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Chapter.9 渴望的事物是片廣闊星辰

藍夜 | 2021-08-06 12:00:07 | 巴幣 0 | 人氣 171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請問你今天需要什麼呢?」摩爾拿起點單,走到客人面前,露出招牌的營業笑容,但這位客人並不買帳。

  「隨便。」瑟維爾挑了一張椅子在吧檯前坐下,翹起二郎腿。

  「來點今日特調好嗎?」

  「隨便。」

  「那麼,今日特調一份。你還需要點心嗎?新款蛋糕薰衣草女王已經上市了,要不要嘗試一份呢?」

  「隨便。」

  「⋯⋯那,我就算在你帳上了。今日特調與薰衣草女王一份內用,還有什麼需要的嗎?」摩爾在點單上標註好餐點。

  「沒有。」

  「好的。現在就去為你準備餐點,你等一下。」

  「快去。」瑟維爾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彷彿他的存在令他感到極度不適。雖然作為老闆,摩爾知道自己應該要保持風度,但面對這位客人無理的態度,他感覺青筋就快爆出來了。他保持冷靜走進廚房開始準備餐點,一面思考他到底哪裏得罪了這位老大爺——瑟維爾・卡羅。

  他總是穿著一身黑色連帽上衣遮住頭髮,帶著黑色口罩遮住半臉,冰藍色的眼裡有著毫不掩飾的敵意與輕蔑。他認識很多藍眼睛的人,但他們沒有一個像他一樣表現的如此冷酷、傲慢、有攻擊性,除了席妮的父親愛洛先生,他平常是個好人,但非常頑固,一旦生起氣來,龐大的身軀總能叫人懼怕不已,再加上他有雙比冬日結冰的湖面還令人發冷的藍眼⋯⋯幾乎和卡羅一模一樣。

  「這是你的今日特調與薰衣草女王,請慢用。」

  瑟維爾一邊喝咖啡,一邊拿叉子戳著蛋糕,摩爾很想叫他不要玩食物。他時不時偷偷抬頭看他,摩爾看回去時,被他莫名其妙瞪了一眼。摩爾看出他大概是想說話又不知道怎麼開口,於是決定當一回好人:「卡羅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要問我嗎?」

  瑟維爾看了他一眼,眼神含著怒氣,好像在說「你還敢問」。他低下頭又戳了兩下蛋糕,放下叉子,手指摩挲著植物雕花馬克杯,飽含怨氣的吐出兩個字:「席妮。」

  「嗯,然後呢?」

  「你為什麼,又拒絕她?」

  「因為我只想跟她當朋友。問完了嗎?」

  「你太過分了。」年輕的男聲微微顫抖:「好大的膽子,混帳!」

  摩爾重重放下咖啡壺,轉身時聲音也戴上了冷意:「卡羅先生,愛洛小姐本人對此並沒有意見,她是個聰明有前途的年輕女性,我相信她很快就能找到比我優秀的對象。我沒有義務滿足她全部的要求,你把我當成是能摘下星星的人嗎?而你和愛洛小姐是什麼關係,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嘴?」

  瑟維爾好像一時愣住了,他握緊了拳低下頭,喝一口特調。摩爾心想他總算是閉嘴了,轉身去做流理臺的清理。

  咖啡廳的抒情鄉村樂正好播到副歌,男人深情款款的唱著:「噢,寶貝,我們那天在吧台前吵架,多尷尬的浪漫,噢,寶貝,我們那天在吧台前冷戰⋯⋯」摩爾閉上眼,這含沙射影的歌詞實在令人不忍直視。他走去音響旁切歌,一道撕心裂肺的女聲劃破了寧靜:「寶貝我喜歡你,喜歡你,深深喜歡你⋯⋯可是你為什麼拒絕我,拒絕我,狠狠拒絕我?」摩爾無言的扶額,又換了一首,這次總算是歌詞正常的情歌了。

  在寧靜慵懶的樂曲流淌中,瑟維爾突然開口:「我是她前男友。」摩爾僵住了一秒,空氣隨之凝結,藍眼的男孩盯著他的背影看,然後他非常突然,中氣十足的大笑起來。

  他笑了足足四十秒之久才稍停,嘆了口氣。「前男友,」他喃喃說道:「前男友⋯⋯呵。」

***

  「哈哈哈哈⋯⋯」

  羅萍娜聽見樓下傳來的笑聲,擔憂地看向旁邊正在帶自己參觀四樓兄妹家裡的摩蕾雅:「你哥在大笑,沒問題嗎?」
  
  「他偶爾會像這樣發瘋,別介意。」摩蕾雅靠到走廊上,「這幅雪景畫是蘭寇先生送的,我覺得很適合掛在這裡。走廊其實就像畫廊,我在這裡擺了很多畫框,每個季節換一次作品。」

