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hapter.5 白色洋裝的少女

藍夜 | 2021-07-14 12:00:02 | 巴幣 4 | 人氣 46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羅萍娜去「卡布」的路上,路過一間學校。她停下腳步,這是帕特羅市立高中,是克勞里念的那所學校。現在是放學時間,學生從校門口走出,大部分都是一小群一小群和朋友談天說笑。她回憶了一下高中時代,驚覺自己好像從來都沒有和任何人走回家過。感嘆了一下青春真好,她繼續往咖啡店的方向前進,沒注意到身後有個人跟了上來。

  拐了一個彎,她察覺身後有個視線盯著她,猛的回頭,有個身影快速躲到拐彎處。羅萍娜聳聳肩,繼續向前走。雖然只是一眼殘影,但羅萍娜認為那人是個身材比她小了好幾號的女高中生,應該沒有危險。

  又走了約五分鐘,突然後面傳來一聲驚叫。羅萍娜回頭走上前,那名紅髮女學生蹲在地上,痛苦的摀著腳踝,不遠處有顆小石子。

  羅萍娜關心的問道:「請問你沒事吧?還好嗎?天啊,你是不是扭傷了?」

  然而女孩居然抬頭瞪了她一眼,低聲怒道:「我沒事!我好得很,」羅萍娜一時被嚇住了。這女孩的臉蛋和席妮非常相似,只是眼睛是淺綠而非碧藍,雀斑更多,皮膚更白,看上去更稚嫩。她一邊試圖站起來,一邊說:「你走你的,不用、不用管我⋯⋯嗚!」她又絆了一下,羅萍娜趕緊扶著她:「小妹妹,你真的沒事嗎?好像很嚴重啊!這附近有醫院嗎?還是你要回學校保健室?還能走嗎?」

  紅髮女孩低頭咬著嘴唇,看上去既憤怒又委屈,好像快掉眼淚了。最後她終於小小聲地說:「帶、帶我去保健室,保健室比較近。」

  羅萍娜蹲下來仔細看了看女孩的腳踝,現在已經腫了,看來是不能走了。於是她背向她:「小妹妹,你的腳還是不要多動比較好。不好意思冒犯了,請讓我背你過去吧。」

  「我叫做賽拉。」女孩邊說邊爬到她背上:「不要叫我小妹妹。」

***
  
「你好,又見面了。你怎麼滿身大汗的?」

  羅萍娜呼了一口氣坐到椅子上,揉揉痠痛的肩頸:「剛剛有個學生腳踝扭傷,我把她背到學校的保健室了。話說瑟維爾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來喝咖啡的,不然呢?」摩爾走到她身旁,身上穿著黑貓圖案的圍裙:「下午好,羅萍娜,你今天要喝什麼?」

  「請給我一杯大的冰美式,謝謝。不好意思,我要借個廁所。」羅萍娜前去廁所整理儀容,留下瑟維爾和摩爾,兩人恢復了先前尷尬的情境。

  「咖啡還行。」瑟維爾冷冷地開口:「再給我一杯。」

  摩爾挑起眉毛:「我就當這是讚美了。要換個口味嗎,瑟維爾?羅萍娜剛是這麼喊的,你的名字很好聽。」

  「換成經典摩卡。然後,叫我卡羅,或卡羅先生。我們沒有熟到可以喊名字的地步,輕浮隨便的男人。」

  「好的,美麗的卡羅先生。」摩爾從善如流:「一杯經典摩卡,請告訴我你要大杯,中杯,小杯?」

  「中杯。請不要用對待女人的輕浮態度跟我說話,非常討厭。」

  「我常常被說很輕浮,但這麼帶有惡意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摩爾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卡羅先生,看在你長的不錯又是客人的份上,禮貌的請問你,我是否做過什麼得罪你的事?」摩爾邊倒咖啡邊問,瑟維爾懷疑他是故意把手臂抬得很高以展現自己的手臂肌肉和高超的倒水技術。

  「說來話長。你⋯⋯」話還沒說完,羅萍娜就從廁所裡出來了,兩人不約而同閉上了嘴。她坐下,好奇地注視兩個男人,然而其中一個背對著她處理咖啡,另一個一臉平靜的托著臉看窗外。

  「羅萍娜,這是你的大杯冰美式。」摩爾把有植物雕花的馬克杯放在她桌上,朝著她背後看去,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羅萍娜也回頭,看見摩蕾雅蜷縮在沙發上沈睡著。她依然穿著白色洋裝,只是款式不同。

  「請問令妹是不是很喜歡在店裡睡覺?」

  「不只店裡,她幾乎只要是乾淨的、有抱枕的地方都睡。她的衣櫃裡,全都是白色洋裝。因為她覺得白色是最乾淨的顏色⋯⋯她有點潔癖,需要隨時知道自己身上是不是有灰塵。據我所知,來這間店的人,有很多是來看她睡覺的。而且,」摩爾的聲音帶上一絲笑意:「她有時候其實是在裝睡,會突然爬起來嚇客人。」

