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第九章

MIT | 2021-12-26 23:24:33 | 巴幣 12 | 人氣 112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巨大的漆黑之劍從天穹揮下,龐大的質量所產生的壓迫感即便遠在天邊也清晰萬分,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若是落下,整片都市都將不復存在,而可怕的是其所造成的影響肯定不只王都被毀,整個國家會因為王都被毀而陷入混亂,更甚至這個國家可能因此而滅亡。
「你跟我開什麼玩笑啊!你他媽的瘋了是吧!?」
我憤怒地衝向初代勇者的身邊,迅速的將劍揮往他的脖頸,而他也舉起劍將我的攻擊擋了下來,兩把劍的激烈碰撞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聲,令人感覺頭皮發麻,但我並沒有閒功夫去管這些。
周圍的岩石及冰晶因為我們的碰撞,而以我們為圓心碎裂飛散,同時發出沉悶卻響亮的轟鳴聲。
「吾瘋了?哈哈哈,怎麼可能?吾清醒的很。」
「那你還用這種攻擊?你很清楚這種攻擊會把這裡給完全摧毀對吧,你很清楚這會把尚在撤離的民眾給全殺死對吧,你是忘了身為勇者的職責了嗎?」
他聽到我這麼說後用一隻手將臉給掩住,放聲大笑了起來,他身旁的風也隨起舞,將他的髮絲吹拂亂舞起來,樣貌如同發狂之人般。
「呵哈哈哈哈,職責?你說職責?吾從來都沒有忘記過身為勇者的職責!如若不是為了履行吾的職責,吾早就在五千年前選擇了死亡!怎可能苟活至今!」
他歇斯底里地大聲說出後將劍往外揮出,我則隨著這股力道後跳了出去,輕輕地落到了露米爾的身旁。
「切…不行啊,露米爾你能…不,沒辦法,你擋不住他的。」
「喂,就算是事實也不要說得這麼直白嘛,很傷人欸。」
「哦,抱歉啊。」
我隨口敷衍了後發動魔法,無數的冰槍從我的身旁產生,並飛速的射向空中,射向那巨大的劍之上。
雖然冰槍的數量密集如同激流般,卻依舊未能傷其分毫,揮下的速度也沒有減緩的趨勢,感覺完全就是無用工,但我仍舊不斷射出冰槍。
露米爾見我這麼做也和我做起了一樣的事,烈焰所組成的火炎之柱襲向空中的巨劍,與我的冰槍相依卻未有任何影響,然而仍未能阻擋巨劍的落下。
「……你們在做什麼?」
初代勇者在一旁冷眼看著我們的行為,略帶疑惑的這麼問道,語氣中不僅有疑惑,還有些許的不理解在其中。
「如你所見,在想辦法把那把劍給停下來啊。」
「沒有用的,你們是沒辦法把【天地湮滅之歸劍】給停下來的,那是弒殺神明之劍,憑你們凡人的力量什麼都做不到。」
「但即便如此也還是要做。」
「哪怕你們所做的行為毫無意義?」
「你現在說的話才叫毫無意義的廢話,煩死人了。」
因為心裡的煩躁而導致我的心情奇差無比,對初代勇者的回話也變得不像平時那般禮貌。
在我這麼說後身旁傳來了像是雜音般的滋滋聲響,同時傳來了像是玻璃碎裂的聲音,並從中發出了一個熟悉的中性聲音。
「呦,才這麼段時間沒見了,怎麼變得這麼狼狽?當初和吾戰鬥時的武勇到哪去了呢~」
「伊什米菈!?」
「米菈!」
我訝異地發出了確認的聲音,而露米爾的語氣聽起來則是很開心,像是和舊友重逢般,連名子都叫暱稱…話說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怎麼會在這裡?」
「嗯~這就說來話長啦,總之吾復活了,還是說吾來的不是時候?」
「不,你來的正好,你有沒有辦法把天上那把劍給破壞?」
「沒有辦法,吾的力量已經衰退,要破壞那種東西可做不到。」
「這樣啊…」
結果到頭來也還是一樣嗎…還是對目前的狀況毫無辦法嗎…
「不如說現在唯一一個有辦法破壞那東西的只有你了。」
「我?不是,我如果有辦法破壞那把劍我還問你做什麼?」
「你現在沒有辦法破壞那把劍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吾當初並沒有將魔王的權能全數交於你,不如說多數都還在吾這。」
