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hapter.3 紫色的番紅花香

藍夜 | 2021-07-10 12:00:06 | 巴幣 2 | 人氣 38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這次做的非常好,莫思小姐,你的努力為我們公司的業績帶來了新一波的上漲,公司非常感謝你的協助。接下來下一位要被表揚的⋯⋯」

  「⋯⋯以上所有同仁皆貢獻良多,公司再次誠摯的感謝你們。」

  羅萍娜穿著套裝,踩著黑色平底鞋,昂起頭凝視著主管佈滿皺紋的方臉,木然的微笑。她年紀輕輕就靠學歷當上經理,也有與之相配的能力,在公司的風評一向是前段班,也因此有許多人在她背後虎視眈眈,所以她隨時隨地都保持著不能被超越的幹勁。像這樣的表揚對她來講非常不必要,她只想快點回座位再查看一次下屬們剛完成的報告。

  但是表揚大會結束後就要下班了,為了不讓下屬對自己的評價太糟糕,以至於他們工作沒動力,她必須準時下班,不然所有人都會跟著她一起加班。回座位收拾東西時不經意的看到其他同事們,快樂談著下班後的聚餐,她沒有上前搭話。她的優秀造就了她的孤獨,而她也無能為力。

  沒關係的。因為她把所有時間投注在工作上,才沒時間和同事相處,但她得到了相應的回報不是嗎?她現在二十三歲,月薪是同齡人平均的兩倍,是嚴厲苛刻的母親最驕傲的大女兒,是整個家族年輕人的榜樣。上個月母親家族聚餐,她和母親得到了相當多得讚美,反觀年紀比她大了三歲的表哥摩爾・圭,到現在都找不到工作,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玩女人,也不幫忙照顧家中病弱的妹妹。他的父親整場聚餐都沉著臉,母親則是因被親戚指指點點而羞的抬不起頭來。

  沒關係的,她有那個男人就夠了。她沈默寡言的愛人,今天也會在家裡等著她,桌上是熱騰騰的晚餐,一定比同事聚餐的餐廳好吃的多。吃飽後他們會手牽手散步,他把頭靠在她的肩上,她嗅到他身上有甜甜的番紅花香。他們都喜愛番紅花,屋子裡,窗前生長著一簇簇甜美的紫色花朵,神秘的紫掩著這對戀人的秘密。在一起三年了,但羅萍娜深信他們會在一起白頭偕老,他絕不像摩爾一樣花心⋯⋯他會一直在原地等待她。

***

  羅萍娜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她會來到帕特羅,摩爾・圭所在的小鎮。

  摩爾的母親是她母親的姊姊,聽母親說,她和丈夫一家住在離羅萍娜老家相當遙遠的地方,因此羅萍娜完全沒和摩爾和他妹妹見過面。摩爾在十九歲的時候就被父親趕出去,要他自己負責自己的生活,結果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過著糜爛頹廢的生活,所有收入都來自於和他交往的有錢女友們。

  「你居然是摩爾的表妹?哇⋯⋯你們膚色是一樣沒錯,但是個性未免差太大了吧。你有打算去拜訪他嗎?」席妮坐在她對面喝著紅茶問道。在這裡住了一星期,羅萍娜已經徹底成了「愛洛之夢」的死忠顧客。

  「我沒有打算要去拜訪他。我和他不熟,根本沒見過面,沒差吧。」而且那種人有什麼值得拜訪的?羅萍娜心想,還不如去附近的街上逛逛呢。

  「那你等一下要去幹嘛?」

  「逛逛附近,打發時間之類的吧。」

  告別席妮,穿著黑高跟穿梭在街上,又碰到了熟人。克勞里一蹦一跳的走在卡羅先生旁邊揮手,一頭染金的鬈髮顯得很張揚,羅萍娜也揮揮手。

  「你們走在一起啊!是同學嗎?」

  「哎呀瑟維爾,人家誇你年輕呦,表示一下嘛。」克勞里用肩膀頂他。

  「謝謝。」

  「多講幾個字是會怎樣啦。我們不是同學喔,我今年高二,瑟維爾是大了我一、二、三⋯⋯五歲的老人。我們要去找我的學妹逛逛!」

  「誰老了。」瑟維爾低聲抱怨。

  原來卡羅先生只小我三歲啊,羅萍娜暗暗吃驚。
  「學妹?是同一個學校的嗎?」

  「是啊。其實你搞不好認識她⋯⋯不知道席妮有沒有跟妳提過?她有一個妹妹,賽西莉亞・愛洛,我都喊她賽拉。賽拉今年高一,他們家三年前搬到這附近,剛好在我家隔壁,所以我和賽拉現在很熟。」

