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七十六章

MIT | 2022-06-20 01:41:02 | 巴幣 4 | 人氣 52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基本每周固定更新,偶爾拖稿。

異界轉生
第七十六章:抵達宿舍
          十天的馬車旅途過去,我們抵達了學識之都──墨堤斯。
                         前來的路上一路平安…雖然想這麼說,不過可能是最近不怎麼太平,來的路上遭遇了幾次劫匪打劫和魔物襲擊。
                    雖說他們並不強悍,收拾起來也不怎麼費事,但路途中因為這種事被迫停下來也挺煩人的。
               「迦納大人,前面就是墨堤斯了。」
               「和大哥他說的一樣啊。」
                           堅實的壁壘環繞著都市,時間所留下的斑駁痕跡附著在這之上,滿佈兇惡可怖的爪痕,不難想像這壁壘以何等的信念守護此處,歷經千百餘年仍舊屹立不倒。
                 透明的薄膜壟罩整座城市,薄如蟬翼,卻堅如磐石,遠古所流傳下來的魔法結界拒絕著惡意侵襲,與壁壘一同守護城內的居民。
        「令人肅然起敬的莊嚴。」
         口中如此呢喃,不同於聖堂的聖潔莊重,這是一種滿佈滄桑,經歷無數戰事的老戰士所令人產生的敬意。
        馬車駛入城市,眼前看似雜亂的街道令人瞠目結舌,各類風格的建築與居住者混雜其中,壁壘上斑駁歲月所侵蝕的痕跡宛如和裡面無關一樣。
        車夫是在此處駛過無數次的人,自然對這混亂的街道相當熟悉,經過九曲十八彎後,我們到達了學生宿舍。
          這間宿舍共有兩百間房間,每間房又足夠讓四個人過得相當舒適,可想而知它的佔地相當誇張,而與這間宿舍同等大小的還有三棟。
         這間宿舍的配色是以藍色與白色為主的地中海風格,而房型則是一絲不苟、規矩方正的樣式,與周圍街道那混雜的亂象呈現鮮明對比。
       「迦納大人,我們到了。」
        車夫從前面的駕駛座跳下來,替我們把車門打開後這麼和我們說。
      「嗯,路上不怎麼太平,也是辛苦你了。」
        聽我這麼說,車夫搖了搖頭,瞇上眼露出溫和的笑容。
     「不會,反而是麻煩您替我處理那些兇惡的魔物了。」
        語氣中有些歉意,也有著純粹的敬意。
     「您當時的戰鬥方式令我印象相當深刻,僅憑氣魄就能令野獸魔物感到畏懼,連我這長年與魔物周旋的人都自愧不如。」
          “他在說你比魔物還可怕欸。”
          “有像你這樣曲解別人話的人嗎?”
          “余又不是人。”
          “也是,你確實各種層面上來說都和人這個物種沾不上邊。”
          我繼續維持著和車夫的對話,同時在腦海中和鬼神講著一些沒意義的屁話。
          「行李我來拿就可以了。」
          我牽著阿卡露伊走下馬車,和車夫這麼說了一聲。
          「那我替您將行李取下後就先離開了,希望我們有緣能再見面。」
          大大小小的各式行李被取了下來,雖然用魔法就沒有行李的問題,但會遭人懷疑,也就作罷了。
          行李全部取下,車夫對我脫帽致意後駕著馬車消失在了街道的盡頭。
          我讓阿卡露伊拿著一部分的行李,畢竟名義上她還是我的僕人,就算我很寵她,但她該做的事也還是要做,況且不讓她拿她也會生氣。
          進了宿舍,櫃台站著一位身材相當健碩的大哥,臉上有一道很長的疤痕,讓他看起來像是混黑社會的。
          「你好,我是來辦入住手續的。」
          「哦!那你的名子呢?有沒有申請什麼?」
          聽到我是來辦入住手續的,他從櫃檯下迅速地掏出了手續以及登記所需要的文件,動作相當的熟練。
          「名子是迦納.阿爾特留斯,我旁邊這位是阿卡露伊.阿芙蘿拉,是我的家僕,有事先申請過和我住在一起了。」
          我簡短的把他所需要的資料給說了出來,他聽了後雖然手上工作並沒有停下,不過倒是明顯的挑起了眉毛,看起來有什麼在意的事。
          「阿爾特留斯啊,你是那位大英雄的兒子囉?」
          「沒錯,雖然家父從未自詡為英雄。」
          「哎呀,和傳聞說的一樣果真是一位謙虛的英雄啊。」
          他並不是在嘲諷,他的語氣中並不帶有惡意,臉上也笑笑的。
          「好了,這樣就處理完了!」
          他將桌上的那些文件疊起後拿在手中,往桌上敲了兩下讓紙張對齊,接著收到了櫃子下方的空間。
          「我是這個宿舍的管理員,叫馬利諾,你也可以叫我宿管大哥。」
          他滿臉笑容地伸出了手,想以握手表示友好。
          「嗯,我問你個問題,學校這裡的貴族那麼多,你對他們也是這個態度嗎?」
          不管怎麼說,他對待貴族的態度也未免過於隨興,我是無所謂,但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
          「是啊!不過你不用替我擔心,只要我還在這裡,那他們也沒辦法動用貴族的權力。」
          「也對,好像是有這回事。」
