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4-52 異端審判

空想能手 | 2024-01-01 21:44:57 | 巴幣 1138 | 人氣 402


  擁有冒險者稱號『微星域』的『愛莉諾菈』,此時正透過窗戶觀察著宅邸內篝火附近的動靜,之前莉奧娜和『偽掠奪團』的談話內容她也都聽清了。
 
  一個簡單的計畫也在她的腦中構思完成,看著狂飲的人們,她靜靜地凝視,等待著時機。
 
  期間,因為許多人飲酒過多,不斷有人出來上廁所和嘔吐,卻都折返回大廳繼續喝,或是直接昏死在中途,選擇回去自己臥室睡覺的人反而很少。
 
  對這些人愛莉諾菈都只是簡單一瞥,就又回到了大廳內部的觀察上,就連浣熊族半獸人出來小便時都沒有過多的注意。
 
  直到一個瘦如竹竿、尖嘴猴腮的中年人搖搖晃晃的走出宅邸,愛莉諾菈才手指微動,從空間袋裡拿出了並非她最擅長使用,也並不像是她這種身份的人會使用的老舊匕首。
 
  鬥氣凝結與指尖,稍稍用力向前一彈,平凡無奇的匕首就刺穿了中年人的後頸,刀刃精準的避開了動脈,只切斷了頸椎和腦幹,在並沒有出太多血的狀況下,無聲的殺死了他。
 
  匕首直接卡在中年人的後腦勺,中年人也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向前倒下,臉直接砸在了牆壁上,變成斜靠著牆的狀態,看起來就像是醉倒了一樣。
 
  做完一切後,愛莉諾菈也沒有離開,而是收起鬥氣,繼續觀察狀況。
 
  因為沒有產生噪音,也沒有大量出血,所以中年人的死亡沒有第一時間被人發現,過了一個多小時後,才有一個因為吐了好幾次而反覆進出人注意到他都沒有動過,貼近一看才發現了異狀。
 
  傭兵的心理素養讓他沒有害怕的驚叫,而是進入了警戒狀態,拔除武器,小心翼翼地左右查看後,迅速轉身跑回了大廳內,這才扯開嗓子喊到:「敵襲!『穴狐』的副團長被殺了!」
 
  所有視線立刻都聚焦在那人的身上,隨後幾乎同時拿起了武器。
 
  而在眾人做好初步的戰鬥準備後,卻有不少人的視線瞥向莉奧娜他們,只是那並不是等待命令的順從眼神,而是質疑,甚至是憤怒。
 
  在爭吵不久後,其中一方就被殺死,那爭吵的另一方顯然有很大的嫌疑,這也是很多人懷疑莉奧娜他們的理由。
 
  在這緊張煩悶的氛圍中,很快就有人怒視著莉奧娜,按耐不住的開口了:「這是想給我們下馬威嗎?」
 
  「我不會叫阿朗索做這種事喔~要殺人我剛才自己來就好了啊~哪裡還會給他喝酒的機會~我可沒那麼好心喔~。」莉奧娜的笑容依舊,十分輕鬆的解釋到,看起來並沒有太在乎的樣子。
 
  「少來了!你們這些A+級本來就視我們為糞土,想殺就殺了,不就是這樣嘛!」另一人也激動的說著,甚至把武器指向了莉奧娜。
 
  「你說的也沒錯啦~其實殺你們也不用什麼理由~可是沒做過就是沒做過~要我承認我沒做過的事嘛~要在我心情很好的時候才可以喔~。」莉奧娜燦笑著說著,從空間袋拿出了手杖,這一瞬間,凝重的氣氛彷彿扭曲了火焰映照的人影,大廳內的氣氛也更加緊張。
 
  「都先放下武器,我們不能沒有證據的臆測,至少也應該先確認屍體再判斷。」浣熊族半獸人站出來叫停了大家。
 
  專注於觀察的愛莉諾菈,發現在浣熊族半獸人說著話時,似乎做了一個暗號,幾個人就安靜且迅速的開始行動。
 
  大部分行動的人裝成自然的樣子,擋在門口擋住大廳裡的視線,並拖延其他人離開大門,而剩下的三人則來到屍體前面,兩人又再形成一堵牆,最後一人則把屍體收進空間袋裡,再跟他們兩人一起從一旁的小路直接離開。
 