  「席妮有在吃飯時提過賽拉,聽說是個性格彆扭的孩子呢。」

  「的確有一點,不過其實她很好相處,而且反應很彆扭這點反而會讓人想捉弄。畢竟很可愛嘛。」毫不知道這話聽起來完全是個欠揍學長的克勞里笑眯眯的說,一旁的瑟維爾無奈之餘,還露出了嫌惡的眼神。

  「不要亂捉弄女孩子。」他警告金髮少年。

  「捉弄小女生是無法抗拒的本性啊,不是我的錯,你能信誓旦旦的說你一輩子都沒捉弄過別人嗎?蛤?面癱老人?」克勞里理直氣壯。

  「⋯⋯男、不,女朋友可以。捉弄是一種喜歡。」瑟維爾的回應很有趣,羅萍娜抬起眉毛笑到:「所以克勞里喜歡賽拉囉?」

  「哇!不是,才沒有!可惡,你們捉弄我!」克勞里漲紅了臉大叫,瑟維爾冷哼一聲轉過頭去:「上次在『卡布』,你還說要買番紅花送她。」

  羅萍娜聽到這裡僵住了。

  她想起了那人身上的番紅花香,花語是「一直在原地等待著你。」可是花香漸漸消逝了,他們的沈默從她以為的心靈默契變成誰也碰不到誰的高牆。最後他不再等了,他留下她在原地,而羅萍娜終於領悟到,守在原地不是浪漫的童話,守在原地是一種心靈折磨,番紅花會因等待過於燥熱而凋零,花香會隨夏季到來消逝。可是她不得不向自己承認,她即使逃到了帕特羅,依然無法放棄永遠等不到的等待。今年冬天,番紅花依然不開。

  她看著和瑟維爾打鬧的金髮少年,他的眼神既羞澀又明亮,像是曾經相信花香不會散去的自己。她狼狽的轉移話題:「『卡布』是花店嗎?」

  「全名叫『卡布奇諾玫瑰』,你去過了嗎?我知道這裡超廢,沒山沒水沒特色,超不適合旅行,可是只有『卡布奇諾玫瑰』你一定要去一次!」

    瑟維爾有點無語的瞥了眼興奮的克勞里,然後向她解釋:「『卡布奇諾玫瑰』是一間花店兼二樓有咖啡廳。那裡的裝潢很適合拍照。」

  「誒對對對!而且重點是,那個顧店的女生超年輕超可愛,長得還很像你,也是皮膚褐色的南方人,不過她身材比較嬌小,身體好像很虛弱。」

  「在你們中部人眼中南部人都長得很像吧?」羅萍娜笑著打趣道,眼裡沒有笑意。「謝謝你們的推薦,克勞里、卡羅先生。好啦不講了,我迫不及待要去看看了!所以說要去『卡布奇諾玫瑰』該怎麼走?」

***

  玻璃門被推開,一串風鈴叮鈴叮鈴的響,伴隨高跟鞋叩叩叩的聲音,羅萍娜在寧靜的午後走進「卡布奇諾玫瑰」。

  這間店的裝潢的確適合拍照。整體走清新、簡約、雅緻的風格,到處都是不規則切割的窗戶,把光線割成一片片散落在四周的發光幾何圖形,大大的黑色架子爬滿藤蔓,上面陳列著花卉植物;另一側是白色架子上放著園藝用品。最讓羅萍娜驚喜的是,她竟然找不到櫃台在哪裡!

  環顧一圈後她在角落看到幾個小茶几和單人沙發。角落面對著窗戶的沙發裡,一位身穿白色蕾絲洋裝的褐色肌膚少女靠著抱枕,沈沈的熟睡。羅萍娜猜測她就是克勞里說的那個小姐,她走上前去,卻不敢叫醒她,看著那黑色長睫隨著呼吸輕輕扇動,散發著寧靜的氣息,讓人不禁屏住呼吸。

  「小姐,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一個輕柔、低沈穩重的嗓音說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