          這所學校的主張是一視同仁,不管身分如何都要平等對待,但這也僅限在學校裡,一旦離開這所學校後還是會被身分所束縛,所以一般來說身分多少還是會有所影響,但對宿管大哥來說他根本不會離開學校,所以也就沒差了。
          「話說要我帶你逛逛宿舍嗎?」
          「不了。」
          之前簡章裡面就有,基本設施有哪些和在哪裡都記住了,並沒有必要再去看一次…還是和阿卡露伊去看看好了,她應該會有興趣。
          「這樣啊,真可惜,你的房間是三一二號房,這是鑰匙記得收好,如果弄丟了要來我這裡重新申請一把。」
          「好,謝謝。」
          伸手接過鑰匙,形狀看起來還挺正常的,就是用了些奇怪的配色,像是被隨手丟到了數個不同顏色的油漆桶一樣。
          「等一下!」
          在我收起鑰匙準備離開時,宿管大哥抓住我的肩膀對我大叫,聽著相當急迫。
          「怎麼了?」
          他剛剛叫的很大聲,現在耳邊還在嗡嗡叫,弄得我有些不爽,聲音也有些不悅。
          「提醒你一聲,那個女孩的耳朵最好還是藏起來,你也知道森精相當罕見,最好還是防範一下。」
          「…嗯,我知道──」
          阿卡露伊握著我的手腕,稍微使了一些力,能感覺到她有些不安。
          我用另一隻手輕輕地蓋在她的手上,想讓她多少放心一些。
          「──所以我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傷害她。」
          一如既往,我說出了守護的言語,這是我一直以來的行為邏輯──保護我重要的人。
        「哦~真帥啊,但你不是單純的在耍帥對吧?」
       「當然。」
                          沒有猶豫,也不需要猶豫,肯定的答覆在思考之前就已出口。
                       「那你就加油吧,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雖然可能沒什麼用,不過會盡我可能的幫你。」
                         他露出相當燦爛的笑容,對我比了一個讚,給人一種相當值得信任的大哥形象。
                     「宿管的工作並不包括這個吧?
                         他應該沒有理由幫我才對,就算熱心助人,這件事也顯得過於麻煩,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好處才對。
                     「確實,我會想幫你是因為你的父親對我有恩,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二十多年前…當時王都戰的參與者嗎?
                    「所以說是要報恩?
                    「可以這麼說,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會盡力幫助這間宿舍的學生,這是原則問題。」
                     「是哦。」
                       講實話我並不信任他,我完全不了解他,能對他抱有信任反而奇怪。
                      見我準備離開,他把頭湊了過來,在我耳邊小小聲地說,生怕被一旁的阿卡露伊聽到。
                   「雖然說這裡的隔音很不錯,但晚上辦事的時候記得小聲一點,如果辦完事感覺有點餓我也能準備一些消夜哦~
                     他笑笑得這麼和我揶揄,雖然也不難理解為什麼他會這麼認為,畢竟貴族就是會和自家女僕雲雨也不必感到意外的人物,但聽他欠揍的語氣我還是很想打人。
           「這就不用勞煩了,我和她也不是這種關係。」
           「真的假的?這麼一個美人胚子結果你和我說你和她清清白白毫無關係?需要我替你介紹那方面的醫生嗎?」
          雖然男人確實是一種通常都管不住下體的生物,但這不代表能管住就是陽痿欸。
          「不需要,我只是自制力比較強。」
          「…憋太久對身體也不好哦,我知道有幾間不錯的店,有需要嗎?」
          「不需要!」
          …這是該對剛認識的人提起的話題嗎?我又不是你的好兄弟。
          「好啦,好啦,這麼激動幹嘛。」
          我並沒有理會他,只是牽著阿卡露伊的手離開這個地方,再讓她待在這裡等一下就要被汙染了。
          「那個…請問您剛剛在和馬利諾先生說什麼呢?」
          在前往房間的途中,原本一直沉默不語的阿卡露伊小小聲地這麼向我詢問,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她的臉有些微微的泛紅。
          「剛剛啊…一些沒什麼營養的話,不用在意。」
          我馬虎敷衍的帶了過去,畢竟總不能直接和她說是饞她身子的話題吧。
          「這樣嗎?」
          她小小聲地說著,感覺仍有些疑惑和在意。
          「是啊。」
          我並不想讓她再往這個問題繼續深究,便肯定了她的回答。
          「騙人……是我的身體沒有魅力嗎?
