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Chapter.11 經典聖誕舞曲奏於月光下

藍夜 | 2022-03-19 14:00:04 | 巴幣 12 | 人氣 167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歐克⋯⋯」

  「納歐克是誰?」摩爾疑惑的看向羅萍娜,她愣住了,停頓了許久。她左顧右盼,深吸一口氣對上摩爾的視線,下一秒又移開,兩隻手一下扯住圍巾,一下捏住衣襬,最終她像是下定決心總算直視著他。

  「納歐克是我的前男友。我們交往了五年⋯⋯今年夏天分手了。」

  早晨的風呼呼的吹著,夾雜著空氣裡飄落的雪花與節奏混亂的呼吸。摩爾走到她身旁,他高大的表妹此刻顯得渺小、茫然。他溫聲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羅萍娜咬緊了嘴唇,看上去像是在發抖。摩爾走向前,拉著她進屋子。他倒了兩杯茶,坐到沙發上抬頭看著羅萍娜。她背對壁爐的火光站著,收音機播放到曲末,迎來一陣沈默。羅萍娜猶豫地看著他,他堅定的説:「你可以說給我聽。」
  收音機此時不識時務的開始播了一首經典聖誕歌曲。

***

  她在進入公司後不久遇見了他。

  納歐克家裡很窮,父母雙亡,高中沒畢業,自己一個人住在狹小的雅房當服務生。但他沒有放棄對生活的熱愛與希望。

  他就像是從羅萍娜的夢裡走出來一樣完美⋯⋯金髮,綠眼,漂亮而易碎。他說話很輕柔,喜歡詩集、甜點、花花草草,一切浪漫美好的事物。他懂的很多花語,很多她不懂的東西,遇見他之前的她生活根本毫無樂趣可言。他帶給她新鮮的、有人情味的生活體驗,很快羅萍娜深深迷戀上這個夢幻美麗的人。

  每天回家看到他在家裡等她,是她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光。

  羅萍娜不擅長說情話。所以她所給的只能是努力工作賺來的,金錢,大餐,禮物物質上的滿足。她太專注於工作,幾乎忽略了敏感多情的戀人。

  她只記得要給他買禮物,買衣服,買花,卻忽略他真正要的是什麼——或許從來沒搞懂過。他説想買番紅花,在屋裡種滿了,其實是想告訴她他一直在等待。可是她不懂花,也不懂那花兒一般的人。他說想買什麼花她都買,買玫瑰,買曼陀羅,買百合,買紫陽花⋯⋯今年他特別喜愛紫陽花——也就是繡球花,尤其是藍色的,總是照顧著它們不肯跟她說話,她有些心疼的告訴自己要好好關心他,卻從未做到。他的指責讓她感到愧疚。

  因此她更努力工作,只要升上主管階層就有時間了——秉持著這樣的信念拚命提升部門業績,對下屬越發嚴厲。可是她越努力,就越發現這間公司的體系十分腐敗。她試圖反抗,卻被想要緊握利益的人調職到遠方。她氣不過,辭職。現在想起來實在是太意氣用事。

  羅萍娜習慣走樓梯上下樓。他們家住十樓,她走上去大概要五分鐘。但被辭職的那天她實在是沒心情走樓梯,就搭電梯。她打開大門⋯⋯因為她穿的黑色鞋子很舊了,鞋底被磨平,腳步聲很小⋯⋯或許是這樣納歐克沒發現她回來了。

  她打開房門,房間裡的景象遠超出她的想像。

  床上有幾坨衛生紙,窗邊是為他買的藍色紫陽花,地上有撕開的包裝,散落的衣物,一雙高跟鞋。女人圓潤、白花花的矮小身子赤裸著,晃了她的眼,身材姣好,染了一頭金髮,髮根是棕色。容貌她記不清了。

