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五章 前王國時代古堡決戰 2

黑漆 | 2022-01-26 12:55:51 | 巴幣 32 | 人氣 156


2.
  夜幕之下——

  晚宴的營火之光熊熊燃燒著,從各家裡搬出來的桌子上擺滿著各種料理,大多的選擇都是從亞多爾.藍商會給予的物資進行調理的,但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王國的料理特色。

  論王國的料理特色何在的話……

  白麵包與乳酪絕對是不可或缺的,像是乳酪麵包與焗烤還有奶製品甜點……絕對一樣不少。

  據說隔壁的帝國也有些這般傾向。

  人們有些聚集在營火週邊跳舞,有些人則聚集在桌前品嘗著料理。

  我就屬於後者,手拿著一份加了起司的捲麵便坐在一個空的酒桶上,我一邊品嘗的同時海爾站在桌旁跟我一同看著營火的方向……

  「我們要感謝茉莉安神的恩賜,正是神給予的恩賜讓我們來到此地解救萬物——這些美妙的餐點與酒是神給予我們歇息的恩惠。」

  教會派來的騎士站在營火底下宣揚著神的美妙,對他們來說……

  都來到此地了不如多宣揚神的美好,如果能讓新西恩自主的從王室派轉入教會派就再好不過了。

  當然了,合理歸合理——

  我就是不喜歡供奉神。

  「收下這本白書吧。」教會騎士將書籍一一遞給人們。

  他們還自備著白書給新西恩的民眾,所謂的白書是指白神教的信仰書,直白的說——就是神學書。

  當教會騎士正用心的宣揚神的美妙時,謹慎的傭兵們也開始查看起來新西恩的狀況,這將是讓他們選擇是否留在此地支援的重要選擇點……

  「夏洛特,你在看什麼?」這時芙蘭兒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轉過頭看去,她正拿著一杯葡萄酒。

  「看宴會中的人們到底都在做什麼,倒是沒親眼看見愛蘭與愛妲霏雅他們,只有在更早時間內黛絲的演講有看到而已。」

  宴會的開幕由黛絲的演講開始,總結上就是:

  現在正是反擊的開始,讓我們一起奪回新西恩的榮光,懇請各位的幫忙。

  「愛妲霏雅說是喜歡悠閒的待在寧靜的地方,應該是跑到哪間房子的屋頂去了吧?」芙蘭兒苦笑了一陣。

  「啊……是這樣啊,聽力好的話這裡確實難受了點。」

  各式各樣的人們喧嘩的聲音交雜在一起,要說混亂確實是混亂。

  芙蘭兒點了一下頭,轉過頭看向營火的方向便問:

  「夏洛特也不喜歡參與在宴會的正中心嗎?」

  「我只是比較喜歡用餐而已。」

  有美味的餐點可以吃,為什麼要去營火前跳舞喧嘩?而且還是吃到飽等級的自由取用,根本沒理由要犧牲吃的時間去進行沒有意義的跳舞喧嘩。

  「這……樣啊……」

  看來我得答案超出芙蘭兒的預料。

  「那愛蘭呢?我沒見到她人。」

  芙蘭兒伸出手指向營火的方向:

  「在營火遮住的另一面,她正在那裡和騎士團的老朋友們聊天,好像是因為騎士團上層沒有作為,所以有一些人也選擇退團以個人的身分來幫忙。」

  「哎……真好事,但是這也不錯。」

  「要說好事的話,夏洛特也不差吧?」芙蘭兒一副尷尬的咧嘴笑著。

  「我不是好事,只是想盡布蕾雅老師給我的責任,如果要根本性的解決一些問題,總要先跨越較小的坎——

也就是我必須解救新西恩的原因了,連這都跨不過去何況更大的問題。」

  結論都是會幫助到這裡的民眾,但是起因與目的都不同——

  最終我還是為了自己所以才想拯救這裡,這麼說的話我和唐恩這種一心想拯救家鄉的人相比,是有著些許差距的。

  「大賢者給的責任嗎?夏洛特沒有想過自己真正想怎麼做嗎?」

  芙蘭兒一臉認真的看著前方的營火,她似乎不是剛好一問,而是認真的對我的行為提出了反問。

  「沒想過,因為她的旨意就會是我想做的事情,生來就是魔法師的人自然要盡魔法師的職責,也就是聽從恩師的旨意。」

  自有印象以來,小時候是在孤兒院度過的,後來被一對魔法師夫婦收養,而他們是看中我有一半的血族血統,也許能使用常人不能使用的魔法,打從一開始就以魔法師為目標鍛鍊我。

  一路走來備指定的目標就是成為魔法師,成為魔法師後達到其他人都無法涉足的境界,無止盡的追求魔法是我最早被賦予的義務。

  我並不覺的遵照著別人給我的義務活著有什麼不對,為此我不斷的追求魔法的學問,也遵循著布蕾雅給我的意思去盡可能的拯救新西恩上的人們,因為這些都是我應當去做的事情。

  「如果在將來,為了這些他人給予的東西而失去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事物,不會為之後悔嗎?」

