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七十七章

MIT | 2022-06-27 00:41:23 | 巴幣 2 | 人氣 74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基本每周固定更新,偶爾拖稿。

異界轉生
第七十七章:初遇拉頓
          「嗯,這樣就整理完了。」
          把帶來的東西放好在了房間的各處,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從整理好的行李箱堆中站了起來,接著再次的觀察起了這個房間。
          「嗯…果然比起學生宿舍這裡更像是旅店之類的地方。」
          雖然也不是說多豪華還是怎麼樣,但這也和我印象中的宿舍相差甚遠,讓我很難不產生這種想法,雖然會來這裡的人社會地位或個人能力都不會太低,但這待遇也過於優渥了──倒也無所謂,反正住著也舒服。
          「……在這附近逛逛吧。」
          感覺離阿卡露伊醒來也有點時間,先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也不錯。
          我在桌上留了張紙條,讓她醒來後也不至於因我不在而感到慌張。
          “你就這樣把她留在這裡了?”
          在我手握在門口的手把上時,鬼神在我腦海中冷不防地對我這麼問了一句,語氣中有幾分調侃又有幾分不敢置信。
          “是啊,過了這麼久,應該也不會像剛開始那樣依賴我吧,況且也留了紙條,也用了魔法保證安全,不會有問題的。”
我關上房門,用空間魔法將房內的空間與外界隔絕了後這麼回復了鬼神。
          只是單純的門鎖自然無法讓我對阿卡露伊的安全感到放心,而這也正是我額外施放魔法的原因,畢竟這樣就誰都無法進到這個房間裡了。
          “……好吧,果然還是余認識的你。”
          她傻眼又放心地這麼說道。
          “你在損我對吧。”
          “沒~沒~”
          她這麼說著又吹起了口哨,敷衍的意思相當明顯,我也懶得和她追究。
          「嗨!沒見過的生面孔呢,你是這屆的新生嗎?」
          我轉身正想往門口走去,背後突然一個聲音叫住了我,從口氣來看應該是學長吧,不過沒想到他會向我搭話,是比較熱情的那一類型?
          「是的,請問您是?」
          我轉過身來,擺上不會讓人感到奇怪的溫和笑容,看向他的雙眼如此提問。
          那位少年有著一雙炯炯有神,如同烈焰的火紅雙眼,髮色橙黃還帶漸層,如火焰般飄逸,感覺就是一個如火焰般的傢伙。
          身材精壯纖瘦,五官端正典型的帥哥臉,左耳上打了個耳丁,有種謎樣的叛逆感。
          「我是拉頓.菲尼克斯,這裡可是學校,那種正式的語調就不要了,輕鬆點,輕鬆點!」
          菲尼克斯…四大公爵家的子嗣,這人感覺挺不拘小節的,那他說輕鬆點應該是說真的,不是場面客套話。
          「總覺得你有點眼熟,你是迦納.阿爾特留斯嗎?」
          我可不記得我有和他接觸過,是之前王都聚會的時候他有在場嗎?如果是的話那他知道我倒也算合理,畢竟當時還搞了個決鬥出來…但我可不記得當時有除了里昂家以外的公爵在,嗯……
          「對,是從三年前那場聚會的決鬥中認識我的嗎?」
          「哦!果然是你啊!呀~當時你和奈特家次子的決鬥可真是有趣啊,當時還想著你會被爆打一頓,畢竟奈特家可是騎士家族啊。」
          嗯~騎士家族啊,打起來也沒什麼實感,畢竟也不怎麼強,大哥去打估計贏的也會很輕鬆吧…是我們家太強還是怎樣?
          「哎呀,因為當時的那場決鬥,你現在可是小有名氣哦。」
          「沒什麼實感。」
          貴族圈內的是我向來不怎麼理會,他們對我的評價自然也無足輕重。
          「是哦。」
          他眉毛微微挑起,似是在打量著什麼的看著我。
          「和莉蓮娜她說的一樣是個奇怪的傢伙。」
          他和莉蓮娜認識我不怎麼意外,畢竟同為四大公爵,彼此間有交流再正常不過,更何況莉蓮娜當初也說了和她有交流的基本只有公爵家的小孩,但她怎麼到處損我啊?
