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青春-81

森璟 | 2022-07-05 10:35:42 | 巴幣 206 | 人氣 78

連載中青春(連載)
資料夾簡介
我想我最幸運的 是在這樣的青春遇見了妳。

◎柯永樂

事態緊急,我跟隊長也顧不了太多的選擇破壞更衣室的鐵門,好在這裡的設備本來就已經很破舊,我們沒有折騰太久就把門打開了,破門而入的瞬間看到真的是陳依涵把蒨葳關在這裡後我瞬間的怒火可以說是燒光了我所有的理智。

我不敢相信這輩子居然真的能夠遇到這樣荒謬至極的人渣,甚至到了現在她都還有臉對著我們嘻皮笑臉的。

陳依涵回頭對著臉頰莫名紅腫的蒨葳哼笑一聲說:「你很有種嘛,來之前還找了人啊?」

「王八蛋!」我壓抑不住自己的衝上前直接一拳打在陳依涵臉上,在陳依涵倒地時澄恩很迅速的把蒨葳帶到更衣室外,現在沒了需要顧慮的人,我就不用再對陳依涵有所保留了。

「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王思琪有什麼把柄握在我手上?」陳依涵不甘示弱的回敬我臉頰。我忍下一瞬的暈眩,上前和她扭打起來。

我使出全身的力量將她壓倒在地,對著她的臉舉手直接一拳,「她這麼喜歡你......」然後再一拳,「以為你是真心對她好......」再一拳,「你不珍惜她就算了,居然還做出這種垃圾事來傷害她和蒨葳,你是不是人啊你!?」我瘋了似的將她壓制在地上打,她嘴角滲出的血沾滿了我的拳頭,指節的疼痛漸漸變成一種麻痺的感受。

在她被鼻血嗆得在地上猛咳時我緩緩起身,看著在地上掙扎的她,我腦袋中的想法開始變得極端。

這個人渣,真的有活著的必要嗎?

「好了永樂,別打了。」隊長走到我身邊,似乎看出我的想法,抓住了我的右手說:「你朋友已經沒事了,她現在這樣也造成不了什麼傷害,我們走吧。」

「還沒完呢......」我喃喃說著,對陳依涵的恨意淹沒了我所有的想法。我擺脫了隊長的手,拿了旁邊的鐵椅準備往陳依涵身上砸時隊長又抓住了鐵椅阻止我,和我僵持不下。

「夠了!你再打下去真的會出事的!」隊長大喊著。

心玥也衝進來從後抱住我的腰,吼著:「我知道你很討厭她,可是你不能這樣!」

「走開!」我使力拉扯了鐵椅,鐵椅從隊長手中脫離後我轉而將椅子摔在一邊,然後推開了心玥,我聽見心玥哀嚎了一聲,但我沒有理會的抬腳狠狠踹了陳依涵的肚子。「像這樣的人以後還不知道會毀掉多少人的人生,我要讓她知道這世界不是她可以為所欲為的!!」

「咳咳......」陳依涵痛苦地抱著肚子,眼裡都是血絲,有些恐懼的看著我說:「你這個瘋子!」

這次換澄恩進來從後架住了我的雙臂,用盡全力想把我拉離陳依涵,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一直阻攔我,大家不是都討厭她嗎?難道我這樣做不對嗎?

這種噁心的爛人憑什麼可以逍遙快活?就因為她家有錢、有勢?

「永樂!」思琪大喊著我的名字,她跑了過來緊緊抱著我的脖子,「可以了,真的可以了......不要把你自己也賠進去。」

她的力道之大,我甚至連轉動脖子都有困難,而她就這樣一直抱著我,不讓我再繼續有任何舉動。

她從來沒有這樣抱過我,而第一次的擁抱卻是在這種情況下。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悲,當我發現周遭的人都用恐慌的眼神看我時,我才驚覺原來我真的錯得離譜。

我差點......差點就真的要殺人了。

而我也確實想殺了陳依涵。

我往後退了幾步,感覺到我漸漸在恢復理智後澄恩也慢慢地鬆開了我,只有思琪還在我懷裡哭著,我輕拍她的背,她才稍微鬆了點力道的拉開距離看著我。

我輕輕拉開她抱著我的手,蹲下撿起地上陳依涵的手機和鐵鎚,用鐵鎚把她的手機砸到支離破碎後我用鐵鎚指著陳依涵問:「還有備份嗎?」

也許是感覺到我語氣中還有殘存的殺意,陳依涵艱難地喘了幾口氣說:「沒有了......」

丟了手中的鐵槌,我一句話也沒說的拖著沉重的步伐往外走去,走到外頭後靠著牆面脫力的坐了下來。

原本還橘紅色的天空漸漸要轉黑了,我低頭看了自己紅腫的右手,陳依涵的血跡乾涸在上頭,我忽然有種快要不認識自己的感覺。

也許某方面來說我跟陳依涵一樣......

一樣都是怪物。







隔天我跟陳依涵的事還是鬧到學校那邊去了,除了破壞了學校的公物外學校還有各種處分我根本沒心思聽進去,身為律師的大哥代替出差工作的爸爸來到學校,陳依涵的父母也被找到學校來了,聽說陳依涵的爸爸還是下飛機沒多久一接到通知就趕來了。

所有的來龍去脈只有會議室裡的校長、訓導主任,以及我們兩人的家人知道而已,當陳依涵的爸爸聽見我們是因為陳依涵偷拍了思琪的影片才起爭執,他沉默了很久,隨後轉身打了陳依涵一巴掌,陳媽媽尖叫出來,趕緊伸手扶住陳依涵虛弱搖晃的身子。

「廢物!整天就只知道丟我的臉,你還會幹嘛!?」陳爸爸怒不可遏的瞪著陳依涵。

「你的女兒都被打成這樣了!你不幫她就算了為什麼要還打她!?」陳媽媽痛心疾首的大喊著。

「你看看你把女兒寵成什麼鬼樣子?之前鬧的事還不夠,今天又給我搞出一模一樣的鬧劇出來,噁不噁心!?」

「陳先生......我想有些事也許你們還是留在自己家裡說吧。」校長也有些為難的說。

「陳先生,你女兒的醫藥費我們會全數負責,至於你女兒的偷拍行為也算是犯罪-」大哥準備跟陳爸爸談條件,說到一半陳爸爸就舉手制止了他。

「不用你來提醒我。」他說完,雙眼充滿厭惡的看了陳依涵一眼後又轉回來說:「我不能因為這種破事上法院,我們不會告你妹妹,我女兒幹出的事你們也不准外傳,我們私下和解吧。」

「你到底有沒有良心啊!?還要跟對方和解?」陳媽媽不敢置信的說。

「你給我閉嘴!回去後我還要跟你算帳,看看你們母女倆都給我搞出什麼事!兩個廢物!」陳爸爸氣憤地說完就拉了拉西裝外套,告訴校長他之後還會連絡他後就邁步離開會議室。

最後校方要我們該賠償的賠償、該處分的處分,沒有鬧到法院去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大哥離開學校前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勉強擠出了一個微笑說:「都沒事了,你也別想太多。」

「對不起。」我自責的低下頭說。

「我們年輕時都有過很失控的時候,但這樣的事不可以再有下次了。」他稍微嚴肅一點的說,我知道他也是為了我好,「大哥也知道你是為了替朋友出氣才會一時無法控制自己,可是我們有責任教導你不讓你走上歪路,你自己也要知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暴力解決,你還是得學習用更成熟的方式來看待眼前的困難。」

「我知道了。」

「嗯,我們回家吧。」大哥摟過我的肩膀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