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第四章

MIT | 2021-11-07 23:14:26 | 巴幣 2 | 人氣 45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宴會開始了,周圍的大人們舉著酒杯慶祝著,小孩們則是舉著食物跑著玩著,四周搖曳著照明的燈火,場面歡快萬分。
我看著這光景,默默地啜飲了一口手中的啤酒,嗯…果然不管過了多久都無法習慣這股味道,雖說不討厭但也稱不上喜歡。
「怎麼了?宴會的主角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
「沒什麼…媽,你的身體還好嗎?」
媽的身體向來不好,下午在房子裡雖然光線昏暗,不過依舊能看出來她臉色慘白。
「嗯~原本是不怎麼好,不過看到你回來後感覺身體都輕盈了不少,我甚至認為現在能久違的跳支舞呢~」
「沒事就好,嗯,沒事就好…」
臉色上怎麼看都不像是沒事,不過既然說沒事,那肯定是不想讓我擔心吧…
「怎麼了?是不是有時麼想說的?」
「…嗯,其實我打算明天就離開去王都了。」
聽到我這麼說後媽的臉隨即沉了下來,不過馬上就回復了她那一如既往的表情。
「你去王都要做什麼?」
「…就像我剛剛說的,我相信露米爾沒死,這不僅僅是相信而已,因為當初我死時他還沒死,他雖然說比我弱但也是被冠以勇者之名的人,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死,而且王族似乎是說他死在了魔王戰中,但魔王死時他的損傷可不大啊,所以我覺得王都很可疑,也正因如此,我會去王都調查。」
當時和魔王的戰鬥中我們的損傷都不大,現在想想,感覺它根本就沒出全力,就像是刻意放水,讓我們殺了它一樣…它到底在盤算些什麼…
「這樣啊…既然你這麼認為那你就去吧,對了,記得替我給你爸捎封信,我等一下給你。」
我回了聲【嗯】後低頭喝了口啤酒,啤酒特有的苦味在口中擴散,當我還尚在品嘗這其中的味道時,一個粗魯的衝擊從我背上傳了過來,我不由得皺起眉頭往衝擊到來的方向瞪了過去。
「搞什麼啊?盧卡斯。」
「啊,抱歉抱歉,太久沒見面都忘了你不喜歡這樣了」
眼前的這名男子長相俊俏,有一頭給人清爽印象的棕色短髮,琥珀色的眼瞳總是給人充滿精神的感覺。
這人以前小時候常常欺負露米爾,雖然長大後個性成熟了不少,也有和露米爾表示過歉意,現在他們的關係還不錯,不過我還是不怎麼喜歡他。
「…所以呢?找我有什麼事?」
「你還是老樣子啊,對我態度總是特別差呢~」
他語氣輕鬆地這麼說,像是他本就猜到了會這樣。
「…哦,所以有什麼事?」
「沒什麼,只是你難得回來了,找你聊聊而已。」
「我不覺得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聊的。」
我語氣厭煩的這麼打槍他,像是要趕他走一樣,手擺出了揮趕的手勢。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不願意和我說話就算了,不過我還是要祝你回來。」
他這麼說後舉起了手中的酒杯,眼神催促著我和他乾杯。
「…唉,行吧。」
我嘆了口氣後舉起了手中的酒杯,木杯與木杯間的碰撞,發出了沉悶的碰撞聲。
默默的把酒給喝完後,他像是滿意似的背對我舉起了右手,接著慢慢地走進了人群之中。
「…真是的,到底是來幹嘛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討厭他啊。」
「…即便露米爾已經原諒他過去的行為,但我依舊無法諒解。」
「時間會沖刷掉一切,情感啊傷痛啊,一切都會消失,你遲早會諒解他的。」
「…也許吧。」
就客觀上來說那傢伙現在也算是一個好好青年了,年幼時的混帳氣質在成長的過程中被消磨殆盡,如果往後依舊保持著這副好好青年的模樣,那我對他的態度也遲早會軟化的吧。
我晃了晃酒杯,裡面已經沒有酒了,想了想後我起身站起,到了木桶旁將其中的酒給裝進了杯中。
金黃的液體散發著其特有的芳香,將其中至近乎滿溢後啜飲了一口,避免在移動過程將其潑灑出來。
回到原先坐的位子後,發現媽好像是累了,有點微微的度咕,像是快要睡著了似的。
我笑了笑,將她扶起後帶回了房子裡,安置在了臥室後再次走了出來,外頭洋溢著熱鬧的氛圍。
原先是準備回到剛剛的座位坐著喝點酒,不過我注意到了一個黑影,一個不屬於這個村子中的黑影。
我立刻就追了上去,但黑影早已離開,只留下了他曾經待過的氣息。
總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這加劇了我明天立刻就啟程的想法…宴會還是會繼續下去,不能放鬆警惕。
回到了位子上,周圍的人唱歌跳舞,檯上用樂器給大家伴奏,我繼續默默地喝著酒,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切。
宴會一直持續到了午夜才結束,有的醉倒有的累趴,剩下保持清醒的人一邊閒聊著一邊收拾善後,我也加入其中一同幫忙。
