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四十九章

MIT | 2021-09-20 00:25:02 | 巴幣 2 | 人氣 52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四十九章:諾奈姆的軀體()
在聽完鬼神的說明後,發現處理的方式並不複雜,意外的簡單。
首先把曼德拉草切碎,然後把血絆花的汁液榨取出來,接著把這兩種材料和我的血混合在一起後加熱就可以了。
在聽完後我馬上開始處理起了材料,雖然諾奈姆他們很困惑和訝異我的行動,不過我並不予以理會,並且在處理的途中繼續向鬼神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等一下材料處理完後就是刻魔術迴路了,不過這一個部分要怎麼和你解釋呢…”
“不好去解釋嗎?”
“也不能完全這麼說,因為魔術迴路有分兩個部分,一個是作為通道的【線】,另一個則是賦予明確定義的【點】,【線】的部分只要刻出紋路就夠了,基本沒有什麼強制性的條件,照著她犄角上的紋路來刻也行,雖然有某些的紋樣在某些條件下效果會更好,不過這些先不說,問題是【點】的部分。”
“怎麼說?”
“因為【點】的部分會用到一個東西,【魔術語言】,這個東西你如果沒有先去學過那是用不出來的,因為學這東西就像是學一個新語言和文字一樣。”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估計沒什麼問題。”
畢竟是語言類的東西,那既然如此依靠加護估計就能搞定了,這種時候就再次體認的了這種不用去學,就能明白一個完全沒聽過的語言是件多方便的事了。
“為什麼?你有學過?”
“不,是加護的效果。”
鬼神一頭霧水的這麼問我,我則是一副理所當然的這麼回答她。
“…真方便啊。”
“對啊。”
就是因為這種方便性所以才一開始就和希羅索求這種加護嘛。
“那你就刻上這些,嗅覺的部分就【賦予.氣味解析.迴路接發處】,味覺的話就【賦予.味道解析.迴路接發處】,體感則是【賦予.外界感知.迴路覆蓋處】,如果只是要感官這樣基本就沒問題了,痛覺的話不需要吧?”
“痛覺的部分大概不需要,因為沒人喜歡疼痛嘛…不過你說的那些是什麼意思?那些賦予、迴路啥的。”
疼痛這種東西雖然說可以去忍受,但沒什麼人會喜歡刻意去製造疼痛…有特殊癖好的人除外…
“那些的話是魔術語言的運作方式,雖然也能用來當作語言來使用,不過要發揮效用則是要使用一定格式,我用的是【效果類型.實際效果.觸發區域】這樣的概念,以嗅覺的部分舉例,那就是【在迴路接發的部分給予解析氣味的能力】,雖然實際意思有點區別但基本就這個意思。”
“你說格式…也就說有其他種囉?”
“有是有,不過現在用這種就夠了。”
嗯…能達到結果基本就行,剩下的等之後再問也不遲。
“那刻的道具有限制嗎?”
“沒有,說是刻但其實說是畫更加準確,只要能夠讓魔術塗料在上面準確的繪出紋路基本就行,不過在畫的同時也要在塗料中注入魔力,所以其實也很考驗刻繪者的魔力量,但對你來說絕對沒有問題,雖然說沒有到必要,不過繪製時通常還是會刮些凹痕,讓紋路能保持得更久。”
“那魔術語言繪寫的位置呢?”
“嗯…一般來說是直接刻寫在目標位置,因為比較方便,不過考量到那孩子是個女孩子…還是在後背這種比較隱蔽一點的位置吧。”
嗯,這樣我大概理解要怎麼做了,我這麼想著把諾奈姆叫了過來,接著把她身上的布料給取走,一個凹凸有致的身形在我的眼前顯現,如此光景出現在我眼前卻沒有讓內心產生波瀾…不,應該說雖然靈魂感到動搖,但身體卻完全不為所動,靈魂年齡和肉體年齡的這種差異感覺起來還挺詭異的。
諾奈姆雖然困惑,不過考慮到我剛剛的行動所以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攤了攤手像是表示你隨意的感覺,像是了解了我現在懶的和他們解釋一樣。
因為手邊沒有繪筆,所以我用手指沾了塗料後開始進行繪製,在手指觸碰的瞬間,一種如同在觸摸少女肌膚的觸感反饋到了指尖,原來靈魂的自適應不只是外觀這麼簡單啊,這種感嘆的想法浮現在了腦海中,絲毫沒有害羞或是興奮的情感,如果是成人或是青年的身體那可能理性就要潰堤了,在這種時候未發育完全的孩童軀體就方便了不少,雖然總覺得有種虧了的感覺。
我就保持著這種奇特的感覺繪製完了諾奈姆的全身,她不知道是因為好奇還是無事可做的原因,她一直盯著我看,眼神中有種好奇和困惑的感覺在。
嗯…雖然我是一個小孩,不過被別人一直摸著身體卻沒什麼反應…是因為缺乏之前記憶的緣故所以沒什麼羞恥心嗎?
