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七十五章

MIT | 2022-06-13 00:57:23 | 巴幣 2 | 人氣 44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基本每周固定更新,偶爾拖稿。

異界轉生
第七十五章:離鄉之刻
          正值夕陽西下時,送信人帶來了一份通知,而後在依絲的目送下離開了屋子。
我坐在桌前,手指交錯撐在下巴下,阿卡露伊在我身邊站著,愣愣地看著我,爸媽則坐在桌子的另一方,臉色凝重地與我一同看著桌上的那封信件,寄信地點為墨堤斯,也就是從學校寄來的信。
          當然墨堤斯寄來的信也不一定是什麼壞事,但前提是寄件人是我大哥。
          離大哥去學校後也過了兩年,我也成長到了要去學校就讀的年紀。
          簡單來說,是入學通知,而這也是爸媽把我叫過來的原因。
          「迦納,你知道我要說什麼。」
          「嗯。」
          和爸爸相處了這麼多年,我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所以回話也相當簡短,反正也能理解我的意思。
          「雖然很囉唆,你自己也很清楚,不過還是再提醒一次,在學院的時候注意一點,別出什麼事情。」
          爸爸語重心長地這麼對我說,之後還補了句「雖然應該很難不出什麼事吧…」,手也摀到了臉上,一副相當苦惱的樣子。雖然有想反駁的想法,但實際情況就是這樣,所以也只能點頭表示了解。
          「主人,您們在說什麼事呢?」
          阿卡露伊不清楚我們在談論的事情,因此相當困惑的這麼向我詢問。
          經過兩年的學習,現在她說人類語已經相當流暢了,雖然在我耳裡的區別並不大,畢竟加護會自動翻譯。
          「我之後要入學,爸爸他們很擔心我會在學校惹事情,雖然我也沒有惹事情的興趣,但照經驗來看麻煩的事總歸會來,而且加護的效果也會影響。」
          雖然當初西羅和我說加護對我不會有太壞的影響,但就實際來看我是沒事,但我周圍的人倒是會被捲進麻煩事,這也導致我不得不處理,雖然有時候是我自己惹出來的…
          阿卡露伊小小聲地回答了句「這樣嗎?」接著陷入了思考,我並不認為我剛剛說的話有什麼值得她思考的地方,但我也無意向她追問。
          「好啦,不講這些事了,畢竟如果發生了也沒辦法。」
          爸爸兩手一攤,像是放棄似的這麼說,不過我也能理解他的心情啦。
          「迦納你想選哪個?」
          爸爸手中拿著發來的通知單,比劃著紙上的院所向我這麼詢問。
          「迦納會去魔法學院吧?你一直都很喜歡魔法不是嗎?」
          媽媽這麼向我詢問,我喜歡魔法這件事家裡人都知道,所以我會想去魔法學院對他們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現在我其實有些猶豫,自從把家裡的魔法相關書籍全部看完後,我發現了一些小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這個時代的魔法在發展上往一個奇怪的方向彎了過去,最基礎的部分雖然沒有問題,但進階的部分雖然不能說是全錯,但對的部分也不多。
我對比的是西羅教我的部分,這個世界的神教的和人類自己研究的,哪個是正確的自然也不用多想。
          既然如此那我去魔法學院的意義是不是不太大,感覺不如去研發學院實際能學得還更多,我很難不產生這種想法。
          「嗯~應該吧。」
          我還在考慮,畢竟學校只要把本科搞定,那也能到其他學院去學,相當的自由。
          我去魔法學院那本科的部分要完成對我而言並非什麼難事,但我到其他學院那要完成本科反而會很麻煩,如果這麼想那我去魔法學院倒也沒什麼問題。
          「你有些猶豫啊,不過也沒關係,還有時間能讓你好好想想。」
          也許是沒有料想到我會在這件事上有所猶豫,爸爸有些訝異。
          「對了,你去上學後也會讓你帶阿卡露伊去的,對外會說是你的僕從,沒問題吧?」
          「嗯。」
          畢竟貴族如果沒有帶僕人在身邊會被閒言閒語,所以爸爸會有這方面的顧慮我也能理解,而且就算沒有這方面的原因我也會找個理由把阿卡露伊帶去。
          「話說到時候住宿要怎麼辦啊?」
          學校那邊應該有宿舍,但我對這方面並不了解,所以還是確定一下會比較好。
          「住宿的部分校方有提供宿舍,所以並不太需要擔心,至於阿卡露伊我會申請讓她和你住同一間,所以也不用擔心。」
          和我住同一間嗎…算了,總比讓她自己住在其他地方好。
          「…雖說會很困難,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好好享受學校生活。」
          爸爸沉默了一會後語重心長地這麼對我說,是指學校有什麼問題還是說單純的不相信我不會在學校惹事嗎?
