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第二章

MIT | 2021-10-22 23:52:20 | 巴幣 4 | 人氣 44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嗯…好溫暖。
周圍被溫熱的液體包裹著,明明很奇怪卻令人感到安心。
我在迷糊中將手伸向前方,觸感上有些奇妙,像是臟器一般柔軟且溫暖,但卻又有些不同。
眼前包裹住我的物體開始龜裂,周圍的液體向前方的裂縫湧出,我也順著水流向前方飄去。
伸手將裂縫掰開,變成人能夠出去的大小後,我向前踏了一步,但不知為何卻無法使上力,只能狼狽地摔落下去,雙手扶地才勉強地把身體給撐住。
我向背後看去,剛才將我包裹住的物體是一個蛹狀的肉色物體,上面佈滿了如同血管般的經絡,且像是有著呼吸一般,蛹體不斷的上下起伏。
這個應該就是魔王所說的王之母巢了吧,雖然外觀看起來不怎麼樣,不過裡面待起來是真的舒服。
「吾王,恭迎您的到來。」
我向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那是一名有著銀髮褐膚的女性,並且其有著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雖說低頭且單膝下跪,卻依舊能感受到其凜冽的氣質,給人一種女強人的固有印象,而頭頂的犄角及尾巴則是彰顯其魔族的身分。
「呃…嗯…總之你能先轉過去嗎?」
因為才剛從王之母巢中誕生,身體雖然長成但卻沒有衣物,對,現在我是一副赤身裸體的狀態。
「是。」
好在她並沒有多問便立即轉身,這也讓我多少鬆了口氣,假如她並沒轉過去而是盯著我看…想都不敢想…
我緩緩地站了起來,並利用魔王的權能創造了一身衣物,不知道是魔王的特性還是什麼原因,衣服主體呈現紅黑色調,且還附帶了一件披風,原本預想中應該只會是一件簡便的衣物而已啊…
「你可以轉過來了。」
「是。」
「你是什麼人?」
「屬下為輔佐魔王之人。」
「那主要是負責輔佐什麼?」
「魔王大人的一切,飲食、衣著、文書、統領、行程、車馬等。」
「嗯,好,那前任魔王是由誰輔佐?」
「由屬下的父親負責,屬下家族世代負責輔佐魔王陛下。」
「那你對我忠誠嗎?」
「這是必然。」
「那我對你的命令你會全數照做嗎?」
「是,如若您想,不管是身體、貞操亦或是性命,一切皆如您所願。」
對於我的提問她沒有任何的猶豫,全數的疑問皆對答如流,並且話語中亦吐露著她所懷藏的決心。
「那我現在下我的第一個命令,聽好了。」
「是。」
「【殺了我。】」
在我這麼說後,她先是停頓了數秒,接著拔出了匕首,往自己的心臟刺下。
「什…!」
她發出了驚訝的聲音,因為我在她將匕首刺入她的心臟之前便用手掌將比首給停了下來,匕首逕直的從我的手掌中穿過,而我則是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大人,您這是…」
「我問你,為何自殺?」
我無視了她的提問,直白的對她提出疑問,而對於我的疑問,她首次顯現出了猶豫。
「……屬下不可違抗大人的命令,亦不可對您兵刃相向,想要達成您的命令是不可能的,於是…」
「你選擇自殺,既然無法達成,那便只能以死謝罪,以示忠誠,對吧?」
「…是的。」
因為心思及盤算都被我看透了,所以她的表情顯得有些動搖。
「不過既然屬下傷害了您的玉體,這只能以死謝罪了…」
「你以為我是為什麼才要你這麼做的?」
我把話語的聲量放大,聲音在大廳中迴盪,像是審問一般折磨著她的心靈。
「…屬下不敢妄自猜測。」
