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ACT.5-2

蟬紫 | 2020-12-13 17:55:22

連載中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資料夾簡介
抱著困惑的我來到人人有機會掌握前世記憶的天才時代,而我卻決定隱藏記憶深埋理性,直到明白空虛感的原因,但現實卻不停逼迫我展現實力…

  「走吧!」

  「喔?打算要犧牲遊客?」

  支援者將過肩的金髮往後梳,原本花花公子的笑容抿平,整張臉貼上來。好近,這裡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和迫人視線。

  要比瞪眼,我可是和龍對視過,這點小事根本不算什麼。

  支援者盯著我一陣子:

  「先聲明,這可不是神話或夢中,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因為根本不需要兩全其美,只要兩者都是比最佳稍差的選擇即可,這才是唯一解外的最佳解選擇。」

  如果眼前有一個大餅,只能填飽現場兩位中的一人。要填飽肚子的唯一解當然是只讓一人吃,另一個人則讓他白白餓死,但最佳解絕對不是如此。

  我們應該退而求其次,將填飽肚子的目標改為兩個人都能夠不飢腸轆轆,於是將餅依照飢餓程度分成兩半。這就是最佳解。

  剛才要拯救愛麗絲的唯一解是一瞬間制壓士兵,但最佳解應該先救出愛麗絲後和她一起制壓士兵。

  我想要明白情感的唯一解是隱藏實力,但最佳解卻是在條件許可下向小雨或愛麗絲坦白請教,這樣她們就不會受到一連串傷害。

  如果目標的唯一解非常差勁,那我根本不應該在上面打轉,而是退一步找尋稍差但能成為全域最佳解的目標。

  要讓這座水族館不會下沉,只需要大量輕盈氣體灌入:

  「只要水族館內氫氣比例高,水族館就可以承受再次灌入的海水。」

  「空氣比例不是那麼容易調整吧?空調也已經停止運作。」

  「交給我就對了,快呼叫小型潛水艇。」

  剛才蓄積的魔力,已經足夠將灌入水族館的海水全部分解成氫和氧氣。這種魔法有點類似科學中電解水,讓水自然分解成氧氣和氫氣。

  「同意,任務優先。」

  穿著藍色連身泳衣的剎那,望著玻璃牆外的深海,一會才回過頭。那張面無表情卻深邃的五官對著支援者繼續說:

  「這是戰爭,一定會有人傷亡。如果任務沒達成,傷亡一定會更嚴重。」

  「遊客內有些美人,要犧牲還真是可惜。對了,你們別在意,剛才詢問只是玩玩,我早就呼叫潛水艇前來接送,你們不用太內疚。」

  「……騙子。」

  「抱歉,太吵了,沒聽到妳說什麼。」

  支援者轉過身,一手抵著耳機。他現在才開始呼叫潛水艇吧?難怪剎那要說他是騙子。

  沒多久深海遠處出現紅色小光點快速接近。那個光點是來自小型潛水艇的探照燈?傳送速度也太快了點。

  小型潛水艇外觀是一個黃色圓形,並且有圓形玻璃可窺看外頭。這種構造有點像一百年前,專門用來給海洋學者探勘海中生物的潛艇。

  沒多久潛水艇貼上玻璃牆,並從減壓艙處發出紅色熱光,朝玻璃畫一個圓形。

  從這看不到駕駛員,那個切割用熱光束應該是自動進行。這台潛水艇到底是高科技還是低科技?

  一分鐘後,潛艇與玻璃牆之間的玻璃坍塌,形成一個圓形通道。遊客應該也知道等下海水會再淹進來,所以才會都靠著牆角沒有出聲。

  剎那像是要安慰遊客,在進入潛水艇前回頭,偏白色頭髮因此微微晃動:

  「沒事,切割非常完美,不會遭受任何碎玻璃劃傷。」

  「他們不是害怕這個吧。」

  「?」

  好吧,常識對剎那沒有用,她眼中只有軍事的常識。

  我跟在剎那身後穿過減壓艙進入潛水艇內部,立刻迎來帶點機械音的電腦語音:

  「準備脫離進入航行模式,是否核可?」

  「核可。」支援者說。

  潛水艇關閉艙門,伴隨氣泡離開水族館玻璃外牆,海水則從玻璃牆洞口湧入水族館內,將遊客沖的東倒西歪。

  遊客其實不用驚慌,我剛才都計算好,產生的氫氣分布足夠在水閘門放下前,他們不會被沖出水族館外。

  看吧,水閘門放下後,沒有一個人被海水捲出來。

  這時水族館整體發出鋼筋歪曲時特有的哀號聲。

  那聲音是工地附近行走路人,最害怕的死亡喪鐘;是地震時,房子即將倒塌的最後長嘯。

  不過這聲音長度和尖銳度,對我來說只是在喊著「證明完畢」。

  一切都和預測一樣,水族館在五秒後將會稍微上浮。

  支援者閉上眼撇開頭,像是在禱告也像是在自責,但沒多久他便用身體擋住能看往潛艇外的玻璃窗戶:

  「雖然這潛水艇配備人工智慧,但屬於古老機種。因此無論雷達圖、推進方向、平衡都需要手動。」

  「你一個人會操作那麼多工作?」我問。

  「除雷達外,其他只會一點。這個手冊給你,邊看邊操作吧。」

  「『熟男天堂』?你為什麼要冒冷汗後退?!」

  「你是個好人,但男生……男生不在我的狩獵範圍。」

  他是為轉移我們注意才搞笑嗎?

  不過很可惜,剎那直接擠開支援者,透過玻璃窗看著水族館模樣。

  水族館沒有下沉,跟離開時沒什麼差異的懸在海中。

  支援者張大嘴脫下墨鏡。他的長睫上像是又貼上假睫毛,眼睛被襯托得很大:

  「喂喂,真的假的。你到底用什麼魔法讓水族館沒有下沉,好厲害!」

  「就一般的使用魔法。」

  「不想細說我就不逼你了。」

  哦,我真的是使用魔法啊。

  這次支援者又丟過來一本厚書,外型酷似推理劇常用來殺人的書籍。從內容來看真的是操作手冊,有一千五百六十頁。

  好,看完了。

  我可不會沒常識的這樣說出來,用萬物真理和一般人較量也太殘酷了。

  那麼現在追趕的潛水艇距離呢?

  從來雷達圖和一旁顯示的數值來看,差不多十二分鐘後,邦尼搭乘的潛水艇就會脫離雷達偵測範圍。

  「放心。我們還有援軍在遠方牽制,他們無法逃走。」

  支援者話才說完,在邦尼潛水艇行進方向,雷達上便出現非常亮的光點,和我們形成夾擊姿態。從光點判斷,應該是一艘媲美航空母艦的大型潛水艇。

  它剛才隱匿在這片大海中,此時故意現身,目的恐怕是為了讓邦尼搭乘的潛水艇上浮海面。好吧,她們預測落空。

  邦尼的潛水艇沒有上浮,而是折返朝我們快速衝來。

  手冊中寫過這艘潛水艇唯一能自豪處,只有比一般潛水艇更高規格的硬度,潛伏在海底深處都不會被海水壓扁,缺點是完全沒有配備武器。

  如果潛水艇互相碰撞,我們應該會勝利。

  不過這也要對方沒有發射魚雷。

  「抓牢!」

  支援者大喊,同時駕駛潛水艇朝邦尼的潛水艇全速邁進。想讓對方害怕魚雷波及自己才捨身前進嗎?真是大膽的策略。

  當兩艘潛水艇即將正面撞上前,邦尼的潛水突然從水平廷改為向下十五度俯衝,不過彼此還是發生擦撞。

  哦,這簡直是大卡車撞轎車,可不是抓牢可以承受的衝擊吧!

  潛水艇左右劇烈晃動,將我們從原地向牆壁拋射,並且發出猶如汽車鋼板凹陷的聲響。嗯?水?

  我抬起頭,看見海水開始從天花板滴落。這艘船不是號稱很高規格的堅硬……。

  好吧,至少從雷達上看,邦尼的潛水艇也受到重創,逐漸失速上浮。

  這時潛水艇內的白燈轉變成紅色燈光,推進引擎也熄火。電腦發出警告:

  「正在失去動力,是否緊急上浮?」

  「核准。」支援者說。

  「執行中……浮力不足,請拋棄六十點三公斤的攜帶物品。」

  「這艘潛艇連椅子都沒有,要我們拋棄什麼?衣服嗎?!」

  「浮力不足,請拋棄六十點三公斤的攜帶物品。」

  電腦反復講著同一句語音,並且隨著滴入的海水,我們慢慢潮海底下沉。我計算三小時二十七分鐘後,我們會沉入海底。

  施展魔法製造氫氣讓潛艇上浮的海水量,大該要三十分鐘後才足夠,那時邦尼一定早已帶著愛麗絲逃走。

  恩,該怎麼辦呢?

