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Chapter.8 情感的組成是段紊亂詩篇

藍夜 | 2021-08-04 12:00:18 | 巴幣 0 | 人氣 146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星期二,賽拉走在回家的路上,經過一條街。她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或亮起或熄滅的塊塊招牌,人們進進出出,細微遙遠的歡聲笑語不斷。她拐進街道,走到其中一家飄著麵包香的店前,燈光把木頭台階鍍上一層令人暈眩的金黃,招牌上寫著愛洛之夢。賽拉恍惚回想起三年前。

  那時席妮和爸爸吵架了,吵的內容大致圍繞著離家已有一個月之久的沙圭爾轉。席妮想去報警找沙圭爾,但父親還在對沙圭爾的氣頭上,不肯找他。套句父親的話說就是:「他是個有自己生活能力的成年人,死不了。」最後父女倆誰也不肯讓誰,便決定從此以後不再提起這個話題。

  雖然最後兩人達成協議,互相退讓,但席妮卻很突然的,提出要自己搬出去開一間分店的想法。姊姊走回房間,父親坐在院子裡的竹編扶手搖椅上抽菸,晃著高壯的身軀,那麼巨大而嚴厲的他,包圍在裊裊上升的煙霧中,顯得很渺小虛無。

  父親懶得再爭吵,他給了大女兒一筆不小的金額,席妮當作他同意她開店了。席妮在不遠處的小鎮租到了空店面,裝潢中的愛洛之夢裡,她站在高高架起的梯子調整木製藝術吊燈,被粉塵嗆的咳嗽不止。一位工人跑去向席妮說了什麼,她從梯子上走下來和他討論,沾滿灰塵的臉頰邊貼著汗濕的紅髮。賽拉站在外頭,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賽拉!」母親喊道:「過來幫忙把這個桌子搬上車!」

  賽拉過去和母親搬桌子。她和母親一樣嬌小,胳膊纖細,兩人使盡全力搬起桌子走了幾步就氣喘吁吁,此時父親經過,皺起濃密的紅色粗眉:「放著,我搬。」很快他輕鬆的搬走了那張五人用大餐桌——雖然現在只有賽拉、爸、媽三人在用——如果是姊姊大概也搬的與爸爸一樣輕鬆。

  賽拉眨眨眼回神,眼前是裝潢復古、客人笑語不斷的愛洛之夢。她的姊姊正在向顧客大力推銷下禮拜一聖誕前夕開始,將與「卡布奇諾玫瑰」合作的下午派對。

  賽拉拉緊了圍巾,後退幾步,毅然轉身離開這片金黃的世界。

***

  「謝謝光臨!懷特太太,敬請期待下星期的派對吧!喔,布萊斯先生,歡迎光臨,請問要內用晚餐還是買麵包?買麵包嗎?這裡是夾子和托盤,秋季限定的麵包下禮拜就沒有了要買要快⋯⋯」席妮露出招牌笑容招呼著客人,忙得不可開交。天氣越來越冷,大家都來愛洛之夢蹭暖氣,大筆鈔票進帳,來探視的投資人笑的合不攏嘴。

  「愛洛小姐,今天感謝你的招待!」其中一位胖胖的投資人,塔爾夫先生和他兒子克勞里坐在位置上,塔爾夫先生褐髮稀疏,禿頭在金黃吊燈下尤其光亮。克勞里正襟危坐,一改平時的休閒服,穿著襯衫,但席妮發現他一直不舒服的扭來扭去,顯然不像他哥哥一樣習慣這種氛圍。「愛洛小姐,這是我家幺子克勞里・塔爾夫,想必你已經認識他了,這位完美遺傳到我的小紳士。」塔爾夫先生自豪的抖抖啤酒肚。

  「這鎮子裡沒有誰是不認識的吧。」另一位投資人說。

  「塔爾夫先生,今天不給愛洛小姐和你兒子拉郎配啦?」

  「話說您家大兒子呢?去南馬五年還不回來?」

  「今年會回來的,他已經成為大富翁啦!」

  「你家兒子的確跟愛洛小姐一樣優秀。」最大投資人卡菲薩托斯先生發話了。他優雅的舉起酒杯,與看上去和路邊發福中年大叔沒兩樣的禿頂塔爾夫不同,歲月給了這個鉑金銀髮的男人魅力,越發增添了卡菲薩托斯家出身上流的貴族氣質,想必他兒子是個非常對胃口的、白馬王子般的男人,席妮看著他心想,努力不去想起另一個一點也不對她胃口卻撥動心弦的黑髮男子。
  
席妮微笑著感謝卡菲薩托斯先生的誇讚,為所有投資人那桌送上餐點。

  「爸,」席妮離開去別的餐桌服務後,克勞里小小聲的説:「你再色咪咪的偷看愛洛小姐的大胸部,我就回家告訴媽媽。」

  「唉呀我的好兒子,」塔爾夫先生慌張的壓低聲音:「你房間床底下的東西,我都沒跟你媽講,你自己也在看不是嗎!饒了我吧。」

  「明明是你藏到我房間的!而且,」克勞里看向窗外,方才在外頭佇立許久的紅髮女孩已經不見蹤影。「我喜歡小的。」

  「那算小?」塔爾夫先生也看向窗外,此時一名褐色肌膚的女子正好經過。克勞里順著爸爸的視線方向看去,是羅萍娜,她要去哪?