  芙蘭兒轉過頭看向我,藍色的眼瞳像是要將人看穿般的注視著。

  「不會,因為我會讓一切完美的結束。」

  並不是有絕對的自信辦到,而是必須去辦到,因為我得到的責任與義務就是如此。

  芙蘭兒一臉憂愁的再次看向遠方,眼眸中帶著濃厚的傷感,看來是過去曾經經歷過令她後悔的事情。

  「你又如何?為什麼會想多救一個人也好?」

  也許能稍微打探一下。

  她深吸了一口氣,抬起視線看著天上的夜空。

  「我以前和夥伴們在世界各地旅行,但他們後來都死了——

作為治療者的我非但救不了一個人,還必須親手葬送人的生命,所以我早就沒有自信可以說會讓一切完美的結束了。」

  「不如說——

漸漸的認為有些犧牲是必要的。」

  聽上去是沉悶的,有些像是老練的冒險者在失去了眾多同伴後的結論,事實上也是如此吧。

  「既然認為有些犧牲是必要的,為何會想多拯救一個也好?」

  「那就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芙蘭兒微微一笑,品了一口葡萄酒後瞭望著星光。

  她那水藍色的長髮在星光的照耀下泛著淡光,且雙眼泛著祈願的光芒。

  「因為失去了眾多同伴,所以產生了能多救一個人也好的心境嗎?」

  她點了一下頭,轉過視線看著我:

  「想讓自己感到喜悅,所以要去拯救能夠拯救到的人們,因為人們在活下來後滿足的笑容總讓人感到雀躍不已。」

  「這麼聽來你也是挺好事的。」

  至少和我相比,我不覺得芙蘭兒有比較不好事。

  她笑了一陣,愉快的回:

  「說的也是。」

  將盤中的食物吃完,轉過身子再拿了新的晚餐,這時愛蘭繞過營火朝著我走了過來,見她的出現時……

  芙蘭兒對著我揮了揮手道別,隨即獨自走到另一邊休息。

  「愛蘭,和他們聊完了?」

  「剛剛聊完了!現在想來找夏洛特繼續。」她歡喜的一笑。

  瞧她的臉龐有點紅潤,想必是喝了些酒開始感到醉了吧。

  「你喝了什麼樣的酒?」

  她傻笑了一陣,拿起了一小罐的白酒,隨後問:

  「夏洛特剛剛在說什麼呀?」

  「就在和芙蘭兒聊一些關於自己的話題。」

  她往前湊了過來,一臉期待的問:

  「像是什麼!?我想知道~」她整個身子跪了下來,湊在我的身前。

  「酒味好重……你到底喝了多少!?」

  「不多啦不多!」

  酒鬼的話大多不能信,尤其是這種時候,可以肯定的是她絕對喝了很多。

  「其實也沒說什麼,只是在說自己生活的方式而已。」

  她坐了下來,抬起頭看著我傻笑了一陣後說:

  「像是愛妲霏雅那樣隨心所欲的活著感覺不錯呀~」

  「是不錯,但是愛蘭你又是怎麼樣的生活著?」

  這個答案我心裡有數,她是屬於能做多少事情就做多少事情的努力家,腳踏實地的過生活,偶爾夢想著可以一舉成名的人。

  她笑了一陣,沒有過多的回答,像是在說你應該知道的不是嗎?

  「也是,我應該是知道的。」

  「所以說~夏洛特要不要也喝酒呀?」

  她問道時將白酒往前遞給了我,下意識的就把白酒推了回去。

  「我並不想醉得不省人事。」

  至少不是今天,我還在等我的貓頭鷹帶消息回來給我。

  她收回白酒,再次傻笑後站起了身子。

  「也是呢!夏洛特就做夏洛特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說完後她轉身離去,轉而跑去找芙蘭兒了,見一個醉鬼靠近時芙蘭兒嘆了口氣,主動走過去將對方扶去椅子上休息。

