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ACT.4-6

蟬紫 | 2020-12-09 18:28:02

連載中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資料夾簡介
抱著困惑的我來到人人有機會掌握前世記憶的天才時代,而我卻決定隱藏記憶深埋理性,直到明白空虛感的原因,但現實卻不停逼迫我展現實力…

  別放棄!

  就算空氣只瀰漫些許魔力,也絕對有辦法讓小雨不受到子彈的致命傷害。

  算出子彈軌跡,然後使用風魔法讓它偏離致命傷害。

  呼,子彈偏離胸口,射入小雨的肩頰骨。

  不,別為這點小事高興。鮮血正快速從小雨制服暈開,沾在黑色長髮上。

  此時剎那從泳衣名牌內抽出小刀,架在拿槍的手下方:

  「快說出誰是異能者,誰是妳們口中的騎士!」

  「除了哥哥,我不會告訴任何人唄。」

  「快點說!」

  「剎那別拿槍對小雨!妳到底在焦急什麼。」我說。

  剎那混血五官臉顯得蒼白,仿佛成為純血白人,臉色幾乎和失血的小雨沒什麼兩樣:

  「因為任務失敗,支援者聯絡不上肯定也已經死了。不能再讓危機繼續擴大,必須儘快完成任務!」

  「所以將關鍵人物打成重傷,得不到任何情報就能達成任務?」

  「……」

  按照小雨流血速度,恐怕撐不到五分鐘。

  不過我可不會讓小雨犧牲。無論她是怎麼樣的人都是我的妹妹。

  犧牲同伴這種事我不會犯第二次:

  「剎那小刀借我,要挖出小雨肩肩頰骨的子彈才行。別猶豫,妳不是還有一把槍,會怕反擊嗎?」

  「你會醫術?」

  「會。小雨深呼吸一口氣。」

  從子彈飛行軌跡和發出的火光推算,子彈應該就卡在傷口偏左二點四五公分處。呼,預測正確,順利勾出子彈。

  接下來只要包紮傷口。

  「哥哥果然是大賢者,什麼都會唄。」

  咦?她怎麼知道:

  「妳是莉莉安?」

  「不是喔。我是白龍,以前常到山下找獵物,像是亞人、動物還有人類,最後被哥哥擊敗唄。」

  嗚,現在回想起來,確實只要提到前世的事,小雨表情總有些古怪,或者主動轉移話題。原來她也有前世記憶。

  白龍是最古老的龍族,會許多上古魔法,跟牠對抗的魔物沒有不滅絕,意圖侵犯的國家沒有不滅國。

  我前世可不會沒事去找牠單挑。

  純粹是牠活太長,想將前世的世界完全摧毀,讓自己一同跟著消失。這種自虐傾向和現在的小雨有點像。

  「妳恨我對吧?」

  「才沒這種事!小時候要不是有哥哥,就沒有現在的我唄!」

  小雨激動緊抓著我手臂,就像是將她從家暴父母帶回家那一天一樣:

  「可是我沒有資格待在哥哥身邊唄。」

  「為什麼這麼想?」

  「因為以前虐殺了好多人,和高潔聰明的哥哥不配。即使如此,我也不想看到哥哥被別人貶低,身為大賢者卻被罵笨蛋唄。」

  「……」

  「要讓人知道哥哥厲害之處,只有破壞,因為那是最令人恐懼,卻是最有效的方法。只要哥哥出面解決一定能吸引注意,就像小時候一樣唄。」

  忽然剎那將槍口抵在小雨的額頭上,泛白色頭髮似乎隨時會沾上鮮紅色:

  「所以妳就炸掉學校、在點心店派人狙擊、雇傭恐怖分子占領學校、將我們困在水族館?別騙人,這些事可不是一個人能完成,快說出妳的組織!」

  「我只有寄威脅給哥哥,以嚴鐵老師名義邀全班來水族館,引發剛才中央區域商店的爆炸,其他學校佔領、水族館變成現在這樣我都不知道唄。」

  「還不說實話!妳的協力者是誰。」

  「沒有協力者。另一側已經被恐怖分子佔領,因此即使我不認識他們,但只要被抓到後承認自己是協力者,哥哥名聲也會增加唄。」

  「剎那將槍口移開,小雨沒有說謊。剛才我拆除的炸藥和前幾天恐怖分子用的炸藥等級差太多。」我說。

  「所以將我們困在水族館、殺害支援者的人也不是妳?」剎那問。

  小雨搖搖頭否認。

  好吧,如果我沒猜錯,化學教室也是小雨引爆,至於更衣室的炸藥應該就跟恐怖分子有關。

  小雨絕對不是故意不說,只是她遺忘了。

  更衣室施展的復活魔法讓她忘記這件事,甚至忘記她曾經寄過威脅信,所以第二次威脅信口吻才會像第一次進行威脅。

  這件事我不會說出口。

  不過還真被剎那說中,實際上有兩位兇手。

  一位是小雨,另一位是傭兵所屬的組織。

  對了,如果小雨是威脅信主人,那麼她應該知道誰是莉莉安:

  「騎士是誰?妳是怎麼知道?」

  「愛麗絲就是騎士喔。哥哥記得有次我們到愛麗絲家玩,那時候我偷偷翻了她擺在桌上的日記,裡面寫著有關前世事情唄。」

  「妳不會也是在那時候想起以前的事?」

  「恩。明明知道愛麗絲姐姐對我很好,可是一想到前世就覺得根本不值她關心唄。」

  愛麗絲和小雨開始吵架,果然和日記內容有關。那時候我應該阻止小雨,那麼她就不會像現在一樣露出落寞的神情。

  不過我真是笨,莉莉安一直就在身邊啊。

  這次我一定會一直待在她的身邊。

  目前小雨傷口已經清乾淨,淋上恢復藥水後肩膀傷口、斷裂的神經、筋膜還有肌肉開始回復原狀。

  呼,小雨已經沒有生命危險,這次沒有讓重要的人被犧牲。

  由於恢復藥只是加速體力消耗進行修復,因此小雨現在顯得有氣無力,隨時會睡著。對了,我還有一些問題:

  「為什麼妳知道我是大賢者?」

  「不久前的連續假日,哥哥不是和我還有愛麗絲一起去醫院使用回溯機,可是哥哥卻偷偷溜走唄。」

  「莫非……那時候我使用魔法救妮妮被妳們瞧見了?」

  「恩。雖然當時有認知干擾魔法,不過從愛麗絲反應來看,大賢者絕對是哥哥。不過她好像忘記這件事唄。」

  嗚,原來當天約我到學校後方的人就是愛麗絲。

  沒想到她記憶損毀這麼多,連好幾天前的事情都遺忘。

  恢復藥藥效繼續發作,小雨眼睛幾乎閉上只剩下一條線。我可不想吵她,但必須知道愛麗絲的位置:

  「愛麗絲在哪?」

  「通風口另一處。對不起,給哥哥添麻煩……唄。」

  「發生什麼事情?!」

  拿著剪刀作為武器的美美從後方轉角探頭,可是她不齊瀏海就好像在說明自己的戰鬥能力最高只有剪頭髮。

  她應該是聽到槍聲才趕來,不過至少將嘴角布丁渣擦一下吧。

  我將睡著的小雨抱給美美照顧,並且打算進入通風口。

  哦,通風口還真小,對於我來說有點勉強,但有著豐滿胸部的愛麗絲肯定會卡在裡面。

  「你要放過她?」

  剎那不像是詢問而是質疑。她背對著美美將槍收回白色名牌內。

  「這次我可不會犧牲同伴,何況是妹妹。另外,小雨沒有說謊,無論是從現有資訊,還是身為她的哥哥,我都可以掛保證。」

  正當剎那無法下決定時,通風口傳來吵雜聲。

  難道通風口另一頭的愛麗絲發生什麼事?!

33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