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終章

MIT | 2022-01-02 23:51:49 | 巴幣 2 | 人氣 110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眼間距離【王城之戰】也過了數年的時間。
我回到魔王城履行魔王的義務,也就是治理魔族,而露米爾則是成了人族的王。
露米爾他會成為國王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先王在之前【王城之戰】時被波及而亡,以此為契機,他便被民眾給拱上去做國王了,畢竟在民眾間勇者的人氣早已高過王室,自然也就不會放過這個讓自己偶像成為統帥自己的人的機會。
雖然是被民眾拱上去的,不過露米爾也確實有那個能力做好他的工作,王都的復新在短短的數個月內便基本完成,而接連幾項政策上的改革也讓底下的民眾能不必再負擔原本高額且多餘的稅金,簡單來說就是把政策改成讓貴族難以貪汙的類型,即便貴族有不滿想要造反,也沒有辦法找到比勇者更強的人。
至於伊什米菈的話則是賴在露米爾那了,我也有問過它既然復活了那要不要回來統御魔族,不過它對此完全沒有興趣,不如說覺得很麻煩,巴不得把所有事情都丟給我解決。
在露米爾當上國王後我們便簽署了【人魔和平條約】,畢竟初代勇者也希望我們替他守護好這個世界,和平條約也算是一個手段吧,這樣魔族與人族之間就不能再互相殘殺了,雖然不知道實際效果會是如何…畢竟數千年的時間所累積下來的仇恨也不是說停止就能停止的…
但即便沒有辦法立刻消除種族之間的嫌隙,也還是希望彼此之間能夠越來越和平,想必那也是初代勇者───但丁他所期望的景象吧。
【人魔和平條約】頒布後理所當然會產生反彈,不管是人類那邊還是魔族這邊都是一樣的,畢竟主戰派和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在哪都有。
魔族要處理起來還相對簡單,畢竟魔族的種群特性不知道該說是單純還是該說耿直,基本只要拿出實力來就會乖乖聽話,所以在我親自出手了幾次後就安分了下來。
反倒是人類那邊比較麻煩,畢竟人性這東西本來就是一個非常麻煩的東西,表面上裝做順從,背地裡想盡各種陰險手段的傢伙也大有人在,即便是在民眾間人氣極高的露米爾做王也還是會出現反對的意見,所以他為了處理這些問題總是忙得半死。
我在條約簽完後便把伊露莉給接到了魔王城來住,並娶她為妻,表面上的理由是用【增進兩族彼此之間的感情並消除彼此間的隔閡】這個理由,不過實際上她本來就是我女朋友,所以從根本上就沒有什麼問題,順代一提,伊什米菈也是用差不多的理由賴在露米爾那的,露米爾當時雖然苦笑了幾聲但倒也沒有不滿,看起來其實還挺高興的。
美中不足的就是不能把爸媽他們接來魔王城住,畢竟明面上並沒有什麼理由可以用,不過還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找些理由會回去一趟。
「哎…你又把工作丟給莉露蜜絲了。」
「有什麼關係啊,反正我要處理的都已經弄完了,剩下的都只是些簡單的東西而已,莉露她能處理的來的,好耶,贏了!」
「欸!怎麼可能啦!」