  她拿起高跟鞋砸向他們倆,像隻受傷的野獸狼狽、無能的狂怒把他們趕出家門。隔天她把所有納歐克的東西還給他,她發現好幾張女人的相片、衣物在他的衣櫃裡。那時候六月。第一天她撕爛了有他的相片;第二天她對著僅存的、被塗鴉的相片射飛鏢;第七天對著他罵髒話、吐口水;第十天她開始抱頭痛哭。

  第十五天早晨,她穿上他送的平底鞋追著垃圾車跑,想把他被撕碎、丟在垃圾桶裡的相片拼回來,回收人員站在車上,平靜地看她,面孔漸漸和納歐克重疊。那個她再熟悉不過的男人就那樣站著,羅萍娜向他跑去,垃圾車卻載著她離他越來越遠,她慌亂的推擠人群,想更靠近他,男人轉頭朝向她,依舊一臉冷靜的凝視著,沒有移動,他的身影逐漸縮小,面孔卻清晰依舊⋯⋯

  垃圾車停下,羅萍娜衝出馬路,長年穿著的黑色平底鞋卻打滑了一下,她摔在柏油路上。抬起頭時他早已不知去向,雖然如此她還是爬起來想跑可是卻又再次摔倒,她的膝蓋抵在冰冷的地面失去了知覺無法支撐她再次站起追上他,她手上的手錶顯示她上班已經遲到了她也搭不上電車只聽著垃圾車在她身後呼嘯而過轟隆轟隆轟隆和自己呼呼呼的喘息⋯⋯。

  這個場景成了她往後無數的惡夢。

  從此羅萍娜再也沒見過納歐克。屋內的番紅花與花香不復存在,那盆藍色紫陽花孤零零的在窗台上,一球一球凋零。她一直以來,都以為他會待在原地等他。等到最後降臨的是他的背叛。

***

  歌曲結束,故事也結束了。「就是這個樣子。」羅萍娜語畢,低下頭勾起一抹自嘲的微笑:「聽上去,我有點⋯⋯遜,不是嗎?」

  摩爾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或許他應該説説自己的經歷。他清清喉嚨:「每個人的生命中,多少都會有重要的人、事、物離開。要平靜面對很困難,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去克服。」羅萍娜抬頭看著他,他開始娓娓道來。

  「我高中時領養了一隻小黑貓。我現在手上提的工具箱,曾經是他的貓窩。我養他養了很久,和他感情很好,他叫沙沙,然後,呃⋯⋯」摩爾忍住搔頭這種破壞帥氣形象的舉動,絞盡腦汁想說下去,但卻難以表達自己的感受。

  「嗯,我喜歡他,他⋯⋯喜不喜歡我,我不知道,他喜歡罐頭,還有,睡覺。呃⋯⋯」摩爾開始困惑了,講故事真的好困難,更何況是把故事講的勵志感人還能起到安慰的作用。羅萍娜到底是如何用平淡卻心如死灰的語氣,繪聲繪影、鉅細彌遺地,把一個事業女強人被鮮肉美少年劈腿拋棄的俗爛故事,講得如此情真意切、感人肺腑?

  「呃,總之,我們一起經歷了⋯⋯好像沒經歷什麼⋯⋯一起度過平淡卻快樂的九年。然後他就死掉了。」天啊,好爛,他說故事技巧真的好爛。

  「他離開之後,我就開始忙著找房子,想讓咖啡廳開業。即使故意讓自己工作忙得不可開交⋯⋯還是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看著他往日在我枕邊的位置,迷迷糊糊的向上帝懇求他能回來。和沙沙在一起的日子很普通,可是當這份普通從生命裡剝離,我突然就開始對生命感到困惑。」

  「我在和你一樣大的時候,那段時間,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白天找房子,晚上為了打發時間就去夜店、酒店,尋求物質上的刺激填補心靈空虛。直到母親把這座房子給了我,我專注在事業上面,夜夜笙歌的日子才逐漸走向正軌。」

