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等待,驕陽-36

森璟 | 2022-01-15 17:02:44 | 巴幣 1014 | 人氣 65


夜晚,我到廚房裡拿了酒杯打算來個睡前小酌,洗好澡的季穎也走了過來,我看著那窈窕的身影,揚起了嘴角。

在她靠上我的身體後我伸出手環抱她的腰,她撒嬌的蹭了幾下,抬頭問:「宇辰,心情不好嗎?」

「怎麼這麼問?」我挑眉。

「總覺得今天話特別少呢,吃飯的時候也是。」

我輕輕伸手讓她靠回我胸前,就怕自己隱藏不住的情緒會被她發覺。

「只是沒想到還能遇見以前的高中同學,覺得很神奇而已。」我輕笑幾聲說。

多年不見,妳變得更美了。

「是啊!而且還剛好是公司同事呢。」什麼都不知道的季穎露出大大的笑容,純真的模樣讓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說不定以後還能讓她告訴我妳高中時的故事。」

「我才沒有什麼故事呢!」我笑了出來,季穎總是對我的過去感到很有興趣,雖然那對我來說是個痛苦不堪的回憶,但我並沒有要求季穎收起自己的好奇心。我知道情人間不該有秘密的,我想....也許哪一天季穎能夠幫助我完全的放下過去。

可是郁凡的出現也等於出現了最大的阻礙。

這緣份,到現在都還是不肯放過我呢.....

「我就是想知道嘛。」季穎主動環上我的脖子說。

「我會慢慢把我的一切都告訴妳的。」我把酒杯裡剩下的液體都灌進嘴裡,接著低頭吻住她。

她在吞下我送給她的酒之後臉立刻就紅了,季穎酒量一直都不好,剛才那口也夠她受的了。

舔去從她嘴角流下的酒液,我再一次深吻上她,不安份的手也爬到胸口處解開上頭的幾顆扣子。

「想誘惑誰呢?」我邪笑著,季穎總喜歡把我的襯衫當睡衣穿,裡頭除了內衣之外什麼也沒有。

「唔....」她眨著迷茫的雙眼,我沉淪在她溫柔的親吻中,像頭野獸在她身上予取予求。

在和她交纏的同時我腦海裡不時浮現郁凡的面容,好幾年以來第一次被這樣打亂思緒,我無法抑制的把體內焦躁不安的情緒發洩到季穎身上,心越痛,手上的力道也就越粗暴。

我對郁凡還有感情嗎?

我不知道。

我愛季穎嗎?

這個答案是確定的,我愛她,我對她著迷,也會因為她的一舉一動而心動,但郁凡留在我心中的陰影卻不斷的在我心裡肆虐。

我把季穎抱上飯廳的木桌,張口咬在她肩上,她痛得縮了一下。

「宇辰....」耳邊傳來她微弱的嗓音,即使感受到她的怯懦也完全沒有要放輕力道的意思。

胸口還留著我昨晚留下的紅印,舌尖滑過印記,我往下將柔軟雙峰上的紅櫻含進嘴裡,時而吸吮時而推弄,她的雙手緊緊抓在我肩上,把快感全都反應在手上的力道。

在她的哀求下我抱著她回房裡,拉下她下身唯一的的衣物後探進她濕潤的禁地,兩指長驅而入在溫熱的花穴裡抽插著。

「啊啊....宇辰!」身子相當敏感的她無助的喊著,我壓低身子讓她伸手抱我,也能感受到安全感。

「穎....」我看著在身下呻吟的女人,明明胸口的悸動是那麼的明顯,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還是會感到不安呢?

「嗯....啊....哈啊......」

她的聲音隨著手指的速度失控,身子也因承受不住的快感而扭動著,我緊抱著她,更貼近她,更深的感受著她。

高峰時的緊縮,她在我懷裡顫抖著,沒給她機會休息,我讓她呈趴姿,再一次深深進入她。

「宇辰,輕、輕點....好嗎?」在我霸占她光裸白皙的背時她轉過頭,眼角閃著淚光說。

我這才清醒了點的放輕力道,輕柔地吻著我留在她背上的咬痕。

「穎,我愛妳。」吻去她眼邊的涙水後我低聲說著,而她也把唇靠了過來,伸出舌頭主動和我交纏。

「我也愛妳。」她眼裡滿溢著對我的愛戀,我記得這個眼神,我的兩個媽媽一直以來也都是用著這樣的眼神在看著彼此,即使過了好幾年也依然如此。

曾經,郁凡也是這樣看著我的。










事後,被我任意索求的季穎已經累得睡著了,安穩地靠在我懷裡,我在她額上落下輕吻,我想這是我第一次這樣粗暴的對待她,明明可以推開我的,卻還是任我發洩著.....

真是個傻女人呢。


季穎一直都是個充滿活力的女人,從我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就一直是精力充沛的模樣,在日本我常常崩潰,對家人朋友們的思念,郁凡的離開,還有這樣失敗的自己....

都是季穎陪著我,我才得已支撐到現在的。

在日本的那段時間,有我在的地方就一定能看見季穎,我知道她對我的心意,卻遲遲無法回應她,對此,我深深愧疚著。

某次季穎和朋友們出遊,而我待在日本的租屋處完成我的報告,那是我們難得的分開,身邊突然少了季穎的存在讓我有些不習慣,但怕破壞她玩樂的興致就忍著沒打電話給她。

到了晚上九點,季穎主動打給我了。

可是電話那頭的人卻不是季穎,而是我們倆共同的朋友,晴奈。

「晴奈,怎麼了嗎?」聲音聽起來很著急呢。

「小穎進了醫院....我們不知道拉麵裡的湯頭是海鮮高湯做的,她、她....」

我問了醫院的所在地,接著拿了錢和家裡鑰匙之後叫了計程車,往醫院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急促的心跳不斷地在撞擊我的胸口,那一刻我才發現,我是這麼地擔心季穎。

到了醫院後我直奔季穎所在的病房,看見靠在床頭臉色蒼白的她後著急的心才緩了一些,她對我露出帶點勉強的微笑。

經過醫院治療後情況算是穩定下來了,但她還是有些不舒服。

「唉,嚇死人了吶,還好小穎沒事。」晴奈驚魂未定的說,身旁的幾位朋友也都是相同的表情。

我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如重釋負地吐了口氣。

「沒事就好,我好擔心妳。」我說。

我聽見身後傳來細碎的聲音,接著晴奈和她的朋友們一起離開了房間,留下我和季穎兩人。

在她們離開後,我略微激動的將她抱進懷裡,而她也伸出手環在我腰上,乖順的靠在我胸前。

「讓妳擔心了,對不起。」胸前傳來她帶點哽咽的聲音,我揉了揉她的髮絲,讓她知道我並不在意。

「來的路上我查了一些海鮮過敏的資料,我一直在想,如果妳的症狀很嚴重的話該怎麼辦.....」我停頓了一會兒,感覺到她在我胸前蹭了蹭。「穎....」

「嗯?」

「我不想失去妳。」我說,大概只有她知道我心裡有多麼地驚慌。

她抬頭,雙眼裡充滿了驚訝,我很少向她表達自己對她的依賴,也難怪她會這麼驚喜了。

她輕撫的我臉龐,到現在我都還記得她那時手上的溫暖和力道,那也是我對季穎感到最心動的一次。

「妳不會失去我的,絕對不會。」她說。

那天之後我對她幾乎卸下了所有心防,而我們在對方的生活圈裡也占了更多的位置,自然而然地成了對方最依賴的另一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