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第三章

MIT | 2021-10-31 23:35:44 | 巴幣 2 | 人氣 44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媽她的舉動讓我瞬間手足無措,面具被拍掉的現在,別說是媽了,其他人看到也會立刻就發現我沒死的這個事實,不過就算把面具戴回臉上也於事無補啊…
「啥啊?莉莉恩,就算那位旅人的聲音很像凱恩也…」
啊,米蒂阿姨也看到了,大概在幾秒後全村人都會知道了…
「凱恩啊!!!你、你還活著啊!!!」
米蒂阿姨她在這麼大叫後一邊大哭著一邊飛撲了過來,並把我和媽同時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與此同時,村裡的其他人也因為米蒂阿姨這麼大叫而察覺到了異樣,紛紛上門來查看情況。
「喂!米蒂!是發生什麼事了?你說凱恩他……哦哦哦哦!!!你還活著啊!臭小鬼!」
第一個過來的是米羅大叔,他叫出了和米蒂阿姨同款的誇張音量,並且同樣是淚流滿面的表情,他們兩人在某些時候行為真的是出奇的一致。
接著又陸續進來了數名村人,他們臉上無不展現著震驚、高興這類的表情,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像米蒂阿姨他們兩個哭的那麼誇張,但也都流著喜極而泣的淚水。
「好了!好了!先讓他們母子好好敘敘舊吧!我們這些老阿伯老阿姨先出去外面等等吧!有什麼要說的等一下再說也不遲!」
「靠!你說誰老了啊?」
「誰回話說誰老!好啦!快點出去啦!」
米蒂阿姨想要讓我和媽先談談,於是出聲叫村人們先離開,在把他們推出去時還不忘和他們鬥嘴,這副景象真的是讓我倍感懷念。
他們離開後屋子中便只剩下我和媽二人,而媽依舊緊緊的抱著我不放,從剛剛到現在都一直保持著這個動作,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
「呃…媽,你先放手好嗎?這樣也不好說話…」
我輕輕地用手撫拍著她的背,並請求她先鬆手,不過在聽到我這麼說她反而抱得更緊了。
「…不行,如果鬆手了…你又會出去冒險,接著死掉對吧。」
「…不,不會的,不會死的。」
雖然知道從一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嘴裡說這種話並不可信,不過我仍舊說了出來,並且輕撫的動作也變得更加緩慢。
就這麼過了良久,媽總算是想起了要說什麼的樣子…
「但…」
「好了,難得都回來了,就先別提這些吧。」
不過我在媽繼續說下去前就打斷了她的話,因為我知道繼續這麼說下去並不會有結果,而且我也不想讓話題一直這麼沉悶下去。
「話說回來,媽,爸呢?」
這個問題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我腦中盤旋,因為一直沒有看到他,以米蒂阿姨的性格,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第一個喊的就應該是我爸,但她卻沒有喊,所以應該是不在才對。
「…他去找你了。」
「找我?」
「嗯,他一直相信你還沒死,所以出門去找你了,他偶爾會寄信回來,現在應該在王都了。」
王都…原本就有要去的打算,到時候應該就會見到面了吧。
「…凱恩,你頭上的角是?」
媽看著我後頓了幾秒,接著略帶遲疑地問了這個問題,剛剛因為見到我太震驚及高興所以才沒有發現吧。
「嗯…這個有些不好解釋,不過簡單來說就是我成了魔族,而且現在是魔王。」
「嗯?嗯?」
媽一臉不知我在說什麼的模樣,接著愣愣地用手摸了摸我的犄角,像是想要確認什麼一樣,接著擺出了一副苦惱的樣貌。
「這些事情晚上的時候再詳細說說吧,到時候也和米蒂阿姨他們一起說吧,對了,能和我說說這一年來都發生了些什麼事嗎?」
我的臉上堆滿了笑容,並且語氣十分的溫和,想試著讓媽也放輕鬆一點。
「嗯、嗯。」
媽稍微想了數秒後就開始說起最近都發生了些什麼事,魔王的死對於王國來說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同時也沒有放鬆警惕,因為魔王死後依舊會有其繼位者出現,而勇者死後卻不會有,所以現在王國內依舊是處在備戰狀態。
王國今年內發生的大事就只有這件而已,因為魔族在沒有魔王的情況下是不會貿然開戰的,具體原因也不曉得,可能是因為少了魔王就少了一個勇者級的戰力,也可能是戰爭本來就是由魔王主導的…總之目前也沒有了解多少,雖然現在我是魔王,不過馬上就離開了,所以也不知道實際是怎麼回事…回去再說吧。
接下都是在閒話家常而已,向是村裡誰結婚了,村里誰又生孩子了這類的,總之是些瑣碎的小事,不過我依舊聽得津津有味,雖然在去討伐魔王前有回來過一趟,不過因為匆匆忙忙的,所以並沒能靜下心來好好聊天,只是報平安露個臉這樣而已,畢竟當時從沒想過會死嘛…