露米爾他坐在書桌前,焦頭爛額的處理公文,而我則是坐在一旁的沙發,和伊什米菈打牌。
他的書桌有些許的雜亂,但也還保留著最低限度的整潔,房間也很樸素,至少不像是個一國之王該有的房間,當初把房間弄成這樣時貌似也被臣子給抗議過,不過既然露米爾堅持那他們也沒什麼辦法,所以也就這樣了。
「你是不是作弊啊!?」
「才沒有,是你打得太爛了,在想什麼全寫在臉上。」
我整理桌上的牌,輕描淡寫地這麼說著,順帶一題她現在表情一副不能接受的樣子,正在生著悶氣,不過把牌交給她時她還是很老實地接了下來。
順帶一提她現在穿著一身很漂亮的淡粉色長裙,雖然胸前一馬平川但還是充滿了女人的妖嬈韻味,話說我之前一直都以為她的性別是中性,之前和她提這件事時被爆打了一頓…
貌似是因為不需要做魔王了,所以也不必特意裝起那副威嚴的模樣,現在的舉動比起之前那種樣子要來的親切了許多,感覺更像是個女孩子了。
「欸,露米爾,要不要我給你幫把手啊?」
「…不必了。」
他這麼說後將手張開,用手指按壓了幾下自己的太陽穴,試圖讓自己打起精神來,口裡不斷吐露著不耐煩的嘆息聲。
「那要不要出去走走?散散心整理思緒,順便讓自己精神點。」
「嗯…也行吧。」
他思考了片刻後便答應了我的提議,隨即動手整理起了桌上的文書,我也將桌上的牌收了起來。
「你要來嗎?」
「好啊。」
我把牌放好後轉頭問向伊什米菈,她也很爽快的答應了我,答應之爽快讓我不得不懷疑她早就猜到了我會提議。
「好了,你打算去哪?」
他把文書整理好後走了過來,接著牽起了伊什米菈的手,動作之自然讓我差點就沒有察覺到。
「嗯~等下再說,跟著我走就行了。」
「也行吧。」
對話結束我們便走了出去,王城重建過後的走廊雖然嶄新,卻少了一些豪奢感,有些過於簡樸,這貌似也是露米爾的決定,該說是農民的本性已經刻進骨子裡的原因嗎,總之露米爾他並不喜歡特別豪奢的環境,順帶一題我覺得完全無所謂,不管是奢侈還是簡樸對我來說都一樣。
走廊上只有少少的幾個女傭在清掃,見到我們出來也都恭敬的行了標準的禮,雖然表情很平淡,但眼中仍舊散發出了對我們無限崇拜的焰火,雖然已經看了很多次了,還是會感到平靜不下來。
「對了,伊露莉她最近過得怎樣?」
「很好啊,不過她最近偶爾會抱怨我都不怎麼陪她,可是我平時都和她待在一起啊?嗯…我下次是不是應該把她一起帶過來?」
我們在走廊上繼續閒話家常了起來,畢竟也不是什麼重大機密的事,所以也沒有特別壓低聲音或特意隱藏,不過一旁女傭那豎起耳朵認真偷聽的模樣還是讓人不禁想嘆口氣。
「千萬別,你跑起來的速度普通人可承受不了。」
「也是,對了,還是說你們之後過來玩?伊露莉也說了想要見見伊什米菈。」
「好啊!露米,我們之後過去玩吧!」
「沒辦法啊…現在局勢還沒穩定下來,沒有辦法抽出空去玩。」
「姆姆奴…」
「好啦,別生氣啦,等局勢穩定下來我們再一起去玩,好嗎?」
「姆…你之前也是這麼和吾說的。」
「哈哈…」
露米爾好聲好氣的安撫著伊什米菈,發出了賠罪般的笑聲,以前從來想像不到啊,他現在竟然會變得這麼寵她…
「欸,露米爾。」
「怎麼?」
「村里大伙們都很希望你回去哦,就算不能來我這裡至少也回去露個臉吧。」
「…嗯,我會找時間回去看看他們的。」
「那你會帶吾去嗎?露米?」
「當然。」
「好耶!」
在露米爾答應她後,她發出了超開心的歡呼聲,是因為被憋在王城裡太久了嗎?