          「對了,你體術這麼厲害,怎麼不是去騎士學院啊?」
          「體術只是為了自保才練習的,我擅長的其實是魔法。」
          「霍,那當時禁止使用魔法還是限制你的實力囉?」
          「可以這麼說。」
          這是事實,如果用魔法那決鬥怕不是開始就結束了,更何況還不好留手。
          「既然你魔法這麼厲害,你可以用什麼屬性啊?我先說我能用火、雷、風、光四種屬性。」
          他在說的時候還有些的自豪,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話說入學的時候會測試魔法適性嗎?」
          雖然聽起來像是轉移話題,但有必要問,如果有要測那也沒必要藏了,反正也藏不住。
          「你犯蠢嗎?當然要測,不然要怎麼排課?」
          「…那會公布學生屬性嗎?」
          如果不會公布那就瞞著吧,但事實果然不會如願,反而更麻煩。
          「如果特別優異的話就會,有四五種屬性的適性就算是相當優異了,六種的話通常可以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七種的話是歷史上也沒幾個鬼才,八種…還沒出現過這種天才啊!」
          嗯,完蛋了。
          「…我等一下要說的你千萬不要感到害怕。」
          我抓住他的肩膀,語氣疲憊的這麼說,反正現在瞞著也沒有意義了,倒不如直接說。
          「你放心,我知道的可多了,沒什麼事能讓我感到害怕。」
          他這麼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信誓旦旦的這麼說道。
          「其實,我所有屬性都可以用。」
          我在他的耳邊耳語,在這只有屋外鳥鳴的聲音下,只有我和他能夠聽到這句話。
          「蛤?不是,我和你問是認真的,你別開這種玩笑好不好?」
          「很遺憾,我也是認真的。」
          「能證明嗎?」
          我並沒有多說,只是讓每種屬性的造物在他眼前晃過,這樣他也就能理解我所言非虛了。
          「天才?」
          「正是。」
          雖然是以開掛一樣的方式取得這種才能的。
          「能先別說出去嗎?」
          雖然遲早都會暴露的,但我還是希望這件事先不要被人知道。
          「當然!」
          他又拍了拍胸膛,展現出【都交給我吧!】的這種感覺,異常的可靠。
          「那就好。」
當然我不知道這個剛認識的人口風到底有多緊,也自然沒有對他抱以過多的信任,他說出去倒也不會產生什麼問題,應該說也沒有人會信。
          「話說你也住單人房啊?子爵家的家產足夠供給你住這種地方?」
          「不是每個人都住這種房間嗎?」
          原本就感覺挺奇怪的,他這句話又加深了我的困惑。
          「不是啊,第一二棟是多人宿舍,第三四棟是單人房,這不是常識嗎?你入學的時候都不做功課的?」
          雖然被他嗆還挺不爽的,但也是事實,住宿方面爸爸說交給他後我就沒有再管了。
          「我確實沒有管這方面的事情。」
          「你到底管了什麼?」
          「…我感興趣的事。」
          沒興趣的事除非有必要否則我不會管,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的,當然也不排除所謂的一時興起。
          「你不會跟我說你連學校內的事情都不清楚吧?」
          聽了我的說法後他這麼挖苦我,他的口氣中還有種【應該…不會吧?】的感覺在裡面。
          「這倒不至於。」
          「那就好。」
          他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為什麼他要擔心這種事啊?
          「話說那就怪了,對於你這個千古奇才來說你應該不用再學魔法了吧?來這裡幹啥?」
          「講的我好像不用學一樣,就算是天才也是要學才會的欸。」
          雖然也不是沒有那種無師自通的鬼才,但我顯然不屬於那一類,不如說西羅沒教那我估計很久之後才會開始接觸魔法。
          「那學校的東西你會不會?」
          「就我所知的,都會。」
          我如實回答,有需要我甚至還能修改裡面的內容,反正我之後打算自己教阿卡露伊,這樣比較好。
          「那不就對了?」
          「……」
          我無言地看著他,雖然有想要隱藏的樣子,不過他則一副辯贏我而沾沾自喜的模樣,嘴角都飄到不知道去哪了。
          「…所以呢?說來你為什麼來和我搭話?」
          我扶著額頭,不耐煩的這麼問他,眼神中已經沒有了剛剛那種輕鬆的氛圍。
          「我可不相信公爵家的子嗣有那種閒情逸致去和所有遇見的新生打招呼。」
          既然是公爵家的子嗣,那他理應不會去做沒有意義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僅憑一眼就足以判斷這個人對他來說有沒有用處了。
況且莉蓮娜有和他提起過我,他以前也有看過那場決鬥,他對我產生興趣而來調查過我的可能性其實很大,也就是說他是刻意接近我的。
          「意外的敏銳啊,雖然說是個怪人。」
          他有些訝異的這麼說,臉上仍舊保持著那副微笑,但眼中多了幾分打量的神采。
          「我主要的目的當然不只打招呼這麼簡單,我找你有兩個目的。」
          他豎起兩個手指,發出了哼哼聲。
          「首先,我想要嘗試招安你,我會用很優渥的條件來招安你哦,怎麼樣?有沒有心動?」
          他這麼說著往我身上靠了過來,從表情來看心裡肯定有什麼盤算。
          「沒有,如果是女生靠過來那還不錯,但你是男的,給我滾開點。」
          我用手推開他,他則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這人怕不是個基佬。
          「下次我該用美人計?」
          「不需要,我可沒興趣當你部下。」
          「哦~你覺得你有權利拒絕嗎?」
          他這麼說著開始壞笑了起來,眼神中有一絲的認真。
          「當然有。」
          我反問回去,同時將手放在了【耀淵】上,當然這只是做作樣子而已,畢竟劍術哪有魔法好用。
          “他只是在開玩笑哦”
          “我知道。”
          見我把手放在劍上,鬼神怕我沒有發覺而出言提醒我,當然我也有察覺他不是認真的。
          「你雖然是龍,但現在的你也只是條小龍罷了,殺死你也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是條活在塵世的龍。」
          他在提醒我,我還受制於這個國家,沒有辦法不理會國家的力量。
          「你又知道這條小龍不是古龍了?」
          我擺出狂妄無懼的笑容,瞪視他的雙眼。
          「……哈,果然和莉蓮娜說的一樣,你不吃這套啊。」
          我們兩人對視許久,接著他深深地嘆了口大氣,似是放棄了的這麼說。
          「所以呢?你的第二個目的是什麼?」
          聽我這麼說,他搓了搓自己的下巴,接著搔了搔後腦勺,看著有些不好意思。
          「我想和你打好關係嘛,你也聽莉蓮娜她說過了,公爵家的生活真的很壓抑啊,正好你是個怪人,感覺就挺有趣的。」
          「誰和人打好關係的是先威脅再說的?」
          感覺這傢伙已經把我和怪人綁定在一起了,開口閉口都是怪人。
          「啊~抱歉啦,抱歉啦!」
          相當隨便呢~話說【耀淵】隔著刀鞘給他敲下去應該不會死吧?要敲嗎?