回到屋中,米蒂阿姨把我領到了一間空房,像是客房一樣的小房間,除了床外幾乎沒有放任何東西。
「抱歉啊,只有這間能用了,稍微將就點吧。」
「嗯,沒關係的。」
「有什麼需要的嗎?」
「不用了,我明天就會離開了。」
我這麼說後米蒂阿姨露出了一副不捨的表情,語氣也變得像是挽留一般。
「你還不急吧?在這裡多留幾天比較好吧?」
「我想要盡快把事情處理完,弄完後我很快就會回來了。」
「嗯…好吧,記得要回來欸,要是再消失我可饒不了你。」
「是,是。」
「好啦,晚安。」
「嗯,晚安。」
說完後米蒂阿姨提著燈離開了房間,四周沒有了吵雜的聲音,只剩下我一個人。
房間內的採光還算不錯,月光從窗戶照到了床上,四周雖說昏暗但也略為可見。
我坐到了床上,疲倦感便襲向了大腦,畢竟也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會累是理所當然的,就算變成魔族後耐力有所提升,不過也不是無限的。
躺上床後闔上了雙眼,很快的我便沉入了夢鄉之中。
再次睜眼,已是次日清晨。
朝陽從窗中射入了室內,整個房間變得明亮萬分,也因為朝陽直接照射在了臉上,我立刻就清醒了過來。
從廚房中傳來了微弱的金屬碰撞聲,應該是米蒂阿姨在做早餐吧。
「早安。」
「早啊,去稍微洗個臉吧,早餐等一下就做好了。」
「哦。」
我照著米蒂阿姨說的往廁所的方向走了過去,不過在離開前聽到米蒂阿姨說【對了,順便幫我把莉莉恩給叫起來!】。
我默默地記下後便去洗臉了,洗完臉後走過媽的房間,敲了兩下門,聽到媽有些倦怠的回答聲後便回到了客廳。
「來,給你,你喜歡吃這個對吧。」
「嗯,謝謝。」
米蒂阿姨做的只是些普通的煎蛋和肉排而已,上面也只加了些鹽巴和黑胡椒,不過因為我喜歡,所以還是很快地就吃完了。
「還是老樣子啊,不對,好像又變得更快了。」
「還好吧。」
在旅途中也不是每次都有充足的時間吃東西,很多時候都是吃到一半就被襲擊了,所以吃飯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你都吃完了,莉莉恩那傢伙怎麼還沒來啊?」
「我有叫過媽了哦。」
「我知道,不過也太久了吧,我去叫她。」
米蒂阿姨說著便走了進去,接著就是聽到她那如同龍吼般的叫喊聲,正常來說聽到這種音量,就算不想要也得醒了吧。
「嗯…一大早就叫這麼大聲誰受的了啊…」
媽一副頭痛的樣子扶著頭走了出來,米蒂阿姨則是一臉受不了的用手輕輕地扶著她出來。
「好啦好啦,先吃早餐,吃了早餐才有力氣。」
她說完後便把早餐塞到了媽的眼前,媽頓了頓,接著舉起了餐具開始吃起了餐點。
媽吃飯動作向來慢條斯理且高貴優雅,如果換一件好一點的服裝那看起來就像是貴族大人一樣,實在難以想像出農村會出現像媽這樣的人。
米蒂阿姨也在一旁吃著早餐,不過動作明顯粗魯了許多,尤其是和媽對比了以後又更加的明顯了,不過她似乎不怎麼在意,甚至在滿嘴食物的情況下向我攀談了起來。
就這麼過了一小段時間,她們都吃完了,我也站起身來準備向他們道別。
「好了,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等一下。」
「嗯?怎麼了?」
我一瞬間覺得媽是要勸我不要離開,不過看到她的表情後我就知道了不是這樣,大概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吧。
「我去拿個東西給你。」
說完她就離開進到了裡面的房間,接著就是聽到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以及旁邊米蒂阿姨的嘆息聲,等一下整理大概是她要負責的吧…
不久後一股金屬摩擦著地面的聲音夾雜著媽厚重的喘息聲靠近了我們。
媽手上拖著的是一把細長的劍以及一柄長槍。
細劍整體色調為如同玄冰的淡藍色,上頭刻著像是符文般的字體,劍身散發著一股幽寒的氣息,像是稍微靠近就會凍傷一般,是一把如同冰之劍般的武具。
長槍則是相反,呈現著如烈焰般的赤紅,槍頭有著彷彿會將人灼傷的熱度在,是一把能稱之為炎之槍的武具,和劍相同,槍頭上刻有符文般的字體。
冰之劍是我的愛用武具,名子叫【落霜】,炎之槍則是露米爾的愛用武具,名子叫【薪炎】,沒想到兩把竟然都被收到了這裡啊…
「你去的路上會很危險,那怎麼能沒帶自己的武器呢。」
「嗯,謝謝,不過下次先和我說一聲,我去拿就行,畢竟,這有點危險。」
我語重心長地這麼和媽說,不過媽似乎並不是很在意,明明她也知道這種東西很危險的…
「應該也不會有下次了吧,你很珍惜自己重要的武具,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落下自己的武具,明明連用斷的廢劍都會收起來留著的。」
「…畢竟發生了點意外嘛…好啦,我要出發了,再見。」
「嗯,再見,路上小心。」
「再見啊!要記得回來啊!凱恩!」
我一邊揮手向她們道別,一邊拿起行囊往村外走去,接著,就是要去王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