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Chapter.2 黑色鞋子與紅髮的人們

藍夜 | 2021-07-08 20:54:31 | 巴幣 104 | 人氣 147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羅萍娜昏昏沉沉地眨著眼,她的頭倚在抓著手把的上臂,身體隨著電車和人群推擠搖晃。看來她又在電車上睡著了,她回頭看了一眼螢幕告示牌,幸好沒有睡過站。即使埋沒在人群裡她也非常顯眼,極為高挑的身材能和男性一較高下,難怪昨天站起來和克勞里握手時會嚇到他。家鄉特有的深褐色皮膚使她看上去更特殊,雖然她其實和電車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不同,他們都在這個擁擠的城市裡日復一日過著不曾改變的人生,她有時候甚至找不到自己——車窗倒影和日常生活裡,自我意識都是薄弱的。

  羅萍娜突然看到一個人站在車窗外,平靜地看她。那個她再熟悉不過的男人就那樣站著,羅萍娜向他跑去,電車卻載著她離他越來越遠,她慌亂的推擠人群,想更靠近他,男人轉頭朝向她,依舊一臉冷靜的凝視著,沒有移動,他的身影逐漸縮小,面孔卻清晰依舊⋯⋯

  電車停下,羅萍娜衝出車廂,長年穿著的黑色平底鞋卻打滑了一下,她摔在月台上。抬起頭時他早已不知去向,雖然如此她還是爬起來想跑可是卻又再次摔倒,她的膝蓋抵在冰冷的地面失去了知覺無法支撐她再次站起追上他,她手上的手錶顯示她上班已經遲到了她也搭不上電車只聽著電車在她身後呼嘯而過轟隆轟隆轟隆和自己呼呼呼的喘息⋯⋯

  ***

  羅萍娜睜開眼睛,這次是真的清醒了。

  她頭疼的不行,都已經到了這個離城市如此遙遠的地方,還得在夢裡遇見他,真令人痛苦。她無神的環顧這個旅館裡的小房間,可能因為價格便宜的關係,她面前那個化妝台的鏡子模糊且有微微的裂痕,連帶著她的面孔也破碎不堪。這樣也好,不用看見一大早蓬髮素顏活像是女鬼的自己。

  肚子咕嚕咕嚕叫起來,她坐到化妝檯前一邊梳妝一邊思考自己早餐該吃什麼——畢竟這麼廉價的旅館可沒有包吃包住——此時她看到化妝台上一張蒙塵的名片,她隨手拿起來翻了翻,上面是一間麵包店「愛洛之夢」,附上地址、地圖與電話,她想上網查一查,赫然發現這裡沒網路。
  不過她已經在心底決定好要去那間店了。整裝待發,她穿的不再是昨日的西裝襯衫上班裝扮,而是淺色毛衣和牛仔褲。她走到門口抓起放在門把上的棕色貝雷帽,穿上駝色大衣提著包包,停駐在玄關。

  她下意識套上長年穿著的平底鞋,卻停下來看向為了旅行和安慰自己特別買的優雅黑色高跟猶豫不決。她想起昨天站起身握手被自己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嚇到的少年,咬了咬唇套上平底鞋。

  ***

  羅萍娜路過昨天的公園,坐下來休息。很明顯她不該相信標示不清、年代不明的名片地圖,她已經走過了一遍卻找不到任何一家麵包店的蹤跡。她途中有看到一間早餐店,但她忍住了誘惑沒有進去,因為她對這間麵包店有種莫名的期待,但她現在很想衝回去那間早餐飽餐一頓,可惜她不知道路。

  公園裡的人基本上和她昨天看到的差不多,下棋的老人、散步的老人、遛狗的黑衣人。此時這位遛狗的黑衣人走了過來,在她旁邊的長椅坐下。羅萍娜探頭過去和他打了聲招呼:「嗨!你好,我是來這裡旅行的人,請問你是本地人嗎?」

  「是。」那人短促冷淡的應了聲,聽聲音是個年輕男生。羅萍娜愣了愣,看來不是每個小鎮裡的人都像克勞裡一樣親切。不過既然開口了,她決定硬著頭皮問下去。

  「不好意思我想問你一下,這附近有早餐店嗎?」

  「有。」

  「那麼,請問你能不能夠告訴我,往哪裡走可以找到呢?」

  黑衣少年沒有回話,只是站起身抖了抖衣服,然後轉身面對她。
  羅萍娜頓時呆住了。他雖然帶著黑色口罩,但從那雙鑲嵌著金紅色長睫的冰藍杏眼就看的出,他絕對能在羅萍娜一生見過漂亮的人中排名前三。
剛剛羅萍娜還十分肯定他是個男生,但現在她有點猶豫了。直到他又用清冷的少年音說話她才回神。

  「我帶你去早餐店。」

  「咦?哦、好的,非常感謝你。」

***

  「到了,就是這裡。」

  「非常謝謝你的幫助。」羅萍娜再次向他道謝,並伸出手:「我是羅萍娜・莫思,請問先生貴姓大名?」

  他輕輕握了一下立刻鬆開:「瑟維爾・卡羅。再見。」

  看著他離開,羅萍娜在心裡嘀咕著,真是個冷漠的傢伙,雖然也是個好人,不過果然還是跟愛講話的人比較好相處,但她也是有遇過寡言卻好相處的人,那個男人——不,不要去想,羅萍娜。