  羅萍娜看著表哥,他真的很愛自己的妹妹。她也來這裡不少次了,沒見過醒著的摩蕾雅,但她猜她一定是個很討人喜愛的女生。

  「如果剛才的對話被圭小姐聽到了,我向你道歉。」瑟維爾突然開口。

  「你還是有禮貌的嘛。放心,她是真的在睡覺,我看得出來。」

  「什麼對話?」羅萍娜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沒有。」清脆和低沈的嗓音同時響起,兩個男人對看一眼,尷尬地轉頭。羅萍娜無聲笑了起來,夕陽下沉著,路燈亮了,窗簾輕輕舞動,沈睡的白洋裝少女臉上有著若有似無的溫柔笑意。

***

  星期日,羅萍娜和席妮相約去卡布。兩人碰見騎著單車的克勞里。

  「嗨!萍大姐!席妮大姐!你們要去哪?」

  「誰是大姐啊!臭小鬼。」席妮笑著揉克勞里的頭,他哇哇大叫。羅萍娜在一旁笑著看兩人互動:「我們要去卡布,席妮想種一些耐寒的小盆栽擺在店裡當裝飾。最近真的越來越冷了⋯⋯你們這裡和北部一樣冷。」
  
  「有嗎?因為你是南部來的才這麼覺得吧。今年很暖誒,你沒看到我和席妮都穿短袖,呃不對,席妮穿無袖誒!北部現在早就在下雪了。」

  「說的也是⋯⋯對喔,下雪!我很久沒看過雪了耶!上次看到已經是⋯⋯是去年的事了。」羅萍娜的興奮突然熄滅了,她原本想說,上次看到雪,是和他去北方旅行的時候了。

  她想起那個禮拜,白茫茫的雪地裡,兩人拿雪球互丟,雪砸在她特別穿給他看的白色羊毛洋裝上。半夜他們一起脫掉那件洋裝,擁抱彼此的溫度。明明才相隔一年,卻像是蒙上了白皚皚的灰塵,冷凍的,前世記憶。

  「你說什麼廢話?上次看到當然是去年啊!」好在一根筋的克勞里轉移了話題:「然後我要去幫同學影印筆記,有心情的話再過去找你們,掰啦!」他踢了踢踏板,揮了揮手,騎著單車揚長而去。

  席妮拍了拍她的肩:「姐妹,走囉!」

***

  羅萍娜走進店裡,有個紅髮女孩正在查看架子上的商品,是賽拉。她轉過頭,她們對上視線,空氣凝結了幾秒。

  席妮驚訝的開口:「老妹!你怎麼在這裡?」

  「我⋯⋯我來買東西。」賽拉似乎對於兩人的出現很不自在,往後退了兩步,羅萍娜被她的小動作弄的有點冒汗。羅萍娜向前了一步,賽拉飛速往後退了好幾十步到架子後面。席妮笑了起來,走去把賽拉拉過來身邊。
  
  「羅萍娜,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妹妹賽西莉亞,叫她賽拉就好了!」

  「噢,賽拉小姐,你好。」「⋯⋯你好。」

  「誒,你們見過?」席妮驚訝地問。
  「嗯。前幾天⋯⋯我,腳受傷,她帶我,回學校保健室的。」

  「什麼!你腳受傷了?哪隻腳?哪裏?」席妮立刻蹲下來查看:「怎麼沒打電話告訴我?還好嗎?現在還會痛嗎?不要勉強!」

  「我沒事啦!已經不痛了。」賽拉扭頭,從姊姊身邊躲開來。席妮還想再追問,摩爾卻從樓上走下來叫她。

  「你來了啊。我們上樓講吧。」他嚴肅的説——羅萍娜猜測那是嚴肅的表情,因為摩爾的表情變化太微小了——席妮看著他,皺起了眉頭。

  「今天就要說嗎?」她問摩爾。羅萍娜從沒看過她那個樣子,被兩人莫名其妙的對話弄得一頭霧水。席妮轉頭看向她,抱歉地說:「萍,我可能沒辦法帶盆栽回去了,你今天先自己看看吧。沒有要逛的話你就先回家,我們兩個可能會講得有點久。」然後她轉身和摩爾上樓。

  店裡剩她與賽拉尷尬對視。賽拉扭捏的說:「上、上次的事,我忘記道謝了⋯⋯謝謝你。」她不安的捏著裙擺,羅萍娜注意到那是件白色洋裝。

  「嗯,不客氣。請問你今天來這裡是想買什麼?」

  「⋯⋯其實,我只是想來看看。我們家三年前才搬過來,我都忙著念書。聽克勞里說,這間店的店員很可愛,他、他很喜歡,我才想來看看,不然我才沒有興趣呢,我也總共就來過三次而已。不就是穿白洋裝而已嗎?我也有啊。你知道嗎?」賽拉看了她一眼,聲音更小了:「克勞里好像也很喜歡你⋯⋯」
  
