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hapter.6 血液的連結是場仲夏之夢

藍夜 | 2021-07-16 12:00:04 | 巴幣 2 | 人氣 44

連載中帕特羅
資料夾簡介
一個平凡小鎮裡的人發生各種事

  「來杯拿鐵?」摩爾走上樓,移動到吧台後問席妮。

  「嗯。你別說開場白了,直接講。」

  「好。我之前仔細看過了沙圭爾的照片,我想我大概沒看過他。你有沒有別張?你給我的照片裡,他要不是糊掉,就是站在遠處,唯一清楚的那張已經是小學的了。他現在多大,和蕾雅一樣嗎?」
  
  「有的。」席妮掏出相機,和一個隨身碟:「我爸從他離家出走後就把他的照片全刪了,連我手機裡的一起。所有能找到的相片應該只有我偷藏在D槽裡的、上次給你的那幾張,還有這裡的。再麻煩你幫我看看,好嗎?我真的很希望能找到他⋯⋯噢,他小我一歲,和蕾雅一樣大。」

  「嗯。」摩爾把拿鐵遞給她。

  「然後,我上次問你的第二個問題⋯⋯你考慮好了嗎?」席妮唯唯諾諾的問,全然沒有了平時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強悍氣勢。

  「我考慮好了,席妮。」摩爾看進那雙清澈的藍色大眼:「對不起。我沒辦跟你交往。我只想和你當朋友。我沒有心情談戀愛,也沒有談戀愛的打算;我覺得我們不適合,我更沒有把握能負責的、認真的對待戀人的關係,我不想糟蹋你的感情。祝福你能遇見,比我更好的人。」他說的時候害怕得要死。天曉得他在之前練習了多少遍,斟酌字句,努力讓語氣平淡、冷酷、能讓她打消念頭又不傷人。

  他從來就不是個溫柔善良的人,換作是其他女人他會直接說:「不行。你不是我的菜,我無法接受,你再怎麼改也無法,請放棄。」可是席妮從三年前搬過來後,就幫了他很多忙。雖然年紀比他小,卻比他擅長打理店裡,替他解決了不少經營上的煩惱。而且她非常熱心、有正義感,遇到困難時總是會幫助別人。對他而言她是他不想失去、不想傷害的朋友。
  如果早知道她不是和他一樣,墮落、灑脫到可以隨意玩樂,把感情和慾望分開,他是絕對不會和她發生關係的。他非常後悔,但是不管他有多後悔,變化已經造成,他能做的就是阻止席妮走上錯誤的道路。

  他忐忑不安的看著席妮,擔憂她像上次他拒絕她一樣崩潰大哭。然而她出乎意料的冷靜:「我知道了。謝謝你幫我找沙圭爾,有消息的話再讓我知道。那個相機我平常沒在用,先放你這裡。」她點了下頭,壓低紳士帽緣,拉起深藍色大衣一甩,踏著長靴下樓。摩爾俯身趴在吧台上,他失去了一個優秀的朋友。

  羅萍娜已經離開了。席妮走出「卡布奇諾玫瑰」,終於無聲哭得淚流滿面。沙圭爾,我親愛的老弟,看見你老姐又被甩的蠢樣了嗎?快回來嘲笑我,然後和我一起痛罵那個沒眼光的男人吧,我想念你啊,賽拉也想念哥哥啊。她低聲咒罵,罵弟弟,罵摩爾,胡言亂語,打算回家灌醉自己。

  深夜覆蓋著小鎮的洶湧情潮。

***

  鐘聲響起,到了放學時間,同學們吵鬧了起來,紛紛抓起包包離開教室,賽拉敲了敲桌子,從小小的身體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昨天沒小考的人留下來補!考!班導明天沒看到成績你們就死・定・了!」

  「班長大人!替我們求情求情,饒過我們吧!」一個男生苦苦哀求著,然而賽拉並不領情:「我已經饒過你們兩天了,今天再不考,你們完蛋,我也會完蛋!我可不是超級慈悲的上帝還是什麼東西,把你的大屁股黏在椅子上,拿出你一年也沒動過該死的筆,有那麼難嗎?」