  忽然支援者拍著我的肩膀。他從嘴角擠出燦爛笑容:

  「剎那就拜託你了。」

  「你要做什麼?」剎那問。

  「知道浮力原理嗎?」

  他轉身衝入減壓艙內。

  下一刻,海水灌入減壓艙內。

  「等等!」

  剎那用力拍著減壓艙門。

  艙門外支援者將大拇指豎起,似笑非笑的喊著:

  「有緣再見!」

  「等等!任務還沒有失敗,所以現在絕對還不會有同伴死去呀!」

  支援者沒有回話。

  淡黑色的深海中形成泡沫,像一隻無形的手,將支援者從減壓艙內拖出去。

  來不及了,目前扭曲空間累積的魔力,根本不足以施展任何魔法幫助支援者。

  一旁電腦不帶感情,依據現狀推論結果宣告:

  「重量減輕完畢,即將快速上浮。」

  

  ◇

  

  不能再失去更多了!

  我們已經失去支援者,現在必須將愛麗絲完好無缺救回來。

  潛水艇已浮到海面上,打開艙門,魚腥味以及海水鹹味立刻撲鼻而來。這裡是港口?

  岸上有各種顏色的貨櫃整齊排列,海面遠方則有許多夜間捕魚的漁船正閃耀光點。

  這種景色非常像電影才會出現的走私交易地點,但我可不希望像電影一樣發生槍戰。

  邦尼的潛水艇失去動力,目前正停靠在一百公尺外。嗚,瞧不見人影,他們應該都棄船上岸了。

  原以為以任務為優先的剎那會急著跳出艙口,朝邦尼潛水艇方向奔去,可是她卻只是坐在原地垂下頭,整個人像是被染成跟頭髮一樣的空洞白色:

  「為什麼任務沒失敗,還是有同伴死亡?」

  她已拒絕繼續追趕,但我還不能放棄。我必須拯救愛麗絲,一位一直想待在身邊的人。

  「剎那妳能呼叫援軍嗎?」

  我雙手拍著穿藍色連身泳裝的剎那肩膀。好一陣子後,她抬起頭眼神茫然,仿佛聲音都在她的深邃五官中迴盪而沒有傳到腦中:

  「援軍?」

  「別忘記,任務還沒完成。」

  「……那麼必須快點解決對方才行。」

  「我去拖延時間,現在最重要的是援軍。」

  剎那點頭,起身開始使用無線電設備呼救。那麼我也快點上岸,設法追上邦尼那一群人吧。

  在經過許多漁船。

  跑過許多大貨輪。

  甩開倉庫警衛。

  在持續朝貨櫃區域深處奔去後,我終於瞧見幾乎和黑夜榮為一體的邦尼,還有綁著馬尾像是小馬在奔跑的的老師一行人。

  把愛麗絲還來!

  我應該要這麼大叫,可是槍響比快我一步。

  腳趾前方地面冒起一絲白煙,那是子彈擊發卡在地面所散發的熱氣。

  「死纏爛打可是會被異性討厭。」

  老師口氣慵懶雙手抱胸像打算訓斥小孩。可是老師矮小身高讓她變得猶如蠻橫的孩子王:

  「你的行動會造成目的外傷亡,快回去,我們可以當作沒瞧見。」

  「所以水族館內被食人魚和鯊魚啃食死亡的遊客,也是目的之內?」

  「嗯?邦尼,你們沒有依照預定計畫在引爆玻璃前,投藥將那些魚毒死嗎?」

  「抱歉老師,有些被引爆的玻璃牆在預定之外。」

  邦尼呈現一種悲傷表情,配上手臂和臉頰的傷痕,就像站在墓地對死去的遊客弔喪。那肯定是真的在哀悼,我就是有這種預感。

  只見老師嘴角微微抽動,原本慵懶的眼神也張開瞪大。

  她對著附近傭兵先是小聲,後來卻忍不住破口大喊:

  「離開……故意引爆預訂外玻璃的人給老娘離開!」

  「才死幾位遊客,沒必要大驚小怪吧?嗚!肚子。」

  「老娘一直強調,不要造成目的外傷亡,你就用身體好好記住這件事!」

  「小妮子,要不是聽說可以隨意破壞,誰會想加入妳們?現在還想限制我們行動。啊!我的手指!」

  老師使用近身格鬥將嗆聲的傭兵手指折斷,同時一腳將他踹到一旁:

  「你們這些新進的人,管你前世是殺人魔、戀童癖還是食人魔,只要在老娘管轄內就要聽命令。別不反省的依照前世記憶行動,知道嗎?!」

  「「是!」」

  「還有你。」

  老師充滿火藥味的眼神看來:

  「快點離開,這是最後一次警告。」

  「那你們快將愛麗絲還回來。」

  我往前踏一步,並且開始切割空間讓魔力湧出,準備隨時能夠發動魔法。呼,別緊張,別因為傭兵舉起步槍瞄準就發動魔法。

  現在魔力可沒多到可以隨便浪費。

  在板機即將扣下前,邦尼瘦弱卻高大的身軀站在槍口前:

  「老師,我們和那位女生約定過,只要跟我們走就不傷害遊客。這位男生當時也在水族館內,所以算是遊客之一。」

  「你應該知道那男生的能力,不只可疑還異常強悍。」

  「至少先讓那位女生勸他離開,對方不聽再擊殺,這樣我們也算是迫不得已才違約。」

  「這份仁慈放在拯救更多受苦的人會更好……,不過這次就照你的意思。」

  愛麗絲從他們身後遠處被帶來。

  她身上外沒有任何傷口,還被披上外套用來遮掩濕透微微透出的碩大胸部,但這就像用油救火一樣,只顯得更加妖豔。

  傭兵內不會有人想對她下手吧?所以才刻意遮掩。

  想到這些事,我有些焦躁起來。

  愛麗絲一見到我立刻皺眉,外表看起來很悲傷口氣卻顯得激動:

  「笨蛋!為什麼追上來吶。」

  「因為妳被帶走了……」

  「這是什麼爛理由?笨蛋,我不會有事,快離開吶。」

  「我的理由還沒說完。因為妳是班長,是青梅竹馬,是朋友,是同伴,是一起上學的人,一起吃晚餐的人,是家人——」

  「別再說這些。你什麼都不會,繼續待下去他們真的會下手吶。」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妳離開。」

  永遠不想再看到同伴離開,看到他們犧牲。

  一向活潑從不示弱的愛麗絲,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沉默。我以為這是恆久的寂靜,但啜泣聲卻在此時從她那傳來:

  「笨蛋,沒有必要對我這麼好吶。」

  「……」

  「我可是騙子,一位壞人,屬於一直瞧不起你們的人吶。」

  「……」

  「我明明有前世記憶,卻一直說謊,欺騙你,欺騙小雨,欺騙所有人。肯定……內心肯定全都是對你們輕藐吶。」

  「如果真瞧不起我們,為什麼每次提到前世記憶妳的表情都會呆住,臉皺起痛苦的否認呢?」

  愛麗絲用力搖頭:

  「那都是醜陋的我在演戲吶!」

  「騙子?醜陋?哈……別再開玩笑了!——」

  我大聲吼著並發動魔法,希望能劈開一切阻礙:

  「——我只看到受傷的正直靈魂啊!」

  現場的魔力量無法發動精密魔法,胡亂攻擊肯定也會波及愛麗絲。

  必須採取守勢。

  好在傭兵只有十五人,魔法屏障擋下子彈的魔力耗損數綽綽有餘。

  魔力還足夠將愛麗斯拉進魔法屏障內一起逃離現場。

  可是才踏出三步,一股不協調感立刻湧現。

  那艘大型潛水艇包含駕駛員,只有現場這麼少人嗎?

