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一章 史上最弱的冒險者

ineedhea1 | 2021-02-23 21:00:29

連載中最弱的我與最強的他
資料夾簡介
一名遭遇許多挫折的少年,和一位經歷豐富的劍士相遇,展開屬於他們的奇幻冒險。

第一章 成為姊弟
  維奇克與收養他的千金雅蜜戴媞剛抵達路德爾時,雅蜜戴媞因體力不支而癱倒在地,維奇克便將她揹到一旁的樹下休息。
「這座村莊很偏僻,我們應該安全了。」
「維奇克,我們是不是要再走遠些。」
「不行,大小姐的身體狀況本來就不好,再繼續走下去會出事的。」
「可是我們還在帝國境內,真的沒問題嗎?」
「這座村莊在出發前我就調查過了,他們普遍是萬物神教的信徒,由於位在最東邊,而且在林木聯邦旁,所以帝國也不想管。而且他只說要把我們趕出去,讓我們走得越遠越好。以妳父親的性格,不可能派人來捉我們,所以放心吧。」說完他便拿出威海頓帝國地圖,指著地圖上最右邊的角落。
「我們在這裡,路德爾村莊。」
「沒有你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初是大小姐把等死中的我撿回來的,這點小事沒什麼。」維奇克笑了一聲。
「我說維奇克,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怎麼了?」
「能認我當你的姊姊嗎?」
「我?別說笑話了。」
「我是認真的,我一直很想要一位弟弟。」雅蜜戴媞拿下了那副這一年來,不曾拿下的骷髏面具,溫柔的看著維奇克。
「請把面具戴上,被旁人看到會出事的。」維奇克趕緊將面具拾起,雅蜜戴媞阻止他為她戴上。
  雅蜜戴媞那傾國傾城的美貌,正是自古帝王所追尋的美人。她有著一頭威海姆家族遺傳的金黃色秀髮,精緻的五官與那對水汪汪的琥珀色雙眼,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更加證明她不是平凡人家的孩子,但如同帶刺的玫瑰般,她迷倒許多男性卻也害死許多男性。這位住在深閨的千金,在與未婚夫見面的沒幾天後,對方就因離奇意外而死亡,接下來連續幾人都因戀上雅蜜戴媞而步上死亡的命運,被旁人謠傳她身上有著愛上她就會死亡的詛咒,她的父親――帝武官巴菲蒂斯․威海姆,找來許多魔法師想要破解她身上的詛咒,但都無果。逼不得以的情況下,只能將她和維奇克逐出家門。
「所以你願意嗎?」
「既然想要我當大小姐的弟弟,我也沒有理由拒絕。」
「謝謝。」她輕輕撫摸著維奇克的臉,要不是維奇克將其當作主人服侍,恐怕也會淪陷吧。
「那麼姊姊,我先進村打探一下情況,面具請不准再擅自拿下。」
「好的,弟弟。」雅蜜戴媞露出微笑便戴上面具,維奇克害羞地看向一旁。
  維奇克獨自進村,觀察著周遭,並詢問當地居民一些信息。這是一座蓋在懸崖上的
靠海村莊,往北看只有一望無際的大海。這地方人口數不到百人,居民主要都是人類,以及部份精靈與半獸人,他們都住在石頭打造的尖頂石屋。這村莊正中央有一棟較大的方形石屋,那是冒險者公會,說是如此,那棟房子也只有一個人住,維奇克聽聞便決定去那裏借宿。
  他推開木製大門,裡面相當昏暗,天花板也只剩一個吊燈亮著,桌椅生滿灰塵,前方的吧台後方只有幾瓶酒,看得出這地方已多年沒有訪客,而旁邊有一位身穿毛皮大衣且滿臉腮鬍的男人躺在搖椅上,呼呼大睡著。
「那個…」維奇克走到吧台前。
「帝國高階貴族的僕人來這裡幹嘛?」那人睜開右眼看著他,以低沉的聲音問道。
「你怎麼會知道?」
「暗紫色的長袍是帝國貴族下僕的典型服裝,而你的衣服上還有淡淡的花紋,你的主人肯定是高階貴族。」
「說的沒錯,但我早已不是貴族僕人。」