媽講這些時並不是像三姑六婆般嘰哩呱啦的講個不停,而是平穩的淡淡地,把發生的事情前因後果講清楚,雖然也有參雜些個人想法於其中,不過大致是客觀公正的事實,而且媽很會抓講話的節奏,不會過於急促也不會過於平緩,內容也不會一直沒有起伏,其中也會參雜些有趣的事情。
就這麼專心的聽著她說話過了不知多久,米蒂阿姨貌似是感覺差不多了,於是開門走了進來。
「呦,敘舊敘完了嗎?」
「嗯,差不多了。」
我這麼說後米蒂阿姨走了進來,並在我身旁的位子坐了下來,接著溺愛的撫摸著我的頭。
「真是的,盡讓人擔心的小鬼,不管是從前到現在都是。」
「…抱歉。」
這我真的無法反駁什麼,因為很多時候我做事並不計後果,常常憑著感情腦子一熱就去做了…說我盡是在讓人擔心也沒有錯。
「哎…算了,人有回來就好了…話說你頭上那兩根是?」
她的手從撫摸我的頭換成了一種像是在把玩我犄角的動作,雖然並不會痛或癢,不過被用這種方法摸感覺還是怪怪的,話雖如此我也沒有阻止她的動作。
「晚一點在再解釋吧…」
「嗯,也行。」
她這麼說完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接著走到門口後大喊。
「喂!!晚上開凱恩回來的宴會!給我快點準備啊!」
「哦!!好勒!老太婆!」
「死老頭!!你說誰老!」
「誰回話說誰老!!」
米蒂阿姨和米羅的嘴砲聲傳遍了整個村子,看來辦宴會似乎變成既定事項了,話說回來這兩個人鬥嘴真的都不會膩欸,從以前鬥到現在,還不帶重複的。
「靠,那死老頭…算了,抱歉啊凱恩,擅自幫你辦了宴會。」
「我是沒關係啦…話說你和米羅叔他的關係還是一如既往的好欸。」
「還好啦,從以前就一直是這種關係啦。」
「這倒也是,對了,我想在村子裡看看。」
「嗯…雖然也想和你聊聊,不過之後再聊也行,你去看看順便打個招呼吧。」
米蒂阿姨有些失落的這麼說,不過很快就把情緒給調整了過來,並用手勢催促我趕快出去。
我走出了門後,熟悉的景色…並不是,我立刻就被人群給圍住了,每個人都在問我的狀況,像是我這一年去哪裡了,我頭上的角是怎麼回事,諸如此類的問題。
對此我有些苦惱,不過也挺開心的,畢竟他們願意關心我,這代表他們很重視我,雖然有些過於熱情了…
我一邊應付著他們,一邊在村裡到處繞繞,村子裡和我之前回來時相比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貌似也沒有魔物或野生動物來破壞農地之類的,雖然從以前以來一直都是這樣。
孩子在村子裡到處玩耍,在注意到了我後,認識我的都聚到了我的身邊,而不認識的則是在稍遠一點的地方觀望,不過貌似也都對我很有興趣。
我挨個和他們打了遍招呼,並往他們的頭上揉了幾下,他們則是拉著我的手想要我陪他們玩,實在沒法拒絕所以稍微陪他們玩了一下,哎,偶爾這樣也沒什麼關係吧。
陪他們玩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轉眼間就下午了。
我注意到了周圍開始變得喧雜,不過卻不是在討論我的事情。
我看了看周圍,大家都在忙著籌辦宴席,有人處理桌椅,有人處理飯菜,有幾個人在調整樂器,看來今晚是不會無聊了。
「喂!凱恩!過來幫把手!」
「你說什麼啊?人家可是今天的主角,怎麼可能叫他來幫忙!凱恩!這裡我們來處理,你好好休息就行了!」
迪爾爺想要叫我去幫忙,結果馬上就被他老婆給念了一頓,臉上寫滿著委屈,還是一樣的妻管嚴啊。
「就只有我一個人休息也怪怪,讓我幫點忙吧。」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來幫我搬這個檯子吧!」
「…真是的…算了。」
迪爾爺一副看到了救星的表情,接著毫不在意地叫我幫忙搬東西,他老婆則是一臉受不了的看著這邊。
我不費力氣的便把檯子給搬到了指定的位子,接著又去幫忙搬其他的東西,畢竟煮飯的事情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凱恩,你的力氣是不是又變大了?」
米羅叔在上下衡量的我的身體過後有些佩服得這麼說,同時他也拿起了一箱食材走到了我的身邊。
「嗯,畢竟變成了魔族,體能也會有所增長。」
「真好啊,如果變成魔族就能多點力氣我也想變啊~」
「呃,這種事和我抱怨也沒有用啊,而且你的力氣也不小吧?」
「只是拿點東西是沒什麼問題啦,不過男人總會追求力量這種東西不是嗎?」
「也是啦…」
我嘆了口氣後把手上的椅子放了下來,接著看了看會場,要搬的東西看起來是搬得差不多了。
我隨意地做到了一張椅子上後,把眼睛閉上稍微休息了一下。
結果久違的夢到了之前的事情,那是和露米爾在小時後發生的事了。
「嗚…嗚…」
「怎麼了?又被誰打了嗎?」