  「住手!」

  愛麗絲幾乎要掙脫敵人的手,眼神則飄向我的正後方。

  我朝身後發動魔法屏障,立刻有子彈撞上彈飛。

  糟糕,身後的貨櫃屋上,原來還有二十三位傭兵。

  他們肯定使用光學迷彩隱匿身影,所以我才沒能發現。

  傭兵整體數量超出預期。

  這下子他們擊發的子彈,絕對足夠耗光施展魔法屏障的魔力。

  現在想要拯救愛麗絲的唯一解是撤退等待時機,因為現狀機會渺茫。

  可是這唯一解絕對不是最佳解。

  這次我不會犯下相同錯誤,眼睜睜看著愛麗絲犧牲。

  我縮小魔法屏障,減少魔力消耗。

  屏障大小大該只能比子彈稍微大些。

  即使如此,魔力量也不允許無止盡的讓他們發動攻擊。

  因此我像是投擲兵乓球般,將魔法屏障當成球拍,並考慮貨櫃及地面,子彈角度和速度,利用反射將子彈反射回攻擊者身上。

  這可是賭命。

  因為現況我無法一直回頭確認槍口位置進行推算。

  只能藉由聲音及風向推斷不可靠的子彈落點。

  每向前一步,便有許多子彈飛來。

  也就有魔法屏障張開在錯誤的子彈落點。

  就算臨時更改屏障位置,也只能讓子彈不刺穿肌肉,但皮膚仍不斷被劃傷。

  我到底向前走了多少步?

  鼻子開始分不出鐵血味是從身上傳來,還是從被反彈子彈擊倒的傭兵飄來。

  流出的血沒有讓身體減輕,腳步反而越發沉重。

  在魔力和體力快要到盡頭時,眼前終於只剩下五位傭兵。

  不過剩餘魔力只能面對四位有步槍的傭兵。

  不要緊,五位傭兵中,擅長近身格鬥的老師手上並沒有拿著槍。

  在剩下六步距離時,剩下二位傭兵。

  其中一位是邦尼,另一位是老師。

  試著挽回局勢的邦尼,擋在老師面前,毫無猶豫開槍。

  子彈反射打到邦尼的肩膀,疼痛與抽蓄讓步槍從他手中掉落。

  目前魔力量殘留,比一個小水滴還要微小。

  這一絲魔力只能強化身體,用來和老師進行近身格鬥。

  舉高拳頭準備揮擊吧……不對!

  事情出乎預料發展。

  老師似乎記取上次近身格鬥失敗的經驗,這次有攜帶武器。

  只見她從身後掏出一把袖珍手槍。老師那股微笑是嘲諷嗎?

  老師是不是知道我魔力近乎耗盡?

  還是她透過我舉高拳頭推測,已經沒辦法再使用魔法。

  剩下三步的距離,腳步和拳頭已無法停下……。

  我知道面對職業的傭兵,在魔力有限下自己有多麼劣勢。

  我明白疲憊身軀,所能進行閃躲子彈的最佳成功率只剩下五成。

  不過要是這麼劣勢,就捨去一切將注意力提到最高。

  身體疲憊就用殘存一絲魔力讓血管和神經燃燒,將爆發力注入在這一拳上。

  不需要很長,只要一秒,甚至只要一個動作。

  擊敗吧!

  讓我抵達最佳解的彼端呀!

  …………

  ……

  嗚,最後的結局是什麼?剛才好像失去了意識。

  全身血流無助,疼痛的根本無法確定自己有沒有中彈。

  「為什麼要為了我這麼拼命吶?」

  是誰?

  我回過身,只見地上躺著鼻血橫流,成大字型昏厥的老師。

  以及滿臉都是眼淚的愛麗絲。

  這次我走向最佳解了。

  沒有讓愛麗絲犧牲。

  不,現在還不是最佳解。

  最佳解必須是……。

  我拖著身體趴起來,一拐一拐走向前,緊緊將愛麗絲抱在懷中:

  「這次——」

  這樣才是我心目中的最佳解。我像一位小孩,無理取鬧的將愛麗絲摟的更緊:

  「——這次不會再讓妳離開了。」

  
34 巴幣: 0

創作回應

依玥
www.facebook.com/groups/2739452772969776

FB小說社,看大大有沒有興趣加入,裡面的管管會不定時辦比賽,可以和很多小說家一起努力競爭(如果大大不要的話可以把我刪除喔

2020-12-13 19:09: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