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間章

MIT | 2021-09-26 23:01:19 | 巴幣 0 | 人氣 30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間章:三人的決定
在目送迦納離開後,小屋中回歸了寂靜…並沒有,邊上那個傢伙在看到了迦納離開後立刻就聒噪的貼了過來。
「欸!他、他剛剛給、給了你戒指!?」
「是給了沒錯,不過這也只是供給我身體魔力的道具而已,有什麼問題嗎?」
不過就是個戒指,有什麼好奇怪的嗎?而且這東西現在就是一個類似我心臟的東西…還是好好收起來好了,不然等一下我弄壞估計又要再死一次…
「什麼【有什麼問題嗎?】,這問題可大了!」
「不,沒什麼問題吧?」
我一臉疑惑地反問回去,從我腦海中搜索的記憶來看,怎麼想都不像有什麼問題的樣子,是他們兩個搞錯了吧?
「…你不會不知道異性送戒指的意義吧?」
「嗯?有什麼意義嗎?」
他一臉匪夷所思的看著我,雖然他還是靈魂狀態,不過還是能夠看得懂他臉上的表情,一般來說活人應該是看不到的才對,應該是因為我本質上還是死者的關係。
「異性送戒指代表的意思是求婚歐,雖然老朽覺得你應該也不用那麼在意啦。」
「你剛剛看到迦納給戒指的時候不是也很激動嗎!」
「那!那是因為看到送戒指,看到戒指等於求婚,所以一不注意就!」
「你是把她當成自己女兒了嗎!?」
「不行嗎!?」
我一旁默默地看著他們兩人鬥嘴,一邊思考著剛剛他們說的話。
送戒指等同於求婚,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事情…不過他還只是一個小孩吧?而且當時他的表情怎麼看都是想趕快把事情解決掉後回去睡覺的樣子,嗯…他也兩三天沒有睡好覺了吧?畢竟半夜的時候都跑來這裡放那堆…別想了,想想就害怕。
那副景象…他竟然能一臉平淡的看著那種東西雖然年紀看起來不大,不過恐怕並不簡單,而且有時候會突然像發呆一樣,又突然回過神來…他大概也在隱瞞些什麼吧…總覺得他的身上有股很熟悉的氣息…是錯覺嗎?
「看到女兒出嫁任誰都會激動吧!」
「我…」
「夠了,總之說是求婚的事情可以當作沒有,畢竟當時他的那副表情你們也有看到吧?」
我這麼說完後他們兩個互相對看了一眼,然後異口同聲地對我說。
「「沒!沒注意到!」」
「……」
只有這種時候特別團結…該說是男人之間的默契嗎…無法理解的狀況呢…
「他當時一副想睡覺的表情,應該只是隨便弄一弄然後給我的吧。」
「不、不過在做成戒指前有先做成項鍊…」
「你是說那個一看就知道戴起來一定痛得要死的項鍊?」
「…當我沒說。」
我把眼睛瞇起來用一個有些許譴責的眼神看著他,他如我所料的退縮了。
雖然說看起來痛得要死,不過實際上我目前並沒有痛覺呢…
「…能把那個戒指給老朽看看嗎?」
「可以啊。」
我這麼說後把戒指我他的方向靠了過去,因為沒有實體所以不能直接拿給他,其實還挺麻煩的。
「嗯…雖然能感覺得出來做工有些處理不當,不過並不能掩蓋他做的很細緻這個事實呢…」
「確實。」
雖然不注意看的話只會認為是一個除了整個都是紫水晶樣的結晶體雕刻而成以外沒有什麼特別的戒指…不,光這點就夠詭異了吧…
總之除了這點以外,戒指的整體外觀看起來還算普通,是由常見的一塊大塊的水晶再加上指環所組成的樣貌,結晶的部分刻成了橢圓形的樣貌,週邊和指環連接的部分則有一種螺旋感,給人一種是被鑽進去的錯覺。
從外觀來看已經有了一種高級感了,不過最重點的則是其他部分,首先是指環,指環的部分只要讓魔力通過,就會發出藍綠色的光芒,但並不是整個指環都在發光,而是有特別做過造型一般,只有紋路的地方會發出光芒,讓指環多了一種幽幻感。
而結晶的部分則是周圍被刻了一圈文字,字體的大小十分渺小,是只要不注意去看就絕對無法發現的程度,這種字型我並不認得,但能感覺到在這上面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不能隨意去更改。
「…唉,看到這種東西上有些小瑕疵,害的老朽的手好癢啊!好想把那些部份給修改掉啊!不過沒有辦法啊…」
語氣聽起來非常的可惜,對於一個匠人來說在自己的眼前看到有瑕疵的物品肯定是一件非常難受的事情…
我默默的把戒指給收了回來,接著在屋子內隨意逛逛。
雖然房子大小不大,不過該有的生活機能一個都沒有少,甚至有些享受,有廚房、臥室、廁所、客廳甚至有書房,不過書房內的書並不多,而且有些的集數也斷斷續續的,感覺就只是暫時拿過來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屋子內的溫度比起外面溫度要高上了不少,而且通風也很足夠的,不會有悶的感覺。