「我這是為了要測試你的忠誠心,因為對於之後的計畫我需要忠誠的下屬…而且剛到這裡,我並不熟悉此處,稍微有些神經質了,抱歉。」
我對自己的失禮感到抱歉,於是便稍微低頭後道歉,而她則是顯得十分慌張的樣子,
「不、不敢,屬下惶恐!對、對了!您的傷口!請交由屬下處理!」
她因為慌張而結巴,像是要找尋其他話題似的說要處理我的傷口。
「你說這個?小傷罷了,不必在意。」
我這麼說著便舉起右手,接著將刺穿手掌的匕首給拔出。
在匕首拔出後,手掌中的空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如初,這便是魔族特有的高速回復,而魔王更是在此之上的超速回復,想起之前曾因為這個特性而吃盡了苦頭啊…
「對了,現在是天靈歷幾年?」
「現在是天靈歷一零一九年,大人。」
也就是說我死後才過了一年而已啊,明明感覺將像是過了起碼三年以上的時間。
「那勇者呢?」
「在與先魔王大人爭鬥中殞命。」
「那也只死了一個吧?另一個呢?」
「嗯?您是什麼意思?根據線人的情報來看,勇者皆以殞命。」
所以說露米爾在那之後也死了?不,怎麼想都不對,雖然說稍微比我弱了些,但也是被稱為勇者存在,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被殺死,更何況還是在魔王死後才發生…太詭異了…
「…喂,你叫什麼名子?」
「屬下名為莉露蜜絲。」
莉露蜜絲嗎,直接叫莉露好了,這樣比較方便。
「莉露,我問你,魔王不在的這段期間是由誰來統管這裡的?」
「由屬下為魔王代理,並與王下七魔將進行內政。」
王下七魔將?原來他們還管內政啊,之前還以為只是單純的將領而已,不過之前和露米爾把他們全打了一頓,不會被記恨吧?…話說我現在長什麼樣子來著?
「好,那暫時由你們繼續代理,在這段期間我有些事情要調查。」
「恕屬下斗膽提案,還望交由吾等替您效勞。」
「你想要替我調查?」
「是。」
「……不行,這件事情只能我自己來,你替我把這裡治理好,並等待我歸來,這對我而言便是最大的幫助。」
雖然交給他們應該能稍微查到一點事,不過最後還是要由我來解決,那還不如一開始就直接讓我來就好。
「…是,不過還望您先與各魔將會面。」
「…嗯,除了你以外還有人知道我的到來嗎?」
「除屬下以外並無二人。」
「那就不要和魔將會面了。」
「恕屬下斗膽提問,為何?」
「如果在和魔將會面時我到來的消息傳出去的話,那離開時會出現何種聲音,想必你也清楚。」
如果我的存在被人知道的話,那之後離開時必然會有反對的聲浪,又或是對我的不信任,這會導致之後事情處理完後這裡無法處理,我想盡量避免這種狀況,必竟是答應伊什米拉的事,我不想違約。
「…是,恕屬下愚昧。」
「莉露,替我準備金幣十枚,銀幣三十枚,銅幣一百枚,魔王領地圖、王國地圖、世界地圖以及羅盤各一份,還有,今天在這裡並沒有發生任何事,魔王依舊沒有歸來。」
「是,有需要為您準備馬匹嗎?」
「不用。」
我自己跑得比馬快多了,騎馬只是比較不會浪費體力而已,沒有必要。
「是。」
她並沒有多問,只是照著我的吩咐離開了房間,這種時候有一個對自己絕對忠誠的人就是好啊,很多事情都不用自己操煩。
過了約莫五分鐘,莉露她快步地走了回來,手上拿著一個小袋子以及一個背包。
「大人,請。」
她這麼說後畢恭畢敬的將手中的袋子及背包舉了起來並交給了我,我伸手將其拿起,並簡單的檢查了內容物。
「嗯,謝謝。」
「不會。」
我將袋子放入背包之中,並將背包側背在身邊。
「我處理完後立刻就回來,再見了。」
「是,祝您昌隆。」
在道完謝後我立刻就離開了王之母巢,並離開這裡,準備前往王國找尋露米爾。
我照著地圖往王國的方向一路狂奔,沿途景色於身旁呼嘯而過,不過我並沒有閒暇可駐足於此欣賞此等美景。
