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ACT.4-2

蟬紫 | 2020-12-05 19:12:09

  邦尼肯定是受威脅信主人驅使,來引發第二次恐怖攻擊。我應該趕在狀況惡化前阻止他嗎?

  我應該展現才智和能力,即使導致最終沒辦法理解情感嗎?

  問題難以回答。可是我的腳步仍微微加快,從滿是人群的手扶梯快步奔下。

  總之先逮住邦尼。忽然身後出現許多雜音:

  「喂!插隊很沒禮貌耶。」

  「擠什麼啦!」

  不知道什麼時候,手扶梯上的遊客充滿敵意的眼光瞪來。那些視線讓人難以呼吸,因為我再次明白為達目的自己從不考慮其他人感受。

  我不敢繼續回頭的加快腳步往下逃跑。

  手扶梯底部是一個用玻璃牆構成的水族館。

  玻璃外是一望無際海藍色,不同生態的魚被用細網隔離,更遠處隱約也可見到網子。這些魚應該是被圈養在一個大網子中。

  像是怕嚇著魚,附近燈光昏暗,對於黑人邦尼就好像披上天然迷彩。看到了,他快步從人群中往左邊走。

  我正要轉身追過去,忽然被用力撞擊。

  撞我的人是剛才手扶梯上怒吼的遊客,他沒有道歉,甚至不忘離開前面著我扮鬼臉。嗚,誰趁機打我的頭。

  反正我就是只是想解決危機,卻不懂情感所以被報復啦。

  我感到氣餒的用力跺腳,繼續朝邦尼離開方向追上。

  經過轉角,進入魚被圈養在由玻璃構成的大型魚缸區域。

  這裡布置比較像是一般水族館能見到的模樣,魚缸內女潛水員從正上方潛入餵食海豚。

  這裡燈光稍微亮些,但有更多出入口,邦尼就這樣失去蹤跡。

  「興奮也不要亂跑吶。」

  愛麗絲出現在我身旁,金色變得毛躁的頭髮因為奔跑,現在已經亂七八糟,像是剛睡醒一樣。這是睽違許久的對話嗎?

  當我正想開口,卻發現她是對著班上所有同學說話。她仍舊在生我的氣。

  「中午前要到餐廳集合,知道吶?」

  「好、好,聽到了,班長。」

  「好說一次就可以,真希望你們穩重一點吶。」

  愛麗絲雙手抱胸,但卻沒有一點威嚴,只有托高的碩大胸部讓人很難不去注意。

  在她身後的女同學們,像是避免捲入說教中,紛紛躡手躡腳朝不同方向離開。嗯?往常最先開溜的男同學並沒有離開,虎視眈眈是在等待什麼。

  這時棒球專家翊綱走來,體重讓地板微微振動,使貼在魚缸附近的魚群散開:

  「班長不要再責怪晴,那種興奮心情我非常瞭解。那是第一次到棒球場的事情……」

  「不用擺出神氣模樣進入回憶模式吶。」愛麗絲說。

  「第一次到球場時——」

  「反正你就是想說就對吶!」

  愛麗絲眼睛瞇成一線,不過棒球專家沒有理會。他閉上眼微微抬頭,雙下巴好像隨著回憶而消失:

  「——見到露肚臍、不時走光的啦啦隊,那種興奮心情讓我每次進球場都會快步進入,希望能瞧見內褲。」

  「不想聽這種變態回憶吶。」

  「晴會興奮肯定也是相同原因。水族館潛水員的潛水衣下,說不定沒有穿著任何泳衣,可能有露點機會。嗚,可惡,這裡潛水員有穿泳衣!」

  愛麗絲用拳頭敲打棒球專家的肥肚,讓他彎下身體呈現低頭道歉模式。魚缸內女潛水員嘴角上揚擠出笑容,她肯定聽得到外面聲音。

  「哥哥需要喝水唄?嗚,啊啊!」

  小雨拿著水壺想要靠近,可是她嬌小身軀很快便被向退潮的同班男生捲走,只能勉強看到黑髮飄逸的浮標在人群中:

  「晴,這杯飲料請妳!」

  「別想趁機攀關係,我座位在晴旁邊最瞭解她。妳現在想吃零食對吧?」

  「我可是每天都打招呼,才是最明白她個性。中午可以共進午餐嗎?料理就點妳最喜歡的甜食。」

  「我不渴也不餓,還有甜食是愛麗絲喜歡。」我說。

  「「「……」」」

  「你們幾位到底怎麼了?」

  他們面面相覷:

  「因為妳是混在男生群中,唯一最容易攻略的女生。」

  「我不是女生啦!」

  「恩,我相信,畢竟很完美,看不出破綻……這是妳的設定對吧?跟林婉美美是勇者一樣。」

  「才不是設定!」

  美美氣呼呼跺腳,參差不齊的瀏海微微晃動,衣服胸襟處則完全貼在胸口沒有變化。說她男扮女裝才會有點可信度吧。

  哦,為什麼有三位男同學戴著三角帽?