廚房裡的廚具、食材和調味料都很充足,不過食材的部分大多都是些久放也沒關係的東西,肉的話都是醃製過的,菜的話也只有酸菜和泡菜這類的而已,不過還有麵粉,也有些黃油和調味品,感覺還是能做點菜品。
廁所的話在旁邊的隔間,感覺為了避免臭味四溢,有用一些精油之類的東西來掩蓋味道,而且也有對通風進行特殊處理,所以幾乎聞不到臭味。
臥室裡倒是挺整潔的,基本沒有什麼私人雜物,床是簡單用繩索綁成的吊床,雖然簡易,但十分牢固,感覺能讓兩名成年男性去使用也不會鬆動斷裂,旁邊有放一個小型的衣櫃,裡面收著些許的衣服,整理得算是整齊,不過能從中感覺到些許的隨意感。
客廳只是放了一張長桌和幾張椅子,感覺和飯廳的功能兼用了,但除了一張椅子以外其他貌似都沒有動過,雖然有去清理,不過磨損的程度還是有點區別。
房子外有一個像是小庭園一樣的東西,有稍微種了些東西,還放了一張搖椅在那。
嗯…總覺得如果實際就住在這裡也並沒有什麼不妥,不如說有些好過頭了。
想了想後還是決定先去廚房弄一點吃的好了,雖然並不清楚這句身體有沒有進食的功能,不過從迦納的說法來看好像有品嚐味道的能力,那既然如次還是吃點好了,也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
簡單的弄了點東西來吃,雖然沒有飢餓感,不過因為是許久沒有感受到的食物味道,所以變成了狼吞虎嚥的狀況,事後他們兩個都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我…
吃完後把東西收了收,從臥室裡拿了幾件布巾當成了毯子坐在庭院的搖椅上,開口和他們兩人詢問起了之後的打算。
「照他的說法,你們之後也能有身體哦?」
我用手指指向自己的身體,像是用自己身體當作證明的和他們兩人這麼說著。
「嗯…老朽的話會答應吧,畢竟現在沒有肉體雖然挺方便的,不過很多事都做不了,果然還是有個身體會更好啊!」
「我也會答應吧,順便問問看能不能把身體改強一點!」
「你還得寸進尺了啊你…」
我用一個充滿了鄙視的眼神看向他,他像是要逃避我的視線一樣的左右橫移。
「唉…算了,總之你們都要身體對吧?」
我這麼說後他們兩個人都用力的點頭,動作中沒有絲毫的迷惘。
「那我覺得我們對他的態度不能像現在這樣了。」
「為什麼?」
阿爾瑪斯很理所當然地對我提出了這個疑問,而我也把我早就想好的答案立刻回應給了他。
「他給了我們肉體,而我們呢?我們什麼都沒辦法報答給他,我們只能這樣單方面的接受他賜予的恩惠,你們能夠接受這樣嗎?」
他們兩人很肯定的搖了搖頭,他們完全無法接受他單方面的施捨,對於匠人來說,接受委託予以成品是一件理所當然的是,而對冒險者來說,接受委託,獲得報酬,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有得就有失,對這兩人來說事已經刻入靈魂的一個道理,他們不可能單方面接受他人的恩惠,更何況這並不是一件小事,這對他們來說就更難以接受了。
「那,我有一個提議。」
「說來聽聽。」
阿爾瑪斯以一個認真到不能再認真的口氣回應了我,和平時那個傻裡傻氣又吊兒啷噹的模樣截然不同,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每次都會感到震驚,而這也代表他現在對這件事情的態度是極其重視的狀態。
「我們之後就做他的家僕吧。」
既然沒有辦法回報他,那就用獻上忠誠來回報他吧,而且…我很在意他的氣息,雖然這是私人的原因。
「家僕…可以啊,雖然之前有接過護衛之類的委託,不過徹底歸順於一人之下,這件事還挺新鮮的呢。」
「老朽也贊成,雖然讓一個一把年紀的人來當家僕他可能會感覺很困擾吧,哈哈哈哈!」
阿爾瑪斯在聽到我說的話後就在一旁自言自語,而古嵐則是大聲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後放聲大笑,感覺十分的愉悅。
「所以說全體都贊成囉?」
「是啊!」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所以我們三個人都決定之後要效忠於迦納了…之後的稱呼要改了,不能像現在這樣叫他,要加上敬語,而且也不能直接叫名子…
「喂,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們討論。」
接著我們就開始討論起了迦納之後的稱呼,以及我們之後的規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