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四章 宣揚勝利提拔士氣 8

黑漆 | 2022-01-22 23:48:05 | 巴幣 36 | 人氣 121


8.
  「好悶……」

  感覺臉部像是被東西悶住一樣不好呼吸,身體有種被用力抱住的感覺,下意識的就睜開了眼睛,眼睛所見的是白色的衣布,照臉上柔軟的觸感來看——

  愛蘭正把我當成抱枕,胸部還塞在我的臉面前,左腳還跨在我的身上。

  「走開——一點!」

  全力的將她往外推——發力到極限的瞬間她滾下了床,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一聲慘叫也隨之響起。

  「我怎麼滾下來了……」她爬起身子時一臉迷糊。

  「你的睡姿太糟滾下去了。」

  她剛剛是無意識的抱住人,就算對象不是我也會,除了這種行為之外她的睡姿還有百種不佳方式,滾下床只是剛好而已!絕對不是因為都我推她下去!

  愛蘭摸了摸後腦杓,尷尬的苦笑了一陣。

  「今天有什麼打算嗎?」

  「沒有!在哈米蘭的話悠悠閒閒的度日剛剛好。」

  換上了魔法師的袍子,走到桌前打開鳥籠時海爾自行就飛到了我的肩膀上停著,站起身來的愛蘭看著海爾便說:

  「你也早上好呀,海爾。」

  「一般來說牠現在正睡著,對牠來說的早上應該是我們睡眠的時間。」

  海爾依舊是貓頭鷹,就算與人類長期生活在一起習性有改變,牠本身晝伏夜出的特性還是有的……吧?

  「先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美食可以當早餐!沒有的話我來準備吧!」

  愛蘭情緒高漲的笑道,她換上了一身休閒的青藍色布衣後朝著房間外走去,這時的她看起來又像是農村姑娘。

  在愛蘭離開房間後,緩緩的跟上她的步伐踏出房間門口,轉過頭看見的是愛蘭踏著輕快的步伐通過走廊的背影,我的身後卻突然有人抱了上來。

  「夏洛特早上好~」

  轉過身子看去,愛妲霏雅正鬆開了手並退開一步,面帶微笑的面對著我。

  「早上好,昨晚睡得如何?」

  「床躺起來柔軟舒適的!很好睡!對了對了——

  今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打獵!?」

  她面露期待的模樣特是可愛。

  「打獵啊——要不要邀請芙蘭兒一起去?」

  「當然好!大家都來也很有趣。」

  愛妲霏雅說完後轉身跑離,大概是去邀請芙蘭兒了,我則轉過身子沿著愛蘭走過的路線去找她。

  跟著她走過的路線來到的地方的飯廳,桌上擺著一些可以稱為早餐的食物,其中包括:麵包、乳酪、火腿、牛奶等……

  其中乳酪與火腿是一整塊的,需要的話自己用一旁的刀切一片下來。

  周遭看不見愛蘭的身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於是我找一個好位置坐了下來,等待著他們回來一起用餐。

  等了一會之後芙蘭兒與愛妲霏雅一同走入飯廳,芙蘭兒看見我便舉起手打了一個招呼,隨即去到靠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芙蘭兒說可以,待會就出發去打獵吧!」愛妲霏雅歡快的跑到我身旁。

  「那就順便在找愛蘭跟唐恩吧,待會他們應該都會回來這裡。」

  芙蘭兒與愛妲霏雅都是不像是精靈的精靈,一般的精靈是不吃肉的,更大一部分的精靈是連樹海都不會離開的,他們不僅沒有在樹海中,連肉都是正常的在吃,非常的不一般。

  「好。」愛妲霏雅雀躍的高舉起右手笑道。

  相較之下芙蘭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眼神顯得有些銳利與沉悶。

  「有什麼心事嗎?」

  「姑且有……昨天去參觀了存放起司的倉庫,卻想不到是怎麼製作的。」

  「啊……那就是不會讓你知道的事情了,所謂祕密配方的意思。」

  我們之中會知道怎麼製作的人只有愛蘭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好奇的是籠統來說的『起司』是怎麼做的。」

  求知是不錯,但我覺得……這問題不需要想那麼深吧?找愛蘭不就解決一切問題了嗎?

  「你可以慢慢研究……」淡出自己的存在好了。

  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唐恩走進了飯廳,他對著我們打了個招呼後坐了下來,張望著在一旁搖晃著小腿並哼著歌的愛妲霏雅。

  愛蘭跟著走了進來時她的家人也都跟在她的身旁,帶頭的愛蘭手上捧著一個碩大的堅果派……

  「嘿咻,儘管吃沒有關係!」愛蘭將堅果派上到大桌正中央。

  「一大早吃那麼好沒關係嗎……?」唐恩一臉擔憂。

  愛蘭的母親笑了一陣,語氣帶有調侃的回:

  「難得女兒的朋友都來了,不準備好一點沒關係嗎?」

  「我開動了~」

  愛妲霏雅喊完後伸手就拿起麵包來品嘗,沒有搭配配料她仍吃的一臉滿足。

  桌上的大多人都是白神教的信徒,都會經過一些禱告才開始用正餐,芙蘭兒則是有著別的信仰,但是同樣都會禱告,而我……

  沒有信仰的。

  拿起刀就是切一片厚火腿與厚乳酪塊,搭配著麵包品嘗——這才是享受。

  結束了悠閒的早餐之後,愛妲霏雅帶頭前往了靠近山林的地方——

  山腳下的林地陽光明媚,穿過樹蔭的陽光映照在身上特別的舒適,愛蘭一邊走著一邊伸了懶腰。

  此處的樹木大多長的挺高大的,棕褐色的樹幹上都有歲月流經的氛圍,茂綠的樹葉色澤鮮美,地上還有許多蔓生的植物。

  改拿著木頭長弓的愛妲霏雅一邊哼著歌一邊帶頭走著,感覺像是郊遊。

  我們手上姑且都有被發放的一把弓,但我一個魔法師——

  比起用弓狩獵;不如用魔法吧?

  「要來比賽嗎?」唐恩一臉自信的說著。

  「你哪來的自信……」

  我不認為在場有人可以贏過愛妲霏雅。

  「我以前也常常出來狩獵,有點久違了……但是熱血在燃燒啊!」

  「比賽嗎!?好呀,三人兩人一組吧,我與夏洛特一組~」

  愛妲霏雅笑道。

  愛蘭立刻反應過來一臉錯愕,隨即連忙說:

  「沒……沒問題!」

  看也知道她動搖了,單論賴以生活的職業來說……

  最為接近獵人的就是愛妲霏雅,看也知道哪隊有她誰就有優勢。

  「有點不公平。」芙蘭兒一臉質疑。

  「出發!」

  愛妲霏雅大聲喊道,隨後朝著前方踏著輕盈無比的步伐跑了出去,她的步伐幾乎沒有捲地上的落葉,也沒有半點聲音。

  跟在她的身後時一邊瞻望著周遭是否有合適的獵物,只有看見樹幹上有昆蟲停著,而身後的他們也開始展開了行動,海爾也跟著自在的飛上了高空。

  跟上了愛妲霏雅時她躲在草叢看著遠處的角鹿母子。

  「……你要狩獵那個?」

  她搖了搖頭,微微一笑便說:

  「就讓他們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吧——

  我們雖然是比賽,但是也只狩獵能吃完的數目就好,狩獵太多只是糟蹋了生命呀……更何況沒有年幼的長大就會發生很嚴重的事情呢!」

  「能吃完的數目?」

  單就我們這群人,我想一頭大型的動物可能都吃不完吧。

  「不僅是我們而已呀?愛蘭的家人,村莊上的其他人等等都可以吃呢。」

  愛妲霏雅回應完後站起身子,透過角鹿母子的視覺死角緩緩離去。

  跟著她的步伐踏足山林的更深處,她一邊走著便伸出手摘下了一旁樹枝下的果實,張嘴就咬了下去。

  「你確定那個能吃?」

  「沒問題的~這種果實是可以吃的,沒有毒之外吃起來酸酸甜甜的。」

  她單手拿著弓一邊走著一邊將果實吃完,走到一個位置時她蹲了下來躲在草叢後,見她的動作我也跟著蹲了下來。

  「是熊呢~」她笑道。

  一頭熊就正在前面慵懶的吃著樹果,愛妲霏雅專注的看著熊,從她的眼神中沒辦法解讀出是想要狩獵還是放過。

  「這一次你怎麼打算?」

  「嗯……就牠好了!」

  聽聞她的反應,不禁有些想捉弄她一下……也是出自於想更了解她一點。

  「這頭熊說不定也有自己的兒女,只是沒有攜帶著而已?」

  愛妲霏雅卻搖了搖頭說:

  「公熊大多會佔據精華地帶的且單獨行動獵食,母熊出沒的地方與公熊會有略微的差別……而他就是占據了精華地的公熊,而且公熊不負責育兒的。」

  「你怎麼判斷出來的?」

  她微微一笑,指了一下眼睛後說:

  「用看的看出來的!」

  「……既然這樣的話,就讓我拜見你的狩獵技巧吧。」

  她說著動物的事情時眼神更為認真,當她正舉起弓時顯得更是專心一志,而她架長弓的方式也與普通人不同,是將弓橫著射擊。

  緊拉著箭矢的手將磅數極高的弓拉開,放開的瞬間箭矢劃破空氣——

  穿透過漫長的枝葉中央,直接命狀熊的額頭正中央,被命中的熊硬生生倒了下去。

  愛妲霏雅隨即跳出草叢,翻過盤根的樹根後一陣疾馳跑向倒臥在地上的熊,跟上她的腳步走上前時她已經回過頭看著我喊:

  「牠已經死了,要把牠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好好利用才行呢!」

  「那一箭到底穿透的多深……」

  走上前看見時,大半截的箭矢都穿入了熊的腦中,甚至箭頭還從頭部後方穿出來一些,是講求一擊斃命的攻擊。

  愛妲霏雅扛起整隻熊,面帶笑容的說:

  「這就足夠了!我們來去等著其他人吧。」

  「……你不擔心他們狩獵更多然後獲取勝利嗎?」

  「為什麼要擔心?輸了就輸了呀?為了一個勝利浪費生命沒有意義吧?」

  她一臉不解的神色,這一瞬間我感覺有些了解了她這個人。

  看似無憂無慮也不會多想一些深刻的問題,實際上卻又比誰都熱愛這片自然原野吧,會狩獵動物的同時也會知道如何讓他們永續的生活下去。

  「你說的對,走吧。」

  我姑且記得過來的路線,轉過身子朝向走來的路線走了回去,愛妲霏雅踏著悠揚的步伐跟在我的身後。

  穿過茂密的山林後來到山腳下,天色已經遁入一片黃昏……

  海爾也飛了回來。

  愛蘭手中抓著三隻兔子站在這裡等著,唐恩與芙蘭兒則站在了她的身旁。

  「我本來以為你們會狩獵的更多。」

  「我也覺得你們會獵更多。」

  當唐恩一臉詫異的說道時我也將同樣的想法還給了他。

  「那就沒有輸贏了呀!回去把獵物處理一下分給哈米蘭的大家吧~」

  愛妲霏雅笑著說道,隨後率先朝著莊園的方向走了回去,對此唐恩聳了一下肩膀,顯然對於沒有勝負有些失望。

  看了一眼微笑的芙蘭兒,想必她有出手制止他們過度捕獵吧?

  回到了莊園時,愛妲霏雅扛著熊並接過兔子,帶去了處理間執行解體,意外的又知道了一些我們不知道她會做的事情。

  唐恩看向了我便問:

  「愛妲霏雅小姐的狩獵果然很厲害嗎?」

  「很厲害吧?一般狩獵都會尋找動物的居住圈並追蹤他們展開狩獵,她像是知道動物在哪裡一樣三兩下就找到了獵物,只不過——

  我覺得她自律的精神比較值得敬佩。」

  「什麼意思……?」

  「取自己所需的量,不需要或是不應該就不下手。」

  「原來如此?」唐恩處於一個只理解了一半的狀態。

  我並不覺得是很難理解的事情,只是並不好照做……誰讓多數人的本性就是貪婪的。

  「今晚爸爸媽媽說要好好跟我聊天,所以沒辦法去夏洛特那邊了!」

  愛蘭走過來面對著我苦笑了一陣,我想起早上的事情便覺得今晚不會跟她一起過夜是好事,不禁笑了一下。

  「去吧。」

  簡短的回應後帶著海爾走入莊園屋內,海爾站在我的肩膀上時蹭著我的頭側旁,毛茸茸的羽毛蹭耳朵的感覺特別的酥麻。

  沿著屋內的走廊走著,愛蘭的父親正站在不遠處……

  他看見我時便揮了揮手,示意著讓我過去找他,於是我走了過去。

  「夏洛特啊,難得有機會像這樣單獨說說話,之前都是在愛蘭的信裡聽聞你的事情的。」愛蘭的父親一臉期待的說著。

  「她在信裡都說了什麼?我挺好奇的。」

  不會把我寫的亂七八糟吧?

  「她都說你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魔法師!聰明又有能耐!」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愛蘭的父親笑了一笑,愉快的問:

  「愛蘭她在王都的時後過的還好吧?」

  「那時候我們常常聚在一起,我想她大多時候是開心的,只不過現在她也辭去了皇室騎士團副團長的職位,轉而跟著我一起冒險。」

  「那可還真不錯!我就不覺得愛蘭是個可以當嚴肅騎士的料啊。」

  我想愛蘭聽她父親那麼說肯定會鬧脾氣。

  「謝謝你,其實待在這裡放鬆心神真的很有效。」

  這兩天下來感覺緊繃的神經都鬆開了,就算他們本意不是如此,也讓我想真摯的道謝,至少這一兩天沒有過度思考該怎麼度過那些難關。

  他伸出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面帶微笑的說:

  「那就好!偶爾要放鬆一下,別把自己逼太緊了。」

  「好的。」

  於哈米蘭的第二個日子便慢慢的邁向結束,很快要將要回到位於魔物前線的——

  新西恩。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精靈和自然有關,也許永續發展的觀念會比這世界的人類還要來的好
不帶任何痛苦的一擊斃命,對獵物來說就不用承受太多痛苦吧( ´・ω・`)(比起勝利,讓生命得以永續的觀念才是最重要的(ノ)`ω´(ヾ)
2022-02-25 07:57:25
黑漆
但公熊還是RIP了(上香),最後將公熊分解,變成肉與皮革分別提供給其他人使用完畢
當然,放到現代會覺得獵殺熊殘忍,但是在類中古的背景下其實相當合理(這點我提出來先說明XD)
大部分的精靈其實壓根不狩獵,他們不吃肉的
愛妲霏雅是屬於異類,行為與觀念上就會狩獵的精靈(畢竟她不屬於精靈的樹海)
2022-02-25 17:42:0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