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五十章

MIT | 2021-09-26 23:02:14 | 巴幣 0 | 人氣 43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五十章:苦痛之夢
身體不斷下沉,就像是被投入了深海之中一般,能感受到浮力,但依舊在不斷的下沉。
恍惚間,好像看到了什麼東西。
畫面很模糊,不過能夠勉勉強強看到似乎是個純白色的房間,四周幾乎沒有什麼東西,盡是些酷似精密儀器的東西。
視角上雖然能看到整個房間的全貌,不過有一個區塊卻不自然的空著,就像被消除了一樣。
『好了,是時候開始準備了。』
在我想著這是什麼情況的時候,有一個低沉且冷酷的聲音傳了過來,雖然沒聽過,但…總覺得有點印象,而且,我並不喜歡這個聲音,總有種聽到這個聲音時就沒好事的感覺。
『…你真的要這麼做嗎?』
這個聲音…在之前的夢裡有聽到過,果然,有種很懷念的感覺。
「是啊!為了拯救人類,我們必須這麼做!」
明明是一個很低沉的聲線,但卻發出了一個十分高亢的聲音,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
『但,你也知道的吧?這對一般人來說負擔實在太大了…他一定會死的!』
她發出了一個痛徹心扉的聲音,感覺是真心地為此感到悲傷…
『對的,人類的死是不可避免的!但他可是最棒的實驗體了啊!在所有人之中和【這個】的相性是最好的,我親愛的同胞啊!請你這麼想,犧牲是不可避免的!而,他的犧牲,會為我們打開勝利的大門!會為我們吹起反攻的號角!』
雖然他說的話有些確實有點道理,不過更多的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嗚…但!』
『我明白的啊!琳!妳為了他感到惋惜對吧!畢竟從小一直一起生活,會產生感情也是在所難免的…不!過!這對於人類的存亡而言,很顯然的,私人的感情並不值得一提!請仔細想想啊!我的同胞啊!這是!必要的犧牲!』
這個男人越說越激動,感覺並不單單是說給那位叫做琳的女性而已,而是彷彿要和全世界如此宣告。
『必要的犧牲…?』
她像是感到氣憤一般渾身顫抖,但卻無可奈何,只能有氣無力的復述一次。
『琳…』
一個聲音從空白的區塊傳了出來,這股聲音並不是什麼特別的聲音,就只是一個普通的青年有氣無力的聲音,但我卻不由自主地感到憤怒,並沒有來由地對聲音的主人抱以殺意,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的感情不斷的從心底油然而生,但奇怪的是,我並不清楚聲音的主人是誰。
『你醒了!?』
他貌似對青年的清醒感到十分的欣喜,能感覺得出來對他的感情很深厚。
『嗯…讓他做吧。』
這名青年並不理會琳的關心,只是反射性地回應了而已,並簡單地告知他的想法,他的語氣並不像是對一個熟識的人該有的樣子,反而像是對一個陌生人依樣,而這個語氣讓我又更加的怒火中燒。
『但…你會!』
『我知道!』
琳準備出言勸誡那名青年,而他則是大聲地打斷了琳的話,他的話語中充滿了憤怒,但卻不是對著他眼前的琳,而是不知道什麼東西。
『……你知道的,我需要力量。』
青年的語氣緩和了下來,像是冷靜下來了一般,緩緩地訴說著自己的目的。
『為此我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他的語氣變得很悲傷,剛剛激動的情緒彷彿不曾存在過。
『但你付出的代價會讓我感到傷心。』
『…抱歉。』
『我並不希望你這麼做。』
『但我非做不可。』
青年的言語中充滿了歉意,但又展現出了強烈的決意,一種不可退讓的決心。
『你沒有這麼做的理由。』
『…你不會忘記那群傢伙做了什麼吧?』
青年的語氣中又再一次的被怒意填滿,感覺就像是絕對不能被侵犯的底線被踰越了一般。
『…我當然記得,七年前,害得我們淪落成如此的傢伙們。』
『那你也記得吧?我們的家人,我們的一切!全部全部全部全部全部!都被那群傢伙蹂躪殆盡!』
青年越說越激動,彷彿怒意已經無法被阻擋住了一般,思考變得混濁,意識變得模糊,大腦被殺意佔據…總覺得自己很熟悉這種狀態。
『……是啊,不過…』
『啊,很抱歉打擾兩位的敘舊,不過差不多該開始了吧?』
那名白衣男子絲毫不介意地打斷了琳的話語,雖然表面上對於要打斷他們的對談感到可惜,不過也真的就只停留在表面而已。
『…真的不願意退讓嗎?』
『對,葉夫根斯基博士,請你開始吧。』
青年簡短的話語,剪斷了琳所抱有的最後一絲希望。
『…葉夫根斯基博士,我們開始吧。』
琳的表情短暫的沉了下來,但馬上又恢復了剛剛的神色,像是強行打起精神一樣。
『呵呵呵…很好!那我短暫的複述一次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吧!實驗體四十二號,我們接下來要將【這個】,也就是【偽神的神核】植入你的體內!想必你也知道了吧,在你之前的四十一位實驗者全部都因為遭到神核排斥而死亡了…但是沒有關係!因為在我們的數據中,你!實驗體四十二號!你和這個【神核】的相性非常好!想必你能讓我們獲得意想不到的成果吧!呵呵呵哈哈!』