「你這樣說,加上到這鳥地方,肯定是在逃亡吧。」
「是被驅逐,並非放逐。」
「那你一個小孩來這裡幹嘛?」
「想要借宿。」
「借宿?束我拒絕。」
「我有錢,你要多少?」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首先,你們身份可疑,再來是並非冒險者。基於這兩點我不能收你們,不過主要原因是因為不是冒險者。」
「我們從帝都長途跋涉至此,你跟我說因為不是冒險者就拒收,有道理嗎!」維奇克激動地拍了一下桌子,灰塵揚起使那人咳嗽。
「咳…咳…別激動,年輕人。我只是按規矩行事罷了,冒險者公會是中立組織,要是扯上他國事務會衍生許多問題,更何況還是高階貴族。」那人雙眼張開接著起身,維奇克倒退幾步,因為那名男子身材彪悍,眼神很兇地看著他。
「是麼…很抱歉打擾了。」他失望地轉身離開。
「你說你們是吧,另一人是誰?」
「她只是一位不是冒險者的人罷了。」
「把你的同伴帶過來,我再考慮考慮。」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幾歲?」
「問這個問題有何用處。」
「總之回答我。」
「十三歲。」
「十三歲?既然有這個年紀的僕人,想必其主人也很年輕,如果是女孩子,繼續流浪下去肯定會受人蹂躪。」那人心想。
「把你說的那人帶過來,根據我所見,我會決定你們是否能住下。」
「真的嗎?我現在就去!」維奇克衝了出去。
  維奇克氣喘吁吁的跑回去,雅蜜戴媞連忙起身迎接他,他興奮地抓住她的雙手。
「怎麼了?這麼高興。」
「終於遇見有機會收容我們的人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
「我們現在就走吧!」
「等等,我還是很累,對不起。」
「不…我才應該道歉,一時間太興奮所以忘了妳的身體狀況,是我的不對。」說完維奇克立刻跪了下來。
「你果然還是把我當主人看待。」
「這個…」
「我是真心希望你能當我的弟弟,而且我早就不是你的主人了…」
「對我而言,妳始終都是我的主人,這點不會改變。」
「但是我希望你能認我當姊姊,陪在我身邊。」
「是把我當他的替代品嗎?」
「我希望弟弟是維奇克,不是他…」雅蜜戴媞欲言又止。
「果然我們之間,還是隔著一道牆。」她心想。
  維奇克心裡很明白她的意思,只要主僕關係仍存在,就會有隔閡。所以雅蜜戴媞想藉由認他為弟弟來拉近彼此感情,但他認為自己不夠格。當初維奇克快餓死在街頭的時候,是她發現他並將他帶回去宅邸。在那裡,維奇克過著比以往都還要舒適的生活,有自己房間和一應具全的生活必需品,那可以說是他過得最幸福的時光。對維奇克而言,為他帶來希望的是雅蜜戴媞,而不是什麼龍神,因此能跟在她身後就心滿意足了。
「你們終於來了。」
「您好,我是雅蜜戴媞․威海姆,請多指教。」她點頭致意。
「我叫亞培提頓,請多指教。」那人坐在椅子上,打量著她。
「亞培提頓先生,請問我們能住下嗎?」
  維奇克相當緊張,要是對方拒絕借宿請求,他們就必須往南邊走,雅蜜戴媞這幾天連夜趕路從沒休息過,再流浪下去的話,恐怕到希德克王國之前就會累死在路上。
「要是他拒絕,我死也要借宿一晚,有爭取到一晚應該就能續趕路。」他心中盤算著。
「你們就住這裡吧,但是你們其中一人必須成為冒險者,這是我的條件。」
「這…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一向說話算話。」
「真的,很感謝嗚啊……」維奇克跪在地上,大哭起來。
「小子,別高興得太早,要是沒拿到冒險者牌子,我還是會趕你們出去。」
「非常感謝。」雅蜜戴媞鞠躬道謝。
「妳叫雅蜜戴媞是吧,妳的房間從我右手邊樓梯上樓,走到底就是了,這是房間鑰匙。」
「謝謝您,但維奇克……」
