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賢者大人還是不明白 ACT.4-5

蟬紫 | 2020-12-08 18:15:49

  「最好別輕舉妄動!」

  一位身材嬌小穿著咖啡色大衣並戴著海豚面具的人,正透過不協調的男性聲音喊著。

  威脅信主人為什麼要現身在大家面前?發生什麼出乎她預料的事情嗎。

  當在場視線都轉過去,她手指輕輕打響。那只是想轉移注意,她右手臂明顯輕輕壓著胸口,似乎要啟動什麼開關。

  下一刻,附近一家商店發生爆炸,黃色火舌與聲響將店內物品伴隨熱浪噴濺散落在各處。好險那家商店附近沒人,同學也沒被捲入。

  有些遊客很快從驚嚇中恢復,臉頰通紅氣沖沖捲起袖子衝向威脅信主人。

  威脅信主人有這麼簡單可以接近,那麼我在鞋櫃被放威脅信時,早就將她逮著。

  衝上去的遊客很快停下腳步,甚至開始往後退。威脅信主人敞開的大衣下,裸露出許多炸藥:

  「來玩遊戲吧。找出藏在這層的炸藥並解除,太晚就會引爆喔。」

  「我們被困在這不會是你的傑作吧?!」遊客問。

  「請自行想像。對了,你們之中有我的協力者,找到他也算過關,炸藥就不會引爆囉。」

  「我們怎麼能夠相信你?!」

  「現在你們也只能相信我,或賭上性命什麼都不做。哈哈哈~」

  威脅信主人正面對著我們,一邊緩緩往通道方向退去。當他身影快要消失在通道的黑影中,口氣若有似無:

  「對了,你們之中有些父母、小孩或朋友不在現場,那不代表他們沒有困在這一層。她們只是被抓起來當作人質。」

  「不會吧,難不成阿健他……」

  「阿健?確實有一位小男孩被這麼稱呼。」

  「你是惡魔嘛!連小孩都不放過。」

  「謝謝讚美,這種充滿惡意的情緒我很喜歡。那麼再見囉。」

  這次威脅信主人真的消失在通道黑影中。愛麗絲和小雨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不會也被捲入其中吧?

  我再次快速掃視人群。嗚,她們真的不再現場。

  「死神。」

  一位頭髮蓬鬆凌亂,探照燈照射下眼袋顯得非常黑,像極故事中女巫的女遊客喃喃。哪裡有死神我還真想會會,然後問出轉世的莉莉安是誰。

  她的話吸引遊客注意,目光讓她更加自信,猶如先知般抬起手指著同學:

  「他們是前幾天學校遭恐怖分子佔領的學生。我們被困在這,肯定是他們引來死神,引來恐怖分子襲擊。」

  恩,從結論來說沒有錯誤,但這其中可沒有死神之類的生物。

  好吧,其他遊客看來是相信了:

  「還我兒子來!」

  「為什麼你們要出現在這!」

  「你們想死我們可不想啊。」

  「自私!自顧自己玩樂將我們全部拖下水。」

  「一群死神!」

  這時棒球專家挺身站出人群,肥胖肚子比整個動作更早一步突出,仿佛那層肉才是主體:

  「什麼死神——」

  他眼睛炯炯有神:

  「——是棒球之神才對。」

  班上男同學為什麼紛紛表達意見:

  「沒錯,死神根本太抬舉我們,至少要更高端,像是暗黑破壞神之類。」

  「別將情況弄糟糕,至少要說是愛天使之類……雖然到現在還是單身。」

  「單身錯了嗎?情侶退散!」

  「女扮男裝我也可以接受。」

  遊客對於同學的態度十分不滿。

  那些遊客大該跟前世惡劣的冒險者一樣,希望所有同學下跪道歉,並且讓自己的腳踩在同學後腦勺上汙辱。

  可是照做後他們還會得寸進尺,要求更進一步金錢或身體賠償。前世第一次遇見莉莉安,她身上武器都交出去,最後還差一點被綁走作為奴隸。

  看吧,棒球專家道歉後卻立刻被抓住衣領。

  應該可以將他們擊倒吧?前世那群欺負莉莉安的冒險者也是這樣擊潰。

  這時嚴鐵介入其中。

  理著平頭像黑社會老大的他擋在棒球專家和遊客間,壯碩胸膛猶如鐵板接下一拳後沒有一絲皺眉:

  「如果學生說的話讓你們不快,身為老師我替他們道歉。」

  「道歉有用就不會有人失業,我們也不會困在這!」

  「那你想我們怎麼做?」

  「跪下磕頭!說『將我們牽連其中非常抱歉。』」

  嚴鐵撥開遊客始終揪住棒球專家的手:

  「學生完全沒必要為不是自己做的事道歉,身為老師也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哈?好偉大。那你下跪,代替學生道歉。快一點動作!」

  「你剛才有打我一拳沒錯吧?那麼接下來是正當防衛。」

  「你在說什麼鬼話……啊!」

  嚴鐵抓住大吼大叫的遊客摔出去。遊客身體滑過人群,直到撞上死去的鯊魚才停止:

  「老師是以身示範學生應有的態度,正直、不卑不亢則是我的教育方針。」

  「混蛋!你叫什麼名字,我一定要去投訴讓你丟工作!」

  「如果你覺得從頭到尾自己都沒有錯,那麼歡迎去投訴。」

  可能是被嚴鐵態度嚇到,遊客稍微收斂火氣,讓現場只剩下難以描述的詭譎沉默。

  不過我可不管氣氛如何。我想繼續待在愛麗絲和小雨身邊,所以現在我必須先去解除炸藥。

  我沒理由在這繼續待著。

  當我踏出步伐,時間又好像開始流轉,遊客們一群一群朝不同方向前進,試著找尋炸藥的蛛絲馬跡,連同學和老師也開始行動。

  不,美美挺著平胸仰起頭,就好像營養不良的戰地孤兒不知所措待在原地:

  「妳為什麼要看向右上角。」

  「現在是倒數計時事件,附近應該會有馬錶倒數,而且也會有特殊音樂,部分角色還可能會壯烈犧牲。」

  恩,當我沒有問。

  剛從吃布丁情緒恢復正常的布丁女,身上帶著甜味跟著我和美美,一起朝威脅信主人離開的通道深處前進。

  這條通道地面比剛才走過的都要骯髒,沾水的餐巾、宣傳單以及收銀台內的錢凌亂散在各處。

  絕對有人趁亂撿錢,所以地上只剩下小面額紙幣。我就是在說妳,美美,別以為現在是打怪撿寶時間。

  愛麗絲看到美美的舉動,頭髮肯定會更加毛躁。

  剛才這條通道應該有許多海水,沿著邊緣流下去。按照水族館傾斜度和水痕計算,通道末端的水閘門處,積水應該有一位成年人高。

  這裡通道還有一點變形,能看到的距離只有前方五公尺,緊急照明燈也逐漸失去電力變的昏暗。

  好久沒有這種身陷迷霧,只能知道自己附近狀況的窒息感。

  我們沿路搜索炸藥,並攀爬橫躺在地上的大型雜物,短短五十公尺距離我們就走了十五分鐘。唉,這個櫃子內也沒有炸藥嗎。

  如果知道炸藥的種類,用魔法搜索氣味也很方便。可惜目前狀況是一無所知。

  「那裡必須重點檢查。」

  布丁女發出宣告後,快速越過障礙物,進入一家餐廳內。她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嗎?

  這家餐廳桌椅因為水族館傾斜,全部滑落到有積水的一側。布丁女在那?

  找到了,她站在冰箱前面。

  雖然已經停電一陣子,但布丁女打開冰箱仍可以感受到一股涼意。

  冰箱內有各式布丁,難怪她跟著我來這,原來是盯上沿路的布丁專賣店。

  等等,專賣店附近的柱子上……,那是炸藥吧。

  位置十分明顯,好似催促大家快來找到一樣。

  會是陷阱嗎?

