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Chapter.4 深邃的綠色寶石眼眸

藍夜 | 2021-07-12 12:00:05 | 巴幣 4 | 人氣 103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羅萍娜回頭,看見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的男人抱著毯子凝視著她。他有一身褐色肌膚,黑色的硬髮削的很短,突出了深邃的輪廓和綠寶石般的眸子,樸素的圍裙裹不住充滿野性的健碩身軀,但她卻立刻別開了眼,她害怕那對深不見底的眼睛。羅萍娜猜他是少女的哥哥,她小心翼翼地側身讓男人把毯子蓋在少女的身軀上。

  男人平淡的解釋道:「我妹身體比較虛弱,容易疲倦了就原地睡著,讓你見笑了。需要什麼服務?你要看園藝用品嗎?還是要上樓去咖啡廳?」

  「噢,我想上去咖啡廳。」

  「好的,跟我來。」男人優雅的轉身,羅萍娜跟隨他的腳步走在樓梯間。樓梯間有幾個別緻的相框裝飾在牆上,大部分是一隻黑貓和植物特寫。有張照片吸引了羅萍娜的目光,是男人、少女和一對老夫妻,應該是一家人,老男人面相刻薄,甚至隱隱有些不耐煩,老女人看上去很疲倦,男人面無表情,只有比現在更年幼的少女平靜的瞇著眼笑。

  男人走到吧台後面,羅萍娜點了杯招牌卡布奇諾。他在吧台後俐落的沖泡著,羅萍娜盯著他的背影,而後心慌的轉過頭去,這種場景過於似曾相似,讓她把那個瘦小的身影和眼前的男人重疊了。她有種預感,那個讓番紅花香消逝的罪孽將在今日很很折磨她。
  
  她盯著窗外的鴿子,故作輕鬆的開口:「這裡的裝潢很漂亮呢!樓下的玻璃切割很有創意,當初為什麼決定要放那麼多玻璃呢?」

  「植物需要光。」男人平靜地答道:「我們想打造出很有室內溫室,又有點人造藝術感的裝潢。玻璃是很適合發揮的題材。」他轉過來拿了一瓶小罐子又轉回去:「你剛在樓下看到的架子只有黑白兩色對吧?那也是為了表達人造感特別設計的。」

  「請問這些都是你的主意嗎?」

  「是。我自己覺得很棒。」男人沉靜的、有自信地說道,再次轉身,這次他看向羅萍娜:「啊,說個題外話,你說話太正式了,好像記者。放鬆點,當自己家,這裏希望給客人清新舒服的感受,你就算在這裡睡覺也沒問題。」

  羅萍娜「哦」了一聲點點頭。這個男人很穩重,對於自己的品味很有自信,說話十分隨意卻不讓人感到輕浮,反而有種藝術家的浪漫奔放。她對這個男人頗有好感,要不是她比較喜歡瘦小的、穩重務實的男生,她可能會考慮來場浪漫的異地一夜情。

「這裡只有你和妹妹兩個人嗎?咖啡廳的空間很大,人手會不夠嗎?」

  「最近的確人手不夠。之前有兩個女生在這裡工作,可是後來他們找到了一間大公司的工作,辭職不幹了。還有一個男的,今天肚子痛沒來。」

  「這樣啊。那個男生是正職還是工讀生?」

  「是正職。名字很特別,他叫愛德華・蘭寇。我妹愛用的保養品牌和他的名字很像,所以我就雇用他了。」

  「真的假的?」羅萍娜輕笑出聲,「那麼這位蘭寇先生是怎樣的人?」

  「瘋瘋癲癲。他長的完全不讓人覺得是在咖啡廳工作的人,眼睛很大,,頭髮像鳥巢,瘦的像竹竿,戴方框眼鏡,比較像瘋狂科學家。」

  「聽起來是個很神奇的人呢。話說我之前也有遇過——」話還沒出口她就已經感到後悔了,然而說出口了就來不及了:「戴方框眼鏡的人。」

  男人轉過身來看了她一眼,她避開視線。曾經那個戴方框眼鏡的人,鏡片後面有著和這個男人一模一樣,深不見底、寶石一般的綠色眼珠。那雙眼輕易的勾起她混濁的愧疚感,分不清來自於她曾對那人做的哪一件傷害。她的心臟快要痙攣,等著男人把那句「他是誰」説出口——
  
  然而男人輕描淡寫回了句:「最近還蠻流行方框眼鏡的。」接著走過來,小心的把咖啡放在她桌上,羅萍娜啜飲一小口,睜大了眼:「好喝!」

  「是嗎?」男人笑了,聲音又酥又輕:「謝謝你的讚美。配方是蕾雅的調的,她聽到了一定會很開心。」

  「請問蕾雅是你的妹妹嗎?」

  「是的。啊⋯⋯忘了告訴你,我的妹妹叫做摩蕾雅・黛梅拉・圭。」男人彬彬有禮的朝她點了點頭:「而我是摩爾・圭。請問貴姓大名?」

***

  「喂,萍萍你在發呆嗎?紅酒喝完了,我去幫你倒新的吧,還是你想換喝別的?有在聽嗎?萍?」一陣冰涼的觸感突然貼到羅萍娜臉上,是席妮的玻璃杯,裡頭裝著啤酒。羅萍娜回神,想說今晚不能那麼昏沈的回到酒店:「是的。席妮,不好意思,幫我換成奶茶謝謝。」