「那你當初為什麼不全給我?」
「嘛,畢竟為了之後的事情,吾還需要權能辦點事。」
「…你到底幹了什麼?」
「小事而已,就只是點小事,好啦,吾先把權能給你。」
它這麼說後便將手貼上我的胸口,一股寒意從胸口擴散至全身,紅黑色的光芒被注入我的體內,與此同時一旁傳來了金屬敲擊的聲音。
「不會讓你們完成的。」
「你們繼續做你們的,嗚…這裡就交給我!」
周圍不斷傳來槍劍碰撞與鮮血灑落地面的聲音,心中感到萬分焦急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期望快點結束。
「好了!感覺怎麼樣?」
我並沒有回應伊什米菈,而是直接跳入初代勇者和露米爾之間,幫助露米爾對抗他。
明明是在同時應對兩個人,但初代勇者卻絲毫沒有落到下風的趨勢,反而與我們勢均力敵,真是恐怖的實力。
我奮力地將劍橫掃,雖然被擋了下來但也將他擊退了數米遠,我趁這個機會向伊什米菈喊話。
「伊什米菈,你還有戰鬥能力吧?」
「有是有,你想做什麼?」
「你和露米爾把初代勇者給擋住,我去解決那把劍。」
「真是的,才剛復活就這麼折騰人,行吧,吾就幫你這個忙吧,之後記得報答吾啊。」
它搔了搔頭後愉悅的答應了我的請求,接著迅速地走了過來。
「謝了,之後報酬你找露米爾領吧。」
「喂!」
我無視了露米爾的抗議聲,逕直的向後快速退離,而伊什米菈則是接替了我的位置,和露米爾一同對抗初代勇者。
我單膝跪地,將雙手貼向地面,聚集身上的魔力,同時開始吟唱。
「古老文明的創造者,遠古大地的統治者,呼吸颳起狂暴之風,邁步則震攝山林,在此以寒霜賦汝形體,以堅冰賦汝軀殼,吾於此處換汝出現,顯現吧,【冰霜之主.凍霜巨人】!」
腳下的大地開始發出劇烈的震動,接著倏的出現了兩隻以堅冰所鑄造而成的手,雙手撐地像是使勁想將身體拔出。
不到片刻,地面高高的隆起,幽藍色的堅冰所形成的巨人軀體便顯現了出來,它站了起來,而我站在了它的頭頂,直面著那與我近在咫尺的漆黑巨劍。
「唬吼啊啊啊啊!!!!」
腳下的巨人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嘯聲,空氣肉眼可見的化作了衝擊擴散開來,隨著這聲咆嘯,大地便隨之震撼。
「凍雙巨人,擋住那把劍!」
「唬吼啊啊啊!!!」
我下達了命令後,隨之而來的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接著巨人將手伸向了漆黑巨劍,以雙手將之緊握並使勁的抵擋。
巨人的手發出了嘎吱的不協調聲,同時也能聽見寒冰碎裂的破碎聲,無數冰屑從巨人的手上脫落並重重的砸向地面。
巨劍雖然並未完全停下,但揮下的速度亦有所減緩。
我緊盯著那柄巨劍,接著閉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劍。
「兩極相斥亦又相吸,光與暗其本為同源所生,有光明之時必有陰暗之影,有晦暗之處時亦必有曙光,萬物最終皆會回歸,回歸那黎明所降生之地,【拂曉黎明之劍】。」
我倏的睜開雙眼,將體內的魔王之力,以及受到魔王之力所催生,因而變為具體的勇者之力包裹於劍之上,接著奮力將其揮下。
光與暗所交織而成的光束隨著斬擊一並射出,兩種完全相反的極端,卻完美的互相貼符,那種景象如同畫一般美麗,美到令人忘卻呼吸,近乎快要窒息。
光束擊向漆黑的巨劍,發出了難以形容的詭異聲響,既刺耳卻又順耳,聒噪卻又靜謐,汙穢卻又神聖,各種完全相反的狀態都從中能有所體會。
「咕嗚嗚啊啊啊!!!」
射出光束的劍對我的手造成了相當強大的反作用力,手的虎口被壓到血流不止,身體各處的肌肉都在發出痛苦的哀嚎,體內的骨骼也發出了不協調的聲響,全身都像是快要散架了一樣。
表皮綻裂,血液沸騰,腳下所踩的冰被壓出了一個巨大的凹坑,裂痕以輻射狀擴散開來,感覺隨時都有可能崩毀。
「呵呵啊啊啊!!!」