  「等等,」羅萍娜皺起眉頭:「這麼說沙沙根本沒有在這間房子裡住過?」

  「是啊,怎麼了?」摩爾疑惑的看著她。

  「那就奇怪了。因為摩蕾雅說他是在這棟房子裡過世的⋯⋯」

  「啊,」摩爾無奈的嘆氣,妹妹還是一如既往討厭提到和自己相關的過去,才說了這種謊吧。「她不喜歡提到自己的私事,如果提到了就會推給我,你下次看到她,請你繼續當作沙沙就是在這裡過世吧。哎,真是的,都死掉了還要被拖下水⋯⋯」

  「噢,知道了。」羅萍娜點頭,看來對於這份訊息的訝異已經徹底沖淡了她的悲傷。嗯,雖然不是以他想像的方式,不過好歹達到了安慰人的目的吧,摩爾高興的心想並沾沾自喜,我真會安慰人。

***

  「你想去那桌嗎?」「上面的蛋糕酷斃了!」「你看你看,是彩帶!」「今年的裝飾很炫啊?」「什麼時候才可以跳舞?噢,我等不及了!」 不算大的愛洛之夢擠滿了人,繽紛的緞帶掛滿店面,高高的聖誕樹,鈴鐺叮叮靈靈響,綴滿揚著喜氣笑容的小天使,服務生們進進出出,推車上有各色各異的飲品用花俏的杯子盛裝,長桌子連接成一條,精緻小巧但數量可觀的甜品堆積,瑪德蓮、瑪芬、布朗尼、慕斯果凍在大大小小的盤子上,堆的高高低低,那股平日低調的、麵粉雞蛋製甜品特有的奶香似乎也飄散到奶油色的絲緞桌巾上。

  賽拉看著客人蜂擁而至向布朗尼區前去搶食,她有點迷惘,彷彿這僅是一場她未曾造訪的夢境,她不該狂歡於此。茉莉老早就淹沒在人群中,賽拉也懶得找她,她手上拿著盤子縮在角落緩慢的啃著瑪德蓮,派對快結束吧。期待在派對上瘋狂吃甜點、跳舞到半夜的賽拉第一次這樣子想。

  其實說穿了,只是失望和孤單。因為一直以來都有個人在哥哥離去時,在姊姊與爸爸吵架時,陪伴著她。她看著遠處盤子上,縮小成繽紛圓點般的蘋果,孩子就像蘋果,長大了就要脫離果樹母親,孤獨的腐爛。如果她是蘋果就好了,至少一個人時不會痛。明明克勞里答應好了要跳舞。

  聖誕樹上的光球吸引了不少孩子前去觀看,甜品區盛況空前,情侶你一口我一口分享著,甜味溢出盤裡,燦亮的,空氣裡,渲染、搖擺, 經典聖誕舞曲,不分你我踩著旋律跳著不成調的快樂舞步,一大片舞動的身影,橙黃燈光下,光點跳躍,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金色的微笑,歡聲不斷。

  賽拉在燈光照不到的窗邊,看漆黑的天空,飄落冰冷的雪。

***

  同一片夜空下,克勞里在烏洛離開後閉上眼,輕輕哼起熟悉的旋律。然後他明白了他該怎麼做。不顧禮節,他衝進包廂:「爸,媽會待五天對吧?」

  「你該不會有東西落在家裡?」塔爾夫先生晃動醉意朦朧的腦袋。

  「我要去約會!那個人、最怕孤單了,我不能放著她!我認路,自己坐火車去。後天我會到那家飯店跟你們會合!」

  「你瘋了嗎?」塔爾夫先生瞬間醒酒:「你要連坐二十四小時的車趕過去?還不一定能趕上派對!」

  「所以我要走了!去飯店會合!」

  「喂!臭小子!」塔爾夫先生差點摔下椅子,但卡非薩托斯先生扶了他一把:「年輕時就該瘋狂一點不是嗎?反正是聖誕夜,讓他去吧。」

  「⋯⋯嗝。混小子!記得回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