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37

森璟 | 2022-01-16 15:00:02 | 巴幣 16 | 人氣 62


隔天一早,趁著季穎起床前出門買了條藥膏,經過一個晚上她身上的青紫更明顯了,在我進門時她剛好也醒來了,抱著棉被坐在床上眨著眼看著我。

我坐在床邊,心疼地將她摟過來抱著。

「是我太過火了,對不起。」

她搖搖頭,笑著跟我說:「沒關係,最近的事情一定讓妳壓力很大,對嗎?」

並不是這樣的,但我並沒有反駁她的說法,季穎就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女人,有時候我都懷疑自己有沒有那個資格獲得她的愛。

「身體還痛嗎?」我揉揉她的腰,心疼地問。

「有點酸。」

「我幫妳洗澡吧。」我說,隨後將她打橫抱起走進浴室裡。

幫季穎抹上泡泡以後她調皮地把泡沫往我鼻子上抹,還不斷地扭動著搞得我身上也都是泡泡,被不斷挑釁的我索性也脫了衣服,跟她來場泡沫大戰。

「诶,怎麼這樣!」見我脫了衣服打算對她伸出魔掌,她揪著一張臉說。

「看妳還敢不敢調皮。」我邪笑著撲了上去,搔著她的癢。

「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啦!哈哈哈....」她不斷想掙脫出我的懷抱,但她越是想掙扎我就抓得越緊。「不玩了,我不玩了啦!」

我這才放過她,好好地替我們兩人沖洗身體。

在她洗臉刷牙時我替她擦乾身體,拿出剛剛買的藥膏塗抹在她瘀青的地方,輕柔地揉著。

「明天休假對嗎?我們一起出去逛逛吧!」我說。

「嗯?去哪裡?」她咬著牙刷轉頭看我,臉上寫滿疑惑。

「哪裡都好,總覺得很久沒有兩人一起出門了。」眼看藥都上得差不多了,我洗了手,替她套上衣服從後環抱住她的身子。

「好啊。」她很高興的笑著,我在她臉上一吻,催促她再不快點的話上班就要遲到了。






時間緊迫,我開車載著她來到公司門口,離去前她抱著我許久,我輕笑幾聲,揉揉她的髮絲說:「傍晚我來接妳下班。」

「嗯!」她點點頭,隨後鬆了手拿起自己的公事包向我道別。「路上小心,掰掰。」

「掰掰。」我也揮揮手說。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公司大門後,我放下手煞車,在左轉駛出停車格前我看見了站在對面路口的女人。

而她也看著我,那眼裡帶有太多我不敢深入感受的情緒,於是在匆匆一瞥後我趕緊移開了視線,開車離開這個地方。

我看見她眼裡的難過,我咬緊牙根.....

妳有什麼資格對我露出這種表情?




我到宇喬所在的餐廳總店找她,在進門後第一眼見到的是宇喬的另一伴,抱著剛滿三個月的孩子在還沒營業的店裡和孩子一起玩玩具。

她是宇喬高中時在飲料店認識的女孩,名叫許靜涵。

兩人從十八歲那年就在一起了,五年前經由宥婷阿姨的幫忙,靜涵被送往美國治療國中時因意外而失聰的耳朵,重獲新生的她慢慢的開口練習說話,好幾年沒開口的她一開始只能吐出些破碎的音,到現在已經能像一般人一樣用著正常的速度說話。

「尋尋,宇辰阿姨在這呢。」靜涵抱著尋尋說,而小傢伙見到我以後露出了燦笑。

「尋尋真可愛。」我捏捏小傢伙的臉頰說。

「當然了,妳也不看看是誰的女兒。」這時宇喬得意的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瞧她驕傲得下巴都抬了起來。