          「我知道,我也打算好好享受。」
          話雖如此,不知為何我對於學校這種東西並沒有什麼好印象,隱約有種是因為前世遭遇的緣故,但我並不記得了,總感覺挺奇怪的。
          感覺我的校園生活向來和歡快這兩個字扯不上關係,明明也沒有相關的記憶…畢竟也是前世的事了,就別管了吧。
          「好了,學校的事就暫且不談了,先去吃飯吧,其他的事之後再說。」
          爸爸這麼說後站了起來,往飯廳的方向走了過去,媽媽也跟在他的身邊。
          「也是,先吃飯吧。」
          我口中這麼喃喃了一句後也和阿卡露伊一起去了飯廳。
          ◇◇◇隔日
          迦納和阿卡露伊一起到了古嵐的工房,把即將入學的事情向他告知。
          「哈!主子您也到了這個年紀啦!不過這件事其實不用特意來和老朽說,畢竟村里早就因這件事吵得沸沸揚揚啦!」
          當時修德要入學時村里也像現在一樣吵鬧,畢竟鄉村生活往好的講叫簡單純樸,講難聽點就是無聊,所以一旦有什麼事,那必然是要吵鬧一番的。
          「…有嗎?因為都是用傳送的過來所以沒有經過村子。」
          對迦納而言傳送簡單快速便捷,所以除非一時興起,否則都會以傳送代步。
          「沒關係啦!沒關係!反正也不什麼重要的事,不過老朽之後也要準備點東西來送您,還麻煩您之後來一趟了。」
          「你是要替我鍛造武器嗎?」
          畢竟古嵐是個匠人,迦納很輕易地就猜出了古嵐想要準備的東西。
          「哎呀!還真是瞞不過您啊。」
          古嵐搔著頭這麼說著,表情和語態都很誇張,這並非刻意的表現,只是他個性天生如此。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吧?話說我之前也和你說過我不需要武器了吧?」
          古嵐在剛來到村子時就有像迦納提議要為他鍛造一把武器,畢竟是自己主子他當然想要讓迦納手中有著他鍛造的武器。
          不過對迦納來說武器什麼的實在沒有必要,畢竟魔法才是他最主要的武器,就算需要刀劍也只需要用魔法仿造出來或是用道具箱拿一些應急品就可以,因此古嵐當時的提議被迦納拒絕後就沒有再提起過第二次。
          「是的!但老朽也想過了,對於您來說魔法才是您的武器,舞刀弄劍之事對您來說想來是多餘!因此老朽將為您鍛造的劍,那並非僅僅是為了讓您用來斬殺敵人的武具,而是在斬殺敵人之餘更能讓您施展強大魔法的武具!」
          古嵐的話讓迦納陷入了思考。
對迦納來說使用魔法這件事即便不依靠外部器具也能自然地施放,且自身魔力儲備量也足夠自己隨意使用,因此魔法輔助的效果對迦納來說並不重要。
          但他相當好奇古嵐會做出什麼樣的武器,畢竟劍就是劍,法杖就是法杖,他之前也從未聽過機兩者結合的例子,因此他相當好奇。
          「也就是說,你打算做出一把有著法杖功能的劍?」
          「正是如此!」
          感受到迦納對此饒有興致,古嵐認為相當有機會,因此語氣變得比以往更加高昂。
          「…有設計圖嗎?」
          短暫的沉默過後,迦納如此向古嵐詢問,他想要得出成品的形體大致如何,以及要如何達成它該有的效果。
          「抱歉,並沒有,老朽鍛造物品時只會遵從腦內的想像來做。」
          古嵐無法回應迦納的要求,對他而言所謂的成品,便是將腦海中的印象藉由雙手鍛造便可完成之物,設計圖完全就是一種沒有必要的多於物件,至少對古嵐而言便是如此。
          迦納思考了片刻,在腦中得出了古嵐便是所謂被天賦所眷顧的人,同時也是憑感覺做事的那類人。
          「這樣啊,也就是說你知道要怎麼做?」
          「當然!」
          古嵐自信滿滿地回答了他主子對他所提出的問題,其他事情姑且不論,這可是他所擅長的事,他對此有著絕對的自信。
          「那就交給你了,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嗎?」
          迦納判斷要做出這種東西所需的材料這個村子大概沒辦法給齊全,所以這麼向古嵐詢問,雖然他實際上也不知道會需要什麼。