***

  卡布奇諾玫瑰座落於一條街的盡頭,這是一幢白色、約四層樓的復古風斜頂公寓,一樓前門有一排落地窗。前庭種了幾棵樹,因為天冷的關係樹葉已經掉光了,樹枝上掛著燈飾,頗有臨近聖誕的氣氛。

  羅萍娜站在樹下看著白屋子,這幢房子雖然很乾淨,而且經過摩爾兄妹的重新翻修,但是從某些角落還是看得出來年代久遠。

  「不進去嗎?」摩蕾雅從大門探出頭來,雙手摀著嘴巴呵氣。

  「噢,是的,我要進去。不好意思打擾了。」

  「你真奇怪。」摩蕾雅拉開單人沙發讓她坐下:「你沒有打擾啊。你是客人。」羅萍娜瑟縮一下,尷尬的笑起來:「習慣,習慣。」

  「你要喝什麼茶,桂花釀奶茶?大吉嶺紅茶?還是想喝咖啡,不過喝咖啡要付錢喔。」

  「奶茶就好,謝謝。」伴隨著茶水淅瀝嘩拉倒進白色陶瓷雕花小茶杯,羅萍娜開始思考該如何開口。

  「你剛剛在看房子嗎?」

  「嗯,是的。這是棟非常漂亮的復古風公寓。」

  「當然,我母親的品味一直是無庸置疑的,這是她早年買下的,前年才翻修完成。四樓有很多房間,五樓也有,屋頂還有閣樓。」

  摩蕾雅喝了口茶繼續道:「你看起來很訝異。是因為在宗親會上看到我父母對我哥羞愧、憤怒,所以無法相信我們的母親支持他嗎?」

  這個女孩能很輕易的看穿人,羅萍娜看著她乾淨清澈的雙眼,偏頭喝了一口茶,垂下眼簾。摩蕾雅用特有的輕飄飄嗓音繼續講著:「爸、媽跟我哥的關係,大概在他青少年時期開始,就逐漸惡化。母親看著他生活糜爛,經常哭著跟她的好友珍妮抱怨。但珍妮總是勸母親不要放棄兒子,她是個積極樂觀的女人,總是鼓勵著他人向前行,雖然也有吵架的時候,啊⋯⋯有次吵的特別兇⋯⋯」

  「請、請問,她們為什麼吵架,為什麼和好?」

  「是我母親向珍妮問了一些很冒犯的問題。我母親平常是個拘謹、溫和,不愛說話的人,但她那天有點⋯⋯失常,非常堅持要珍妮太太回答關於她兒子的問題。珍妮被戳到痛點——因為兒子那時在和她吵架——她感到非常憤怒,兩人在一樓客廳吵的在我四樓的房間都聽得到。」

  「她們冷戰了一個禮拜。」

  「但某一天,兩人非常有默契的決定走去對方家和好,結果他們在路上相遇了。母親跟我說,她們爭先恐後的解釋、道歉,最後冷靜下來搞清楚狀況後,就和好了。隔天又能看到珍妮太太來喝茶真好。」
  冷靜下來搞清楚狀況⋯⋯和朋友和好是那麼簡單的事嗎?羅萍娜腦中浮現了那張氣憤的圓臉。必須是兩個人一起冷靜才行。

  「把這棟房子送給我和老哥,是珍妮給母親的建議。她認為比起逼迫老哥去做他不愛做的辦公室工作,還不如讓他用老房子自己開店、籌錢翻修、吃吃苦頭。但一做就做到了現在。其實我們甚至想過開旅館,畢竟四五樓的客房很多,房子夠大。不過附近已經有一間旅店了,而且帕特羅這邊根本沒人會來旅遊。可是那些房間沒人住真的很可惜。但現在這樣也很好。」

  羅萍娜心裡覺得很可惜,她很願意住在這樣美麗的屋子裡,而不是她現在住的便宜破旅館。她看著外面的燈飾說道:「轉眼間明年就要到了呢。」
  
  「是啊。我有沒有跟你說過聖誕節活動?」

  「是什麼樣的活動呢?」

  「我們會在二十三、二十四號這兩天晚上五點至十一點,在卡布奇諾玫瑰的前院、一樓辦派對,愛洛之夢的人也會參與。去年是在愛洛之夢那邊,合作的很愉快。小遺憾就是,我們人手太少了,尤其是今年蘭蔻被檢查出胃長了初期腫瘤,動完手術躺在醫院,二月才回的來⋯⋯」

  「他也太可憐了。」

  「還好他在派對上的工作就是搬東西、佈置場地的內勤而已,工讀生應該也做得到。只是到現在都沒找到人⋯⋯可能要一人當兩人用了。」

  「那個工作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做嗎?」

  「是啊。等等,我聽懂你的意思了,真是個好主意。」 摩蕾雅喝光了最後一口茶,坐直身體,傾身向前,鄭重的開口:「你要不要這幾天住在我們家,然後在派對上幫忙,打工換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