          「總之~當個朋友吧!」
          他的笑容相當燦爛,向我伸出了想與我相握的手以此來做為友情的證明。
          「再說吧。」
          話雖然這麼說但我還是握了,沒辦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找我,能幫的忙我都會幫。」
          雖然表情相當可靠,但我並不信任他,自然也沒有請託他幫忙的意思。
          「不要,我寧可找宿管大哥。」
          我斬釘截鐵地拒絕,他看著相當受傷,而且也很意外。
          「為什麼!」
          「你肯定想賣我人情。」
          賣了我人情後就更容易拉攏我,他肯定有打這種小算盤。
          「被發現啦?」
          「是太明顯了。」
          他是在裝傻還是怎樣?我很難不這麼懷疑。
          「好啦~好啦~我會再來找你的,把菊花洗乾淨來等我吧!」
          「滾,不要再來找我了。」
          我越來越懷疑這傢伙是基佬了,合理懷疑他想肛♂我。
          看著他往走廊盡頭走去的身影,我默默地摀住了屁股。
          被這傢伙搞得都沒時間出去了…回房吧。
          解除對房間施下的空間魔法後我打開房門,安靜地回到了房內。
          只見阿卡露伊安靜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動不動,雖然醒著卻什麼都沒有做。
          「我回來了。」
          我出聲打了招呼,提醒她我回來了。
          「啊!您回來了。」
          她被突然發出的聲音所嚇到,也在同時立刻從沙發站了起來往我這裡小跑過來,表情相當開心。
          她站到我的身前,我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撫摸起了她的頭,鬆軟順滑的觸感傳了過來,啊~被治癒了。
          「您剛剛去哪了?」
          我們坐到了沙發上,她好奇地這麼向我問著。
          「也沒去哪,剛離開房間就被一個基…怪人給攔了下來。」
          好險,差點就說成基佬了,阿卡露伊可不適合聽到這種詞語,會被汙染。
          「怪人?」
          她把頭歪向了一邊,臉上顯露著困惑的神情。
          「沒事,你不用在意,話說晚上吃什麼?」
          阿卡露伊也察覺了這件事我沒有多說的意思,便順著我的話接了下去。
          「我想做盧牛肉燴飯,雖然其他的材料都有,但沒有盧牛肉,請問您有嗎?」
          「當然。」
          我從【道具箱】裡掏了一塊出來,大小正好適合我們兩個人吃,畢竟是切好後才放進去的。
          「那請您在這稍等,我去準備晚餐。」
          阿卡露伊這麼說後站了起來,想從我手中拿走盧牛肉。
          「我閒著也是閒著,我也一起去做吧。」
          我高舉那拿著盧牛肉的手,不讓阿卡露伊拿到。
          「…那就麻煩您了。」
          她也很了解我,片刻的沉默後便答應了我。
          我們一起進了廚房後做好盧牛肉燴飯,接著好好地享用了一番。
------------------------------------------------------------------------------------------------------------------------------------------
在這裡補充一些有關於古龍的設定吧。
古龍,其本質為元素龍,乃所有龍種最上位階的存在,也是最為接近本源的存在。
古龍乃天災的化身,能夠隨意操使自然屬性的魔力,在某些部族中甚至將其視為與神明同等的存在。
即便是幼仔的哭嚎,也能使周圍被天災所壟罩,因此古龍所在的區域很難發現生物生存的痕跡。
牠們在數千年前曾分布在世界各處,但在某個時點後所有的古龍皆遷居於蓋亞大陸之中,生活在一個被人稱之為古龍山脈的地方,自此從未離開。
古龍生存並不需要依靠吞食其他生物或汲取草葉維生,牠們依靠食用空氣中的魔力維生,一般進食對牠們而言類似於娛樂,為非必要之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