          「東西大部分都備齊了,但說來慚愧,有兩樣東西老朽還沒有備齊。」
          「什麼東西?」
          「高品質的魔石以及用作魔力迴路的鮮血。」
          也就是說要往武器中刻入魔術迴路的意思嗎?迦納在心中這麼想著,同時從【道具箱】中拿出之前收繳來的魔石。
          「這些應該夠了吧?」
          「十分充足!」
          看到大量的魔石,古嵐顯得有些興奮,對他來說這麼多的量不只能夠製作迦納的武具,更能添加一些原本因為材料不足而捨棄的功能。
          「血液的量要多少?」
          「大約兩百毫升便相當充足。」
          古嵐照他心中所估算的量如實回答。
          而當古嵐回答後,迦納以土魔法做出一個約莫五百毫升的容器。
          「阿卡露伊,你先往旁邊看一下。」
          迦納知道接下來的畫面阿卡露伊看到並不會感到開心,因此讓她看向他處。
          而在確認阿卡露伊轉頭後,無聲的風刃斬斷了迦納的臂腕,鮮血從鋒刃所切出的斷面噴濺而出,落入剛完成的土杯之中。
          古嵐自認他清楚自己主子的異常性,但在看到他毫不猶豫地斷開臂腕,僅僅是為了取得新鮮的血液後,他的心中產生了一種想法──迦納必然會成為改變這個世界的人。
                 「這樣就夠了吧?」
                        看著裝滿鮮血的土杯,迦納用魔法恢復了自己的傷勢,並將杯子遞給古嵐。
                        「當然!相當足夠!
                        古嵐收起驚愕的心情,以如同往常的語氣回答了迦納的疑問。
                        「那就好,那我先離開了。」
                        他說完後走向阿卡露伊身邊,握住她的手後便傳送離開,留下古嵐一人在空蕩的工房內。
                        「哈哈!這下可得做出至今最好的傑作啦!
                        古嵐看著迦納剛剛提供的素材,大笑著這麼說。
                        ◆◆◆
                        明天就要離開去學校了,所以我如之前和古嵐約好的那樣來到他的工房。
                        「古嵐,我來了,武器做好了吧?
                        「當然!這可是老朽至今以來所做出的最高傑作!
                        古嵐相當亢奮的這麼說著,雖然平時就很亢奮,但他今日的情緒更又在以往之上。
                       他轉過身從背後的桌上將東西拿起。
                       那個以白布所包裹,雖然周圍的環境相當髒亂,但唯獨這白布如同池中蓮花一般潔淨,足以看出他相當重視。
                        白布被緩緩揭開,裡面放著兩柄劍,一長一短,正如我個人用劍的喜好一樣。
                        「這兩柄劍為子母雙劍,長劍能增強您使用魔法時的威力,同時也能讓您使用魔法時更加便捷,短劍則能存儲魔力,這兩把劍都能夠擾亂魔力的流動,讓敵人難以施展魔法。」
                        他將兩柄劍遞給了我,手中握著這兩柄劍,感覺相當奇特,雖說是兩把劍,但每次揮動時卻又如同一體般自然,要形容的話便是雖然有兩柄,但魂卻只有一個。
                      長劍為黑劍,劍身上刻有魔術迴路,因此有著血紅色的紋路,而在注入魔力時會發出淺淺的紫光,形貌宛若魔劍。
                       短劍為白劍,劍身同樣有著血紅的魔術迴路,而注入魔力時並非散發紫光,而是一種如朝陽般的溫暖光芒,形貌宛若聖劍。
                        簡單揮了幾下,相當自然,有種果然是為我量身製造的感覺。
                  「嗯,很好用。」
                   「畢竟是老朽的最高傑作啊!