  我悄悄接近,立刻發現強烈的異樣。這顆炸藥跟傭兵在學校佈置的種類相比,製作手法也太粗糙,威力大概只有炸毀化學教室的程度。

  冷卻劑或中和劑都不需要,我就直接將炸藥拆解。

  這顆炸藥沒有沾到海水,莫非是不久前才放置?

  換句話說,威脅信主人或協力者可能還在附近。

  只要找到他們,就可以結束這場恐怖攻擊——至少威脅信主人這麼承諾。

  愛麗絲和小雨再忍耐一下,我很快就能救出妳們。

  我跑出餐廳,沿著通道快速搜索。

  當走到通道的一半距離時,水氣與鹹味變得很重,並且開始出現損壞閃爍的探照燈,腳步聲回音也逐漸上升。好吧,還有一股魚腥味。

  柱子轉角處有許多被卡住的死魚以及人類遺體。

  差不多再走五分鐘距離,前方防水閘門已關閉形成死路產生積水,水深和預測一樣有一位成人高。

  那是人嗎?在積水與陸地交界處。

  我張大眼仔細瞧,那個人身體上下起伏仍有呼吸,穿著沾上灰塵稍微骯髒的本校制服,黑色長髮部分落入水中向海藻一樣左右飄盪。那個人是:

  「小雨?」

  我跑過去,毫不費力就將像小時候一樣將小雨擁入懷中。

  別慌,她有外傷嗎?

  沒有。呼吸也十分正常。

  這時她睡眼惺忪睜開眼:

  「哥哥?這一定是在作夢,哥哥怎麼可能抱著我唄。」

  「妳沒事吧?」。

  「如果在作夢,那麼大膽一點應該可以唄?讓我親親臉頰。這夢好真實,臉頰和體溫都完美重現唄。」

  「……」

  「這是夢唄?」

  「很遺憾不是。」

  我可不希望找到小雨是一場夢。懷中的她體溫高上幾度像是小火爐:

  「那個……哥哥,剛才是……」

  「沒關係,以前我洗澡時妳還夢遊闖進浴室。」

  「啊~嗚~唄~」

  「話說,小雨妳怎麼倒在這?有找到愛麗絲嗎?」

  小雨搖搖頭,指著附近牆壁高處的通風口。

  那個通風口鐵欄杆已經被拆下,如果有人幫忙推上去,那麼嬌小的人可以輕鬆鑽入其中:

  「我回來找愛麗絲,結果道路已經被封閉,想折返時卻有人朝我攻擊唄。」

  「攻擊的人穿著咖啡色大衣並且戴著面具?」

  「哥哥果然很厲害,什麼都知道唄。」

  小雨整個人貼上來,臉上笑容像以往一樣燦爛,但我可高興不起來。

  威脅信主人身材嬌小,根本不可能獨自攀上通風口,沿路上也沒有其他人的氣息。

  換句話說,威脅信主人要離開這,只能是通風口內有人接應。

  可是她說過,協力者在「我們」之中,因此協力者絕對不會在通風口內。

  簡單說,兇手是:

  「寫威脅信的人是小雨對吧?」

  「哥哥……」

  快點否認,就說我這位掌握萬物真理的笨蛋推測錯誤。

  可是懷中的她只是垂下頭不說話。

  最後她終於抬起頭,像往常一樣露出微笑,可是表情卻好像淋著雨、夾著尾巴的流浪狗:

  「確實是我,雨從以前就是壞孩子唄。」

  「為什麼要這麼做?」

  回話的不是我,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提問的人是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的剎那。

  剎那沒有試圖接近,而是從泳衣上白色名牌內取出袖珍手槍迅速開火射來,子彈火光照射在她深邃五官拉長了填滿憤怒的陰影:

  「第二位兇手是妳嗎!」

71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