葉夫根…就叫他葉夫吧,葉夫他越說越興奮,他將雙手張開,身體往後上仰。
『多餘的廢話就不用說了,直接開始吧。』
青年發出了不耐煩的聲音,葉夫則是聳了聳肩,無奈地說道:
『琳,接下來植入的部分就交給你了,我去調整設備和實驗數據。』
『…嗯。』
接著琳走進了空白的區域中,我看不見她在做什麼,不過能從剛剛的對話知道,她現在正在對青年進行神核植入的手術。
『過了不知道多久,琳從空白中走了出來,一副放鬆下來的模樣,葉夫也走了過來迎接她。
『實驗體的數據非常穩定呢~果然和神核的相性非常好啊!辛苦你了,接下來就…琳!快點去避難!』
葉夫原本愉悅地走了過來,和琳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但突然臉色大變,立刻要求琳去避難。
至於原因嘛…空白的區域正在不自然的擴大,只能想像成是出了什麼意外的樣子,與此同時,我的身體傳來了劇痛。
那種感覺就像是身體的肌肉因為不自然的生長,脹大到撕裂了表皮,並不斷地持續膨脹,骨骼則是因為肌肉膨脹的壓力而被擠壓、變形、碎裂,骨骼的碎片又重新插入了肉體中,並不斷地進行惡性循環。
身體的臟器全部絞成了一團,不如說還有沒有完整的臟器都顯得讓人感到猶豫,體內原先用來保護脆弱臟器的骨骼在體內到處撕裂肉體,肆意的在體內到處游移。
大腦奇蹟般地沒有被波及,但並不代表有比較好過,相反的,是另一種折磨。
腦內像是被什麼東西侵占一樣,就像是體內有著另一種東西和自己互相爭奪控制權,大腦被自己的意識和對方的意識互相拉扯,簡直就是把大腦當拔河繩來互相角力一樣。
……話雖如此,雖然承受著遠高於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但大腦卻意外的清晰,就像是早已習慣這般痛覺一般,對於思考、行動都沒有影響,連自己都感覺到了異常,仔細想想,之前被土魔偶攻擊到骨頭裂開的時候眉頭連皺一下都沒有,就像是根本沒什麼一樣…果然是異常。
嗯…不過能忍受不代表不會痛,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想想就讓人感覺煩悶。
『欲奪吾權者,汝焉?』
『……講…人..話。』
在過了不知道多久後,一股就像是無機物一樣的聲音出現了。
沒有感情,沒有起伏,既不悅耳,亦不聒噪,什麼都沒有,什麼也不是,這對這股聲音就是最好的詮釋方式。
『…汝,想要奪取吾之權能?』
那股聲音重複了一次他的話語,但聲音依舊和剛剛一樣,不像是人。
『奪取..你的...權能?也就是…說,你..就是..神明…嗎?』
青年艱苦的發出了聲音,強忍著劇痛,硬是把自己的話語給問了出來。
『可以是。』
『呵..這麼…隨興的..嗎…既然..如此,就..把你的…力量..交給我吧…!』
『為何?』
神明簡單的說出了自己的疑問,但語調並不像是困惑,而是一如既往地沒有起伏。
『…因為..我需要..力量。』
『所求不屬於自己的力量是需要代價的,人類,汝能付出什麼?』
在聽到青年的回答後,神明不帶感情的對其質問。
『…我的一切。』
青年的言語中蘊含著無盡的憤怒,一切的障礙在這股怒火面前想必都會被燃燒殆盡吧。
契約成立,吾給予吾之權能,汝死後靈魂歸於吾之所有。願苦痛常伴汝身。』
虛無的神靈像是宣示一般,不帶任何情感的宣告,緊接著就是一陣白光閃過。
眼前的畫面隨著刺眼的光芒一同消失了,肉體的折磨也隨著這一切結束了,一切都回歸於初始的飄浮感。
過了一陣子,我從床上醒了過來,依絲正在我的床邊坐著。
「早安,迦納,你做惡夢了?」
「…不,我沒事,早安。」
也許是我剛剛睡著時表情很猙獰吧,依絲有些擔心的詢問我,我則是否定了她的想法,順帶跟她打了聲招呼。
夢裡的事情可不能跟她說啊…不管怎麼說這都不是能讓別人知道的事情…
不過,偽神嗎…也許鬼神知道些什麼。
不過夢裡的那些真的只是夢嗎?想到那種真實性,那種油然而生的情感,還有那種不是能單用真實來形容的痛楚…
夢裡的一切都太真實了,真實到宛若另一個現實一般,如果一直沉淪在裡面的話,也許會當成另一種真實也說不定…
琳、葉夫、青年和偽神嗎…從對談上來看,琳和青年互相認識,葉夫則是和琳一同作為研究人員,青年作為實驗體在那待著。
葉夫給人的感覺…應該是平時斯斯文文有些不近人情,可是一但接觸到感興趣的事情便會如同癲瘋的狂人一般痴狂吧…
琳的話,感覺就是一個單純溫和的人,實在無法對她抱有惡意啊…
青年…想想就來氣,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生氣,真令人煩躁…
偽神,情報太少,沒辦法做出什麼有用的判斷…
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依絲發出了催促的聲音。
「趕緊去整理整理吧,等一下還要出去哦。」
「嗯,好。」
對了,今天要去逛魔道具店,因為剛剛的事情差點都忘了。
總之現在的事情先暫緩,先好好去享受等一下的逛街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