          阿卡露伊在口中小聲呢喃了些什麼,雖然有注意到她說話,但聽不清楚。
          「你說什麼?」
          我向她詢問,但她沒有回答,只是搖搖頭表示不要在意,雖然我其實有些在意,但既然她不願意說那也就罷了。
          根據門牌號的位子,我們很快地就找到了房間的所在位置。
          打開房門,內部的空間如預想的那樣寬敞,不如說比預想的要更加寬敞。
          內部的空間與整座宿舍的風格相同,地中海風格的藍白配色讓人看著心情就相當舒服。
          房間內也有私人廚房、寬敞的衛浴設施以及讓人自由使用的數個小房間,配置相當周全。
          臥室共有兩間,一間放著比雙人床還要大型號的大床,另一間則是正常的單人床,主僕間的規格差距相當顯著。
          儲物間內放有備用的棉被及整頭數組,即便讓友人來房間裡過夜也不成問題。
          「阿卡露伊,你想用哪一個房間?」
          在房間內逛了一圈後,我這麼向阿卡露伊詢問,對我來說房間的大小和床的大小都不是什麼問題,反正都能睡,但我希望讓阿卡露伊盡量住的舒服一點,所以讓她自己選擇。
          「小間的那一間,就可以了。」
          「你可以貪心一點哦?」
          阿卡露伊太無欲無求了,所以我又這麼提醒她,而她也只是搖搖頭,表示這樣就可以了。
          「還是說,您希望我與您用同一間房間,與您同床共寢?」
          她右手輕輕摸著自己的耳朵,臉頰有著淡淡的紅霞,表情看著就很害羞,而這副嬌羞的模樣相當的惹人憐愛。
          「……真是的,怎麼連你都在開這種玩笑啦?」
          我搔著頭,嘴上貌似輕鬆,心裡卻有些煩悶,剛剛我竟然產生了答應好像也不錯的想法,我在幹什麼啊…
          「嗯、嗯…是啊,就只是玩笑話而已。」
          她的表情看著害羞,但又有些沮喪。
          「……」
          「……」
          我們彼此間並沒有再進行對話,只是無言地站在彼此身旁。
          「好啦,坐了這麼久的馬車你應該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東西我來整理就好。」
          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接著拍拍她的背,把她往房間的方向推去。
          「這怎麼能勞煩您,讓我來就好,您才應該去休息。」
          「我還不會累,你去休息。」
          我這麼說著後把她抱了起來,接著往她的房間走,不讓她有拒絕的餘地。
          「請、請您放我下來,我自己走就好!」
她用手摀著自己的臉,語氣有些顫抖,感覺很不好意思。
          我並沒有照她要求的那樣放她下來,而是繼續往她的房間走去,畢竟看她現在的反應也有些有趣。
          把她放到床上,她立刻就用棉被把自己給包了起來,不讓我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呵呵,好啦,好好休息。」
          我輕輕地拍了拍捲成了一團的棉被,接著離開房間去整理行李。
          “真想不到你竟然有這種嗜虐癖好。”
          “並沒有好嗎,亂講話。”
          接著整理行李的過程中鬼神一直和我講著些沒啥營養的屁話,這倒也讓我的心情多少輕鬆了些。
------------------------------------------------------------------------------------------------------------------------------------------
          嗯,好的,我又來更新啦!
          來補一些墨提斯的設定吧!
          墨堤斯總共有四個學院,與之對應的宿舍也有四個,每個學院的學生所住的宿舍都不一樣,也就是說迦納和他大哥修德並沒有住在同一個宿舍。
          宿舍內部由於房型的原因,總共又分了四棟,每棟各有五樓,每層樓有十個房間。
          男女分配房間的方式是男生住奇數棟,女生住偶數棟的方式。
          房號由三個數字組成,以迦納的三一二號房舉例,【三】代表的是棟號,也就是說是第三棟,【一】代表的是樓層,也就是說是住一樓,【二】代表的是房間順序,數字是由外到內逐漸增加的,所以要到迦納的房間,走到第三棟的一樓後,往裡面走的第二個房間就是。
          這個宿舍門禁時間是十點,但實際上由於馬利諾對於學生相當寬容的緣故,就算有人超過門禁才回到宿舍他也只會稍微唸個兩具而已,只要臉皮夠厚,那門禁其實等同於不存在。
          而且也並沒有明令禁止男女互進對方房間,雖然一般來說也不會這麼做,但總有些處於熱戀期的情侶或是單純精蟲上腦的人會把對方帶回房間。
          最後,由於校長本身就相當喜歡戀愛喜劇的緣故,墨提斯的戀愛風氣相當自由,秉持著只要有愛那身分也不是問題的原則,上至教師下至學生,情侶數量相當之多,兩個人進去五個人出來的例子也不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