「是是是,妳們倆基因最好了。」我拿她沒辦法的笑了笑。

「話說是什麼風把妳吹來了?明明昨天才見過面的,這麼快就想念妳妹妹了嗎?」

我搖搖頭,露出有些勉強的笑容。「我有些話想跟妳說。」

氣氛在一瞬間凝結下來,宇喬見我臉色凝重就帶著我一起到作為休息室的二樓的陽台,倒了杯水,隨時準備聽我說。

「郁凡回來了。」我說。

她抿了抿唇,「總會有這麼一天的。」

「真是可怕的緣份,居然還這麼恰巧的是季穎在公司的後輩。」我哼笑幾聲,命運真是捉弄人。

「妳怕自己又會重新愛上她嗎?」宇喬開門見山的說著,同時也說出了我最害怕的問題。

「我不知道....」勉強忍住了鼻間的酸澀,我腦海裡不斷浮現昨晚和他們的聚餐,心裡是越來越疑惑。「但看她這樣....我很痛苦。」

「這樣?」

「她交了男朋友,可是....可是她看起來很不快樂。」像是在強逼自己過著這樣的生活似的,眼裡黯淡無光,和我曾經認識的她完全不一樣。

「那又怎樣?當初是她狠心拋棄妳的,即使不快樂,也是她的報應。」宇喬並不同情她,當初在她離開後我過了一段行屍走肉的日子,那時宇喬比誰都還要生氣。

也是因為我變得頹廢、不再關心身邊的一切,小悠老媽才會把我送到日本,希望我在新的環境能夠振作起來。

從郁凡離開的那一天起,過去那個段宇辰也跟著消失了。

有時候回想起過去會覺得自己真是可笑,居然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給了她,我是這麼相信她的,可是最後換來的,只有一張紙上的對不起和她的不告而別。

「妳好不容易才振作起來的,不要又被過去綁著了。」她拍了拍我的肩,擔憂的情緒全掛在臉上。

「嗯....」

「季穎知道妳和陳郁凡的關係嗎?」

我搖搖頭,我怎麼敢讓她知道?

「別想太多,把重心放在季穎身上吧,妳們是相愛的,不是嗎?」

「嗯。」我這才露出微笑。

我把明天要和季穎一起出門的事情告訴宇喬,她便提議要我們晚上回家一趟,和媽媽們共進晚餐,我也點頭答應了。




傍晚,我提早到季穎的公司門口等她下班,五點過後沒多久我就看見她的身影,明明穿著高跟鞋還小跑步的往我的方向過來,完全不怕會拐到腳。

真是亂來吶。

在她上車後我忍不住皺眉說:「以後慢慢走沒關係,用跑的很危險的。」而且人又多,萬一被人絆倒該怎麼辦呢?

「我等不及嘛。」又是一個讓我生不了氣的笑容,我輕嘆口氣,替她拉上安全帶。

在路上,季穎從袋子裡拿出了一個盒裝蛋糕,兩眼閃亮亮地跟我炫耀著她今天拿到的戰利品。「宇辰妳看,是人事部的珍妮姐送給我的哦!」

「哦?是那間每次都要排隊排很久的蛋糕店?」我問。

「對啊,我好開心啊!」瞧她,口水都快滴下來了,真可愛。

「她對妳真好呢。」她口中的珍妮是季穎除了公司後輩之外唯一比較親近的同事,兩人情如姐妹,通常只要珍妮買了什麼季穎都會有一份,也常常一起出去玩或是聚餐。

「嗯?總覺得有股怪怪的味道呢。」她在車內嗅了嗅,勾起一邊嘴角問我:「妳有聞到嗎?」

「有嗎?」我疑惑地緊皺眉頭,我明明上禮拜才把車子開去保養的,怎麼可能會有怪味?

她趁我停紅燈的時候親了我的嘴,然後露出優越的笑容說:「濃濃的醋味。」

「真是的。」被算計了,我笑了一聲說。

「難得見妳吃醋呢,當然要把握機會捉弄妳呀!」她把蛋糕收了起來,把手覆上我握在排擋桿上的手說。

「很難得嗎?」我挑眉,這才發現自己心裡有醋味的時間真的不多,明明季穎也是很有人緣的,我卻很少有不高興的時候。

「是呀!」

不過我也很快地找到了原因,在下一個紅燈時轉頭真誠地看著她。

「因為我相信妳。」

她兩眼閃爍幾下,隨後也開口說:

「我也相信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