  「這樣很有情調呢,很有你們兄妹的風格。」羅萍娜稱讚道。

  「是吧?等聖誕過後我們打算把這裏換成植物畫,因為那時候⋯⋯」摩蕾雅一邊說著一邊推開一道房門。接著她轉頭一看,收起了淡如水的微笑。

  那間房間佈置的過於整潔以至於失了人氣。到處都是純白的,牆壁、地毯、吊燈、梳妝台、衣櫃、床單、紗幔、窗簾,兩人眼前被籠罩成霧白。

  「這間房間還蠻不錯看⋯⋯」羅萍娜快速堆起笑容,下意識的想要稱讚,摩蕾雅卻側過臉說道:「本來沒有要給你看這間,我開錯門了。走。」

  「啊、這樣啊。那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

  「樓上。」摩蕾雅推開隔壁的門,原來那裡是樓梯間。羅萍娜回頭看了看方才虛掩的房門,摩蕾雅停下了腳步輕聲解釋:「咖啡廳裡有很多黑貓的照片吧?那隻黑貓,沙沙,三年前在那間白房間裡去世了。」

  羅萍娜驚訝的看著少女:「原來如此,我很遺憾。」摩蕾雅轉身垂下頭,不讓羅萍娜看見她的臉。兩人上了五樓,與附帶廚房、客廳、好幾間衛浴與遊樂室的四樓不同,五樓由兩條長廊組成,長廊上有非常多扇塗裝各異的房門。根據摩蕾雅的介紹,這裡有整整十五間客房。

  「不去開旅館真的很可惜呢。」羅萍娜再走到最後一間房時感嘆道。看著打掃整潔,佈置優雅的房間打趣道,這裡真的比她住的那間旅館好了不知多少。

  「的確,但開旅館的話,開銷很大。」摩蕾雅走進房間角落的老式壁爐,羅萍娜湊過去看,雖然看上去很久沒被使用過了,不過確實是非裝飾性、可使用的壁爐,讓羅萍娜想起童年時光:家中代代由女性相傳的老房子,她生長的原鄉,同樣的聖誕前夕,母親會坐在壁爐前一面打毛線,一面監督她練習鋼琴。

  「因為是老房子所以會有像這樣的東西。不過因為不環保,我也受不了煙,幾乎用不到。」摩蕾雅這麼說,羅萍娜隨即想到:難怪她進廚房都不用瓦斯,只用烤箱,一定要帶著口罩。這樣虛弱的身體著實有些不便。

  「我記得這棟房子是你母親的,以前是用來做什麼的?」

  「是專門的社交用場所喔。聽她説,那時候這裏每天都在開派對,鎮上經濟富裕的年輕人都在這裡交流、狂歡。」

  「下星期六這裡也要辦派對,不管年輕人老人都會來吧?」

  「辦派對的想法也是來自這棟房子的歷史,媽媽真好。」摩蕾雅伸手輕輕點著壁爐旁凹凸不平的紅磚,「對了,你想住在哪間房間?」

  「我覺得這間就很棒。盡頭有樓梯,走下去就是衛浴了,而且空間很剛好。」羅萍娜站起身走到落地窗邊,撥開深栗色格紋窗簾:「還有陽台!摩蕾雅,你不介意我用你們的陽台吧?」

  「不會。」摩蕾雅坐到床上看著她:「但是你確定要這間嗎?五樓,離門口最遠,而且這裏沒裝電梯,你得搬行李爬上來,每天都要爬上爬下。」

  「沒關係。我在南馬跟⋯⋯朋友住的房子在十樓。有一回我想把新買的雙人木桌搬上去,那時卻好巧不巧停電了,於是我搬著它走樓梯走到十樓,雖然很累。不過我後來覺得這是不錯的運動,就每天都走樓梯上下樓了。」

  「你還真厲害,你朋友應該很佩服你。」

  「⋯⋯是啊。」羅萍娜閉上眼,其實她曾經很後悔養成這個習慣。

  如果不是知道她每天都要花時間上下樓,那位其實並非朋友、金髮綠眼的人,是否就不會⋯⋯。她總是一昧的工作,把他的溫柔體貼作為理所當然。她的自私冷漠,還有她沒能好好滿足他的理想、他的心願:她就連天天替他穿著黑色平底鞋都沒好好做到。就是她這樣才害的兩人的相處出了問題。如果她能替他摘下星星許願就好了。

