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ACT.4-7

蟬紫 | 2020-12-10 18:36:30

  「小晴不在現場吶?」

  正在通風口內的我,清楚聽見愛麗絲聲音。她在擔心我嗎?

  通風口內非常漆黑,整體由金屬殼構成,如果移動太快便會發出聲響。最令人討厭是部分路段有積水,必須憋氣潛入水中才能通過。

  如果通風口再長一點,我感覺自己會因為全身濕透而失溫。

  嗯?亮光。

  通風口出現岔路,分成側邊和通往天花板兩種方向,亮光是從天花板的鐵絲網吸風口透入。

  我攀向鐵絲網正上方。好,我看到愛麗絲了。

  她金色頭髮因為沾上海水,原本毛躁蓬鬆模樣已經變得平坦,像是山丘被挖成平地。現在這種髮型和莉莉安有幾分神似。

  如果愛麗絲平常梳這種髮型躁,我會不會提早發現她是莉莉安呢?

  好吧,這個假設沒有意義,愛麗絲可沒有一天沒煩惱。她從小到大都是班長,帶領一群沒有前世記憶的同學。

  這一區已經被傭兵佔領,待在這區域的遊客都雙手抱頭趴在地上。這裡看不到所有傭兵,要用魔法準確擊倒他們,果然還是要從通風口去到地面。

  「放心,沒有要槍決你們,只是這姿勢比較舒服。」

  臉上滿是傷痕的黑人邦尼舉高衝鋒,像是牧師一樣口氣平緩:。

  「對於虐待這類事情,我感同身受的厭惡。你們之中只要騎士站出來,那麼所有人都會相安無事。」

  「騎士?」遊客問。

  「沒錯,從異界來的騎士。雖然你們可能不相信,但我可是人道主義,絕對不會亂傷害人。」

  邦尼望著穿著校服的同學。這裡的同學至少有五位,他是怎麼鎖定騎士在這些人之中。

  先不管這問題,那位男同學別悄悄拿出零食偷吃,被發現絕對會當成反抗者啊。

  好險現場有愛麗絲,她用拳頭讓男同學昏厥。

  唉?怎麼又有異狀。

  一位看起來和邦尼差不多高,戴耳環像是小混混的男遊客,趁空隙想要從通道另一處逃走。他不知道其他地方可能遭到水閘門封鎖嗎?

  邦尼同伴見狀將槍口對準小混混,可是在開槍前卻被邦尼給阻止。

  因為那位小混混隨手拉起一位帶著小孩的母親,並且將她架在自己前面當成盾牌。

  這位小混混做法確實是想安全逃走的唯一解,可是卻讓我覺得有點不舒服。這種犧牲他人的唯一解真的是最佳解嗎?

  任憑年輕母親身旁看起來只有五歲的小孩哭泣,小混混仍無動於衷,刺著紋身的手臂繼續掐著年輕母親脖子往後退。

  先聲明,我可沒有幸災樂禍,可是這時間點真的非常適合潛入。

  我打開鐵絲網下到地面,接著立刻聽到槍響。

  從這方位可以清楚看到被槍聲嚇到的小混混,以及將槍口對準天花板的邦尼:

  「放開她,我保證你們都無事。」

  「笨蛋才會相信恐怖分子的話!何況利用弱者哪裡有錯?」

  「是嗎?」

  下一秒槍聲再次響起。

  這次不是天花板,而是朝著小混混的腳開火。邦尼槍法真是準確,竟然能在這麼多腳中擊中小混混的小腿。

  小混混倒地疼痛的鬼叫,年輕母親則趁這空檔連滾帶爬回到小孩身邊。

  邦尼沒有善罷甘休的樣子,拿著衝鋒槍走去,臉上表情有些痛苦:

  「我討厭傷害人——」

  「那就不要開槍,渾蛋。我前世可是位貴族,剛才只是要一位低賤的女人幫忙,為什麼就要受到這種無理待遇。」

  「——可是為了自己傷害別人,這種行為我更加厭惡!」

  小混混剛才架著年輕母親的刺青手臂被補上一槍,鮮血到處噴濺,但他頑強生命力沒有就此畫上句點。

  小混混跟前世矮小醜陋的綠皮膚哥布林有得比。哥布林斷一隻手還會詐死伺機攻擊。

  小混混磕頭哭泣:

  「大哥拜託請留一命,家中還有老父母要照顧,我不能就這麼死了。」

  「……」

  「拜託了!」

  「知道了,好好照顧父母。」

  早已滿臉鼻涕淚水的小混混眼神似乎稍微感動。

  可是下一瞬間,他眼神失去光彩,因為頭被邦尼用衝鋒槍射穿:

  「有拍下他的臉嗎?」

  「沒問題。」邦尼同伴說。

  「去找到他的父母親,並且給他們一筆錢。」

  「如果那個人說謊,其實並沒有老父母……」

  「我們不能忘記『可能性』……記得我們當初也是因為『可能性』,才從人體實驗室被拯救嗎?」

  這時邦尼話鋒一轉,將衝鋒槍對著遊客:

  「好了,鬧劇結束。異界來的騎士快站出來,我以人格保證如果這麼做,決不會有任何人受傷。」

  沒錯,鬧劇即將結束了。

  扭曲空間所流出的魔力,在過五分鐘後就能發動將所有傭兵壓制的魔法。

  我絕對能夠保護愛麗絲,這次絕不會犧牲她。

  等等,愛麗絲妳別衝動站起來。

  她身體微微顫抖想起身,卻被身旁女同學給拉住。不過愛麗絲搖搖頭:

  「如果恩人,那位大賢者在現場的話,肯定也會這麼做吶。」

  嗯?大賢者。愛麗絲口中的恩人原來就是我嗎?!

  我確實前是曾經拯救差點淪為奴隸的她,但那也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愛麗絲手緊握,掌心像是要被指甲貫穿出血那般激動:

  「這件事可以不告訴小晴吶?我不想讓他變成孤單一人。」

  「愛麗絲妳在說什麼?」女同學問。

  「我和小晴永遠都是沒前世記憶的夥伴吶。」

  「等等,愛麗絲,別站起來。」

  愛麗絲一直隱藏自己有前世記憶,只是因為她認為我沒有前世記憶?

  我覺得自己好蠢,要是早一點說出自己大賢者身分,那麼愛麗絲就不會每次提到前世,都和小雨一樣不舒服的皺眉。

  說不定我還能更快發現自己一直追求的不是情感,而是希望能夠一直待在她們身邊。

  別說這些,愛麗絲還真別站起來。

  現在魔力量還不足夠,至少需要再三分鐘。

  我的想法沒有傳達給愛麗絲:

  「我就是騎士,妳們一而再,再而三引發事故到底是為什麼吶?!」

  「當然是為了找妳。」

  邦尼輕輕敲著胸口的黑色無線電。是要通知什麼人嗎?

  離魔力填充完還有二分半鐘。

  要突破現狀的唯一解,只能等到二分半後發動魔法。

  嗯?水族館外透過強化玻璃,可以清楚瞧見有樣物體正快速接近。

  那是潛水艇?不會想直接撞上來吧。

  嗚,還真撞上來。

  受衝擊的水族館玻璃牆微微晃動,接著出現潛水夫將玻璃牆割開,讓潛艇和水族館可以互通。好吧,我就知道這時候那個人也會出現。

  綁著馬尾、身材矮小的老師,傭兵們的長官。

  她站在潛水艇內立刻發現我的身影。她應該沒在我身上裝追蹤器吧?

  現在加上潛水艇內的傭兵,魔力填充又要加上三分鐘左右,才能使出制壓現場的魔法。

  現在該怎麼辦?

  只見老師在被邦尼壓著走上潛艇的愛麗絲耳旁低語。

  沒多久愛麗絲回過頭,眼神睜大:

  「不要過來!」

  我當然會過去,可是要再等四分鐘。這可是能挽回現狀的唯一解。

  然而當愛麗絲一進到潛水艇艙內,潛水艇立刻離開玻璃牆,海水則從洞口中湧入水族館。等等,別走,我還什麼都沒有做!

  最終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水閘門落下,隔開我們和潛水艇之間的視線,任由海水沾溼衣服。

  我不是說要一直待在愛麗絲身邊,怎麼會落得現在這種局面?

  怎麼又落得和前世一樣的分別結局。

30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