終於,巨劍的劍身開始出現裂痕,裂痕迅速的擴散開來,眨眼間便擴散到了整柄劍,接著裂隙開始發出了幽紫色的光芒,發出了破碎的聲響。
黑與白所交織而成的光束貫穿了那柄巨劍,周圍的雲層也隨之破開,天空中的光芒重新普照於大地之上。
隨後變化作了幽紫色的粒子,靜靜的,幽幽的,逐漸淡化消失。
腳下的霜之巨人也像是完成了使命一般,隨之分崩瓦解。
我因失去了落腳之處而從高空墜落,風聲於耳邊呼嘯而過。
在空中調整好身體的勢態後,我墜落到了地面之上,炸裂的爆鳴聲環繞於此,衝擊所揚起的沙塵漫佈在空中,碎石與冰晶因過於強烈的衝擊而被炸飛,輻射狀的裂痕出現在了我所立足之地。
我看向前方,伊什米菈趴伏在了地上,而露米爾則是手中撐著槍的單膝跪地,兩人身上都已是傷痕累累,體力想必也已經到達了極限。
「呵…呵呵…你終於…搞定了啊…」
露米爾說完後便渾身癱軟的倒在了地上,長槍摔落至地面,發出了鏗鏘的金屬聲響。
「嗯,辛苦你了,接下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我舉起手中的劍,看向眼前那位傷痕累累,將身體撐扶在插於地上的劍,臉色茫然卻仍舊佇立於前方的勇者。
「……你成功了,年輕的魔王,你擊碎了那弒神的一擊。」
「是啊,怎麼樣?還要打嗎?」
「這是自然。」
言畢,他便舉起了插在地上的劍,充滿氣勢的向我揮來。
我也舉劍回應,金屬碰撞的鏗鏘聲響清晰可聞,雙方的攻勢都已然不如原先那般凌厲,移動亦不如原先那般迅捷,但彼此仍舊不斷揮劍。
現在比試的既不是技巧,亦不是力量,而是彼此之間的意念,信念不斷相互碰撞,發出那耀眼的火花。
經過了數十個回合的攻防後,初代勇者的劍被擊飛,胸膛被利劍所貫穿,坐倒在了一顆巨岩之下。
「咳…年輕的魔王,吾…錯了嗎?為了解放這輪迴,不惜咳…不惜苟活於世千年餘載,吾做錯了嗎?」
我蹲下身子,注視著那憂鬱的雙眼,誠懇地回答道。
「我不知道,也許你是對的也說不定,也許這個世界的一切本來就是錯的,而你正好就是那個能夠拯救我們所有人的那個人,但我仍舊不會為此感到後悔,說到底我本就不是為了大義而戰,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友人葬身於此罷了。」
「是嗎…喂…年輕的魔王…」
「嗯,我在聽。」
「替吾守護好世界…守護這個他們所熱愛的世界…」
「當然,我會的。」
我這麼說後他點了點頭,滿意地笑了笑,接著又開口和我請求。
「能幫吾把劍拿過來嗎?」
「嗯,給你。」
他輕輕地握住了劍柄,接著用手指輕柔的摩擦劍柄。
「呼…吾要來找你們了…阿拉斯…婭媞蜜斯…」
說完後他的身體變化做了塵土,隨風飄向了那不知何處的遠方。
「…願你安息,值得尊敬之人。」
我單膝跪下,將頭低下,闔上雙眼後兩手合十,輕聲的對這位曾經的勇者祈福。
「欸?這是…」
我睜開了雙眼,發現勇者遺體處赫然出現了一張信封,信封完好無損,而且被附加了強力的狀態保存魔法。
我拆開了信封,上面以顫抖的筆跡,大大的寫著致但丁幾個字。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讀下去,在經過一番考量後,最終我還是決定將這封信給讀完。
『致但丁
很抱歉我無法陪你到最後一刻,我由衷得期望你能夠獲得幸福,期望你別再被罪惡所折磨。
不必介意我們的死,請連同我們的份一起去感受幸福吧。
對不起,以及,謝謝你。
你親愛的婭媞蜜斯』
心中懷揣著無數的想法,雜亂的感情在心中不斷奔騰,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能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將信封收入懷中。
我撿起了他落在地上的劍,劍柄上正反面赫然的刻著兩個名子,【阿拉斯】以及【婭媞蜜斯】。
我將劍掛於腰側後坐到了地上,輕輕地吐了口氣,自言自語道:
「呼…結束了,都結束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