我無言地看著露米爾,滿臉寫著無奈,不過卻依舊輕柔的檢查著他的身體。
「嗚…不是,是有人說我是攀附在你身上的寄生蟲…」
「欸,說的這麼過分啊,好,你和我說,我之後去把他們都打一頓。」
我看著他的眼睛後這麼說,下意識的握緊了雙手,我無法接受他們汙辱他。
「別這麼做…況且他們說的也沒錯…我沒什麼長處,做事也笨手笨腳的,如果不待在你的身邊就什麼都做不到…」
聽到他這麼說後我皺起了眉頭,接著用手指彈了他的額頭。
「痛!」
「少跟我開玩笑了,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比誰都清楚,沒什麼長處?笨手笨腳的?那又怎麼樣,你至少會去努力,雖然無法做到比任何人都好,但也絕對不是什麼都做不到。」
「但…」
「而且你可是來向我搭話了,你向著沒有人敢來搭話的我搭話了,這就足以證明你並不劣於他人,而是正好相反啊,你比他們好多了。」
以前的我是個很常打架的小孩,因為我受不了那些一群聚在一起就自以為是的傢伙們,於是只要看到他們就會去把他們打一頓,久了就傳出了我是一個和流氓一樣的小孩,也漸漸的就沒有人願意來和我搭話了。
雖然我並不是很介意,因為我認為就算只有一個人也沒有關係,不過露米爾來了後就不一樣了,我感受到了有一個知心的朋友是件多開心的事,很快的我們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兄弟。
「如果你會不甘心,那就變強吧,變得比他們任何人都強,無論是智慧,又或是實力。」
「……我能做到嗎?」
「那當然了,你肯定能做到,因為,你可是我的摯友啊!」
夢到這裡就結束了,好懷念啊,當時我的做事風格就是個靠拳頭說話的傢伙,不過之後也多少變得圓滑一點了啦…
而這次的對話也成了我們成為冒險者這個夢想的契機之一,當然會想當冒險者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聽旅行商人說的那些故事。
「露米爾…」
我不自覺地喃喃道出了他的名子,眼角也不自覺地流下了淚滴。
我很快地就清醒了過來,睜眼後發現村人們都用一副好奇的目光注視著我看。
我用手把眼角的淚滴擦乾,接著皺起眉頭問他們在做什麼。
「呃,只是因為準備完了想說來叫你,結果發現你睡著了,而且還流淚了…」
「於是你們因為好奇和覺得有趣所以就全部人圍在了我的周圍?」
「……對。」
「…算了,總之宴會要開始了對吧。」
雖然對他們的行為還挺無語的,不過就算計較也沒什麼意義,索性就不管了。
「嗯,不過在開始之前理所當然的要請主角致詞吧?」
欸…這麼麻煩啊…雖然想這麼說,不過這確實也算是村裡的老傳統了,所以也不能說啥…算了,隨便說點什麼後把我的狀況說一說趕快開始吧。
「…哦,那我去檯上講吧。」
這麼說完後我就走到了看檯上,看著檯下的人們,心裡並沒有一絲的恐慌,也沒有緊張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大場面看多了吧。
「好,那首先,我回來了!」
在我這麼說時檯下傳來了劇烈的歡呼聲,大家都為此感到高興,像是在恭賀我回來一樣。
「再來,我成了魔族了,具體原因是因為前任魔王,在我殺了它後它在彌留之際將力量繼承於我,而我也因此失蹤了一年之久,而因為接收了魔王的力量,如今的我並非勇者,而是成為了魔王。」
在聽我這麼說後,他們無不錯愕,但卻沒有人害怕或恐慌,孩子可能是不了解,而大人則是對我表示信賴吧。
「我今後不會率領魔族攻打人類,不過我還是會去統領魔族,畢竟從伊什米拉那裡繼承了這份力量,也不能就這麼丟下它的國家跑掉嘛,不過後我還是會常常回來的,也會寫信回來,所以不會再杳無音訊一整年了。」
他們聽到了後都點頭表示理解,有些人則笑著表示這確實是我會幹的事,也有些人在開玩笑說他們之後是不是能靠著我的這層關係來享受享受,不過馬上就被周圍的人給打槍了。
「最後是關於露米爾的事,聽說他已經死了,不過我絕對不相信這件事情,那傢伙肯定在哪裡一臉奸笑的活著,所以我會找到他,而且我會把他給帶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在我談到露米爾時,村裡的氣氛一下子死寂了下來,大家都很在乎他,不只是我而已,但在聽我說到後面時,他們的眼神充滿了烈火,像是重新燃起了希望般,並開始大叫了起來,像是要藉由吶喊增長氣勢一樣。
「到時候!當我把露米爾帶回來時!我們在舉行一次宴會吧!要辦一個會嚇死他的宴會!」
在我這麼說時,整個村子的氣氛來的到了最高潮,村裡的聲響已經從單純的吶喊變成了歡呼,所以人無不對我所說的充滿了期望,因為他們相信我,相信我一定能把露米爾給帶回來。
「我在此宣布!宴會現在開始!」
在我這麼說後,這場歡迎我回來的宴會也正式拉開了序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