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第七章

MIT | 2021-12-12 23:02:11 | 巴幣 2 | 人氣 81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我坐在酒吧中,手裡拿著酒杯,外頭不斷傳來喧譁聲。
距離計畫實施已經過了三周,一切都和斯普林德的預想一樣,在計畫實施後沒過幾天就變得一團混亂,一周後就發生了動亂,接著頻率變得越來越高,如今已然變成了一種長期抗爭的狀態了,周圍都瀰漫著緊繃的氣氛。
騎士團的騎士在街上巡邏,想要找出叛亂的民眾,但表情都很凝重,同時也十分的迷惘,他們都是為了守護人民才決定成為騎士的人,如今卻成了傷害人民的人,揮劍變得猶豫,下手變得遲疑,保護民眾的理念與服從王室的命令在心中不斷抗爭,每次動手都痛苦不已。
在抗爭開始後我每天都會去幫忙治療受傷的人,興許是為了撫平心中對他們的愧疚吧…
我曾和他們問過這麼做不會後悔嗎,但他們卻回答說:只要能幫上勇者大人,要他們做什麼都可以,即便只是些棉薄之力,我們也依舊想幫上忙…那怕只有一點點。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緊緊的握住了手,心中感受到絞痛,宛如在流血一般,作為勇者的使命感不斷折磨著我,但我卻不能停下來,只能心懷抱歉並繼續放任局勢的發展。
是啊…本來就知道情勢會變成這樣,這也是我想要出現的局勢,引發動亂好讓我更容易潛入巴別塔中救出露米爾,計劃就是這樣,是啊…我很清楚啊…
「…時機到了,該出發了。」
我將杯中的酒一口氣喝完,拿起手邊的劍後起身,於口中這麼喃喃自語。
「凱恩哥…你要走了?」
「是啊,話說你竟然會從地下室裡出來,斯普林德,真是難得啊。」
「畢竟你要出發了,出來給你送行…要回來哦。」
「…嗯,當然,我肯定會回來的,和露米爾一起。」
說完後我轉身離開了酒館,往巴別塔的所在地前進。
現在太陽高掛於青空之上,民眾與騎士團的對峙正處於最高峰的時期,也是巴別塔守備最鬆懈的時刻,因為巴別塔就位在王宮之中,守備亦和王宮同步,如今王宮守備因需要撥出人手去對抗暴亂群眾而變得鬆懈,自然也就更容易潛入巴別塔之中。
我飛速的在民房樓頂上穿梭,動亂產生的痕跡在街道上清晰可見,無數人的鮮血噴濺在各處。
過了一陣子,我從城牆邊的密道成功進到了王宮內部。
嗯…什麼都沒變呢,依舊是那副一樣的景象,我不由得在腦海中這麼感嘆著…雖然也只離開了一年而已,自然沒有什麼變化。
我繼續往內走,來到了地圖上所標住的地點。
嗯…記得在這裡會有機關…啊,找到了,把這個燭台往下拉後往西邊走四格地磚,接著往牆面敲兩下…哦~牆壁像是裂開一樣出現了入口。
進到了入口後們便關了起來,內部的光線僅留下通道周圍的微弱燈火。
我沿著通道一路迅速的向下,同時盡可能隱藏自己的氣息,謹慎的前行。
雖然從斯普林德那裡拿到了這裡的地圖,不過並沒有詳細的人員配置圖,也不確定有沒有機關,我的目標只有救出露米爾,所以如果能的話希望盡量不要被發現。
前進的同時我觀察著周圍的環境,講實話並不是什麼很令人舒心的環境,牆壁的配色幾乎都是一種黑曜石般的黑,上面佈滿了像是血管一樣的綠色螢光紋路,如同有著心跳般,不斷的乎明忽暗。
沿路的房間中有些散亂著寫上實驗數據的紙張,有些像是實驗場所擺滿了各種見都沒見過的儀器,有些則像是臥室或休息室的地方,但內部絲毫沒有生活氣息,床和椅子上都放滿了衣服及實驗數據。
除了剛下來時的那條通道以外,一路上的環境都還算明亮,想想也是,畢竟是要讓人生活同時也是做實驗的地方,燈光昏暗可不怎麼適合。
…雖然知道整個設施的地圖,不過不知道露米爾的所在位置,所以也只能挨個盤查,同時也要避開人的視線,所以搜索進度異常的緩慢。
經過了約三、四十分鐘左右總算是把第一層給找過一遍了,不過並沒有找到露米爾,巴別塔總共有十層,這樣算下來的話大概要花五個小時以上…比預想的要久了些,不過還能接受。
我往下一個樓層走去,和第一層幾乎是一樣的景色,並沒有什麼不同,同時露米爾也不在這層,接下來的幾個樓層都是如此。
不過從第五層開始便出現了不一樣的景色,那是如同農場般的一個樓層,裡面飼育著各種牲畜以及種植著各類果菜,天花板有人工製造的光源照著,因為這個原因這層比起其他樓層要來的明亮,也更讓人感到舒適。
農場中並沒有任何的人,取而代之的是無數哥雷姆在照料動物及蔬果,看來是透過哥雷姆來生產糧食以供那些研究人員食用,也難怪他們幾乎不用離開這裡。
又繼續往下走了幾層,都是類似的景色,直到第九層。
要形容第九層的話那便是詭異,剛從樓梯離開便看到無數土人偶被整齊劃一的擺在其中,臉上表情毫無生機可言,就像是所謂的坯模一般。
往內走更有無數與巴別塔這個研究組織格格不入的武具,常見的長劍、長槍、小圓盾這種就不多說了,反曲刀、鐮型劍、雙頭槍之類的奇怪東西更是數不勝數,這裡根本就是武器庫吧?