「哈哈,你是不是虐待老婆啊?出個門這麼開心。」
我先是笑了兩聲後用調侃的語氣這麼和他說,臉上露出了看熱鬧的笑容。
「我沒有,不過也確實該多帶她出去玩才對…」
「就是嘛!就算工作再怎麼忙也該多帶吾出去玩才對嘛!」
她這麼說時順手往露米爾肩上捶了兩下,看起來像是情侶間的小打小鬧,不過聲音聽起來感覺意外的不妙。
「好好,我會啦。」
露米爾這麼說後把空著那隻手放到了伊什米菈的頭上,接著輕輕地撫摸了起來,兩人還彼此相握的手似是又握的更緊了。
「……從以前就覺得你們關係一直都很好欸,老是在我的面前曬恩愛。」
「說曬恩愛你有資格說我們嗎?以前我單身的時候是誰整天炫耀自己的女朋友的?」
「這不一樣…好啦,其實差不多。」
露米爾他眼睛瞇了起來看著我,表情上寫滿了無語,因為覺得他這種眼神很刺眼所以我中途就改口了。
「對嘛,所以現在讓我秀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是~是~現在就讓你秀個爽,之後我把伊露莉帶來後就換我了。」
「呵呵,我等著~」
我們彼此臉上都掛滿了微笑,不過眼神倒像是在放電般,一場曬老婆比賽默默的開始了…不過實際上也不會怎樣就是了。
「哦,到了。」
「王城後庭院?你來這裡做什麼?」
走廊走到底後,我們從一個小門離開了室內,外頭的天空萬里無雲,清新的空氣隨著微風的吹拂來到我們的身邊,空氣中夾雜著庭院中所種植的花草,清幽的香氣撲鼻而來。
「來,這裡。」
我繼續往裡面走,用手招呼他們跟著我走。
「就是這裡了。」
「這個是…墓嗎?」
我們面前的中央靜靜地插著一把劍,而周圍的花圃則是繞著這把劍圍成了一個圓型區域,僅留下一個口子作為通道以供使用。
「對,我替初代勇者他所立的墓。」
因為沒有遺體,而且感覺用墓碑也沒什麼意義,於是我便將他生前所用的劍作為墓碑使用,標示著他曾經存在過的證明。
「你是什麼時候立的?」
「不久之前,也就上次來的那時候。」
「是嗎,我都沒注意到…」
「畢竟你很忙嘛。」
我這麼說後和他同時聳了聳肩,接著像是受不了似的嘆了口氣。
「他是一位可敬的人。」
「是啊。」
「即便所作所為稱不上是光彩,即便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犧牲之上,他也仍舊為了自己的理想奔赴了五千年。」
「現在的這副景象,他想必看到了也能安眠吧。」
「興許是吧,對了,給你看看這個。」
我說完後便把懷裡的信封交給了露米爾,他接下後便翻開來快速的閱讀了一遍,伊什米拉則是在他的身邊靜靜地跟著看了一遍。
「想必是曾經他很重要的人寫的吧。」
「對啊…」
他這麼說後便把信封還給了我,我伸手接下後頓了幾秒,接著便收了起來,但數秒後又再次拿了出來。
「借個火。」
「把我當打火機了嗎,不過也行吧。」
他這麼說後便在掌中生成了一顆不大的小火球,赤橘色的火焰在掌中燃燒,我則是將信封靠了過去,讓紙張的一角碰進了火焰之中。
「你在做什麼?」
「把這個燒給他,他應該也想看看這封信吧,更何況他已死的現在,這封信留存於此的意義也消失了。」
純白的信封被染成了焰色,火焰漸漸的變微弱,最後消失,僅留存黑色的餘燼在地面,不過風起了,餘燼也隨著風飄向了那未知的何處。
我單膝下跪,低下了頭,閉上雙眼,兩手合十,靜靜地為他禱告,替他獻上微薄的祝福。
睜開眼睛時,劍柄上不知何時站了一隻通體潔白的小鳥,然而唯獨背上有著一抹鮮紅的十字紋路,彷彿就像是背負著十字架般,而牠所發出的鳴聲也並非清脆悅耳,反而更像是哀嘆般的悲調。
片刻後,天穹上不知何處飛來了兩隻青色的小鳥,牠們繞著那著白鳥高聲鳴叫,像是想要向牠訴說著什麼般。
又過了須臾,兩隻青鳥也落在了劍柄上,分別站在了白鳥的左右兩側,並不斷用身體磨蹭著牠,似是想要表達某種感情。
青鳥飛了起來,白鳥猶豫片刻後也隨之飛起,牠們在空中一同翱翔,白鳥那悲歎般的鳴聲也變的嘹亮了起來。
牠們一同飛翔,消失在了蔚藍天空中的另外一側。
「……好了,我們回去吧。」
「嗯,也差不多該回去繼續處理工作了。」
我們站了起來,伸了伸因為太久沒動而有些僵硬的身體,接著往回走了進去。
不知道那三隻鳥將來會飛向何方,不過但願牠們不再發出那悲歎般的音調。
 
─────END
─────────────────────────────────────────────────────────────────
啊啊啊啊!完結啦!這是我第一個完結的作品,當初也沒想到會寫這麼多,原本預計會少很多...不過我預計的章數好像也沒有一次是對的...
算了,這不重要!總之是完結了!之後會不會再更新本作基本就隨緣了,也許哪天感覺到了就會寫個一兩章後日談也說不定。
希望各位看官喜歡本作,也很高興各位願意看到這裡,如果覺得本作有趣或有意思的話我會很開心的,也還望各位看官能看看我其他部作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