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日本篇 季穎 - 6

森璟 | 2022-03-14 12:00:10 | 巴幣 4 | 人氣 101


章魚燒派對辦在十月中旬,當天我和宇辰包辦了採買食材的任務,我帶了兩個超大購物袋,宇辰看我全副武裝的模樣笑了好久,害我又臉紅起來的搥了她幾拳。

我們跟小雪借了腳踏車,不過只有一台,宇辰便要我坐在後座,由她來騎車。

我第一次讓人用腳踏車載我,除了屁股有點痛之外還找不到能夠讓我扶著的地方,於是在路途中宇辰只要有稍稍的加速或是轉彎我就會忍不住驚叫出來。

「好恐怖啊!!!」我驚恐的臉一定很醜,可是我控制不住嘛!

宇辰停了下來,轉頭憋著笑的看著我,我看她整個身體都在抖,一定是憋的很辛苦.....

討厭鬼。

「不然換妳來騎車吧,妳這樣叫還真的讓我很緊張,怕一個轉彎妳就飛出去了。」宇辰笑著說。

「可是...可是....」這個提議我實在難以接受,因為.....「我不會騎腳踏車。」說完我的臉又熱燙起來了,這丟臉的事實我藏了好幾年都沒跟人說過。

「噗!」她笑得更過分了,還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問:「真的假的!?」

「真的啦!」

「那就這樣吧。」她說完,拉著我的手環上她的腰,「抓穩了。」

再次吹起微涼的風,我看著她專心看著前方的側臉,還有隨風飄揚的短髮,我的胸口突然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卻一點也不討厭。

是有溫度的,在那裡靜靜發酵著。

我輕輕靠上她的背,感受到了她每次呼吸時的起伏。

在這個當下我的世界好像改變了什麼,讓我想著....

如果能一直這樣倚靠著她就好了呢。





超市裡宇辰滔滔不絕地說著她認為該買什麼東西,還有章魚燒搭配什麼應該會很好吃,而我心思卻不在這上面。

不知不覺地注意起她的每個眼神、每個動作、每個笑容,明明以前不會這樣的。

等我回過神,宇辰彎著身子在我面前揮著手,表情相當疑惑地說:「季穎?季穎!」

「啊?」

「為什麼在發呆呢?」

「沒、沒有啊....」我乾笑兩聲,講完自己都心虛了。

「是嗎...」她點點頭,移開視線去看架上的麵粉。

我繼續推著推車,望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見宇辰的反應後我竟然是希望她能夠多關心我,真是矛盾的心情,明明嘴上說著沒事的。

我到底是怎麼了?

「我看見囉。」宇辰手裡拿了兩包麵粉,轉過身無奈地看著我,「妳有心事對嗎?」

「嗯....」

「想跟我說說嗎?」她走過來握上推車把手,我們便邊聊邊往下一排走去。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對我來說還是一種陌生的情緒,在我釐清之前,我大概沒有辦法向她描述我的感覺吧。

「是....好事嗎?」她有些遲疑地說,很怕我是遇上了什麼壞事。

「算是吧。」

「那怎麼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還以為是壞事呢。」

「宇辰...」

「嗯?」

「妳有過想一直跟一個人待在一起的時候嗎?」我只能這樣簡單的描述自己心裡的感覺,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她摸著下巴思考著,腳步也停了下來。

沉默的時間越久我感覺我的心就跳得越大力,她嚴肅的神情簡直就像是要給我什麼勁爆的回答一樣。

「季穎。」她終於開口,稍為偏著頭對我說:「妳喜歡上誰了嗎?」

還不到晴天霹靂,但也夠讓我震驚了。我整個人都懵了,宇辰見我很驚嚇的樣子趕緊說:「我只是猜測而已,因為我只有對家人和女朋友有過這種感覺,所以才....」

「噢....」我點點頭,原來是這個樣子啊。

宇辰又看了我一眼,發現我不再像剛才那樣鬱悶後才又繼續採買需要的食材,而我依然静靜跟她在身旁。

我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我會有想依賴宇辰的念頭....

肯定是因為我把她當成家人了,一定是的!

想到這裡我又開朗的笑出來,宇辰聽見我的笑聲困惑地看著我,我只是笑了笑,挽上她的手跟她一起討論章魚燒的事情。





說是派對,其實也只有我和宇辰,以及晴奈他們三個而已。多虧了他們幾個的玩咖個性,氣氛可以說是非常熱鬧,在我調麵糊的同時我一直可以聽見晴奈和宇辰她們在調侃夏伯威,氣得他不斷吼叫出來。

我喜歡這樣歡樂的生活。

我們圍在方形大木桌前,每個人手上都拿了一個長竹籤,在我把麵糊倒進模型後他們各自加入自己喜歡的料,我先是做了幾個基本款的,加了高麗菜和章魚塊。

結果最後的翻面是一場大悲劇,除了我之外其他人的章魚燒都有點走樣,不是凹了一角就是變成橢圓形的。

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晴奈弄出了一個世界奇觀,夏伯威睜大了雙眼對著她喊:「妳也真夠厲害的,弄了一個雙凹圓盤狀出來,妳以為妳紅血球啊!?」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有天賦。」晴奈甩了甩頭髮,「我這麼完美這麼有天分的人大概是神送給世人的禮物吧。」

「是災難。」小雪說。

「是地獄。」宇辰說。

「是浩劫。」夏伯威說。

「你們通通閉嘴!忌妒我就說,我又不會笑你們!」晴奈爆叫出來,那三人聽她說完更是露出嫌棄的表情。她湊到我身邊磨蹭我的臉頰,「還是小穎最好了。」

「啊!!妳不要玷汙我們家小穎!!」小雪像是看見髒東西似的尖叫著,「宇辰!該妳上了!拯救小穎吧!」然後把宇辰推了過來。

「诶?」宇辰被推得一臉莫名奇妙,回頭看見小雪和夏伯威都對她露出期待的眼神,於是拉住了我另一隻手,把我往她的方向拉了一點。「這樣可以嗎?」

「啐!讓姊姊教妳!」晴奈不屑地甩了宇辰一眼,接著像個無尾熊似的黏上我的身體,還抬起右腳勾在我的腰上。「嗯嘛!」

臉頰猝不及防地被親了一口,我張大了嘴和眼睛,不敢置信地笑出來。

晴奈這是醉了吧?明明沒有喝酒,表現出來的卻是酒鬼會有的舉動呢。

宇辰看起來很為難,用眼神對著小雪和夏伯威發出求救信號,身體也慢慢地往旁邊挪開,打算就這麼離開這個戰場。

「不能輸給她!親上去啊!!」小雪指著宇辰吼,還當場用雙手夾著夏伯威的臉頰做了示範。當然只是做了個假動作而已,沒有真的親上去。

什麼啊!這些人也真是的!

「好啦你們別玩了,快來幫忙做章魚燒吧!」我扭了扭讓晴奈從我身上離開,揮著手中的竹籤要他們繼續這場派對。

我們傾身專注在自己的章魚燒上,而我在起身打算拿高麗菜絲時不小心和宇辰對上了雙眼,看見她對著我笑了一下,用唇語說著:

「謝謝妳。」

是在謝謝我替她解圍吧!我也用唇語跟她說了不客氣。

在這個相視而笑的時刻,胸口又暖了起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