  招牌上寫著「愛洛之夢」,羅萍娜非常訝異,這居然是她剛剛找了好久的麵包店!原來轉型成早餐店了,而且位置非常隱密,和地圖上不相符。

  羅萍娜挑了角落的位置坐下。這裡客人很少,但空間寬敞,高高的天花板懸掛著木製吊燈和花籃,米黃色的牆上釘著幾幅木質畫框風景油畫,而最吸人眼球的要屬用紅磚堆砌成的小火爐了,裏面應該是裝飾性的假火,整間店散發著溫暖復古的氛圍。菜單上的餐點幾乎都是與各式麵包搭配。

  不久後她點的套餐來了。雞胸肉處理的很優秀,緊實卻不乾澀,還有淡淡的羅勒香;沙拉本身沒什麼特別的,但醬料應是特別調味過,兼具清爽與濃郁;太陽蛋一刀劃下就流出蛋液,搭配表皮金黃酥脆的可頌,一口咬下去,裡頭濕潤柔軟,豐富的層次,黃油香氣濃而不膩——這間店完全沒有令她失望!片刻,她的盤子便一掃而空。

  服務生小姐過來收盤子時,好奇的看著她,羅萍娜揚起微笑揮揮手,問道:「請問我可以在這裡待多久?」

  「多久都行。通常是放學時間人比較多,早餐過來的人很少。你不是本地人吧?是新搬來的鄰居?沒看過你呢。」

  「嗯,算是吧。我是羅萍娜・莫思,從南部的貝洛納來的。」

  「誒?你看起來一臉都市人的樣子,從貝洛納來的?啊,我是辛西妮亞・愛洛,叫我席妮就好,話說你的名字沒有簡稱嗎?還是不習慣用?」席妮有一頭捲曲的紅髮,黑色大煙燻框著藍眼,嘴上有唇環,幾根鼻針釘在鼻翼,明明是冬天卻穿著黑色細肩帶小可愛,露出傲人的胸圍,是個狂野美女,和這間復古麵包店格格不入;但她開朗活潑的說話方式卻意外的和店裡氣氛一樣溫暖,讓人不自覺開啟話匣子。

  「我十八歲就到南馬唸書了,在那裡待了七年,所以才一臉都市佬的樣子吧。然後⋯⋯我不習慣用簡稱,家人也沒有給過簡稱。說到家人⋯⋯這間店是你家人開的嗎?」

  「你十八歲就跑到大都市念書?厲害誒!我現在二十三,還在家裡端盤子。」聽到這裡羅萍娜心裡小小驚訝了一下,她以為席妮更年輕一點。

  「然後⋯⋯是啊,這間店是我爸開的,三年前從那裡移過來了」——難怪和名片上地址不同——「我爸是麵包師傅,這裡的菜單大部分是他和老弟共同想的。還好我弟是遺傳到爸爸,因為我媽超不會煮飯,她根本是世界級的廚房殺手——上次我和我妹試吃她的菜是去年的事,那時結果是:我拉肚子一星期不能端盤子,我妹向國中請了三天的假,理由是腸胃不適,那之後我們家廚房就多了禁止老媽進入的規定。放心吧,本店的菜保證不會受到她的屠戮。」

  羅萍娜被她逗得花枝亂顫,這個女生真是太有趣了。

***

  她們愉快的聊著,不知不覺就中午了,羅萍娜索性也在這裡吃了午餐。吃飽後她向席妮交換了電子信箱、聯絡方式,朝她揮揮手走下台階,結果或許是因為她太輕鬆,腳底板突然打滑,摔了個狗吃屎。

  此時的畫面突然和夢裡重疊。但是她回神,席妮並沒有冷冰冰的站著,她焦急的蹲在一旁問她有沒有受傷,要她把腳給她看看。

  「看起來是沒事⋯⋯但是你真的該換雙鞋子!這雙平底鞋的底部光滑的就像我家上次也害我摔超慘的浴室磁磚,早該淘汰了。」

  羅萍娜愣愣的看著那雙從那個男人手上收到的鞋,從五年前伴她至今。

  「其實,我有一雙很好看的黑高跟。我今天本來想穿出門的。」她突然開口,席妮歪著頭聆聽。

  「可是我長這麼高,再穿高跟鞋的話,會嚇到人⋯⋯」

  「那有什麼關係啊。」席妮不認同道:「喜歡什麼樣子,想要什麼樣子,不是自己的自由嗎?太在意別人的眼光的話會失去真正的自己喔。像我,全身上下穿了十三個洞,有些人會說那很奇怪,很噁心,可是我覺得,只要不是犯法,我愛扮成什麼樣是我的事吧?批評什麼的不用太在意拉,因為就連我自己也很難忍住對別人衣服各種吐嘈啊。」

  羅萍娜聽著,突然明白了。是啊,她都已經打定主意要好好享受一段屬於自己的生活了,卻因為一點點小事變回了過去,照習慣活得沒有自我的自己。這是她之所以來到這裡的原因不是嗎?不只是物理上逃出令人喘不過氣的南馬,也想解放被那座城市日復一日束縛的心靈⋯⋯

  她決定回去以後,穿上黑色高跟鞋,昂首闊步,不再摔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