總之是把魔術迴路給畫完了,整體的圖樣是照著她犄角紋路的感覺來繪製,所以圖樣並非是筆直而有力度,而是蜷曲帶點詭魅的感覺,讓鬼人族的神祕感和非人感增加了不少。
背部的紋路相比手足這種地方要來的複雜且細緻了不少,與之相對的正面則是基本沒有什麼繪製,雖然有想過要不要在下腹部刻個心型什麼的…不過感覺刻了會很不妙所以馬上打消了這種惡作劇的想法。
在我停止了繪製後我把魔力的運輸給停了下來,原先呈現血紅色的塗料瞬間就消失了,宛如我並未在上面繪製一般,我再次向著塗料注入魔力,血紅色的紋路清晰的顯現在了她的身軀之上,該說不愧是魔術塗料嗎,只在有魔力的時候才會顯現的樣子。
接著就是魔術語言的部分了,我在腦內想像了平時所用的文字,接著想像了魔術語言,腦中原先的文字開始轉換,變化成了一種從未見過的形狀,但我卻能清晰的明瞭其代表的意義,之前雖然有被動的理解其他的語言,不過主動去嘗試還是第一次,總覺得有種被改變了常識的感覺。
嗯…雖然感覺很微妙,不過還是先別管了,總之先把魔術迴路的部分弄好再說。
在寫上了之後再用塗料把對應的【線】給連接了起來,接著原先鮮紅的色彩轉換為了一種藍綠色的亮眼色調,接著閃爍了起來,就像是要宣示魔術迴路的完成一般,接著顏色逐漸淡去消失,就和剛剛一樣。
「嗯…這樣應該是用完了…」
「…雖然我剛..剛什麼都沒..沒有說,不過我..我還是希望..你能解釋一下。」
諾奈姆用一個疑惑的眼神看著我,言語中斷斷續續的,而且有點結巴…為什麼呢?
「嗯,我當然會解釋,不過你先說說看你身上是什麼感覺吧?」
畢竟是自己第一次是的東西,理所當然的不確定有沒有做好,所以比起解釋我更想先知道是什麼情況。
「…在你弄完之..後我不知道為..為什麼感覺到了冷的..的感覺…不如說好冷啊!」
啊…她說話都在顫抖了啊…都忘了有給她賦予感受冷熱的能力了…
我立刻就把布料還給她,她幾乎是用搶的方式從我這裡把布料給拿了回去,不過布料太薄了,她的身體還是不斷地顫抖,所以我把剛剛用剩的布料給拿了出來,她把布料全包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蜷曲在地上,就像是蟲蛹一樣,讓我覺得有點好笑。
我在她身邊又多添加了幾個火薪來讓她感覺暖和些,效果十分的顯著,她站了起來不過布料還是全部都包覆在身上,因為包的量很大,所以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褐色的雪球一樣,看起來挺喜感的。
「好了,能解釋了吧…還有你剛剛是不是偷偷在笑我?」
「沒,沒有。」
我這麼說完後她一臉狐疑的看著我,然後蹲了下來從地上抓了一把雪捏成雪球,然後往後面那兩團從剛剛開始笑聲就沒停過的靈魂上丟,不過因為沒有實體所以雪球穿了過去,看到這個狀況後諾奈姆不爽的嘖了一聲。
「…能聽我解釋了嗎?」
「嗯,你說吧。」
她臉轉了過來後一臉燦笑的看著我,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總之還是先和她解釋了,不過把鬼神的部分都先跳過不說,不管怎麼說鬼神這個存在還不能讓他們知道,不管怎麼說也不是十分熟識的對象,實在沒有辦法保證他們一定可信,總要有點保留才行。
「嗯…這樣啊,話說我現在的身體是土人偶對吧?」
「對啊,沒錯。」
突然間問這個是怎麼了?是不滿意這副身體嗎?如果是這樣她早該抗議了才對,嗯……
「也就是說我身上目前的魔力是你在提供的吧?」
她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一樣把手扶在了下顎下方,然後像是要確認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一樣的詢問我。
「嗯,沒錯。」
「那之後要怎麼辦?總不能一直讓你提供魔力吧?」
……確實啊,我怎麼就沒想過這個問題啊…
我一邊懊惱著咒罵自己的愚蠢,一邊緊急的向鬼神求助。
“要用魔石哦,都能掏出曼德拉草和血絆草了,這個你應該也能掏出來吧?”