「這小子年紀輕輕就承受不小壓力,我來照顧他吧,妳先去休息。」
「謝謝您,亞培提頓先生。」
「不要用敬語稱呼我,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了。」
「明白了,亞培提頓。」雅蜜戴媞再次鞠躬便離開了,臨走前她擔心的看著維奇克數秒才走。
「好了小子,哭夠了吧。」
「恩……」
「我有一堆問題要問你,之後還要冒險者考核。總之,你先拿一張椅子坐下,然後好好解釋,為什麼僅次於皇帝的帝國武官長的女兒,會出現在這。」對方遞給維奇克一杯水。
「謝謝……」
「不需要道謝,總之告訴我。」
  維奇克猶豫許久,最後決定將來龍去脈告訴亞培提頓。
「我能夠相信你吧?」
「當然,我以我的名譽做擔保,而且我從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
「那麼我就相信你。我是戰爭孤兒,在發生一些事後,被雅蜜戴媞發現並作為僕人。在她的要求下,我有自己的房間和生活必需品,只要有需求她都會命人幫我備好,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感謝她,只是我一直認為她對我好的原因是她弟弟。」
「她的弟弟?」
「她曾有一位弟弟,但是很早就離開人世了,我認為她把我當成他的替代品。」
「你果然還是小鬼。」亞培提頓從口袋中拿出菸斗,自顧自地抽起菸來。
「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的自卑心,加上胡思亂想,造就了你現在的想法。」
「別亂說了。」
「亂說?我只是在陳述事實罷了,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你又怎麼會理解,明明只是待在破爛地方的冒險者…」
「好歹我也是白鋼級的冒險者,至少死在我手上的目標比你吃過的飯還多。」
「你說的沒錯,我……」被說中心事,維奇克無言以對。
「我曾和一位很強的人組隊過,當時我能力不足而相當自卑,始終認為只要跟在他身後就行了,不敢奢望站在他左右,但他卻對我說:『我們是夥伴吧,是夥伴就在站我旁邊,我可不想讓旁人認為你是我的跟班。』很可笑吧。」說完他吸了一口菸。
「是她將我在絕境中,伸出援手,把我從黑暗中給拯救出來。所以叫我和她並肩前行,我辦不到,她對我而言是崇高的存在。」
「那你繼續聽好了,在那之後我和憧憬的對象成為搭檔,一起執行許多任務,每當站在他的右邊與他並肩而行,那感覺相當美好。我忘了補充一下,他就是位於世界頂點的冒險者――克雷德․涅瑞希姆。」
「那位傳說中能匹敵龍神的冒險者?」
「沒有錯,就連位於頂點的他,都肯和我這位凡人交朋友了。你仔細想想雅蜜戴媞她對你所做的一切,是真的把你當替代品嗎?」
「大小姐…」
  維奇克頓時想起以前的種種,無論是雅蜜戴媞捉弄他時,又或者是雅蜜戴媞教他識字時。此時,他突然想起,二年前雅蜜戴媞曾對他說過類似的話。
(二年前)
「嘿嘿~維奇克我最喜歡你了。」
「大小姐請別抱我了,還有請別開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因為你是我的家人阿。」
「我只是一位僕人,不值得成為大小姐的家人。」
「可是我們都在做家人會做的事喔~像是捉弄彼此和一起學習。」
「這我無法反駁。」
「那你當我的弟弟吧。」
「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是我的家人。」
「那大小姐想要我成為怎麼樣的弟弟?」
「維奇克就是維奇克,我不希望你因我而改變,因為我喜歡的就是維奇克阿。」她摸了摸他的頭。
(現在)
