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ACT.4-1

蟬紫 | 2020-12-04 17:32:23

連載中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資料夾簡介
抱著困惑的我來到人人有機會掌握前世記憶的天才時代,而我卻決定隱藏記憶深埋理性,直到明白空虛感的原因,但現實卻不停逼迫我展現實力…

  我似乎真的是機器人,根本無法明白任何情感。我沒有自暴自棄,只是陳述一件早該知道的事實。

  昨天如果我明白情感,那麼從對話得知老師不愛引發目的外傷亡時,應該就知道體育館爆炸絕不會傷及無辜。

  那時體育館內受傷的人只有小雨,她在投擲催眠彈時被灼傷手臂。

  最終炸藥只將體育館屋頂掀飛,屋瓦碎片和炸藥熱浪都被計算掉落在同學所待的範圍外。

  要是當時我不趕回體育館,肯定可以抓住傭兵問出莉莉安的線索,甚至找到威脅信主人。我站在家門外,望著清晨的天空檢討著自己。

  嗯?家中信箱有一封沒有屬名的信。

  內容是用報紙文字拼湊出歪七扭八的內容。又是威脅信嗎?

  深呼吸。無論威脅有多殘酷,我不能再展現才智了。

  轉生到現在已過了好多年,對於情感理解卻一點都沒有進展,甚至有退步跡象,原因多半是我一直找藉口濫用才智造成。

  如果這時又使用大賢者的知識,恐怕我會永遠無法明白情感。

  前世同伴死亡的身影從腦海中閃現,那股無法理解的空虛此刻又纏繞著自己。我這決定沒有錯誤……應該沒有。

  好了,來看信件內容:

  『展現才智找到我吧!不然你的家人和朋友將會受到傷害……』

  奇怪,威脅信主人口吻怎麼好像第一次對我進行威脅,而且對象不再是騎士同伴。

  不,這肯定只是自己的錯覺。我不可能懂得對方的情緒。

  『期待你大展身手。』

  威脅信最後是這麼寫著,還附上幾張照片。嗚,照片中有美美、愛麗絲還有小雨。

  每張照片上畫著紅色叉,就像在暗示不找到威脅信主人,那麼就會對這些人痛下毒手。

  等一下,有些照片絕對是近距離拍攝。

  像愛麗絲照片取景是更衣室內,她正穿著襯托出豐胸的水藍色內衣,並準備套上制服,金髮和窗外烈日形成一種難以分辨的線條。

  如果拿去問愛麗絲,她會清楚是在什麼時候拍的嗎?

  不,還是不要。我不知道愛麗絲會做出什麼反應,如果失控就麻煩了。

  「發生什麼事吶?」

  忽然愛麗絲從後方由我肩膀處探頭,視線望向照片。

  在這千分之一的時間,我連忙將照片塞入口袋:

  「沒事。完全沒事。別大小眼皺眉,相信我。」

  「可是被威脅者都會說和你相同的話吶。」

  「……」

  「威脅這種不光明手段,就算會武術也沒有用,重要的是不要屈服吶。」

  武術……喔,昨天確實是這麼說服她我能戰勝老師的原因。

  我說自己無意間在書店翻到幾本入門書,覺得充滿神秘感的武術很帥氣,因此空閒時會進行鍛鍊。

  她當時瞇著眼盯著我瞧,最後還是接受這個說法。

  不過愛麗絲今天沒那麼好說話。

  她身體左右搖擺,像是足球選手做出假動作準備帶球過人,瞄準我口袋的照片。現在必須轉移她的注意:

  「每個人都有秘密吧?妳肯定也有隱藏什麼。」

  「做人光明磊落,才沒有什麼祕密吶。」

  「真的?那麼小時候有次晚上停電一起睡,那次確實是妳尿床對吧?才不是紅茶打翻。」

  「嗚~~殺了我……得手吶!」

  糟糕!她搶到照片。

  嗯?為什麼她眼神這麼冰冷。

  「小晴我知道你是男生,但這樣是犯罪吶。」

  「犯罪?」

  我歪著頭,從一旁窺看愛麗絲手上的照片。

  那張取景是她在更衣室穿藍色內衣……。

  愛麗絲語氣聽起來有些冰冷,手幾乎要將照片給捏爛:

  「你到底怎麼看吶?」

  「哦……身材玲瓏有緻,窗外光源和藍色內衣配得恰到好處,形成一種朦朧神秘美。好痛!我的鼻子!」

  愛麗絲是在生氣嗎?是我描述的身材不夠好嗎?