  「希望你也能在聖誕派對幫忙時展現一下這樣的臂力。」摩蕾雅輕飄飄的嗓音將她喚回現實。

  「那當然,我從來,」羅萍娜深了個懶腰,看向白衣少女,笑的一口白牙:「就不喜歡讓人失望。」

***
  「賽拉,你會去參加聖誕派對嗎?還是你要幫你老姐的忙?」中午時,賽拉和茉莉在食堂吃飯,茉莉提起了關於聖誕派對的問題。

  「當然兩天都會去。」那兩天派對上的食物可是一年一度的限定款,各式特色商品百花齊放,尤其是賽拉最愛的甜點。兩天都各有三個特製的聖誕大蛋糕,費工費時,而在它身上花的血淚完美體現在濃郁、華麗、強烈的的美味。各種口味的聖誕布丁陳列於長桌顯的精緻可口。光是用想的,賽拉就感覺自己盤中的肉醬貝殼麵索然無味。
  
  「所以你不用幫忙?那真是太棒了,我們要不要約個時間一起過去?」

    我姐才不會讓我幫忙,她永遠都覺得我在搗亂,像個小孩子一樣。「可能不行⋯⋯因為我那天跟人有約了。」

  「是克勞里學長?」茉莉邪惡的笑著:「哎呦,不小心被老娘猜到了,情竇初開的小妹妹?」

  「誰、誰情竇初開,你才、才全家都是墜入愛河!我記得你媽媽不是超愛卡菲薩托斯家的獨子烏洛,還特別買了有印他照片的公司宣傳海報?」

  「蛤?那只是必要的經濟交流,誰叫卡菲薩托斯家有錢!你才花癡啦,賽拉是大花癡,嘿!各位!大伙!聽我說!賽西莉亞・伊莉莎白・愛洛是個世——紀——大——花——唔嗯唔唔喔喔唔!」

  「閉嘴啦笨蛋,丟臉死了。」

  鬆開被賽拉用手摀住的嘴,茉莉不死心地發問:「所以你和學長真的沒在交往?」

  「⋯⋯才、才沒有!怎麼可能啊!克勞里他、他、他那麼、那麼⋯⋯矮!對!他雖然長得還可以可是甚至沒有你高大,雖然體貼可是不成熟,有點缺乏男人味,我才不會跟這種、這種就像是同年級男生的、交往什麼的!才不會、絕對不會!人家喜歡的是金髮碧眼、白馬王子般的那種!」

  「可是賽拉你超矮的喔?一五四連一百五十五公分都不到?」

  「閉嘴拉!我有一五四點九九!」

  「而且原來你喜歡烏洛・卡菲薩托斯那種類型啊,呵呵。」

  「烏洛雖然長得好看,可是髮色太白了⋯⋯不對我為什麼要附和你?啊啊——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給我停下來!」

  在兩位一年級女孩滿是戀愛的粉紅話題時,一名金髮,不高大的男孩非常失落的聽完了之後,落寞的離開食堂。

***

  克勞里放學時失落的走在路上,十二月沈默的雪花點在他的鼻尖。他抬頭看著路燈的微光,此時天色已經徹底暗了,黑沈沈的天空壓著帕特羅小鎮尖尖的、積雪的屋頂,也壓在克勞里的頭頂,烏雲輕輕飄過掩住明月,他們在天上逍遙,看起來那樣自由。星辰閃爍,像一雙雙眼嘲笑著他永遠無法觸及天空。

  「克勞里那麼矮,長得很普通,一點男人味都沒有,我才不會跟這種像是小鬼的男生交往。我喜歡金髮碧眼的白馬王子,烏洛那種。」賽拉今天說的話在他腦海裡出現。他本來以為賽拉至少對自己有點好感⋯⋯沒想到在她心中,他竟然是這個樣子。如果他能聲音低沉一點,長得高大一點,或是同時擁有哥哥的精緻唯美外貌與烏洛那個討厭鬼的身材。

  他意外的想起了羅萍娜。那樣高大的人,打從第一次在公園的長椅上她站起來的瞬間,他就對她羨慕的不得了。像她那樣一看就是高學歷,又長得如此出色、特別的人,想必身邊缺少不了追求者。她一定能完美滿足愛人的需求,為他輕鬆做到各式各樣的事情。

  像那樣高大的人,一定能輕易摘下星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