  不論兇手是誰,先直接消除紛爭的源頭嘛...做的不錯-愛莉諾菈思考著,從空間袋裡拿出一把長劍。
 
  懂得調和紛爭的人,可比一個A+戰力麻煩多了,今晚找機會肅清他吧...不過他好像自稱是教徒,隨身攜帶女神教吊墜,又會把女神教問候語掛在嘴上,審問之後再肅清好像會比較符合流程-看著已經來到門外,正在裝作毫不知情的向發現者詢問的浣熊族半獸人,愛莉諾菈的右手把劍柄握得更緊了,左手則習慣性的伸向胸前,探尋著此時並不在自己胸前的女神教吊墜。
 
  即使空無一物,她仍緊握起左手,彷彿自己能感受到那熟悉的冰涼金屬質感,和吊墜塑像的稜角刺傷手心的疼痛-異端審判官『愛莉諾菈』總會在『執行』前這樣提醒自己『戒律』。
 
  眼神越發冷漠,卻始終關注著浣熊族半獸人,再次等待著時機。
 
  此時,浣熊族半獸人也從詢問一人,轉為向大家說話—
 
  「我相信我們的同伴沒有說謊,這裡也確實還留有血跡,但是這並不是我們懷疑他們的理由,我們更需要在意的,是我們受到襲擊的事實。」浣熊族半獸人揮出手臂,下達了命令:「所有按照我們的防衛編制各就各位,至於掠奪團的各位,就拜託你們在附近巡邏,協助我們找出襲擊者,我會請熟悉城內街道的人幫你們提供資訊。」
 
  「如果~我們沒找到人呢~?」莉奧娜別有用意的燦笑著問到。
 
  「那就表示對方太會藏了,我們會加大巡邏的力度,你們專心準備戰鬥就好。」浣熊族半獸人明明察覺到了莉奧娜的意思,卻刻意只回答了表面的問題,沒有回答莉奧娜的問題隱含的『是否會把我們當作兇手』這一疑問。
 
  莉奧娜深深地看了浣熊族半獸人一眼,琢磨一會兒他的意思後,笑容更加燦爛的回答到:「好~。」
 
  莉奧娜答應後,所有人都開始行動,莉奧娜他們沒有分開,和浣熊族半獸人安排的嚮導一起坐上莉奧娜的黑色怪鳥,飛上了天空,浣熊族半獸人也獨自走向某個方向。
 
  愛莉諾菈本想在沒人時直接出手,但是注意到浣熊族半獸人前進的方向上的顯眼建築物後,她就打消了念頭。
 
  因為那裡是一間女神教教堂,這顯然是對方已經察覺自己的身份,正在向自己提出邀約,愛莉諾菈本就有『審問』的想法,對方願意離開群眾與自己相談,她當然不會拒絕。
 
  跟了一段路後,浣熊族半獸人果然進去了教堂,於是愛莉諾菈在花了一些時間確認沒人埋伏後,才閃身潛入教堂中。
 
  一進門就能看到浣熊族半獸人絲毫沒藏的站在了教堂的宣講台上,左手上揣著一條每個女神教教徒都會擁有的銀色女神教吊墜,神色自若地等待著自己的到來。
 
  浣熊族半獸人見愛莉諾菈關好門站定後,才開口說到:「女神在上,想必您就是其中一位進入迪薩郡的『百聖』,而您又是一名女性,我想您大概就是『星點聖騎』,『加薩德大主教』的愛將,異端審判軍的頂尖審判官之一。」
 
  「……你知道的還挺清楚的,看來我的推測沒有錯。」愛莉諾菈說著話,從兩排椅子正中間的走道逐漸走近浣熊族半獸人,接著說到:「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察覺到了,你是一個女神教教徒,這不是你看似不正經的喊幾句『女神在上』,和其他低劣的言行表現就能偽裝的。」
 
  「你是女神教教徒,所以審視你的所作所為,就是我作為異端審判官的義務。」愛莉諾菈緩緩抽出劍,眼神冷漠的看著浣熊族半獸人說到:「異端,你現在可以為自己辯解。」
 
  浣熊族半獸人單手托著下巴,平靜地回答到:「如果我說我仍然堅守著身為女神教教徒的本分,甚至是一名正在執行其中一位大主教命令的祭司呢?」
 
  「怎麼可能……獸人祭司……等等,不對,我見過你。」愛莉諾菈像是回想起了什麼,露出有些複雜的神情,換了個比較尊敬的口吻說到:「您是比我早三年成為見習修士的前輩,您身上的毛髮更加茂密了,我才沒能在第一時間認出前輩您來。」
 