  羅萍娜一瞬間理解了這孩子跟蹤她,還有一開始態度這麼不好的原因。純真的初戀,為了他穿上白色洋裝的她,好美,好青春,她在心底感嘆。

  「賽拉小姐的洋裝和我好像。」一個輕飄飄,情緒平淡,柔和的像午後清風的聲音淡淡的說,兩人順著聲音方向看去。

  是摩爾的妹妹摩蕾雅,她從角落的儲藏室走出,穿著一件和賽拉相差不遠的洋裝,只是外面套著一件羊毛長袍。

  「天啊——是醒著的!圭小姐居然醒著!噢,對不起。」賽拉大叫出羅萍娜的心聲,察覺失禮的她摀住嘴巴,摩蕾雅歪了歪頭,面無表情,但羅萍娜覺得她大概在憋笑。她轉身走到窗邊的幾張沙發與圓桌茶几,回頭看著她們,指了指沙發:「喊我蕾雅就可以了。請坐下吧。這裡有暖氣和抱枕,桌上的巧克力也可以吃。還有書喔。」她說話很平靜,讓人不由自主放鬆,走過去坐下。

  三人圍在一起吃巧克力,賽拉突然開口:「圭小姐,為什麼你總是穿著白色洋裝呢?是因為,很、很可愛嗎?」

  「因為如果沾了灰塵,一下子就可以看出來。賽拉小姐穿白色洋裝是因為想要變得可愛嗎?」摩蕾雅從長袍口袋裡拿出紙巾擦嘴。賽拉的臉瞬間變成番茄的顏色:「不是!不是!絕對不是!才沒有!我只是!只是、只、只是⋯⋯」她低下頭小小聲地說:「我才沒有想給克勞里看⋯⋯。」

  「我真心覺得很漂亮喔,賽拉。啊,蕾雅也是。」羅萍娜說道,心裡泛起了溫暖、憐愛、羨慕,或許有些許本人不願承認的嫉妒。她的那件白色羊毛洋裝已經不知去向,也許在她不知道的遠方化為灰燼。但無論是那件白色洋裝,還是穿著洋裝的自己,都已被她丟棄在今年炎熱荒涼的七月。

  「真的好看嗎?」賽拉有些害羞的問。

  「克勞里先生會喜歡的。」摩蕾雅輕聲道。

  「就說我才沒有想要給他看了!」伴隨著賽拉的怒吼,一輛單車停在「卡布奇諾玫瑰」外頭,三人同時轉過頭,賽拉抓起桌上巧克力站起身。

  「嗨!賽拉!我幫同學跑腿完了,然後,嗯,本來是想買東西,結果遇到你了啊,真巧!」克勞里向賽拉打招呼,冬日裡,少年笑得和七月的陽光一樣刺眼。

  「那你去買啊!你這種天氣怎麼還騎腳踏車?雖然我也不在乎你冷不冷就是了。」賽拉扯緊了領口,看了學長一眼又看別處。

  「不是,那是因為,呃,其實我是想買個小盆栽送你。因為你姊姊說想種,我就想說⋯⋯」克勞里搔了搔頭,害臊起來:「想說你會不會也喜歡,想當成驚喜嚇你一跳。哈哈,不小心講出來了。」

  「討厭。」賽拉的眼睛閃著喜悅之情。「你真的不冷嗎?這裡有巧克力,你拿去。巧克力可以取暖,我剛吃下去時整個身體都暖了⋯⋯」
  
   隔著玻璃,羅萍娜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但兩人靠得很近,互相吐著白色霧氣,少年開心的嚼著巧克力,幸福全寫在年輕的容顏。羅萍娜撐著微笑轉頭,每個年紀都有自己的美好,冷靜點,為他們開心,我也還有很多未來,不必感到衰老⋯⋯

  她拉上窗簾,低頭看著自己的黑色高跟。恍惚間它又變成了黑色平底鞋,過去他最愛看她穿的。他説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她穿白色。白色很輕盈也很寬闊、很有存在感;而她,已經太笨重,太高大,太讓他有壓力了。回去後她就把洋裝丟了,從此穿著平底鞋,黑色緊身套裝,不要太高,不要太大,縮小自己。

  白色是美麗的青春。白色是輕盈的雪花。白色是嬌小的少女。白色是純潔無瑕的愛情。白色是過去的記憶。她未曾擁有,就算有過也失去了。

  摩蕾雅看著高大的褐色皮膚女子,若有所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