  席妮走到廚房去泡茶。今晚兩人剛好都有些煩悶,於是相約在席妮家裡喝酒。席妮不和家人住,這讓羅萍娜有些驚訝。房子佈置的風格和她的狂野穿著一點也不搭,房間裡充滿了粉紅色、玫瑰、蕾絲、蝴蝶結,徹底的小女孩公主房,不過想到這是性格很孩子氣的席妮好像就能理解了。角落有一張相片,是小時候的席妮和一個年紀比她小的男孩、另一個更小的女孩的合照,三人都有火焰似的紅髮,應該是她和弟妹。

  羅萍娜到現在還是沒能從發現「卡布奇諾玫瑰」的那名帥氣男子,竟然是惡名昭彰的花花公子表哥摩爾的震驚中恢復過來。天啊,她居然還對自己的表兄差一點就動了念頭,當下她丟臉的恨不得打包回家。

  「席妮,」她按捺不住好奇,開口問道:「請問你之前和我說⋯⋯我和摩爾的個性很不一樣,是什麼意思?」

「哦?」席妮挑挑眉毛:「怎麼說呢⋯⋯你感覺是個很文靜、拘謹的人,摩爾雖然也不算多話,但是他個性很隨意,不受拘束⋯⋯大概是這樣吧。總之是沙奇和賽拉很討厭的個性。」

  「沙奇是你弟弟嗎?」

  「嗯。三年前吵架離家出走了。」席妮喝了口酒,顯然不想多談。於是羅萍娜轉回話題:「能不能麻煩請你說得更詳細一些?關於摩爾?」

  「啊⋯⋯就是呢,就是,喔!我知道該怎麼講了!」席妮突然湊近她,「你剛剛說的話,再幫我重複一遍!」

  羅萍娜眨眼:「剛說的話?請問是『能不能麻煩請你⋯⋯』這句嗎?」

  「對對對!哎呀,我們其實很熟了吧?可你不管說什麼,前面總是會加上請、麻煩你了、不好意思、非常謝謝⋯⋯等等的字眼,說話客氣到每次我都覺得和你是第一次見面。」席妮話鋒一轉:「可是摩爾他說話很隨性,對誰都一樣,游刃有餘。我想就算來的人是女王陛下他大概也是一樣的態度⋯⋯當然這是誇飾啦,不過總之呢,」席妮把奶茶放在她桌上:「摩爾就是這樣的人。」

  羅萍娜低頭看著桌上的奶茶波紋:「那麼,他的、他的⋯⋯異性交往狀況是怎樣的呢?」

  「喔,他那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對自己的感情太輕率了!」席妮喝了一口茶,語氣突然激動起來:「你敢相信嗎?就他那個氣死人的帥哥長相和討人厭的浪漫個性,他到現在,二十八歲,居然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

  席妮瞟了一眼嚇的僵住的羅萍娜,灌了口紅酒:「噢,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他不是處男。」——羅萍娜差點把奶茶噴出來,但席妮繼續在這個話題上越說越激動——「他不知道怎麼搞的,立志一生都不和任何人認真交往。每次都玩一夜情,沒有一次認真過。而且,每次都拿自家體弱多病的妹妹當理由拒絕!上了就要敢負責啊,混帳!渣男!太可恨了!其實他會事前說好,一夜就是一夜,只是生理需求而已,如果希望之後當戀人他絕不奉陪,對方不接受也會很溫柔的送走,可是我才不管!反正很討厭!」

  羅萍娜起先目瞪口呆,再來轉為平靜,最後一臉無奈:「你是不是看不慣他每次找你⋯⋯然後和別的女生⋯⋯你該不會是喜歡他?」

  「蛤?」席妮瞪他一眼,眼神超級可怕,不過見識過蕾絲公主房的羅萍娜不吃這一套。席妮砰的一聲把啤酒敲在桌上:「老娘要是喜歡他就見鬼去!我的理想型是金髮碧眼,彬彬有禮、待人隨和的白馬王子。我只是⋯⋯作為女性朋友,看不慣這種不檢點的行為!僅此而已!雖然我自己也是一天到晚找男人一夜情就是了!」

  羅萍娜嘆了一口氣:「那你又為什麼也不定下來呢?」

  「因為談戀愛很煩啊。對我來說,我根本沒遇過真正讓人心動的人,我交往過的對象一開始都很符合我的理想,後來我發現愛情是用戲劇和外表堆砌出來的。我稍微胖一點,打扮的奇怪一點,不像他們想像裡的溫柔清純優等生,漂亮柔弱小女生,他們就變冷淡,最後說什麼受不了你的任性自我而離開。」

  「王子根本不存在,就算存在,他們要的也是能默默忍受艱苦、等待著被拯救的灰姑娘。喜歡龐克打扮的壞蛋女孩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既然這樣,當初我說,我喜歡穿的很自由,我喜歡說話很自由,那時就直接拒絕啊。可是因為是白馬王子,就忍受下來了。這算什麼啊!」

  羅萍娜聽得有些心痛,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她恍惚的愧疚了。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個綠眼睛的他完全就像是夢中走出來的,徹底是她的理想,可是她卻親手把他推開了。他纖細的身軀,摟進懷裡時剛好能整個貼在她胸前,脆弱而精緻,她卻沒有好好呵護。
  
  席妮是被理想拋棄的、無辜的公主,她是親手毀壞綠寶石的邪惡巨龍。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