「是阿…我怎麼都忘了,她從來就沒有把我當成她早夭的弟弟,而是維奇克…」
「但是我前面對她說了很過份的話,該怎麼辦?」維奇克接著問。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知道該怎麼做。」
「要道歉,但是她不會原諒吧。」
「是男人就要承擔責任,既然事情已經發生,至少做我們能做的。」
「恩!」原本沮喪的維奇克頓時精力充沛。
「就是這股氣勢。不過你們流浪到這的原因…」他又吸了一口菸。
「因為我身上有詛咒。」在樓梯間偷聽的她最終忍不住,而下樓。
「大小姐!」維奇克立刻站起來。
「妳一直在旁邊偷聽,終於忍不下去了阿。」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維奇克。」她看著他。
「恩…是的,請容我向你道歉。」維奇克90度鞠躬。
「我不會原諒你,除非……」
「有什麼條件,我一定會完成。」他走到她面前。
「你認我為姊姊,而家人之間不需要敬語、不需要請求。」她調皮的說。
「是…姊姊。」維奇克滿臉通紅。
「這才是我的弟弟~」雅蜜戴媞開心地抱住他,摸著他的頭。
「要是沒有你,我恐怕會繼續孤單下去,也會一人流浪在外,然後孤單的死去吧。我真的很幸運,能遇見你……」
「我也是,我也是很開心能遇見你…」
  他倆相擁而泣,雅蜜戴媞將他抱得緊緊的。」
「姊…姊姊…我快不能呼吸了。」
「阿!對不起!」
「你們既然和好了,能不能告訴我,那個詛咒是什麼?」
「我的詛咒是殺死任何愛上我的人。」
「頭一次聽說有這種詛咒,所以你戴的骷髏面具和詛咒有關。」
「因為姊姊太漂亮了,所以大姊拿了這個面具給她戴上。」
「他說的沒錯。」
「恩…真奇怪啊,我不記得有這種奇怪的咒文阿。」亞培提頓手托著頭,不解的思考著。
「那你能把面具拿下來嗎?那真的相當礙眼。」
「可是……」
「我可是有相當自信不愛上妳,畢竟我有深愛之人了。」
「我不能答應,要是你死了,姊姊又要愧疚一輩子。」
「給我拿下。」他眼神兇狠的看著他們。
  雅蜜戴媞起初很猶豫,但看見維奇克無奈地點頭答應後,深呼吸一口氣,便直接取下面具,露出那絕世容顏。
「恩…真的很漂亮,怪不得要帶著那麼醜的面具了。」他吸了一口菸。
「呼…好險。」維奇克嘆了一口氣。
「亞培提頓沒事就好了。」雅蜜戴媞癱坐在地,深怕又害死一個人。
「姊姊沒事吧?」
「沒事的,我只是剛剛太緊張了,突然全身放鬆就這樣了。」
「恩,姊弟相互扶持的場面真是百看不厭阿,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先去休息吧。浴室在我左手邊的門,開門走到底就是了。」
「那姊姊先去洗澡,我去房間等待。」
「恩,待會見弟弟。」
  維奇克目送她離開後,便上樓到自己的房間。
「那位大叔其實有在整理房間呢,沒什麼灰塵且相當乾淨,我還以為他很邋遢呢。今天經歷好多事,好累…」他內心想著。
  此時維奇克累積已久的疲勞與壓力在這一刻解放,他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雅蜜戴媞洗完澡後走進房間,看著早已睡死的他竊笑著,並為他蓋好被子。
「只有這時候才像13的小孩呢,明明應該是由17歲的我照顧你才對。」她親了一下維奇克的額頭,悄悄離開。
  在吧檯前的亞培提頓,使用藏在吧檯下方的通訊板,和總部通訊今天的事。
「你處理得很好,就讓那2個孩子暫時住你那,我會派人去接他們過來。」
「是的會長。」亞培提頓鬆了一口氣。
「今天的事還真多啊。」他補充菸草,獨自一人在搖椅上吸著菸。

29 巴幣: 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