  「求你了班長大人!我今天第一次和女朋友約會,我不想要我的人生因為一場小考泡湯,求你了!我明天十點以前一定給你!」另一個男生悲慘的說,賽拉皺起了眉頭瞪著他,他抖了抖。

  出乎他的意料,賽拉冷哼了一聲撇過頭:「明天早上七點起的來,來學校補考,我就當作是今天考完今天給我。」

  男孩感激涕零的抓起書包:「感恩班長!讚嘆班長!班長大美女你是世界上最仁慈的天使!呀呼!我的貝拉我來了!!!!」其他一些男生跟著出去:「喔喔班長你太好了!」「謝謝你賽拉!不用小考就是爽啦!」

  「欸,那邊那幾個!沒有女朋友的你們跑出去幹嘛?給我回來!」賽拉朝著跑出去的男孩們大喊,但她並沒有起身追逐。眼看男孩們不見了人影,她回頭開始給教室裡的人發考卷。其中一個女孩,她的朋友,茉莉笑眯眯的接過考卷向她説:「班長你今天心情很好喔!是和學長有什麼進展嗎?」

  「閉嘴寫你的考卷啦。」賽拉低頭摸著裙子裡的巧克力,紅透了耳根。她待在後面拿出手機,等同學把考卷寫完。

  「班長,你想談戀愛的事,你爸會把你揍死吧。」茉莉把考卷交給她,坐到身邊悄悄問道,賽拉先是僵住,而後表情變得冷酷且叛逆。

  「他敢我就離家出走,找我哥住。」

  「誒?為什麼不是和姊姊住?你不是⋯⋯一直都聯絡不到你哥嗎?還是你姐有新消息?」茉莉訝異的問,瞪圓了琥珀色的眼。

  「我不知道。姊從不跟我講沙圭爾的狀況,只會給我展示一些,他寄回來的風景照之類的,要我別擔心。我怎麼可能不擔心啊!他不打電話回家三年了,三年了!去年她和老爸吵架後也開始自己住,更少跟我講沙圭爾的事了。都說我不打電話給她報備,我就是不想啊!」賽拉一邊改考卷,一邊怒氣沖沖地抱怨。茉莉嘆了口氣拍拍她的肩:「姐妹,要堅強。」

  席妮和母親老是把她當小孩子看,什麼都不跟她說,只會碎碎唸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怕她受傷,怕她難過,希望她永遠都是幼兒園裡無憂無慮笑著的小公主。可是她都看得很清楚,她知道沙圭爾為什麼不吭一聲就跑掉,也知道為什麼席妮與父親吵架。

  沙圭爾是家裡最不多話的人,他很愛裝酷,喜歡講冷笑話,留著一頭俐落的、貼著頭皮削得很短的紅髮,不知道是不是過敏的關係,他的膚質有點差,除了雀斑以外還長了滿臉的痘子,加上凶惡的冰藍色眼睛,許多人誤會他是不良少年。他説起話來總要故意加上髒話——父親為此糾正過不知多少回——而他總是以淘氣的邪惡大笑帶過。他很愛笑,笑起來有小小的酒窩,令賽拉羨慕不已。

  可是自從那年夏天,他和父親大吵後,家裡再也沒出現他的笑聲。取代的是互斥,羞辱,怒罵,甩門。後來,那些聲音連帶他瘦削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姊姊席妮完美的遺傳到父親暴烈的脾氣,熱情奔放的性格,豐滿的身材,卻也同時遺傳到母親的愛聽八卦,神經質,單純善良。不知道是保護心切,過度關心,和席妮相處起來幾乎和母親相處一樣有壓力。她自己知道她們是關心她,可是賽拉的個性就是越被逼問,越被窺看,越被關心,就越是把自己縮在貝殼裡。

  這就是為什麼和沙圭爾在一起讓她比較自在。沙圭爾冷酷又凶惡的外表下有顆敏感溫柔的心,他其實比誰都還在意別人的情緒,從來都不會隨意的對待別人的心事。他是賽拉最親近、最信任的家人。