  其中一人手拿小蛋糕:

  「嚇一跳吧?我們知道妳今天生日特別慶祝喔。」

  「確實嚇一跳,因為今天不是我生日。」我說。

  「奇怪,難道蕾莎學姊的情報有誤?」

  「那位學姊……」

  「我怎麼的說?」

  穿著白袍的蕾莎學姊從身邊出現。

  她的皮膚比上次還要光亮滑順,潔白像是抹上白粉,唯一不變是眼鏡上帶點霧濛濛的鏡片:

  「先聲明,我只是來附近買化學藥品,順便到水族館逛逛。不是聽說你要到這才來的說。」

  「謝謝詳細說明妳出現的原因。對了,可以跟我們班上同學解釋一下我的性別嗎?」

  「性別?喔,沒問題。那麼交男友的事……」

  為什麼突然提到瀕死時說要交男友的事?

  等等,她剛才沒有說主詞是誰。

  只見蕾莎學姊摀嘴偷笑,班上男生則像發瘋一般狂叫:

  「晴果然是女生所以才會想交男友!」

  「讓我做妳的男友。」

  「是男的也可以喔。」

  最後那句是誰說的!

  等等,或許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確認還在現場的女同學中,誰是騎士同伴莉莉安。

  只要找到莉莉安,那麼我也不必展現才能:

  「我不是女的,也不是那群傭兵要找的女騎士。」

  現場愛麗絲微微發愣,就像在問我在說什麼傻話。

  小雨隱沒在人群中,看不到表情。

  唯一有意見的是美美:

  「晴絕對不是女騎士,那種身材套上女性胸甲有點古怪。」

  「套在妳身上也差不多啦!等等,誰摸我胸部!」

  「為證明是男生,讓我們摸一下也不會怎麼樣對吧?」某男同學說。

  「還有這招!晴我們牽手,是同性所以沒關係吧。」另一位男生說。

  喂,誰摸我屁股!而且還是用揉饅頭那種方式。

  再這樣下去不妙:

  「快看!潛水員大姊姊將潛水服脫下來,和海豚共舞中。」

  「「「在那?!可惡,原來是陷阱,快追!」」」

  「別跑,我的女友候補!」

  「什麼你的女友候補,是我的才對!」

  「都別吵,是我的女友。」

  我鑽入人群,甩開眼睛充滿獸性的男同學們。

  從牆上平面圖來看,整棟水族館是一個浸在海水中的圓柱體。

  圓柱體中央處有數個手扶梯和電梯,可以通往各個樓層。邦尼會從哪下手製造混亂呢?

  如果我懂得情感,應該會是容易的答案吧。

  每層樓展示的魚種不盡相同,越往下魚類越兇猛。不過鯊魚、群聚形食人魚和餐廳在同個地方,那樣的環境吃飯沒問題吧。

  每一層類似切成三等分的圓柱蛋糕,道路也不算小,甩開班上男同學難度很高。

  「這裡。」

  跑到手扶梯附近時,我聽見剎那聲音從附近大箱子內傳來。

  箱子微微抬高,從箱底露出穿著水藍色泳裝的剎那,她遞出另一個大箱子。嗚,班上男同學追來了,先躲進箱子內:

  「為什麼會隨身攜帶箱子?」

  「聽美美說,全世界最厲害的諜報員都會攜帶箱子躲藏,因此今天特別帶來試試。」

  「那個諜報員不會代號是蛇……」

  「噓!美美說要講出那位諜報員時,要舉有『本談論和其他作品無任何關聯』的牌子,否則會出現恐怖的事。」

  「她到底在擔心什麼。」

  箱子外可以聽見男同學腳步聲。哦,箱子還真有作用,他們直接從前方穿過。

  從箱子把手確認外面已經沒有男同學後,我從有些悶熱的箱子內出來,全身感覺有點像是剛從三溫暖中走到戶外。

  「你盯上的騎士到底是誰,兇手先生。」

  一旁早已收好箱子的剎那瞪來,她五官深邃及口氣像極電影中外國偵探,可是口氣卻不冷靜:

  「另一個集團也盯上那位騎士,這時候我們應該要合作。」

  「我也想知道誰是騎士啊。」

  「兇手先生也不知道?」

  「不是兇手,只是被迫捲入其中的人。」

  剎那眉頭皺成一團,口中喃喃「不會再出事……」,像是在安慰自己又像是在禱告。

  這種時候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

  我猶豫一下,試著模仿愛麗絲口氣:

  「有我在不會有事的吶。」

  「將同學捲入危險的你,可以保證不儘快完成任務不會出事?不會有更多同伴死亡?」

  剎那雙眼蘊含著怒火射來。

  我不知道她生氣的原因,但我想到死去的同伴,不暢快的轉身逃離現場!

62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