  我以前是怎麼理解她的情緒。

  「變態!我是在問你怎麼取得這種照片吶!」

  「哥哥沒事唄?!」

  原本正在廚房製作午餐的小雨,穿著印有迷你龍圖案圍裙跑來玄關。

  她身上有一股香味,連黑色頭髮上的洗髮精味道都稍微減弱沾上味道。

  那不是食物天然香氣,比較像化學物品。

  小雨踮起腳尖,拿著沾濕的手帕撫著我鼻子:

  「有暴力的青梅竹馬真不幸唄。」

  「才不是暴力,是糾正。偷拍這種行為絕對是犯罪,好險對象是我才沒有鬧大吶。」

  「偷拍……唄?」

  小雨看著愛麗絲手上的照片,視線閃爍飄向我。對不起,如果妳不說出來,我無法理解妳是對我失望還是生氣。

  我對這樣無能的自己感到很氣餒。

  不一會小雨擋在我身前面著愛麗絲:

  「哥哥這麼做一定有原因,像是提醒愛麗絲太胖之類唄。」

  「哦,那個不是我拍的……」我說。

  「小晴不要說話。小雨妳剛才說我什麼吶?」

  「太胖,肉呼呼唄。」

  愛麗絲臉頰微微鼓起,眉毛和嘴角輕輕抽動,像是要爆炸的氣球。這是生氣情緒對吧?

  然而下一刻她忽然鬆開眉毛,兩隻手臂貼在身體兩側往胸口擠壓,像是擠壓高般胸部快要從狹縫噴出:

  「最近這裡確實有點胖,真煩惱吶。」

  「……」

  小雨和愛麗絲視線之間好像可以看到火花。這次他們倆真的是生氣情緒沒錯吧?

  ……為什麼我這麼窩囊,連這點都無法確認。

  

  ◇

  

  今天是因為恐怖襲擊停學的第四天,同時也周末,因此穿著制服的我們有些顯眼。當然不排除有出眾外貌的愛麗絲及小雨,吸引路人目光所導致。

  無論原因是哪個,目光讓我們減少被傭兵再次偷襲的可能性。不知道是學校哪位老師策畫這次參觀新開放的水族館,真的非常聰明。

  前往水族館路上,人潮逐漸變多,空氣中開始帶有些海邊特有鹹味,愛麗絲金髮像濕氣偵測器,被水氣弄得稍微毛躁。啊,她瞧我一眼便立刻轉頭。

  愛麗絲還在為前幾天相片的事情生氣吧?她已經好幾天沒有跟我說話。

  更糟糕是我不清楚該做什麼才能平復她的情緒。

  我們一拐進樹蔭轉角,立刻遇見美美正站在比人還高大的巨石上。她的頭微微仰起望著天空,是打算扮演雕像嗎?

  幾天不見,她參差不齊的瀏海已經稍微變長,讓剪髮失誤模樣放大數倍像鏈鋸口。愛麗絲撫著自己額頭:

  「早安。雖然知道不該問……妳在做什麼吶?」

  「原本想像前世冒險時一樣,爬高點看清附近地形,結果一上來要不走光的下去比預想困難。」

  「這附近只有我們幾位,快跳下來吶。」

  「其實……我怕高,不敢往下看。」

  「妳當自己是卡在樹上的貓仔吶!」

  愛麗絲攀上巨石將美美帶下來。好吧,我連美美再在害怕也無法偵測,完全絕望了。

  臉色蒼白的美美一回到陸地立刻回復血色:

  「不愧是武術家的青梅竹馬,謝謝!」

  「什麼武術家吶?」

  「晴面對恐怖分子展現的驚人動作,只有前世身為武術家,不會魔法、沒有任何耐性,遭遇戰有其他人可選絕不派上場,腦中只有肌肉的人才能做到。」

  「別擅自將我前世說的好像笨蛋。」我說。

  「才不是笨蛋。」

  美美搖搖她的食指:

  「敵人喜歡攻擊弱者,因此武術家是吸引砲火的好誘餌。」

  「當砲灰更惡質吧?妳不是自稱勇者。」

  「所以打倒龍的光榮任務,第一位便是派武術家啊。」

  「那絕對是送死,恩人也做不到一擊必殺龍吶。」

  愛麗絲像是在替我說話,可是她從頭到尾沒看我一眼。我感覺內心被尖銳的刀切割著。

  我們進續往前朝著水族館售票口走。水族館應該沒有泳池吧?為什麼現場有位穿著深藍色連身式學生泳衣的人。

  那位女學生身材高且毫無贅肉,就像將泳衣套在模特兒假人身上一樣好看,泳衣胸前有塊長方形名牌寫著「剎那」,字體比她深邃五官更加厚重。

  愛麗絲頭髮還能變得更毛燥嗎?現在她簡直變成捲髮。

  她不停撫著自己額頭,佇立原地不願意前進,因此先打招呼的是美美:

  「前幾天那位支援者真厲害,竟然可以讓晴毫髮無傷還趕走恐怖分子。她不會也是有前世記憶的人?」

  「前世也是狙擊手。因為同伴無法如期抵到地點會合,最後被敵人圍剿捕捉,用鐵絲凌虐致死。那時鐵絲是被燒紅……」

  「停!別一大早就說恐怖的事吶。」

  剎那一看見愛麗絲立刻雙腳合併敬禮。她顯偏白的頭髮應該要印上愛麗絲的肖像:

  「長官早!」

  「雖然不想問……為什麼要穿泳衣吶?」

  「匿蹤。雖然沒來過水族館,但要隱藏在水中並維持便捷性,那麼只有泳衣能完成任務。」

  「水族館沒機會玩水吶!」

  「「咦?」」

  「為什麼美美也一臉吃驚?妳手上那個袋子不會是裝泳衣吶。」

  愛麗絲眼神完全死心,走向售票口附近。

  這點我要替美美平反,她手上袋子裝的不是泳衣而是更換用內衣。

  這可不是隨便亂猜,從某種角度可以清楚瞧見美美衣服下像泳衣的布料。美美泳裝肯定已經穿在身上。

  售票口是各類海底生物的形狀搭建,像是海豚、鮪魚等,外表沒有一點污垢。

  一旁入口則非常普通,如同地鐵及捷運站向下延伸,只不過外牆多了一道沒有裝飾的鐵門。

  鐵門和售票口風格差距有點多,我猜那些應該是趕工的痕跡。希望安全措施沒有因此被削減。

  入口處聚集許多人潮,班上所有同學也在那等待水族館開門。我們似乎是最後才到現場的人。

  嗯?今天召集我們的老師呢?連嚴鐵也不在。

  愛麗絲似乎也覺得古怪:

  「我們學校的其他同學吶?」

  「今天是嚴鐵老師慰勞班級,特定贊助我們來水族館。」班上女生說。

  「這樣不會有問題吶?」

  「絕對沒問題。畢竟我們班同學都沒有前世記憶,和恐怖分子要找的騎士絕對沾不上邊。」

  「嗚……」

  愛麗絲抿著嘴,似乎要發出聲音卻又立刻將話吞下肚。同學完全弄錯一件事。

  雖然還無法鎖定對象,但恐怖分子針對的騎士肯定是我們班級女生。

  「喂,嚴鐵老師您好,感謝贊助我們班來水族館。您到附近了吶?」

  作為班長的愛麗絲,用手機撥給嚴鐵。

  如果嚴鐵不在,光要控制班上同學脫序行為,恐怕就會讓愛麗絲頭髮不會只是毛躁可以形容。

  我可沒隨便亂說,有次自習課同學胡鬧,讓愛麗絲頭髮由直髮變成爆炸頭。

  電話那一頭的嚴鐵,語氣似乎充滿困惑:

  「贊助?妳們現在全班在外頭?」

  「當然。您不是打電話邀全班來水族館吶?」

  「有這麼一回事?」

  「老師不會感冒到忘記?」美美說。

  「感冒?」

  「當時電話中你的聲音有些低沉。」

  電話那一頭沉默許久:

  「……你們是在最近開放的水族館?我會趕到現場。」

  「老師吶?」

  嚴鐵已經掛上電話。

  狀況有點奇怪,這次水族館之旅,嚴鐵似乎完全不曉得。

  「來,這是嚴鐵老師贊助的門票。」

  棒球專家翊綱從白色信封袋內取出厚厚一疊門票。

  他肥胖體型配上動作,像極諷刺漫畫中銀行老闆數錢的模樣。不對,我想應該不是很像,而是他正是這麼模仿。

  他將門票分給愛麗絲、美美及小雨,唯獨跳過我。我跟他有什麼過節嗎?

  是不是我又因為不懂情感,在什麼地方做錯了。

  等全班都拿到門票,他才再次走來,以遞交情書那般低著頭將門票遞來:

  「拜託請來當經理,這樣成立新棒球隊肯定會有許多人參加。」

  「你是說管理體育社團的那種職務?我不覺得自己有魅力。」

  「不,只要是女生當經理,自然會吸引許多人。」

  「女生?」

  喔,確實和老師進行近戰肉搏前,我宣稱自己是位女扮男裝的人。

  同學應該沒人會相信吧?畢竟都同班那麼久。

  嗯?男同學若無其事交談,但耳朵都張的特大像老鼠,朝這方向收音。

  女同學則隨時要衝上來,呈現保護同胞的模樣。

  現在我說自己是男生會有人相信吧?

  可是這樣會對他們造成什麼情緒衝擊,我無法想像和推論。

  那麼就先按兵不動吧。

  棒球專家取出棒球帽反戴,雙下巴因此微微晃動催趕著汗水滴下。他是九局下半期待大逆轉的打擊手:

  「沒有球隊肯加入,那麼就自己創球隊,這樣肯定能打進區域聯賽。拜託了,女經理!」

  「這樣會嚇壞她!……晴,可以每天一起回家嗎?」男同學說。

  「你才會嚇壞她吧!我可沒有任何私情,純粹是為校爭光、為走向光榮大道才設立球隊……當然得冠軍後交往什麼的,也是可以喔。」

  「充滿私慾的化身明明就是你吧!」

  請不要為了我爭吵!

  這種話說出來感覺很奇怪,於是我將整句話吞下去。

  差不多這時間,水族館鐵門緩緩打開。

  入口處是一個半圓形向下大斜坡,由手扶梯運輸遊客進出。水族館到底有多深?從這還真看不清楚。

  在人群最前面,我瞧見一位臉頰及手上有許多疤痕的黑人,由於傷痕嚇人讓遊客都對他保持距離。

  我感覺心跳開始加速,不由得仔細瞧。

  那個黑人瘦弱卻十分高,雖然戴著墨鏡無法看清整張臉,但肯定是昨天的黑人傭兵邦尼。他不會是來搞恐怖行動吧。

  威脅信主人製造的危機先是只有班級女生,接著輪到全校學生,現在是整個水族館遊客。接下來會是全球範圍嗎?

  如果我對情感能夠了解,那麼肯定會發現關心學生的嚴鐵,根本不會讓全班來水族館,那麼就能夠避開這次陷阱。

  我覺得自己像一頭笨豬!除了真理什麼都無法理解。

46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