  轉眼間又剩下自己一人在這裡看著夜空與營火。

  吃著剛拿來的白麵包與乳酪,獨自享受著食物的滋味——

  轉移過視線才發現愛妲霏雅正在一旁的建築物上看著我,她側躺在斜面的屋頂上,看起來卻沒有半點要滾下去的意思,而我們正四目相對。

  「夏洛特小姐,可以聊一下嗎?」

  轉過頭看向聲音的方向,是唐恩跑來了我這邊。

  「有什麼事情嗎?」

  唐恩看上去有些嚴肅,似乎在想著非常深重的話題。

  「有什麼變強的好方式嗎!?我想要變的跟你們一樣強!」

  「強……?你指我與愛蘭還有愛妲霏雅……嗎?」

  唐恩點了一下頭,滿臉的肯定。

  強大嗎……我想這個詞對我來說仍是相當的遙遠,由我來說怎麼變得很強有些不適合,我只不過是相對來說比唐恩強而已。

  「其實我們並不強,只是介於強大與弱小之間的人,比我們要強的人可多的是,好比你也知道的大賢者……冒險者公會支部長……帝國的不死皇帝等等……都比我們強上許多。」

  唐恩搖了搖頭,一臉真摯的說:

  「比起對我們來說遙不可及的存在,我更在意近在眼前幫助我們的人!」

  這麼一句話相當打動人心。

  「實際上跟布蕾雅過招我根本打不過三招就是了……算了。」

  「你說你想變強,為什麼?」

  「這還要說嗎——」唐恩深吸了一口氣。

  「當然是為了保護自己珍惜的家鄉跟人們!」

  很常見的理由,但是這理由也足夠充分成為努力的契機。

  「只不過——作為騎士的你比起詢問我,應該先詢問愛蘭的前騎士團朋友,我可不是善於用劍盾和體能作戰的騎士。」

  唐恩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便問:

  「但我想夏洛特小姐那麼聰明,應該知道一些訓練的方式吧?」

  「稱讚我是應該的,我可不會道謝喔,不對——

你那麼想知道的話我也是有一點方式的,但是現在並不是時候,等到新西恩這裡的事件都結束之後我就告訴你吧。」

  「好耶!」唐恩歡喜的握拳肯定。

  「所以在此之前你可要好好活下來,千萬別隨意丟了自己的性命。」

  唐恩一笑,肯定的回:

  「那是當然的!」

  「今天你就先去好好享受宴會吧。」

  「好的!」他歡喜的跑了開來,樂得像是個孩子。

  轉回頭看向屋頂上,愛妲霏雅還正看著我,但她並沒有下來與我搭話,僅是揮了揮手示意招呼而已。

  作為回應對著她揮了揮手之後,她指著天上的星星,露出了一陣燦笑。

  抬起頭看著她所指的方向,眠星在天際上特別的閃耀——

  散發著冰藍色光芒的眠星象徵著睡夢與幻想——

  有些人認為它是提示人入睡的星體……

  也有人認為它閃爍象徵著幻想終將實現。

  吟遊詩人也因此有撰寫與眠星有關的詩歌,而眠星又與另一顆名為蒼星的星體並稱鏡幻宮……

  這些事情是布蕾雅告訴我的,據說最早又是她的妹妹告訴她的,作為學占星術的起點是必須知道這些事情的,我比較好奇的是……

  愛妲霏雅也知道這些星體的事情?又是誰告訴她的?是之前提過的對象嗎——

  名為拉維姆的存在?

  若真是如此,她是否也能使用與占星術有關的魔法?

  這可真令我感到好奇,我自己對占星術的熟悉度是我眾多魔法中較低的,能夠簡單的占通事情,實施簡單的星體魔法,卻又沒辦法應用星宮之力……

  如果是她的話——

  會不會比我更適合占星術?

  看著她面對我的笑容,不禁也跟著笑了起來,但是原因恐怕與她對我的笑容不同……

  好期待有機會可以讓布蕾雅老師教她占星術使用的部分,說不定可以看見全新的一面!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2-01-26 16:56:31
黑漆
[e24]
2022-01-29 17:45:1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營火晚會雖然很熱鬧,但我會比較喜歡坐在屋頂上欣賞星星
放眼望去都是星辰,那樣的畫面會讓身心變得像天空一樣廣闊

說不定愛妲霏雅懂占星術哦(゚∀゚)
2022-02-26 13:57:35
黑漆
對每個人來說營火晚會都有不同的享受方式,對夏洛特來說就是瘋狂進食,對愛妲霏雅來說則是悠閒的享受,對愛蘭來說是喜歡參與進熱鬧的環境中,相同的是——全都是很好的方式
愛妲霏雅知道星體,卻沒有占星術的魔法基礎,因為占星術與觀星還是有一點差別的
實際上占星術的始祖是魔女們,是布蕾雅與其義妹的拿手絕活之一
2022-02-26 16:53:4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