上是我對這篇小說的感覺,希望各位能有其他意見也可以提出,謝謝。
106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