  賽拉把改好的考卷遞給茉莉,她哇哇大叫:「怎麼錯那麼多!」

  「回去乖乖複習吧你。」

  「算了,反正老媽會幫我啦。」茉莉把考卷收進書包,笑道。

  賽拉失神的哦了一聲。

***

   羅萍娜從愛洛之夢走出來,非常擔心席妮。她看起來心不在焉,上錯了兩次菜,還差點把飲料打翻在地板,也沒心情跟她聊天,平常活潑開朗、怡然自的的樣子全然消失。麵包師傅甚至從廚房裡出來詢問她要不要回家。後來席妮表示自己在為了離家出走的弟弟和自己的感情苦惱,並不斷拒絕他的關心。

  「我很好,」她一邊走向櫃檯,腳拌了一下:「我只是有點心不在焉。安啦,席妮大姐我可是天塌下來都不會怎樣的。」「我早就把那個死渣男拋在腦後了。追我的人多的是!」「我沒事!我好得很!你看我端盤子的樣子多快樂⋯⋯」

  羅萍娜在街上走著,暮色沈沈壓著帕特羅特整片的矮房。她幽幽地嘆了口氣,卻聽見對面和自己一樣的嘆氣聲。她抬頭,和一雙淺綠色的眼睛恰巧對上視線。賽拉戴著耳機,一手拿書包,一手拿漢堡,驚愕的看著她。

  「請問你為什麼嘆氣呢?」「你幹麼嘆氣?」「⋯⋯」

  「要去公園坐坐嗎?」最後是賽拉在吞下最後一口漢堡後,先開口了,於是兩人一路沈默,走到公園的長椅上。

  「我很、很、很擔、擔心老姐。也沒那麼擔心,就是、有一點。她超愛關心別人,可是超討厭被別人關心。她和摩爾講過話之後就怪怪的,我覺得他們也許,不、他們肯定談了沙⋯⋯我離家出走的哥哥的事⋯⋯」

  羅萍娜聽她絮絮叨叨説哥哥姊姊的事,想起了遙遠的南方,她的母親與許久未謀面的妹妹們。 母親家是典型的大家族,她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當個淑女,聰明、優秀、能幹、端莊,不可以隨心所欲,凡是照著計畫走。」

  她母親總是日復一日的告訴她,要遵照人生規劃一步步走,否則就會像她父親一樣把人生搞得一團糟。她從來都是和妹妹們分開的,因為母親最寵愛她,也最致力於教養她,不希望她因和手足玩樂荒廢功課。

  「吃少一點,」食慾正旺的秋天,母親奪走了她的木盤子,面無表情:「免得長得跟我一樣太高,只能嫁給那種沒用的胖子。」妹妹們在一旁和保姆打鬧,邊鬧邊吃,廚房裡傳來陣陣肉桂派甜絲絲的香氣,像一場夢。

  「再讀一下,我去開暖氣。」正直隆冬,羅萍娜裹在被子裡,抖著小手,睜大眼看著母親高大冷酷的背影,像是道沒有盡頭的高牆。她面色平靜的拉上窗簾,擋住了冷風,但她身上傳來更讓人望之卻步的寒意。

  「請你回絕告白,語氣禮貌一點。」情意蕩漾的暖春,羅萍娜在杏花樹下向男孩鞠躬,他握緊了拳離去,留下一紙薄薄的,一場夢。母親面無表情但滿意的讚揚了她。

  這裡是南方,熾熱溫暖的地區,但羅萍娜的世界沒有夏天。那是屬於補習班裡,冷氣房,夾雜著紙筆刷刷刷填滿空格的季節。不需擔心她未曾親近的家人,不需擔心關於戀愛的情感,是的,她連擔心的機會都沒有。

  在她身邊性格彆扭,一臉擔憂的紅髮女孩,就像夏天一樣溫暖。她是麵包師傅的女兒,身上有肉桂香,在意初戀大於讀書,她的一切是羅萍娜的仲夏之夢。

「⋯⋯每次都這樣,從來不講!是因為我還太小嗎?她有跟你講嗎?」

  羅萍娜把所有情緒吞進肚裡,微笑著對她說:「我知道誰可以幫忙。」

***  

  星期二,在太陽剛起的時間,摩蕾雅揉著眼睛下樓,把「休息」的牌子翻成「營業中」,拉開窗簾,看到兩張臉從玻璃窗外盯著她,嚇得倒退了好幾步。

  「羅萍娜?賽拉?你們怎麼這麼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