  「您還記得我啊,女神在上,作為一個年資稍長的平凡祭司,能夠被作為『百聖』的您記住是我的榮幸。」浣熊族半獸人臉上露出了剛才在群眾中都沒顯露出來的溫和、無害的微笑。
 
  「不,您值得被欽佩,在滿是人類修士的教會環境中,沒被困難所擊敗,這是心智堅定的人才有辦法做到的事,對您尊重是我必須做的。」愛莉諾菈說著,手上的長劍卻沒有收回,她也神情嚴肅地接著問到:「所以我非常想知道前輩參與進這次事件的原因,可以的話,希望前輩告訴我您的所屬單位及具體命令。」
 
  「具體命令涉及一定機密,即使是『百聖』,我也不能告知。」浣熊族半獸人輕輕搖頭,不過馬上就接著說到:「至於其他問題,我會告訴您可以讓您知曉的部分。」
 
  「所以是大主教的直接命令?」聽到自己沒有權限知悉,愛莉諾菈問到。
 
  「沒錯。」浣熊族半獸人接著說到:「我是屬於『頌聖會』的祭司,現在正在執行第八大主教的直接命令。」
 
  「『頌聖會』?負責傳教事宜和一部份典禮儀式,歷史悠久的教會機構,前輩您原來到那裡服務了…然後第八大主教,前輩你正在執行那位的命令?」愛莉諾菈神情有些怪異,手上的長劍仍然沒有收回的打算。
 
  「我也知道在這裡說出第八大主教會更引人懷疑,但是我不會對女神教教徒說謊,而且第八大主教確實應該被懷疑,您的作法是正確的。」浣熊族半獸人仍然沒有畏懼的回答到。
 
  「前輩也懷疑第八大主教,那為什麼還在執行她的命令?」愛莉諾菈眼底的懷疑更加強烈。
 
  「這很單純,就像異端審判軍大都支持主張『嚴格堅守戒律』的加薩德大主教,在教會裡因為各地信仰衰退而逐漸式微的『頌聖會』,會全力支持用強力手段進行傳教的第八大主教並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浣熊族半獸人解釋到。
 
  「她做了『那件事』。」愛莉諾菈眼神變得冰冷。
 
  「『頌聖會』知道。」浣熊族半獸人收斂笑容,神情嚴肅的回應到:「所以『頌聖會』支持她。」
 
  「…難怪近年對『頌聖會』態度強硬的舉報在持續增加。」愛莉諾菈嘆了口氣,雙眼凝視著浣熊族半獸人,接著說到:「如果我請前輩中止任務等待調查,前輩會接受嗎?」
 
  「女神在上,『星點聖騎』,即使我知道您良善的美意,但我實在不建議您這麼做。」浣熊族半獸人轉頭看向身後巨大的女神雕像,回答到:「因為我實在不想看到同教之間的血腥鬥爭,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第八大主教到底打算做什麼,到底想要做到哪個地步,所以我需要完成一定程度的任務目標。」
 
  「前輩打算揭穿第八大主教的惡行?」愛莉諾菈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猜到對方的想法,不太確定的詢問到。
 
  「作為女神教忠實的信徒,如果是惡行,哪怕是同教的大主教,我賭上性命也會揭發。」浣熊族半獸人抬起手,神情認真的發誓到:「女神在上,忠實的教徒『格雷葛瑞』以自身的一切為誓,絕不縱容『墮落者』。」
 
  聽到對方的回答,愛莉諾菈收劍入鞘,浣熊族半獸人『格雷葛瑞』也自己走近了愛莉諾菈,拿給她一顆通訊石,又接著說到:「這可以聯繫到我,請您先離開吧,我不會讓女神教出現不好的謠言的。」
 
  「前輩,我可以離開,只是—前輩是懷抱著什麼目標成為祭司的,我需要知道才有辦法決定。」愛莉諾菈神情十分認真,彷彿學生在等待老師講解一般。
 
  思考了一會兒,『格雷葛瑞』回答到:「只是陳腔濫調罷了……我想盡可能的拯救所有人,不分種族、不分階層,不論是否是罪人,我希望所有人都有可以得救的機會,我也為此而努力,就只是這樣罷了。」
 
  「無論是否是罪人嗎…我明白前輩所想的了,您確實是一名虔誠的祭司,我尊重您的想法,我會離開。」愛莉諾菈轉過身面對教會的大門,接著說到:「女神大人在上,願您發揚女神的慈愛。」
 
  「感謝您的理解,『星點聖騎』。」『格雷葛瑞』低下頭,說到:「女神在上,願您不會遭受俗世的苦難。」
 
  語畢,愛莉諾菈的身影已經從教堂內消失,整間教堂空蕩蕩的,只剩下『格雷葛瑞』一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