                        古嵐看起來相當高興,畢竟作為製作者,成果受人肯定那開心是理所當然的。
                       「您打算為這劍取什麼名子?」
                     名子~果然是要取名啊,黑劍、白劍、魔劍、聖劍,這兩把劍的性質在感受上來說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一如黑夜一如白晝,一如邪魔之物一如聖潔之物。
                        「那…【耀淵】,如何?」
                        白劍為【耀】黑劍為【淵】,以臨時想的名子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吧?
                    「哦!老朽還以為您這個年紀的小孩會取故事中的聖劍或魔劍這類的名子,沒想到取得如此獨特。」
                      也就是說他以為我會取【誓約勝利之劍】或是【巴魯姆克】這類的名子?
                    「我是不會取那類的名子啦。」
                     「【耀淵】,嗯!好名子,老朽喜歡!
                        看他那副高興的模樣,能感覺得出他是真的相當喜歡。
                    「好了,我走啦,下次再見。」
                     「哦!下次再見啦!
                        道別後我便傳送回了房間內,嗯,明天就要離開了。
                        ◆◆◆
                        和大哥離開時相同的早晨,天空中的雲彩沾染著朝霞的色調,我站在馬車前與家人一一道別。
                    一樣的狀況,只是我從送別的那方變成了道別的那方。
                     在昨天夜晚,我給了爸爸他們和大哥一樣的戒指,並告訴他們使用的方式。
                    會給他們這種東西是因為我之後就不像以前一樣待在家了,我沒有辦法隨時待在他們的身邊,也理所當然地不會知道他們是否遭遇危險。
                      因此我需要有一個保險,讓我在他們遭到危險時能夠及時趕回來。
                      我知道他們的實力是在這個國家的頂點,但我仍無法放心。
                     我和阿卡露伊坐上了馬車,拿出史萊姆抱枕防止之後震的屁股痛,後來想想便把抱枕給了阿卡露伊,畢竟並沒有額外準備她的,就把自己的給她了。
                  你還是這麼寵她。”
                    有問題嗎?”
                  沒有~”
                          鬼神俏皮的如此回應我,不知為何總有種她在我腦海中飄來飄去的感覺。
                      這是我第二次離開家鄉,心情意外的平靜,雖然能夠用魔法回來,但已經和爸爸他們約過了,不能一直回來。
                          我雙手盤在胸前,轉頭望向窗外,窗外的景色讓我再次有了即將離開的實感,是啊,要離開了。
                        「主人您會沮喪嗎?
                           阿卡露伊擔心的問著,她對我情緒的起伏相當敏感。
                          我搖搖頭,畢竟我遲早會離開這裡,也很清楚這是遲早的事。
                        「你先休息一下吧,你也早起忙很久了,很累了吧?
                             我這麼說著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躺上來。
                          「…謝謝。」
                              她猶豫了一會,會後還是決定趴了上來,雖然有表情略有收斂,但看起來仍相當幸福,不久後便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你真的很寵她欸~你真的只把她當成僕人而已嗎~?”
                        你很吵欸。”
                         好咩~”
                            她接著就沒有說話了,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算了,不想了。
------------------------------------------------------------------------------------------------------------------------------------------
                  好耶!學院篇要開始啦!
                  準備開始搞事...倒也不是馬上就會開搞啦,不過也是遲早的事,嘿嘿!
                  這一章──好像也沒什麼要補充的東西,畢竟也沒什麼新設定加進來。
                  話說阿卡露伊事不是越來越有女主角的樣子了?格蕾的地位岌岌可危!(西羅躺在馬里亞納海溝裡沉默不語(西羅的靈壓──消失了!(並沒有!
                  西羅還是會有戲份的...但也不知道要等多久啊(──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