就這麼一路不分晝夜地狂奔了幾夜,總算是到達了邊境。
「呼,又回來了嗎,這裡。」
眼前映入的是熟悉的景色,是從小生活的小村落,和當年離開時並沒有不同,依舊是那個和平到顯得有些無趣的地方。
我利用魔王的權能製造了一個面具,方法和製作衣服時差不多,而面具看起來也跟衣服一樣,主體是紅黑的色系,看起來就和衣服是一個套裝一樣。
「不好意思,請問露米爾閣下在嗎?」
我在進到村子後,像以前住在隔壁的阿姨問了這個問題,雖然有想過身分可能會被認出來,不過在他們的認知中我早就死了,所以應該不會暴露吧。
「你說露米爾嗎?那小子在去年跟凱恩一起和魔王同歸於盡了,你找他要做什麼?」
「這樣啊…我很遺憾…」
露米爾他真的死了嗎?不,既然在他們的認知是和魔王同歸於盡的話,那麼想成是有人想要隱瞞而特意散布這種消息的可能性比較高。
「回答我!為什麼你要找他!」
她的聲音有些不受控制,像是被勾起了不願回想起的往事一般,眼角泛著悲傷的淚光。
「陛下早就已經在王城中舉辦過了他們兩人的葬禮!舉國上下沒有人不知道他們兩人光榮的犧牲了…但是…為什麼啊…為什麼要死的是他們兩個啊…」
我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或許是因為我們整個村子間彼此的感情就形同家族般,又或是因為曾經她十分的照顧我們,看到她這麼悲傷,我於心不忍。
「抱歉…抱歉…抱歉…」
我不斷地重述著我的歉意,對於讓她感到如此悲傷的罪惡感纏繞在我的心頭。
「抱歉,讓你看到我的糗態了。」
「不會。」
過了五分多鐘,阿姨她的情緒恢復了平靜,我也放開了她的身體,不再緊抱她。
「話說回來你的聲音和給人的感覺都跟凱恩他很像呢…」
「嗯…對了,為什麼外頭現在只有你一個人?」
發現話題往不妙的地方偏了過去,於是我趕忙的問了另一個問題。
「現在大夥們都還在做農活和狩獵呢,不過也快到飯點了,不介意的話一起來吃點吧。」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理性告訴我應該立刻離開去找尋有關露米爾的線索,但感性卻使得我答應了啊姨的邀約,沒辦法,我一直很想念這裡。
「呦!米蒂!這小夥子是誰啊?」
「從外地來的旅人啦!」
「哦!那你要好好招待人家啊!」
「用不著你說啦!米羅!」
一如既往的有活力啊…明明沒有在吵架但講話的音量卻像是要打架一樣…
「啊!來吧來吧,雖然是些粗茶淡飯還請多多擔待。」
「哦,不會。」
我被她帶進了她的家中,以前爸他不在時就常常跑過來串門蹭飯,都已經熟的和我家差不多了…畢竟爸要打獵,媽身體又常常生病…
「…歡迎回來。」
「嘿,我還來啦,莉莉恩。」
……媽,我忍著這麼叫出口的衝動,為什麼媽她會在這裡?爸呢?這些問題在我的心頭上環繞,但我卻不能說出口。
「對了,莉莉恩,這是剛從村外來的旅人,我先去煮飯,你好好休息吧。」
「…不好意思,打擾了。」
我這麼說完後默默的坐在了她的對面,這種時候特別慶幸自己有面具,畢竟現在的長相和之前的幾乎沒有區別,基本就只有頭髮變白和長了兩根犄角而已。
「旅人先生,麻煩過來一點。」
「…嗯。」
雖然對於她要做什麼沒有頭緒,不過我還是老老實實地靠了過去,可能這就是媽媽的命令吧,即便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是會照做。
在我靠了過去後,刷的一聲,我的面具被拍飛了。
「…果然…凱恩!」
她這麼說完後往我的身上抱了過來,同時她的淚水浸濕了我的肩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