總覺得她是在調侃我…不,她就是在調侃我,雖然我也沒什麼關係啦…
“…嗯,確實可以。”
之前殺死魔獸時掉的魔石我放在【道具箱】裡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時候用上啊,原本都打算當成紀念品了。
“還真的有啊…既然有就簡單了,你把魔石拿出來在裡面注入魔力,然後用魔術塗料寫上【吸收、給予.魔力聚集、魔力供給.迴路覆蓋處】這樣就行了。”
“那魔石要怎麼用?”
“要怎麼用?看你要直接塞進她身體裡還是鑲在背上都行,聽說在裡面注入某種魔力的話好像還能塑形?不過詳細的我也不知道,畢竟也只是聽說的。”
某種魔力?總之先試試看再說吧,總之先換成火魔力試試。
我往魔石內注入了火魔力,接著魔石開始變得通紅,然後逐漸變得像是金屬加熱後一樣融掉,我試著把融化的液體給塑形成一種像是項鍊一樣的形狀。
塑形完成後我停止了火魔力的輸送,轉而換成了冰魔力將其冷卻。
如同我預想的一樣,原先滾燙的魔石瞬間就冷卻了下來,變成了一種像是紫水晶項鍊一樣的東西,不過整個都是水晶…總覺得戴起來會很硬,還是重弄一下好了。
接著我又重新塑形了一次,這次弄了一個戒指,這樣就不會有剛剛的那種問題了,不過對一個女性送戒指總覺得…算了,先這樣吧,有什麼問題之後在說好了。
因為睡眠不足以及身體上的疲倦讓思考變得有些渾沌,以至於我沒有發現送戒指所代表的意義…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我在戒指上用和剛剛一樣的方式刻上了魔術迴路,不過因為是戒指這種小東西,所以我用土魔法做了一根類似小針的東西來刻製,雖然並不像手指那麼好用,不過也還在能夠接受的範圍。
用好了之後我就把戒指交給了諾奈姆,接著簡單的告知了她這個東西的作用,在我把戒指給她的時候她很認真地聽我解釋,不過那兩個傢伙則是發出了驚呼聲,接著在旁邊默默地討論著些什麼,但我在那時只是覺得很吵而已。
因為想睡覺所以我準備告知他們我要離開的事情,不過被鬼神說了諾奈姆現在有了身體,所以不能像以前一樣在荒野上遊蕩,我才發現好像是這樣沒有錯。
不過也不能把她帶回旅館…對了,直接帶到小屋不就行了!反正就只是個小據點而已,讓他們暫時住在那裡也沒什麼問題。
我立刻就詢問了他們的意願,他們也很爽快的就答應了,答應的速度快到我都懷疑他們是不是猜到我會帶他們去什麼地方一樣。
總之我立刻就和他們傳送到了小屋裡,看到熟悉的景象後總覺得有些的懷念,明明才過了幾個禮拜而已…不過馬上就要離開了啊…
我在叮囑了他們住在這裡的注意事項後就和他們道別離開了,在走前有和他們說明天我還會過來,畢竟還有兩個人嘛,他們兩個也一起弄一副身體好了,不過魔石…明天再處理吧。
在我離開前好像聽到那兩個傢伙在和諾奈姆灌輸了些什麼事情,不過因為睏意所以也沒有特別去在意。
在回到了旅館後稍微洗漱後就馬上躺上床,並憑藉著倦意光速進入了夢鄉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