如果那些土人偶裝備了這些武器,那起碼多了數百甚至數千人的戰力…嗯,還沒問題。
走到了九層通往十層的樓梯口後,我感受到了一股熱浪襲來,這也讓我確信了露米爾就在下面,於是我在身體周圍裹上了寒氣後便往下層走去。
走下樓梯,眼前遠處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大小大約直徑兩三米左右,不大,但其所蘊含的熱量甚至遠在數百公尺外的我都能感受到。
為了因應火焰所產生的極高溫而將整層樓的建材全都換為了最抗熱的材質,但依舊難以抵禦其所蘊含的熱量而融化變形。
這是露米爾的魔法【渡火者】,是一種封印型的魔法,會在被封印者的周圍產生極高的高溫,火焰會吞噬一切想要解除封印的人,而被封印者則會在其中保持類似於時間停止的狀態,維持著被封印之前的狀態,而解除的方法則是觸碰到魔法的核心後往其中注入魔力。
「哇…」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魔法,之前也只是聽他形容過這個魔法的樣貌,不過實際看到後還是難免發出了驚嘆。
「【寒霜凍鎧】」
刺骨的寒冰貼附於肌膚上並逐漸擴張,形成了一套鎧甲般的保護層,鎧甲不斷因周圍的熱氣而融化,而我則是不斷注入魔力使寒冰生長出來。
我將身上的東西留在原地後邁步向內走去,而熱浪也隨之襲來,雖然有著冰鎧保護,但依舊能感受到炙熱的氣息。
起初還算輕鬆,但越靠近溫度便越高,火焰隔著冰鎧依舊灼燒著身軀,呼吸也因炙焰而灼傷肺部,雖然有著魔王特有的超恢復,但疼痛並沒有減緩的效果。
越靠近露米爾越是感到舉步維艱,手腳越來越不聽大腦的使喚,稍不留神便會全身癱軟下來,感覺身上的冰鎧重量愈發沉重,像是要將我壓垮一般。
「呵…到底誰才是他媽的渡火者啊…」
我冷笑了一聲後呢喃著心中的想法,試著緩解身體的苦痛。
好不容易走到了火焰的旁邊,我將手伸進火焰之中試著尋找核心,深入的瞬間,一股滋滋聲傳來,接著是一股燒焦的焦臭味,深入火中的部分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知覺了,更別說是疼痛,但還露在外頭的部分依舊感到疼痛萬分。
「呃啊……」
痛苦使的我的口中發出低沉的呻吟聲,冷汗從全身流出,但又因周圍的熱量而瞬間沸騰蒸發。
在火焰中摸索了片刻,觸碰到了核心,我對著其中注入魔力,周圍的火焰便像是碎裂般的逐漸瓦解,露米爾也隨著火焰的消逝而從中出現。
我緩緩地走向了他的身旁,蹲伏了下來,用完好的那隻手確認他的狀況,嗯…沒有問題,呼吸正常脈搏也正常。
接著我看向了伸入火中的那隻手,已經只剩下骨骼的部分勉強還能成形,肉體的部分全數化為焦泥並依附在了同樣化為焦碳的骨骼上。
我將化作焦碳的部分扯了下來,並等待手臂依靠自身的恢復力重新生長出來。
「喂!給我起來!」
我用力啪地一聲,往他的臉上打了下去,而他也隨著衝擊往外飛了好幾米遠。
「啊…痛,你叫人的方式也還是老樣子啊…你怎麼了?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他撫摸著臉後爬了起來,像是懷念像是抱怨似的說了一句,隨後注意到了我的傷勢後便開始關心我。
「你這傢伙好意思問啊,還不是你的【渡火者】弄得。」
「欸?奇怪了…難道是當時注入魔力時用的太多了嗎?」
「鬼知道,反正是把你弄出來了。」
我表示出無奈的表情,而他則是不斷的向我道歉。
「好啦!這不重要啦!我有很多事情要問你,你最好給我老實回答。」
「嗯,當然。」
他很認真的回應了我的話,語氣和表情都不是想敷衍了事的樣子,不過依他的個性本來就不覺得會發生這種事。
「好,那首先…」
但在我正準備要開始問的時候便出現了警報一樣的聲音,接著發出了毫無生機的播報音。
『警告!警告!勇者露米爾所發出之火焰已消失!判斷其已出逃!請非戰鬥人員立即離開本設施!重複!請非戰鬥人員立即離開本設施!』
在警報結束後便發出了轟隆轟隆的聲響,我心中產生了不好的預感,便把【落霜】拔了出來,同時擺出了應戰的姿勢。
「喂,這給你。」
我說著便把【薪炎】丟給露米爾,他拿到後像是十分懷念的稍為撫摸了幾下,但也隨即進入備戰狀態。
「謝了。」
「謝啥,保持警戒。」
「我知道。」
我在前方喚出無數冰之牆作為阻擋,而露米爾則是喚出無數炎槍在身邊,隨時準備射出。
我們全神貫注地保持警戒,緊盯得通往本層的入口。
接著轟隆聲的主人出現了,是樓上那無數的土人偶,手上拿著那些武器,毫無生氣神情呆滯的到了本層,接著停了下來。
它們的最前方站著一個男人,他全身散發著一股威壓,那是遠超上位龍種的極致威壓,難以想像那是一個人類散發出來的。
「感謝你,年輕的魔王,對於你將勇者露米爾喚醒一事吾感到由衷的感謝。」
「…你是誰?」
「年輕的魔王啊,吾乃此世最初之勇者,乃是向天發起反抗之人,亦是仍舊苟活於世的應死之人。」
「初…代?」
我口中不可置信地重複呢喃了一遍,畢竟,他可是在數千年前就應該已經死亡的人物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